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18 章 罪恶计划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十八章 罪恶计划

窗外传来一艘拖轮喇叭的呜呜声响和由近而远的马达轰鸣声。坐在邦德右边的厥德·米奈德先生清了清嗓子,加重语气说:“金先生,不论你以哪种方式说,十亿美元都是一笔大数目。请你继续说下去。”

苏洛先生慢慢地耸起他乌黑的眉毛,瞧着金手指,用很重的土音说:“是的,这是很多钱。先生,你能得多少?”

“五十亿美元。”

从拉斯维加斯来的杰克·史大普发出一阵笑声,“同伴们,在朋友们之间不要计较,如果金先生能使我获得十亿美元,我会很高兴拿出一百万张五元钞票,以酬谢他的烦劳。我们不要显得太小气了,对不对?”赫尔曼·斯平佶先生把他的单眼镜在金砖上轻轻地敲了一下,于是人们都向他望去。

“哦,金先生,”他用一个法律顾问郑重的声音说,“你所谈到的数目是一个大数字。据我了解,总数大约为一百一十亿美金。”

金手指说:“确切的数字应是近一百五十亿美元。为了方便起见,我提及的数目只是我认为我们可能拿得走的总数。”

比利·林格先生发出了一阵尖锐、兴奋的傻笑。

“金先生,好。”斯平佶先生把他的单眼镜放回眼睛上,观察金手指的反应。“这个数目,不论是黄金还是货币,在美国只可能有三处库藏。它们是华盛顿联邦造币厂,纽约市的储备银行和在肯塔基州的诺克斯堡。你是不是想让我们抢劫其中一处?如果是的话,是哪一处?”“诺克斯堡。”

在一片议论声中,米奈德耷拉着脸说:“先生,除了好莱坞之外,我从来没有见过任何人具有你这种计划。这一计划只能是幻想,先生。幻想是一种虚构,会把眼前的缺点误认为非凡的计划。你应该去看一下心理医生。”

米奈德先生悲伤地摇摇头,“太糟了。可惜我无法获得了这十亿美元。”

普西·贾洛莉小姐厌烦地说:“先生,很抱歉,我手下的人,没有一个会去抢劫那种银行。”她站起来了。

金手指温和地说:“先生们和女士,请听我把话说完。你们的反应是可以理解的。让我这样说吧:诺克斯堡是个银行,和其他任何银行没什么两样。

不过,它是个比较大的银行,它的防卫装置是比较坚固和极巧妙的。为了突破这些装置,需要相当的力量和智谋。我这个大项目唯一的新奇之处就在这里。

诺克斯堡并不比其他堡垒更难攻陷。无疑的,我们大家都曾认为布林克组织是不可战胜的,可是在一九五○年六个有决心的人仍然抢劫了它一辆装甲车,获得一百万美元;辛辛监狱也被认为无法越狱的,可是仍有不少的人想出了逃出的办法。

各位,我的计划不是不可能的,诺克斯堡和其他神话没有两样。我把打破这一神话的计划继续说下去好不好?”

比利·林格象日本人一样,牙缝漏着气,粗鲁地说:“听着,可能你不知道那儿的情况。在诺克斯堡,有美国第三装甲师驻扎。如果那是个可以打破的神话,那么,俄国人为什么不来占领美国呢?”金手指微笑着:“林格先生,让我来补充一下诺克斯堡军事力量的情况。第三装甲师还只是前哨,还有第六装甲骑兵团,第十五装甲大队,一六○工兵大队,以及半个师的美国陆战队在装甲部队新兵中心受训。除此之外,还有大陆装甲第二指挥部、陆军供应处、以及装甲中心为数不少的战斗人员。”

“此外,还有包括二十名警官和四百人的警察局。总之,那儿的人口总共六万多,其中差不多有两万为各种战斗部队。”

杰克·史大普先生口衔雪茄嘲弄着:“谁敢轻视他们呢?”他没有等待回答,就厌恶地把雪茄烟蒂从口中拿下,在烟灰缸里捻碎。坐在他旁边的普西·贾洛斯小姐猛烈地咂着牙齿,尖锐地说:“杰克,要抽雪茄就买一些好的。这种东西闻起来好象在燃烧臭裤头。”“普西,滚一边去。”史大普先生粗野地说。

