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21 章 明斯克5 号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21明斯克5号

他们都被召集到了M 的办公室。伦敦的天气就像前不久在俄国时的天气一样的寒冷。那天是1 月17 日的下午,24 小时以前,联军在美国的带领下发起了对伊拉克的空袭,他们称之为“沙漠风暴”行动。旋风战斗机、猎兔狗战斗机, F15、F16 战斗机以及野鼬鼠战斗机和战斧式巡航导弹轰炸了伊拉克全境的目标。对这种事谈不上有什么开心或是兴奋,当某些国家被迫对另一个国家开战时,大家通常所表现出的只不过是麻木不仁。没有什么人会对这种前所未有的新型电子战所造成的死亡感到高兴。

邦德在莫斯科逗留了比预计的日程更长的一段时间后已经返回,此时他正在向他的老上司做冗长的工作汇报,比尔·坦纳负责操作录音机。整个下午,M 一直神情轻松地叼着烟斗坐在那里听着每一个行动细节。他们差不多已经把包括最近发生的那些事在内每一个情况都讲到了——夺取审判录像带、在第二个别墅附近发现了四座坟墓、倒霉的盖伊、乔治和海伦外加战犯沃龙佐夫,还有就是鲍里斯·斯捷帕科夫被追认为英雄。

“这么说你会把迈克尔·布鲁克斯和埃梅拉尔德弄回来是吗?”邦德用半是提问半是陈述的口气说道。

M 打了个手势,意思是两种可能性都存在。最后他说,“让所有那些演员和其他人冒充为‘正义天平’组织的真正核心的想法可能已经奏效。”

“那是必然的,一旦尤斯科维奇得手的话,还有谁会知道其中的不同呢,先生?很多年来他们一直把政治犯藏匿起来,有的并未经过审判,甚至把他们处死。”

“在过去那些黑暗的年代里是这样的。”M 皱着眉头说。

“不过你会把迈克尔和埃梅拉尔德弄回来是吗,先生?”这次完全是提问的语气。“俄国总统好像……”

“只能说我们正在进行谈判,俄国总统的意思当然是全部释放。我们很有希望,这个问题就谈到这儿吧。”

“这么说我可以走了,先生?”

“还有最后一件事, 007……”

“什么事?”

“尤斯科维奇在那个称作明斯克5 号的空军基地把什么东西藏起来了?”

“你是说明斯克5 号,先生?”

“别装了,詹姆斯,你最后那份情报讲得够清楚了。里海、那批货物、怎样运输,一切的一切,直到你点出了有关明斯克5 号的事。接下去你就开始给我打马虎眼,说什么‘在最短的时间内十万火急地通知俄国总统搜查明斯克5 号。’”“你知道明斯克5 号的意思是什么吗,先生?”他的口气让一个老派的教官听到会被认为是愚蠢的傲慢。

M 叹了口气。“詹姆斯,我的好孩子,你的汇报完成以后我会弄明白的,可你最好还是现在就告诉我。我知道那是一个空军基地。”

“要解释的事情太多了,先生。”

“在你当初提出要在莫斯科多呆几天的要求之前就应该想到这一点。我估计你随后又去了巴黎,阿黛蕾小姐怎么样?”

邦德避开了他的目光。“她需要一些安慰,先生。亨利·朗帕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老朋友。”“我想他是的。说说明斯克5 号吧, 007。”

这回邦德真的显得有些忧心忡忡了。自从他在红军高级军官中心将自己“杀死”的那个又冷又黑的晚上听到了那件事情以后,邦德就一直在尽力避免想起有关明斯克5 号的事。他吸了口气。“那是尤斯科维奇精心策划的最后一着棋,先生。我只能通过你把它告诉俄国总统。”

“是吗?”

“我知道他已经把那个地方彻底清理过了,我是说,俄国总统……”

“那儿都有些什么?”M 用很耐心的口气问道。

“可能有一架波音747 ,先生。”

“一架特别的747 ?”

“非常特别。它带有英国航空公司的标志。据死去的叶夫根尼·尤斯科维奇讲,他们还进行了改装,增加了油箱和炸弹托架,上面装有一个威力非常大的核装置。”

“讲下去。”

“这就是我所听到的,先生。俄国总统不太相信我。据尤斯科维奇……,他是跟别尔津说的,总之……,听起来非常荒唐。就我所听到的来看,他们的目的是这样的,在伊拉克受到打击并采用‘替罪羊’式导弹做出了反应的第二天,他们将要毁掉华盛顿。”

“用什么方式?”

“利用战斗机在大西洋中进行拦截,当然是要在空中加油。他们要拦截我们英国航空公司飞往华盛顿的班机。首先是对英国航空公司的班机进行雷达干扰。那架伪装的747 将使用该公司的频率通讯并使用该公司的无线电识别信号。然后他们就会从很远的距离之外将那架英国航空公司的班机从空中击落。人们永远也不会看到击落那架班机的战斗机。然后他们的747 就会变成那架英国航空公司的飞机。这是完全有可能得逞的,先生。那架英国航空公司的飞机会消失片刻,然后又再度出现。”

M 又锁紧了眉头。“是的,当然有可能得逞。也许就在我们说话的时候,美国人民已经开始尝到苦果了。”

“当那架飞机开始进入杜勒斯机场的指挥范围时,它就会偏离航向。在杜勒斯空中交通指挥台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之前,一切的一切都已经成为过去。”

“就选在华盛顿市中心是不是?”M 吸了一口烟斗,比尔·坦纳则吸了一口冷气。

“华盛顿、马里兰的大片地区以及弗吉尼亚和其它相邻地区。我估计大批美国的政治家、将军以及其它各色人等,都会在劫难逃。”

“你真的认为他会那样干吗?”

“我没有任何理由不相信这一点,先生。”

M 站起身踱到窗前,楼下的公园里几乎空无一人。

邦德从衣袋里掏出一个长方形的珠宝盒放到了M 的办公桌上,此时M 已经回到了办公桌前。

“我想你应该把这个锁好,先生,是俄国总统送给我的。如果你允许的话,先生,我想回去了。”邦德站起身说道。

M 点点头,茫然地笑了笑简单说道:“谢谢你,詹姆斯。明天再来,好吗?”

邦德点点头,回报以微笑。

房门关上以后,M 伸手把那个盒子拿起并打开。盒子里面的丝垫上安放着一枚椭圆形奖章,奖章缀在一条带有白色镶边的红色缎带上。在奖章中心环绕着镀金颗粒的围边中,是用白金模制而成的列宁向左凝视侧面头像。红色的珐琅边缘衬有镰刀、斧头、红星,另外还有俄文的“列宁”一词。M 还从未亲眼见到过这种奖章,除了在照片上。这种奖章通常挂在著名苏联人士胸前的,不过,他还是马上就把它认了出来。它是苏联人所能够得到的最高奖赏——列宁勋章。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