加书签
               逃跑的新兵   王学强刚出差回来,就马不停蹄地赶到了新兵连。   “柳瑞,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新兵逃跑往年只在男兵连发生,今年怎么女兵 连也出现这样的事情了?那个新兵呢?”   “关了两天紧闭,刚放出来。”   王学强问:“情况搞清楚没有?为什么逃跑。”   “我已经找她谈过话了,她说是因为训练太苦了。”马利娜说完瞟了一眼柳瑞。   “训练太辛苦?”王学强皱着眉头问柳瑞,“你不会是把阅兵村的训练精神一 五一实全落实到了这批新兵身上吧?要知道你们当初参训是作好了充分思想准备的, 跟这刚入伍的新兵完全不能划等,你别告诉我没想过这点。”   “参谋长,您这话我有意见,当初就是因为我参加过大阅兵,才让我来当这个 新兵连长,既然当了这个连长,我就有义务来传承发扬阅兵村的训练精神,我想您 也不希望今年出去的新兵个个都是孬种吧。”   王学强用手指头敲了敲身边的桌子,“你严归严,可得有个度啊,女兵不比男 兵,你带兵得结合点实际情况,要知道安全防事故也很重要!”   “我要求她们在规定的时间里完成规定的动作,这过在哪里了,如果说辛苦就 是你所说的‘过度’,那把新兵连换个名字算了。”   “换什么?”   “幼儿园啦,天天哄着她们,惯着她们,这样也不会有逃兵了。”   “你……”王学强指着柳瑞,半天才吐出一句话来,“真是头倔驴!”   马利娜望着王学强那张黑了的脸有些紧张,这个柳瑞怎么就这么不知死活呢, 参谋长是站里有名的“火爆子”,难道他不知道吗?   王学强朝柳瑞挥了挥手,“算了,我就不给你讨论这个训练精神的问题了,先 把那个新兵找来吧,我要了解一下情况,有可能也不是训练的问题。”   “是!英明的参谋长。”柳瑞松弛脸上的僵硬,笑着对王学强敬了个标准的军 礼。   “这会儿知道买乖了,早干嘛去了,赶紧叫人吧。”   “我去叫吧。”马利娜一阵风似地出了连部的门。   帮完厨回来,余晓玲像是已忘记在饭堂对夏菲儿她们的的训斥,不但没有提罚 站军姿的事,还把从连部领来的事全发了三个人手里。   夏菲儿一下子收到了两封信,一封是夏建国寄来的,一封是贺桤寄来的。夏菲 儿首先打开的是爸爸的信。夏菲儿发现,自从她来到部队,她跟爸爸之间反而更亲 近了。夏建国有时候还会在信里开开玩笑,逗一逗夏菲儿,那些亲切的字句常常让 夏菲儿泪流满面,又幸福无比。看完爸爸的信,夏菲儿开始拆贺桤的信,信封口夏 菲儿剪得很小心,好像里面装的不是信纸,而是一只会飞走的蝴蝶。待夏菲儿展开 信纸,里面飘出两片红叶,贺桤在信中告诉夏菲儿,这两片红叶是他在驻训时从千 佛山采摘的。夏菲儿知道明朝人边贡在《九日登佛山》诗中有一句赞语--“背领 丹枫直,垂岩紫菊肥”,说的就是千佛山的红叶和菊花。望着这两片红红的树叶, 夏菲儿脑海里一下子呈现出一幅峰峦突兀,涧谷潆回的美景,峭壁之上,松萝蒙荫, 鸟语啾啾,红叶满山,黄花遍地,红得像火,黄得像金,清风吹来,馨香扑鼻。   拿着两片红红的树叶,夏菲儿左看右看,怎么看也看不够。这么好的东西应该 送一片李雅才对,看到这红叶她一定也会跟自己一样高兴,主意打定,夏菲儿便跟 余晓玲请了假。   路过中厅,楼道的拐角隐约传出抽泣声。是谁在这里伤心呢?夏菲儿顺着声音 发现了一个坐在墙角的新兵。   夏菲儿轻手轻脚地在女孩身边坐了下来,却不知道怎么去安慰,但她希望自己 能给这对方带来一点点温暖。   女孩停止了抽泣,转过脸去看夏菲儿,“你是六班的吧。”   夏菲儿微笑着,“是啊,我知道你是七班的。”   “你叫什么?”   “我叫夏菲儿,你呢?”   “我叫姜丽。”   “姜丽?”   “对这个名字很熟对不对?没错,我就是那个逃跑的姜丽,现在看到我这个样 子,你一定觉得我是在自作自受吧。”   “没有。”夏菲儿摇头,“真的,我觉得你是个很有勇气的人。” mpanel(1);   “哼,你的挖苦还真到位。”   “我一点挖苦你的意思都没有,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梦想,有的人可以勇敢地 为之拼搏,有的人只能默黙地接受命运安排,只少你这一次勇敢地面对了自己。”   “不晓得你在讲什么。”   “呵,我也不知道我在讲什么,你……为什么要逃跑啊?”   “原因很多啦,被子总叠不好,队列里又老出错,连打扫卫生都要被班长训好 几遍,班里还有很多自以为是的家伙,我一时想不开就……。”   “幸亏你回来了,不然你爸妈该多伤心啊。”   “当初我根本就不想来当这个兵,就是为了他们我才来这里的。”   “其实我的状况也跟你差不多,因为家里人送我时送得太风光,我怕不来部队 他们会很没面子,所以只好来了,不过来了这里我也没什么好后悔的,平时虽苦点 累点,其他都还不错,大家在一起同吃同住同乐,像一个有很多姐姐妹妹的大家庭, 虽然有的时候也会吵架,可是谁家的姐妹不闹别扭呢。有的时候也还是会想家啦, 但一想着这也是一个家,心里面就有温暖的感觉,只要是跟家人在一起,哪里都是 家,对不对?你别看连长平时对我们很凶,其实他是个好人,上次我昏倒了还是他 送我去的医院,指导员就更不用说了,晚上还过来帮我们盖被子,我们班长也经常 训我们,可每次说要罚我们,每次都会忘记,呵,其实她蛮可爱的。你们班长训你 也是为你了好,你被子叠好了,队列动作做标准了,她并不会因此得到什么好处对 不对?你不应该逃走的。”   夏菲儿的一翻真诚的话拉近了与姜丽之间的距离。   姜丽唉了口气:“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我们班长说我这属逃跑罪,要被遣送 回去的……早知道这样,我就不跑了。”   “指导员跟连长他们怎么说?”   “指导员问我想走还是想留,我拉不下面子,既然跑都跑了,还说什么想留呢, 我就说了我想走喽,其实我只是想回去呆两天而已,没想到会搞成这样,唉,我真 是个又蠢又笨的倒霉蛋。”   “事情也许并不会是你想像的那么糟糕的,给!”夏菲儿把手里的红叶递给了 姜丽。“送你一片幸运叶。”   姜丽拿着那片红叶,喃喃道:“它要真是片幸运叶就好了。”   夏菲儿望着姜丽笑了,“我跟你讲一个关于逃兵的故事吧。”   “逃兵的故事?”   “想听吗?”   “你讲吧。”   --------   流行小说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