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黑朋友的危机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黑朋友的危机

——美国之行,杂感之四

柏杨先生十年之前,看过一部美国电影,片名已忘之矣。夏威夷一位豪门白脸大爷,竞选参议员,对种族歧视深恶痛绝,认为天下只有畜生才有种族歧视,把当地小民唬得心花怒放。可是有一天,他发现他的妹妹跟一个黄脸小子恋爱,而且“没有他她就不能活”,马上就露出原形,跳高曰:“你要是嫁给那黄脸小子,就连一两银子的家产都得不到。”妹妹曰:“你一向反对种族歧视的呀,我还以为你赞成不迭哩。”老哥捶胸打跌曰:“那种公开谈话,你怎能当真,不过骗骗一些傻瓜罢啦。”

就在上个星期,台北电视美国影集《小淘气》,也有一幕。白老爹收养的义子黑小娃住医院,另一位白大人亲生小女儿也住医院,因为床位缺少,两老本是好友,白大人还向白老爹的社区计划,投下五十万美元的巨资,认为两个小娃住在一个病房也行。喳当他阁下瞧见白老爹的儿子竟是一个小黑炭时,就好像谁在他屁股上踢了一脚,号叫着要把小女儿搬出去。白老爹费了两火车话都不能把他说服,气得把那五十万美元投资,原封扔回。后来,两小无猜携手逃亡,闹了一阵,白大人终于回心转意,允许小女儿可以跟小黑炭同住,白老爹也再度接受那项巨款。想不到,最后仍然露出马脚,白大人曰:“我非常抱歉,我承认我的错误。”白老爹正要向他致最大的敬佩,白大人却曰:“我最大的错误,是不该把我心里的想法说出来。”白老爹一听,事情转了一圈,又转回到原地位,拉下面孔,把那张巨额支票,撕个粉碎。

呜呼,地域观念是可以消除的,种族观念恐怕还要维持下去。盖地域观念总有一天被政党利益代替。可是,截至目前为止,种族观念还没有代替之物,除非像《鼓儿词》上唱的:“外太空派喽罗打来战表”,要消灭全人类啦,那时候人们才会不分红黄蓝白黑,结成一体。现在纵然用尽吃奶力气,也只能减低,不能消灭。连最最文明国家之一的英国,最近通过国籍法,厚着脸皮宣称,那就是一个种族歧视法律。犹太人在西方世界,也是细皮白内,长相一样,言语一样,爱国献身程度一样,却免不了被挤得皮破血出,最后还惹得希特勒先生毒从心头起,恶自胆边生。人们都认为希特勒先生是条疯狗,事实上日耳曼人如果没有憎恨犹太人的潜在意识,靠姓希的一条光棍,他能蛮干得起来乎?

——写到这里,吾友温伍斯德先生来访,柏府正好高朋满座(不用问,全是讨债的和讨分期付款的不开窍之辈),只好顺便介绍,他喟然叹曰:“在台湾,我是美国人。可是回到美国,我却是犹太人。”幸亏我及时弄一支纸烟塞到他尊嘴里,才没放声大恸。对异血统的白朋友,尚且如此,更何况异血统的红、黄、蓝、黑战。

种族歧视是一种顽癣性的观念,我们不必大惊小怪,值得我们大惊小怪的是,美国处理这种顽癣的方法。他们的方法可跟中国不同,中国的方法是“讳疾忌医”兼“家丑不可外扬”——事实上这是原理,不是方法,真正的方法是一面屙血,一面双手捂住屁股号曰:“俺可没害痔疮呀。”谁要说俺害痔疮,谁就是“别有居心”兼“是何居心”。“二居心”是传统法宝,只要念念有词,祭出这法宝,对手就在劫难逃,痔疮就霍然而愈——哎呀,又说溜了嘴,不是痔疮霍然而愈,而是自己就从有痔疮忽然间变成没痔疮。酱缸蛆、畸形人所努力的,只是猛捂屁股,不是治疗痔疮。

美国是个健康的社会,而且是一个非常强壮的社会,强壮到可以自己调整自己,所以它的反应不是猛捂屁股,而是到处嚷嚷不得了啦,痔疮发啦,一天流八千加仑的血,要打听棺材的价钱啦。闹得天下皆知,使人心惊肉跳,然后打针吃药开刀,把硬板凳换成沙发椅,把弯腰驼背改正为挺直脊梁。

传播工具和直接暴露种族歧视,正是闹得天下皆知,使人心惊肉跳。健康强壮的社会,建立在人民健康强壮的心理上,最大的特点是:他们有智慧尊重事实,有勇气承认错误,有能力加以改正。种族歧视是一桩事实,也是一桩错误,美国人正借着他们的智慧和勇气,寻觅妥善的解决之道,他们理性地采取种种步骤,使种族歧视慢慢减少,期于根绝。