贾洛莉小姐决心要给他点颜色看。她温和地说:“杰克,知道吗?我喜欢像你一样有男子气的男人。事实上,前几天我为你写了一首歌,你愿意听听歌名吗?歌名为:“如果我再来,我就修理你。’”米奈德先生发出粗浊的笑声,林格先生格格地笑起来。金手指轻轻地敲了下桌子,耐心地说:“各位先生,现在,请听我把话说完。”

他站起身来,走到黑板面前,拉下一卷地图。这是一张诺克斯堡镇的详细地图,其中包括戈德曼陆军机场和通往市镇的公路和铁路。坐在桌子右边的人,旋转着他们的椅子,观看着这张地图。金手指了指位于地图的左下角的黄金金库,在迪克西公路、金砖大道和藤曼树林路形成的三角形之中。

金手指说:“过一会儿我将显示金库内的结构图。”他停顿了一下。“各位先生,首先我想谈一下这个市镇结构的主要特色。”他的手指从地图上方向下穿过市镇,然后停在金库的地方,“这条是伊利诺中央铁路。它从北面三十五里的路易斯维尔穿过山区向南通到相距金库十八英里的伊丽莎白镇。

我们先别管市中心的勃兰登堡车站,但要注意通向金库的复杂支线。

“这一条轨道是华盛顿的造币厂来这里装卸金砖的铁路。除用火车运输外,还可能用武装护送的卡车运送,往往是迪克西公路,或者用运输机空运到戈德曼机场。为了安全的缘故,运输方式常常变化。“正如各位看见的,金库远离这些道路,孤零零地立在一片将近五十英亩大的草地中央。只有一条道路通往金库,那就是与金砖大道相连的一段五十码的专用车道,进入这一关卡后,层层设防、重兵把守。运金砖的卡车就走上了这沿着金库边上的环行道通到金库的后门卸货。各位先生,这条环形车道,是用钢板修筑的。

如遇紧急情况,道路表面的钢板就会全部升起,形成钢铁阻碍墙。这是第二道关卡。

“这儿还有一条地下运输隧道,一般人并看不出来,可是我知道。这隧道,位于金砖大道与藤曼树林路之间,是进入金库的附加入口,通过隧道壁上的铁门由此进入金库。”

金手指停止了说话,向外走了几步,环视了一下会议桌周围的人后,继续说:“各位先生,这就是金库和通往金库的主要出入口。对了,它的前门不直接通往金库,只通往接待室和办公室。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人提出问题,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金手指身上,等待着。他的话紧紧地抓住了他们:这个人所知道的诺克斯堡秘密,要比外界所了解的多得多。

金手指又回到黑板旁边,拉下第二幅地图,覆盖在第一幅地图上面。这是金库本身的详细图。金手指说:“喂,各位先生,你们可以看到,这是一座非常坚固的二层楼的建筑,它有点象一个双层的方蛋糕。”“你们将会注意到,它的屋顶是阶梯状的,以防炸弹袭击。在它的四个角上,有四座钢铁碉堡和这幢建筑的内部相连。

“这个金库的外部尺寸为一百零五英尺长,一百二十一英尺宽,地面建筑高度为四十二英尺,由田纳西州的花岗石和钢铁建成。为了建造这一建筑,共用了一万六千立方英尺花岗石,七百五十吨混凝土和七百六十吨钢筋。对吗?

“在这幢建筑里面,有一座两层的钢骨水泥库房,划分为若干小间。金库的门,有二十多吨重。库房的四周用钢板、钢梁和钢柱,加水泥建成。”

“其房顶上盖着普通建筑,但不与库房相通。在建筑外层的墙壁里面有一条环形走廊。它既可通往金库,也可以进入办公室的储藏室,没有一个人能单独掌握金库的暗码。金库办公处的每一个高级职员只能知道自己管的那部分暗码。”

“自然,这幢建筑装设了最新式、最先进的保护装置。在建筑内,有一支强力的卫兵把守。更强大的增援随时都可以从一英里外的装甲中心赶来。各位听懂了我的话吗?”

