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青梅竹马

夏菲儿星期六刚从医院回来,就听到了有新兵逃跑的消息。

帮厨的时候,张雨神秘兮兮地问身边的几个新兵:“你们知道姜丽为什么要逃跑吗?”

沈琳问:“是不是连长的训练太严了?”

张雨摇了摇头。

欧阳灿问:“那是因为太想家了吧?”

张雨仍摇头,压低嗓门说道:“听说是为了爱情。”

笆锹穑。俊贝蠹矣行┎幌嘈拧

扒д嫱蛉罚∈撬前嗟男『⑺档模强垂龅募倚拧!

高珊忍不住好奇,问张雨:“那姜丽丽是怎么跑掉的。”

张雨把脸别了过去,一幅你想知道我偏不告诉你的样子。

安凰道梗『蹦摹!

高珊不说话了,也没人继续问。

张雨自己倒憋不住了:“七班的人说姜丽是利用打开水的机会,跟锅炉房旁砌围墙的民工打通了关系,让民工把她从围墙的这边递出去逃跑的。”

夏菲儿有些担心,“要是被抓住了会怎么办?”

高珊边削着手里土豆边回答夏菲儿:“还能怎么办,按逃跑罪处理呗。”

澳且准嘤穑俊毕姆贫肫鹄钛旁倒幕埃谡秸甏颖且馇贡系摹

八媚亍!闭庞晁档溃骸拔乙桓瞿型ツ耆サ北惨蛭懿涣瞬慷拥目啵胩踊乩矗峁拥桨肼肪透嘶厝ィ父鲂卤喑ぐ阉吹跗鹄闯榇颍拖衽沙鏊蜃セ乩吹男⊥狄谎虻盟廊セ罾础!

安换岚桑俊毕姆贫猛菲ざ挤⒔袅恕

高珊冷哼地一声,“就我们连长那法西斯做派,不死也得掉层皮。”

张雨没理高珊,她碰了碰夏菲儿,一脸的坏笑:“喂,被冷血克斯抱在怀里的感觉是不是很特别啊。”

夏菲儿红了脸,“那会儿我什么都不知道了,是后来听指导员说,我才知道是连长把我送到医院的。”

一旁切芹菜的沈琳凑了过来:“哎,对了哦,你们记不记得,我们第一天站军姿的时候,连着晕了好几个他都没理呢,怎么你一晕他就管你了,,说,你是不是跟他有什么特殊的关系?”

夏菲儿辩道:“哪有啊,我是真病了嘛。”

鞍Γ以趺淳筒辉我换啬兀荒敲纯岬哪腥吮г诨忱锏母芯跻欢ɑ嵯裉稍谠贫死铩!闭庞臧ψ牌岩恢缓貌蝗菀紫骱玫囊桓鐾炼谷咏怂乩铩

罢媸蔷醯煤芷婀帧!备呱荷舷麓蛄孔畔姆贫俺讼缤疗⑴ㄒ坏悖阋裁皇裁刺乇鸬牡胤窖剑歉隼溲怂乖趺椿岫阅闫鹆踔哪兀俊

张雨笑道:“或许是你帮的忙吧。”

高珊丈二和尚摸不到后脑勺,“我帮的忙?”

笆前。蛭隳鞘锌氲钠⒊耐械孟姆贫逊餐阉装 !

澳恪

靶辏 鄙蛄胀蝗蛔隽艘桓鍪丈氖疽舛鳎父鲂卤砩匣嵋猓辖粢蝗四闷鹨恢煌炼挂徽竺拖鳌

余晓玲在几个干活的新兵周围巡视了一周,指着夏菲儿、张雨和高珊吩咐道:“你们三个干厨房的活,其他人跟我到外面去,都窝在厨房里干什么,厨房里有宝啊?”

余晓玲嚷嚷着,带走了几个人。

望着消失在厨房门口的身影,三个人同时长松一口气。

张雨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望着夏菲儿问道:“夏菲儿,如果让亲情和爱情同时摆在你面前,你会选哪样?”

夏菲儿想都没有想,脱口道:“我会选择亲情。”

高珊道:“真笨,应该先选择爱情,然后再找回亲情,因为爱人失去了找回就难了,而亲人是不会离开的。”

夏菲儿很想告诉高珊,亲人是会离开的,而且再也找不回来,可是她到底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夏菲儿想起了赵姨和爸爸。她不明白赵姨对自己那么好,奶奶为什么还那么讨厌赵姨,如果不是奶奶,也许她早已有另外一个妈妈了吧。

张雨望着高珊一脸的不屑:“行了吧,张口闭口爱情,你懂什么叫爱情吗?”

高珊露出得意的神情:“我都跟我男朋友处了两年了,你说我懂不懂?”

夏菲儿算了算,“那你且不是十六岁就开始谈男朋友了?”

笆敢丫芡砹耍颐悄嵌⊙傅亩加心亍!闭庞暌环植还值难游矢呱海拔梗隳信笥咽歉墒裁吹模缁嵊形嗄昊故悄忝茄5男2菅剑俊

高珊答道:“校草算不上,那种小白脸我高珊也不屑搭理,这么跟你们说吧,我男朋友在学校要是称老二,没人敢称老大,不过他怕我。”

张雨问:“不会是什么蛊惑仔吧?”