在这种情形下,黑朋友所面对的危机,已不在于被歧视,而在于受到过度保护。这得赶紧声明,保护当然是必要的,柏老可从没有腰怀“二居心”,认为应撤除保护。只是说,保护一旦超过某种限度,效果就恰恰相反。满清政府对满洲人过度保护,就是一个最佳例证,那些鞑子官崽,如果明白他们老祖宗的历史,便不会那么一厢情愿地精打细算矣。他们老祖宗女真人建立的金帝国,到了末年,战斗力衰退,一百年前把汉人打得抱头鼠窜,而今被蒙古人打得也抱头鼠窜,检讨原因,发现原来是对女真人保护得不够所致。这可是天下最驴的检讨,小检讨痔疮,只检讨裤子。于是下令把肥沃的耕地,都分配给女真人、女真人当然乐不可支,歌颂这是最明智的措施。可是那些耕地主的汉人,他们也是大金帝国的臣民,却只因血统的缘故,被生生逐出家园,像印第安人一样,扶老携幼,哭哭啼啼,押解到荒山僻壤,自生自灭。等到金帝国打烊关门,汉人有冤报冤,有仇报仇,女真人遂全部死在刀枪之下。史书上说,汉人杀得性起,连女真的婴儿,和平常望若天仙般的女真漂亮美女,也一个不留。女真建国一百二十年,结局却是灭种。只有仍留在老根据地长白山一带的一小撮穷苦无依的卑贱同胞,于四百年后,改称满洲人,到中国再蹈覆辙,哀哉。

过度的保护,会为被保护者带来身心磨损,会使被保护者成为温室里的花朵,一天比一天衰弱,不但经不起风吹雨打,甚至经不起春天的阳光,容易安于现状,不求长进。读者老爷一定还记得满洲人初入关时的威力,真是神兵天降,只不过二百余年,却个个成了一滩泥,一听说他们的清政府图强救亡,要他们青年人到北京城外接受一个月的军事训练,就好像死了新爹新娘,全家立刻哭成一片。

美国黑朋友似乎正在走女真人满洲人走过的路,仅举失业生育的救济金这个例子吧,这是一项重要而且必需的社会福利,除了北欧,世界上没有几个国家有这么高的水准。问题是,一旦失业救济跟就业薪水收入相等,就变成了中国大陆流行的:“干也三十六,不干也三十六”,谁还去汗流浃背耶?黑朋友的家庭,似乎多数都是破碎的,盖破碎就是财富。有丈夫的黑老奶生孩子等于白生,没丈夫的黑老奶生孩子等于下金蛋,可领到政府一份津贴,有五六个孩子,就足够中等家庭舒舒服服矣,这简直是最顺乎天意,合乎人情的生财之道。于是,黑男人有福啦。一位年轻黑朋友,就荣膺“种人”的重责大任,先后身兼六七个黑老奶的传种大使,吃得好,穿得妙,住的像阿拉伯皇宫,开着八一年宾士,载着我老人家在长堤兜风时,高歌“噢,噢,开柔”,神彩飞扬,把我羡慕得要死。花的钱都是那些老奶奉献的,他自己的救济金,不是拿来去泡某些钓不到手的黑白之妞,就是深谋远虑,储蓄起来,以便人老珠黄时,过后半辈子。

仅这一项过度的保护,就产生两种后果。第一个后果是,黑朋友的教育水准和品质,一泻如流沙,普遍地越来越低。好比说,站在柜台前的漂亮黑牡丹,说话时很多人在You之后,不知道用are,而用is。我就不断被他们is过,不禁大喜,原来世界上还有英文比柏杨先生更差的美国人也。第二种后果是,黑朋友人口以每年五巴仙的汹涌速度增长,而白朋友依然如故,终有一天,或许五百年之后,或许一千年之后,或许两千年之后,白人将沦为少数民族。那时候,白老爷的唯一安慰,恐怕跟有些中国同胞今天的唯一安慰一样,只剩下回忆“想当年”的光荣日子矣。

黑朋友面前摆着太多的难题,但弱者最顶尖难题,包括印第安人和中华人在内,都是一样的,那就是如何使自己刚强。不过,中华人比黑人要幸运,那就是中华人出了个柏杨先生,不停地努力宣传自己民族的缺点部分,和自己文化的错误部分,嚷嚷得天下皆知,心惊肉跳,中华人也就逐渐承认缺点和错误,这正是拯救沉疴的一线生机。而黑朋友中,似乎还没有人挺身出来,对自己民族作痛切的检查,只一味抱怨白脸大爷不够朋友,真正的危机,似乎在此。

一鸣扫描,雪儿校对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