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逃跑的新兵

王学强刚出差回来,就马不停蹄地赶到了新兵连。

傲穑獾降资窃趺匆换厥拢啃卤优芡曛辉谀斜⑸衲暝趺磁渤鱿终庋氖虑榱耍磕歉鲂卤兀俊

肮亓肆教旖舯眨辗懦隼础!

王学强问:“情况搞清楚没有?为什么逃跑。”

拔乙丫宜腹傲耍凳且蛭盗诽嗔恕!甭砝人低觐┝艘谎哿稹

把盗诽量啵俊蓖跹恐遄琶纪肺柿穑澳悴换崾前言谋宓难盗肪褚晃逡皇等涫档搅苏馀卤砩习桑恳滥忝堑背醪窝凳亲骱昧顺浞炙枷胱急傅模飧杖胛榈男卤耆荒芑龋惚鸶嫠呶颐幌牍獾恪!

安文背ぃ饣拔矣幸饧背蹙褪且蛭也渭庸笤谋湃梦依吹闭飧鲂卤ぃ热坏绷苏飧隽ぃ揖陀幸逦窭创蟹⒀镌谋宓难盗肪瘢蚁肽膊幌M衲瓿鋈サ男卤龈龆际秦职伞!

王学强用手指头敲了敲身边的桌子,“你严归严,可得有个度啊,女兵不比男兵,你带兵得结合点实际情况,要知道安全防事故也很重要!”

拔乙笏窃诠娑ǖ氖奔淅锿瓿晒娑ǖ亩鳎夤谀睦锪耍绻敌量嗑褪悄闼档摹取前研卤桓雒炙懔恕!

盎皇裁矗俊

坝锥袄玻焯旌遄潘牵咦潘牵庋膊换嵊刑颖恕!

澳恪蓖跹恐缸帕穑胩觳磐鲁鲆痪浠袄矗罢媸峭肪舐浚 

马利娜望着王学强那张黑了的脸有些紧张,这个柳瑞怎么就这么不知死活呢,参谋长是站里有名的“火爆子”,难道他不知道吗?

王学强朝柳瑞挥了挥手,“算了,我就不给你讨论这个训练精神的问题了,先把那个新兵找来吧,我要了解一下情况,有可能也不是训练的问题。”

笆牵∮⒚鞯牟文背ぁ!绷鹚沙诹成系慕┯玻ψ哦酝跹烤戳烁霰曜嫉木瘛

罢饣岫缆蚬粤耍绺陕锶チ耍辖艚腥税伞!

拔胰ソ邪伞!甭砝纫徽蠓缢频爻隽肆康拿拧

帮完厨回来,余晓玲像是已忘记在饭堂对夏菲儿她们的的训斥,不但没有提罚站军姿的事,还把从连部领来的事全发了三个人手里。

夏菲儿一下子收到了两封信,一封是夏建国寄来的,一封是贺桤寄来的。夏菲儿首先打开的是爸爸的信。夏菲儿发现,自从她来到部队,她跟爸爸之间反而更亲近了。夏建国有时候还会在信里开开玩笑,逗一逗夏菲儿,那些亲切的字句常常让夏菲儿泪流满面,又幸福无比。看完爸爸的信,夏菲儿开始拆贺桤的信,信封口夏菲儿剪得很小心,好像里面装的不是信纸,而是一只会飞走的蝴蝶。待夏菲儿展开信纸,里面飘出两片红叶,贺桤在信中告诉夏菲儿,这两片红叶是他在驻训时从千佛山采摘的。夏菲儿知道明朝人边贡在《九日登佛山》诗中有一句赞语--“背领丹枫直,垂岩紫菊肥”,说的就是千佛山的红叶和菊花。望着这两片红红的树叶,夏菲儿脑海里一下子呈现出一幅峰峦突兀,涧谷潆回的美景,峭壁之上,松萝蒙荫,鸟语啾啾,红叶满山,黄花遍地,红得像火,黄得像金,清风吹来,馨香扑鼻。

拿着两片红红的树叶,夏菲儿左看右看,怎么看也看不够。这么好的东西应该送一片李雅才对,看到这红叶她一定也会跟自己一样高兴,主意打定,夏菲儿便跟余晓玲请了假。

路过中厅,楼道的拐角隐约传出抽泣声。是谁在这里伤心呢?夏菲儿顺着声音发现了一个坐在墙角的新兵。

夏菲儿轻手轻脚地在女孩身边坐了下来,却不知道怎么去安慰,但她希望自己能给这对方带来一点点温暖。

女孩停止了抽泣,转过脸去看夏菲儿,“你是六班的吧。”

夏菲儿微笑着,“是啊,我知道你是七班的。”

澳憬惺裁矗俊

拔医邢姆贫隳兀俊

拔医薪觥!