高珊斜了张雨一眼,“蛊惑仔怎么啦,我跟你说,能混的男孩子绝不会找长相一般的女孩子做女朋友。”

拔宜荡竺琅隳俏辉诘郎献诩赴呀灰窝剑俊

夏菲儿被张雨的问话逗笑了,黑黑的眼睛顿时变成了两道弯月。

夏菲儿的笑容让高珊没来由地生起气来:“你以为你多好看,乡下妞!”

夏菲儿对乡下妞这个称呼早已习惯,尤其是李雅这么叫她的时候,她觉得还挺亲切的,倒是张雨帮夏菲儿打起抱不平来。

拔梗呱海阒恢滥愫芄帜模炕匾路床桓删皇撬锬愕难剑阏馊嗽趺淳筒恢篮么跄兀俊

拔矣置磺笞潘撬约悍且敲粗鞫矣惺裁窗旆ā!

澳阏馊说牧称ぴ趺淳驼饷春衲兀懔患路枷床桓删唬咕醯霉馊侔。俊

拔颐羌矣行“⒁蹋庑┗钣貌蛔盼腋桑话旆ǎ梦疑淳褪窍砀5拿亍!倍杂诓换嵯匆路氖拢呱阂延辛擞Ω墩庞甑男抡小

张雨气坏了,对夏菲儿说道:“你以后少搭理这这种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家伙,她要再让你洗衣服,你就去跟班长说,看班长会不会告诉她生来就是享福的命,还有,这周正好轮到你和她洗床单了,你就跟班长说你感冒还没好全,沾不得冷水。”

高珊硬撑着,“无所谓,我不会叫别的人帮我啊。”

张雨放下手里的土豆,对着高珊轻轻一笑,“你倒试试,看咱六班还有谁跟夏菲儿一样好说话。”

张雨的话到底还是起了作用,高珊用一种讨好的口气问夏菲儿,“我去换把锋利一点刮子,你要不要也换一把。”

昂冒伞!毕姆贫肥稻醯檬掷锏墓蔚队械愣邸

拔乙惨话炎钚碌摹!闭庞甓愿呱罕尘昂耙涣司洹

爸懒恕!

听着高珊闷闷地回答声,张雨和夏菲儿相视笑开了。

张雨碰了碰夏菲儿的胳膊:“喂,说说你那个小桤哥吧。”

夏菲儿吓了一跳:“你怎么知道小桤哥的?”

拔叶伎醇愀飧鼋行¤绺绲男戳撕眉富匦帕耍¤绺纾饷只拐嫠啄兀梗忝怯忻挥谐⒐齂ISS的滋味呀?”

夏菲儿被张雨的问题弄了个大红脸,“你不要胡说八道,不是你想的那么回事。”

笆俏蚁氪砹寺穑飧鲂¤绺绺忝羌沂裁辞灼菅健!

八俏腋陕璧亩印!

案陕璧亩樱俊闭庞旰捌鹄矗罢饩透心谌萘耍×礁鋈嘶故乔嗝分衤戆桑俊

案久挥惺吕玻¤绺绫任掖蠛枚嗄亍!

按笥惺裁床缓茫揖拖不冻墒煲坏愕哪腥耍晃丁!备呱阂丫乩矗饺说幕八烟烁龃蟾拧

张雨讽刺道:“不要以为谈了个男朋友就可以在这里当点评家了,什么叫成熟一点的男人够味呀,老头子,你要不要?”

高珊朝张雨呸了一声,“你以为我是你呀,告诉你,不是我吹,只要我愿意,在学校每天帮我拎书包的都得排队。”

张雨道:“还说不是吹呢,牛皮还快破了。”

高珊道:“跟你说也是白说,反正那样的风光你没尝试过。”

张雨道:“行了吧你,你跟你那蛊惑仔也就那么回吧,说不定连‘啵’都没打过呢。”

按蜞K愕昧耸裁矗 备呱盒Φ糜行┣崽簟 张雨盯了高珊足足有半分钟,“你别告诉我,你们早越了界线。”

高珊被张雨的眼神盯得有些发毛,“那倒没有,如果真有,这兵我也当不了啊,我们也就拘限于一些小动作什么的。”

靶《鳎俊毕姆贫皇泵惶

张雨望着夏菲儿,有些恨铁不成钢,“真是的!这都不懂,爱情小说和杂志里都写烂了。”

夏菲儿似明白又不明白,一张小脸瞬间红到了脖子根。

望着夏菲儿的窘态,高珊对张雨使了个眼色,张雨会意,表情、声音一下子变得十分夸张:“那种感觉呀,很陶醉,很享受,就像……就像变成了一片羽毛,一下子感觉不到了自己的重量,全身都腾了空,飘啊飘啊……如同坐在了云端般,那种感觉简直……眩晕、紧张、刺激!唉呀,就跟小桤哥亲夏菲儿一样!”

澳悖忝恰毕姆贫中哂旨保纷帕礁鋈舜颍徊恍⌒挠虢康挠嘞嶙哺稣拧

案墒裁茨兀裉觳淮蛩闶展ち耸遣皇牵堪滋烊绻构荒忝橇返模锿瓿厝ジ艺景敫鲂∈钡木耍 

望着余晓玲怒气冲冲的背影,三个人相视着扮了个鬼脸,分享彼此间的秘密总是女孩们增进友谊的最好黏合剂。

--

流行小说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