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关于取消籍贯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关于取消籍贯

特别感谢域外人先生,在《中国时报》发表一文:《户籍法应重新解释》,对柏杨先生的建议,隆重嘉许。我提出的仅只一项原则,域外人先生则进一步在现行法律上讨论实行的可能性。盖现行的户籍法,基本的立法意义是取消籍贯的,只是被矛盾的条文摘砸啦。域外人先生指出,户籍法第六条曰:“本籍以所属之省及县为依据。”(这就是我们嚷嚷的“出生地”。)但第十六条却伸手就打了自己一巴掌,曰:“子女以其父之本籍为本籍。”于是问题出笼,在台湾的漳州泉州老乡,如按第十六条规定,他们的本籍仍是福建省,如果按第六条规定,则成了台湾省。上帝不能搬罗马,中国的官老爷却能随便搬省籍,似乎神通更为广大。不知道当初拟定这些条文和通过这些条文的朋友,何以如此地法力无边也。域外人先生曰:“对先后移民的本籍,划分不同,原因是引用了互相抵触的户籍法条文。”如果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谁的官大,谁的理也大。官手一指曰:“你适用第六条。”福建省人就成了台湾省人。官手再一指曰:“你适用第十六条。”台湾省人就成了福建省人。随心所欲兼得心应手,官既乱点地域谱,民只好以地域观念回报。

然而,既有人嘉许,也就有人飞帽。台北《扫荡周刊》创刊号封面上,赫然出现大标题曰:《瞧瞧柏杨的国际主义》,不由大为紧张,不知道我啥时候又被封为“国际主义”啦。奇文不可不赏,照抄于后,以广流传——

籍贯是民族主义和文化的根本,除非断弃这两样生存宝贝,否则不能取消籍贯。前年轰动全球的美国文学名著电视影集《根》,就是美国黑人追寻其祖籍的感人故事。结果,使美国白人深受感动,纷纷研探家谱,使日益严重的美国家庭问题,得以起死回生(柏老按:《根》竟使日益严重的美国家庭问题,得以起死回生,这灵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信口开河,兼落花流水),前驻台北美国新闻处长司马笑先生,即曾以严肃的学术工作态度,追寻证明其祖籍是中国(柏老接:如果一个中国人以严肃的学术工作态度,追寻证明其祖籍是荷兰或日本,恐怕不得了啦)。最近来台访问的美籍议员早川雪先生,出生于加拿大,早已归化美国,犹不忘其祖籍的日本姓氏(柏老按:不忘姓氏祖籍,和籍贯是两回事,扯到啥地方啦)。中国能屹立五千年不亡,华侨在海外能不被同化,根本的原因是不忘祖籍。柏杨最近有三大历史著作问世,难道说,他研究中国的心得,竟是取消省籍吗?(柏老按:祖籍和省籍不同,这么轻轻地纠缠在一起,一点都不怕闪了脖子。)

柏杨的意见,继取消省籍之后,还要取消国籍,全世界都变成“地球人”(柏老按:白纸黑字,我可没这么说)。此非有意送红帽子,不过这“地球人”三字,很容易使人想起多年前国际共产党的口号“工人无祖国”。近代西方资本主义,一直用“世界主义”、“国际主义”来蛊惑弱小民族,结果帝国主义永远不会忘记他们是高鼻子蓝眼睛,他们是盎格鲁撒克逊,或条顿,斯拉夫(柏老按:日本帝国主义可不是高鼻子绿眼睛的,恐怕是不忘不行)。孙中山先生早在六十年前,就苦口婆心,大声疾呼中国人不要上帝国主义的当,一再强调民族主义是根本。今天居然有人为了凑和“新生代”,说不要省籍,要改成“地球人”!近代中国受帝国主义迫害,还不够深吗?

柏杨说许多下一代的外省同胞,不知道自己籍贯在地图上哪一块。这是诬蔑!不但诬蔑了在台湾的所有外省同胞,而且诬蔑了国家教育,以及全国各级地理学科教师(柏老按:诬蔑不诬蔑,只看那是不是事实,好像不能看蠢血沸腾。)照柏杨讲,大家成了“地球人”,是否连“中国人”三个字都要忘记呢?恐怕“地球人”还在帝国主义腰包里,梦想“地球人”的人先要成亡国奴了。

拜读完了这篇大作,香汗淋漓。这正是中国传统式的争论典范,情绪激昂兼磨刀霍霍。先声明“无意送红帽于”,却“忽冬”一声罩上“国际共产党的口号‘工人无祖国’”。这股劲使得太大,没有几个人承当得起。特此声明,柏杨先生认输,算你赢啦。

黄金书屋 扫描校对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