“至于金库内的实际内容,正如我刚才说过的,有大约价值一百五十亿美元的标准纯金砖。每一块金砖比各位面前的金条大一倍,重量是四百两衡金,常衡重二十七磅半。这些金砖都毫无包装地放在金库中。金手指对全桌的人瞥视了一下,平淡地总结说:“各位先生和这位女士,我所能告诉大家的就是这些。关于诺克斯堡金库的状况和内容,我认为我们需要的,我全都说了。下面我将要讲一下我们怎样进入这个金库并夺取其中的藏金。”

大家都没有做声,全桌的人全神贯注。杰克·史大普先生不安地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一支中等大小的雪茄,把它塞入嘴角。

西普·贾洛莉严肃地说:“你要敢点烟,我非用我的金砖把你击倒。”

接着,她拿起金砖做出恐吓的样子。

“孩子,轻松一点。”史大普从他的嘴角上说。

厥德·米奈德断然地评论:“先生,如果你可以抢劫到那个地方的东西,那你就尽善尽美了。继续说下去,不是失败就是犯罪史上的巨作。”

金手指淡然地说:“各位先生,很好,你们将会听到这项计划。”他停顿了一下,向全桌环视了一遍,仔细地察看每一个人的目光。“不过,我希望你们了解,从现在起一切全是秘密。到目前为止,我刚才说过的话只能被别人认为一个狂人的妄语。而我准备要说的,如果泄露出去的话,将会使我们大家卷入美国有史以来和平时期中最伟大的阴谋之中。我是否可以建议我们大家都发誓,对此事绝对保密呢?”邦德几乎不自觉地注意着从底特律来的赫尔曼·斯平佶先生的表情。当大家各自都表示一定保守秘密时,斯平佶先生垂下眼睛。他那异常的“我可以发誓”的话听起来是虚伪的,就好象一个经售旧汽车的商人那样不诚实。邦德在到会人员名单上斯平佶先生名字的旁不经意地划了一个短短的减号。

“那么,很好。”金手指回到圆桌的座位上坐下来,拿起面前的铅笔,开始以一种既是深思熟虑又是闲谈的声音说:“首先,运走这批货物可以说是最困难的问题。一百五十亿美元的金砖金条差不多有一千吨重,用载重十吨的卡车运输,需要一百辆。如用六轮重型公路大货车运,也需要二十辆。我建议用重型大货车运输。”

“出租这种大货车的公司,我这儿有一张名单。如果我们合伙干的话,我建议,在散会之后,各位应该立即去和你们当地的这些汽车公司订立租借合同。”

“很明显,你们都希望用你们自己的司机,这一点,我让你们自己去选择。”

“无疑的,”金手指现出了一个狞笑,“联合货运车队可以提供可靠的司机,同时,各位也可以考虑从黑人红球捷运公司雇用退役司机。那些人在二次大战时都曾经在美军中驾驶过汽车。”

“然而,我们需要周密的计划和协调合作。还有交通问题。我们应有所安排,合理分配可用的道路。”

“运输飞机是一种灵活的辅助设施。要作一些安排,以使戈德曼机场的南北跑道随时可用。”

“当然,你们所得的黄金处置是你们自己的事情,至于我那一部分,”

金手指冷酷地向桌子周围望了一下,“我将优先利用铁路。由于我的运输量大,我相信你们会允许我首先使用铁路。”

金手指并没有等待他人评论又继续说下去:“和运输问题比起来,其他的问题就较为简单了。在开始行动的前一天,我建议解除诺克斯堡所有人的战斗力。具体的安排已经搞好,只等待着我发出信号。”“简单地说,这个市镇的一切饮水和用水,都是由两口水井和两个滤水厂供给的,日供水量为七百万加仑。这些地方都由驻地工程师控制。”

“最近,东京自来水厂的厂长和副厂长将去那里访问,以学习他们的先进经验,在东京郊外建立一个新的自来水工程。这个工程师对于这次访问感到非常高兴,他将给这两个日本人提供一切便利。“当然,这两个日本人是我的雇员,他们将随身携带少量的安眠剂。这种高浓度的安眠剂效力极强,是二次大战时德国的化学战专家为了这种目的专门设计的。”

“这种物质在这七百万加仑的水中会迅速地散布,而在如此稀释的情况下,任何人如果喝了半杯这样的水,就会立即进入暂时麻醉状态。其症状为昏昏沉沉,不省人事,差不多要过三天后才能够完全苏醒过来。”

“各位先生”金手指把手掌向上一举,“在六月份的肯塔基州的诺克斯堡这个地方,如果一个人不喝半杯水而能过二十四小时,我认为是不可能的。”

“也许那一天有少数的人喝醉了酒,没有喝到半杯水,不过,我可以预料,当我们进入这个市镇时,全市镇的人肯定都睡得烂泥一般。而且,他们并不是睡在床上,安眠剂的麻醉性在什么地方发作,人们就会睡在那里。”

“这不是神话吧?”贾洛莉小姐的眼睛发出幻想般的光辉。“就你会打岔,”杰克·史大普迫切地说,“先生,继续说下去。这是个好办法。我们怎样进入那个市镇呢?”