敖觯俊

岸哉飧雒趾苁於圆欢裕棵淮恚揖褪悄歉鎏优艿慕觯衷诳吹轿艺飧鲅樱阋欢ň醯梦沂窃谧宰髯允馨伞!

懊挥小!毕姆贫⊥罚罢娴模揖醯媚闶歉龊苡杏缕娜恕!

昂撸愕耐诳嗷拐娴轿弧!

拔乙坏阃诳嗄愕囊馑级济挥校扛鋈硕加忻扛鋈说拿蜗耄械娜丝梢杂赂业匚床械娜酥荒苣a地接受命运安排,只少你这一次勇敢地面对了自己。”

安幌媚阍诮彩裁础!

昂牵乙膊恢牢以诮彩裁矗恪裁匆优馨。俊

霸蚝芏嗬玻蛔幼艿缓茫恿欣镉掷铣龃恚蛏ㄎ郎家话喑ぱ岛眉副椋嗬锘褂泻芏嘧砸晕堑募一铮乙皇毕氩豢汀!

靶铱髂慊乩戳耍蝗荒惆致韪枚嗌诵陌 !

暗背跷腋揪筒幌肜吹闭飧霰褪俏怂俏也爬凑饫锏摹!

捌涫滴业淖纯鲆哺悴畈欢啵蛭依锶怂臀沂彼偷锰绻猓遗虏焕床慷铀腔岷苊幻孀樱灾缓美戳耍还戳苏饫镂乙裁皇裁春煤蠡诘模绞彼淇嗟憷鄣悖渌蓟共淮恚蠹以谝黄鹜酝⊥郑褚桓鲇泻芏嘟憬忝妹玫拇蠹彝ィ淙挥械氖焙蛞不岢臣埽墒撬业慕忝貌荒直鹋つ亍S械氖焙蛞不故腔嵯爰依玻幌胱耪庖彩且桓黾遥睦锩婢陀形屡母芯酰灰歉胰嗽谝黄穑睦锒际羌遥圆欢裕磕惚鹂戳て绞倍晕颐呛苄祝涫邓歉龊萌耍洗挝一璧沽嘶故撬臀胰サ囊皆海傅荚本透挥盟盗耍砩匣构窗镂颐歉潜蛔樱颐前喑ひ簿Q滴颐牵擅看嗡狄N颐牵看味蓟嵬牵牵涫邓砂摹D忝前喑ぱ的阋彩俏懔撕茫惚蛔拥昧耍恿卸髯霰曜剂耍⒉换嵋虼说玫绞裁春么Χ圆欢裕磕悴挥Ω锰幼叩摹!

夏菲儿的一翻真诚的话拉近了与姜丽之间的距离。

姜丽唉了口气:“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我们班长说我这属逃跑罪,要被遣送回去的……早知道这样,我就不跑了。”

爸傅荚备に窃趺此担俊

爸傅荚蔽饰蚁胱呋故窍肓簦依幌旅孀樱热慌芏寂芰耍顾凳裁聪肓裟兀揖退盗宋蚁胱哙叮涫滴抑皇窍牖厝ゴ袅教於眩幌氲交岣愠烧庋Γ艺媸歉鲇执烙直康牡姑沟啊!

笆虑橐残聿⒉换崾悄阆胂竦哪敲丛愀獾模 毕姆贫咽掷锏暮煲兜莞私觥!八湍阋黄以艘丁!

姜丽拿着那片红叶,喃喃道:“它要真是片幸运叶就好了。”

夏菲儿望着姜丽笑了,“我跟你讲一个关于逃兵的故事吧。”

疤颖墓适拢俊

跋胩穑俊

澳憬舶伞!

--

流行小说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