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寸草春晖

望着李雅亲亲热热的一家人,夏菲儿对着夏建国吞吞吐吐地说道:“爸爸,其实……女儿并不介意您找一个后……”

夏建国打断了女儿:“傻孩子,爸的事你就别操心了,好好在部队干,爸爸和奶奶在家等着接你的喜报,知道吗?”

夏菲儿听话地嗯一声。夏建国帮女儿背好背包,沉沉的箱子却不递过去,好像能替女儿多拿会儿就会心安些似的。夏菲儿自然明白爸爸的心情,愣是红着眼睛把箱子接了过去。

夏建国拍了拍女儿的肩膀,轻轻地叹了口气,也不知道当兵这条路有没有帮女儿选对。女儿的心思夏建国并非不知道,夏菲儿成绩一直不错,可要进名牌重点类的大学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这年头如果不上个有点名气的大学,毕来后要找个好点儿的单位比登天还难。如果不是省军区的老同学问他想不想让女儿到部队去当兵,也许他还在为女儿上大学加油鼓劲。女孩子到部队当兵,全省也不会很多,何况是凌云这样的山区小县城,这难得的机会,他自然不会放过。夏建国很快给老同学封了一个数目不小的红包,算是给老同学的活动经费。在这件事上,夏建国几乎动用了所有关系,该托人的托人,该送礼的送礼,为了女儿人生的第一次大转折,他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要面子的他不仅陪尽了笑脸,也花光了几年来的积蓄,好在事情总算如愿以偿。

夏菲儿、李雅和一群年龄相仿的女孩,身着橄榄绿,踏上了即将起动的列车。

夏建国学着李汉全的样子,使劲挥动着帽子与女儿告别,脸上的笑容却无法保持得跟李汉全一样灿烂。这孩子还不懂人事妈就不在了,跟着自己虽没饿着冻着,没有妈妈的孩子怎么说也是可怜的,虽然老母亲也帮着照看,可老人家身体况状到底还是有些力不从心。夏菲儿从小还算乖巧听话,从来也没有过多的要求,可越是越这样,夏建国越觉得内疚,如果不是当年自己一时糊途,犯下不该犯的错,她妈也不会离家出走,而那场车祸也就不会发生了……

鞍Γ 毕慕ü钌畹靥玖丝谄

火车起动的那一刹那,一种沁透心肺的伤痛顿时漫布夏菲儿的全身,那种伤痛的感觉犹如当年疼爱她的妈妈永远离开她, 那是一种象永远失去了再也无法重新获得的彻心之痛。这趟列将载着她去过一种梦想里从来没出现过的生活,等两年后回故里时,儿时的伙伴恐怕早已各奔前程,再也不可能跟以前一样聚在一起没心没肺的嬉戏打闹,她梦想中的大学生活也将永远成了泡影,曾经拥有的一切的一切都将随着这趟火车永远改变。最让夏菲儿伤心的是,到那时还不知道能不能见得上年迈的奶奶……透过雾气腾腾的车窗,望着离自己越来越远的爸爸,夏菲儿伤心的眼泪像开闸的洪水, 泛滥成灾。

李雅推了夏菲儿一把:“喂,有什么好难过的,想你老爸的时候就让你老爸坐飞机来看你不就结啦,就两三个小时的事,快着呢。”

夏菲儿用手拭干眼泪,对李雅勉强笑了笑。

澳阒缆穑俊崩钛庞行┬朔芏韵姆贫担骸拔以缇团巫耪饷匆惶炝耍梢栽独爰蚁纾独敫改福酱蟪鞘欣锶コ⑹砸桓鋈说纳盍耍僖膊挥靡惶斓酵硖堑倪脒叮僖膊挥米鍪裁炊际芩堑陌诓迹颐幌氲秸庖惶旎崂吹谜饷纯欤一故且惶踔蓖ǹ焖俚溃〉北∮⒆遂呐兀媸且嗤缇陀卸嗤纾『伲惚鹨晕艺饩椭懔耍钇鹇胛乙菜阄挥兄厩嗄辏忝惶颖哪歉雠懦に德穑诓慷涌季1仍诘胤饺菀锥嗔耍乙季#乙钦娴某闪伺伲业娜松感碌囊灰常郏胂攵技ざ 

夏菲儿犹豫着,“可是……你不觉得考地方大学会更好一些吗?”

李雅斜眼望着夏菲儿,“地方大学?你说的是清华还是北大?”

耙膊灰欢ǚ且锨寤贝螅鸬拇笱б部梢匝健!

李雅夸张地叫起来:“别的大学?那些二流大学又怎么能跟军校比,要知道从军校出来,你就是女军官呢,那可是笔挺的制服扛星挂豆的,要多神气就有多神气,手下还有几十号人归你管,你随意安排她们干这干那,多爽呀,你说,这是地方大学能比的吗?”

夏菲儿想辩驳,张了张嘴还是忍住了。

李雅有些得意:“怎么样,被我说得心动了吧?”

夏菲儿答非所问:“上军校是不是不用交学费?”

李雅皱起了眉头:“你怎么跟我爸一人样,张口闭口总离不开钱啊,我们刚才讨论的话题不是地方大学跟军校的区别吗,这是哪儿跟哪儿嘛,跟你说话真没劲。”

夏菲儿解释:“对不起,是突然想到这儿了,所以随便问一下。”

李雅显出一幅很大度的样子:“算了,就不跟你计较了,军校好像是不用交学费吧,而且还听说每个月会发钱呢。”

夏菲儿心情慢慢好起来,她对李雅说道:“那我们一起考军校吧。”

李雅斜眼望着夏菲儿,“你不要以为到了部队想考军校就能考,你成绩怎么样啊?考军校的分数线也不低哦!”

夏菲儿眼前闪过爸爸那张期待和鼓励的面容,低低地说道,“我会努力的。”

昂茫兄酒 崩钛排呐南姆贫┛┬ζ鹄础

夏菲儿望着李雅也笑了。

火车已远离车站,车窗外的景物迅速朝后退去,变成一道道彩线。

奥塘司鞍〉撕煅詹换谏倌暧危纠即泳鹿鹩⒐宜Т( 那) 千秋,英雄的歌压进枪膛开在花枝头。白兰鸽的心啦……啦……橄榄枝的手……”李雅情不自禁地哼起了《潇洒女兵之歌》。李雅总是这么喜行于色,高兴与不高兴全写在脸上,做什么事情也是直来直去,用她自己来话来说,这是爱憎分明,疾恶如仇的侠女风范。

--

流行小说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