金手指说:“我们会乘专列进入那个市镇。这趟专列。在行动的头天晚上离开纽约市。那时,我们差不多有一百个人,都穿着医护人员的衣服,扮作红十字会的工作者。我希望,贾洛莉小姐的手下都扮作护士。她被邀请来参加这次会议就是要担任这种重要的角色。”贾洛莉小姐热诚地说:“好的,照办,没有问题!我手下的小姐们都美丽可爱。杰克,你说是不是?”她侧向一旁,用手臂轻触着史大普先生的胸前。

“我看她们还是穿马戏小丑服更好看一点,”史大普先生不耐烦地说,“你为什么总是打岔呢?先生,说下去。”

“在路易斯维尔,那个离诺克斯堡三十五英里的市镇,我自己和我的助手将进入在列车前面的驾驶室。我们的理由是,在接近诺克斯堡时,我们有必要化验空气。“到这时候,诺克斯堡的居民遭受神秘灾难的消息,肯定已经传到了外界,附近地区自然会出现惊惶,事实上,美国全国都将如此。”

“我们可以预料,在我们黎明时到达诺克斯堡之后不久,救护的飞机也会到达,因此,应尽早派人把守戈德曼机场的控制塔,宣布关闭机场,并把路线提供给路易斯维尔的飞机。”

“在离开路易斯维尔镇不久,我的助手和我将会处置司机和司炉。当然我们尽可能地用人道的方法去处理。”

“同时,我将亲自驾驶这列火车使它穿越诺克斯堡区,进入通往金库的支线。”

金手指停了一下,缓慢地、严肃地对着全桌的人看了一遍。当他感到一切满意时,他继续以平淡的声音宣布:“各位先生和这位女士,这时候你们的运输车队都应该到达。控制交通的人员会按计划把你们安排在金库的邻近区域。然后,我们将进入金库,对于那些到处睡着的人不必过虑。他们不会影响我们的,对不对?”苏洛先生的黑色眼睛闪闪发光。他轻声地说:“的确到现在为止你的计划无懈可击。可是,你能保证……”他鼓起他的面颊迅速而用劲地对金手指喷了一口气,“象这样轻轻一吹,金库那二十吨重的门就倒下来了吗?”

“是的,”金手指以同样的语调说,“差不多就象这样。”这时,金手指站起来,走到了黑板下那张桌子旁,搬起一个笨大的纸板盒,小心地放在桌面上,这个纸板盒似乎很重。

他坐下来继续说:“我有十名受过训练的助手正在做打开金库的准备。

在金库门打开时,担架队将会进入金库,将那里面的死伤人员抬到安全的地方去。”

邦德发现,在金手指讲这些话时,桌子周围传来一阵嘘嘘声。“各位先生和这位女士,你们各位全都会同意,应该尽量避免一切不必要的伤亡。所以,计划执行到这里时,除了伊利诺中央铁路的两个工作人员之外,还未出现任何伤亡。那两个人,即火车的司机和司炉也只是感到头痛罢了。”

金手指并没有等待评论,只是继续说下去:“现在,”他把一只手伸出去,放在这个纸板盒上,“各位先生,当你们和你们的同伴需要武器时,除了小型武器之外,你们到什么地方去找呢?各位先生,去军事基地找。我相信,你们获得的手提轻机枪和其他的重武器都是从附近军事基地的军需保管人那儿搞来的。当然你们使用了压力、勒索、或金钱才获得这些东西。我也是这样的。

“只有一种东西有足够的力量炸开诺克斯堡的大门。在多方寻找之后,我从驻德国的某个同盟国军事基地获得了一件。它足足花了我一百万元美金。

“各位先生,这是一颗原子弹头,本来是用来装在中距离导弹上的。”

“我的上帝。”厥德·米奈德先生的两只手伸到邦德身边的桌子边缘,紧紧地把它抓住。

全桌的人都吓得面色如土,邦德也感觉到下巴的皮肤紧绷。为了驱散这种紧张气氛,他从口袋里,取出香烟,点燃了一枝。他慢慢地把烟喷出来,将打火机放回到他口袋里去,万能的上帝!他卷入了一场多么可怕的阴谋之中!

