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不再托人带东西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不再托人带东西

天下没有绝对的事,这话不供抬杠之用,贵阁下如果用大刀把柏杨先生的御头从脖子上砍下来,我可绝对地活不了,所以,不再托人带东西,也不能作绝对的解释,而只是不托人带下列的东西:

一曰,太重的东西。除了托带柿饼,理应挨板之外,其他如书籍这类,也实在可怕。盖廖廖几本书,即令航空挂号寄递,又能费几钱银子?如果是成筐成篓的书,那就不是对朋友之道,而是对仇家之道矣。二曰:太大的东西,即令不重,体积大大也照样是对仇家的手段。我有一个朋友上月前往欧洲,他小姨竟托他带两个十斤重的棉被给在伦敦的儿子,他气得几乎当场就要撒野,结果只好采取柏杨先生所传古法,打包投邮。三曰:太贵的东西。像钻戒之类的金银财宝,自己遗失啦,怨天尤人,闹了一阵,只好拉倒;如果是朋友的,赔吧,根本赔不起,不赔吧,可能被认为假掉啦,发生流血悲剧。四曰:危险的东西。涉及政治性的危险,当然不必细表。就是涉及刑事上的危险,同样麻子不叫麻子,而叫坑人。托带海洛因固该万死,托带能引起公共灾祸的东西,也罪不容诛。有一个家伙是收集火柴盒专家,火柴盒里又都装满火柴,一天他大骂他的朋友拒绝带一箱上飞机闯关,就未免太过于王八蛋也。

现代文明带给我们太多和太方便的交通工具,像邮政电话之类,简直是上帝的杰作,只要少得可怜的费用,想上山就上山,想下海就下海。亲情友情,不应乱被糟塌。然而,只要两情相悦,自然另作别论。前天我去法国文化中心,找魏延年先生借钱,只见一个蹲式的马桶,绳捆索绑放在那里,那就是他托朋友带到巴黎去的。他阁下所以如此,并非故意表示威镇天下,而是该朋友经常来往台北巴黎之间,两手空空,乐于战战兢兢,手捧活宝。如果是柏杨先生前往,有人托我带它,恐怕免不了受我心狠心辣的修理。

朋友的意义是互相解决困难,不是互相增加困难,如果互相增加困难,那就不是朋友矣。所以凡事总要跟朋友调换一下位置。好比说,某种等它救命的药品,自己就有权利开口,朋友也有义务接受。但主要的是,无论带啥,双方都应有充分的信任,如果是丢啦、破啦,那就确实是丢啦、破啦,不能霎时间疑云重重,三十年交情,发生动摇。至于托人买东西,那就更需要信任,无论样式也好,质料也好,寒死也好,不称你的心,不如你的意,应该相信朋友已为你尽了全力,仍要欢天喜地接受。

——不接受,或虽然接受啦,嘴里却嘟嘟嚷嚷——有些老奶,原来一时不便,誓言等把东西买回来后付银子的,货既拒受,银子自然不肯外掏,此谓之不开眼兼不开窍,以后千万敬鬼神而远之。

黄金书屋 扫描校对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