邦德回顾着他与金手指交往的前前后后。第一次遇见那个赤裸的褐色身体,是在佛罗里达纳·卡巴纳俱乐部。他曾经无意地拍过金手指的手背。

后来他见到局长。在英格兰银行和史密森上校的会谈后,他开始追踪一个走私黄金的人。虽然无可否认他是在追查一个为俄国人工作的人的大案子,不过,这仍属一个人单独干的罪恶。这个人,邦德曾经努力地在高尔夫球场上把他击败,然后又冷静、有效地追踪过他。可是,到那时为止,这家伙和邦德曾经追踪过的罪犯没多大差别。而现在!他已不是一只在兔子窝里的兔子,或者一只狐狸,而是一条眼镜蛇王——世上最巨大的、最毒的东西!

邦德绷紧的脸微笑了一下,怎么办?究竟有什么他可以做的呢?

金手指举起一只手,“各位先生和这位女士,相信我,这个原子弹头是块完全无害的机械。它还没有装备以前,既使用一个铁锤来敲它,它也不会爆炸的。事实上,在它没有装备以前,没有任何东西可以使它爆炸,而不到行动的那天,是不会把它安装起来的。”

汗珠在比利·林格先生苍白的脸上发着亮光。他声音颤抖地说,“先生,关于这东西,人们不是说有什么辐射吗?”

“林格先生,辐射是极微细的,并且在极小范围内中。这是最新的型号,所谓的‘清洁原子弹’,不过,首先进入那幢建筑废墟的工作人员应穿上防护服。他们将形成一条人链子,把黄金传递到在外面等待的大卡车上。”

“先生,除了辐射外,会不会有建筑物的碎片飞起来?钢骨水泥块会不会塌落?”米奈德先生的声音好象是从他胸腔某处发出来的。“米奈德先生,我们将会在金库外层钢铁障碍物后面躺起来,所有人员都要戴耳塞。一些大卡车可能有一些小小的损害。象这一类损害,我们必需承担。”

“那些睡着了的人呢?”苏洛先生的眼睛现出渴望的神气,“他们会不会只睡一会儿?”苏洛先生对于那些睡着了的人显然并不过于担心。“我们尽可能把他们转移到安全的地方去。我们肯定会对那个市镇造成一些小小的破坏。我估计,当地居民的伤亡人数,大概等于在诺克斯堡公路上三天车祸的总数。我们的行动只不过使交通事故的统计保持在一种没有变化的水平线上。”

“我们可真好。”米奈德先生的勇气好象已经恢复了。“还有任何问题吗?”金手指的声音是温和的,他了解在座的这帮人,他们在估算这件事情的前景。现在,是该进行表决的时候了。“有关的细节有待进一步精确拟定。

我这儿的工作人员”金手指首先转向邦德,然后转向玛斯托顿小姐“将会帮助我。这个房间将是我们行动的指挥部,各位可以不分昼夜的到这里来。行动的代号为全锅端。以后谈到这一行动时就使用这个名词。

“我建议,各位凡是希望参加的,应该在你们最可靠的助手之中,选定一个,而且只选定一个联络官,并把这件事情告诉他。对其他的人则不必提及,只是训练他们,好象这是一种抢劫普通银行的案件。“在行动的前一天,知道实情的助手应多一点。各位先生和这位女士,如果你们决定参加的话,我知道我可以信赖你们,把这项计划作为一场战争来对待。当然没有效率和泄露机密的必须果断地惩处。“现在,各位先生和这位女士,我要求你们代表你们可敬的组织来表态,你们哪些人希望参加这项赌博?报酬是巨大的,危险是极小的。”“米奈德先生?”金手指把他的头向右边偏了一下,邦德看见那副尖刻的眼睛专心地凝视他的邻人,“参加呢?”停了一下,“还是不参加?”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