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卜太太的烦恼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卜太太的烦恼

现在,我们介绍谢冰莹女士的大作《卜太太的烦恼》——

卜太太和她的鸭子屎丈夫,一同移民到美国。这篇小说,截取了这对夫妇的一段生活,老老实实地描绘出来,字里行间,一片乌烟瘴气。

话说满头大汗的卜太太从唐人街回到公寓,已经是下午一点过五分啦。她回来后,扑面而来的不是普通家庭里应有的样和温暖,而是鸭子屎丈夫的怒吼。怒吼的是:

“你为什么不死在外头,还回来干什么?你知道我饿得多么难受?你明知道我不能动。如果能动,老实说,我宁可不要你这种老婆。滚,给我滚。”

原来鸭子屎丈夫得了半身不遂的贵恙,也幸亏他得了这个贵恙,卜太太才没有滚。卜太太对这种当头棒喝,早已非常非常地习惯,盖一摊泥型老奶的哲学是:“每逢丈夫发脾气时,最好的办法是沉默,忍住气,一声不响。对方看见没有反应,过些时,也就算了。”可是今天的卜太太大概吃了豹子胆,仔细一瞧,发现她给鸭子屎端在面前的包子、凤尾鱼、香蕉,都不见她娘的啦,忍不住曰:

“你吵什么,隔壁住的都是洋人,已经(为我们整天吵闹)搬走了两家了,幸亏现在住的是个聋子,要不然,人家又要退租。你不是吃了东西吗?还饿什么?”

鸭子屎气得发抖,嗓门吼得更大:“你干什么去了?说,快说。”这一吼,卜太太刚提起的那股反抗精神,霎时崩溃,结结巴巴曰:“干什么去了?等车去了。我已六十多岁,难道还去找男朋友?骂,你尽管骂吧。只要你高兴,骂什么都行,反正我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我已经受你的气四十多年,难道现在就不能再忍?”

这一段如泣如诉,是多么凄凉。假如这一对夫妇是街头的小瘪三,一点也不稀奇。可是这一对夫妇,鸭子屎丈夫和一摊泥妻子,却都学问冲天,就十分稀奇矣。嗟夫,四十年之后固已六十多岁,人老珠黄。但四十年之前,却是二十多岁的美貌娇娘,不知道为啥如此地死皮赖脸(对不起,说好听一下,宽宏大量也可),去忍受“你尽管骂吧,只要你高兴,骂什么都行”。我想,稍微有几根骨头的老奶,恐怕是“骂什么都不行”。而卜太太竟然被“骂什么都行”了四十年,柏杨先生就怎么想都想不通。

这个“骂什么都行”,恐怕包括了人类中所能想象的所有脏话,和所有不能形诸文字的恶毒诅骂,国骂省骂三字经,不过浮光掠影,算文明的。其他诸如“操你祖宗”“日你娘亲”之类,就教人怒血沸腾。谁无心肝娇女,忍心教一个鸭子屎臭男人如此糟蹋,而这个心肝娇女努力为老爹老娘争取这么多漫天侮辱,竟无动于衷,连挣扎一下都不敢,未免使天下做父母的,同洒一把老泪也。

这位可怜的卜太太在暴力之下,没有能力解救自己,只好烧香拜佛,信了菩萨,然而菩萨跟吾友耶稣先生一样,是采取“人间同工主义”的,枪头不快,努折枪杆。老奶先成了一摊泥,神仙老父干使劲也没有用。卜太太稍微多说了两句,鸭子屎丈夫就破口大骂:“住口,你真混蛋,敢顶撞我,我得这个病,就是你造下的孽。”

——鸭子屎丈夫这份恶棍嘴脸和恶棍逻辑,实在有摄影留念的必要。

卜太太对她的媳妇,介绍鸭子屎的光荣经历,曰:“他过去三十年是好的,越是到了老年,脾气越坏,他变是孤癖、顽强、专制。他就是家里的皇帝,一家人都要听他的话,他说什么就是什么,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老实说,假如在三十年前就是这副德性,我早和他离婚啦。”

令人脱帽的卜太太,又猛往自己尊脸上抹粉。开宗明义,卜太太就曰:“我已经受你的气四十多年了。”现在却想用蜜丝佛陀涂掉十年,前言不照后语,自己露出了马脚。而卜太太还借着媳妇之口,为自己杜撰了一个谁也不相信,却打算自欺欺人的伟大理由:“佛的最大宗旨是牺牲。救助别人,正像地藏菩萨说的:‘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地狱不空,誓不成佛。’”

谎话终于是要显出原形的(对啦,佛家以不说谎话为第一要义,卜太太呀,你可是犯了戒律,就怎么得了乎哉)。有一天,在老友房舍客厅里,卜太太忽然热泪滚滚,脱口而出,告甄太太曰:“我真不想活了,我想要跳金门桥。”

这是痛苦的总爆发,可是一摊泥型的老奶,连自杀的勇气都没有。于是她阁下再借着甄太太的玉口,向自己,也向朋友宣传了一套不能自杀——实际上是她不敢自杀的理由,这理由生硬得像一篇官报的社论,抄在下面,恭请读者老爷共赏。

甄太太曰:

“卜太太呀,千万不要有了这个念头。你是佛教徒,怎么可以自杀呢。佛教是戒杀生的,你杀了自己,到地狱里去,一样要受苦刑。首先别人一定以为你的儿女不孝,你的丈夫虐待你,所以活不下去。还要骂你太没有良心,丢下一个瘫痪不能动的丈夫,他太可怜,你太自私。还有你将害得多少亲友为你难过。

卜太太,我了解你的痛苦,更同情你的遭遇。我要修忍辱波罗蜜。在观世音菩萨普门品上面,有这么几句话:‘常念恭敬观世音菩萨,便得离嗔。’卜先生不信佛教,没法和他谈佛理,他的嗔恚病很重,所以容易发脾气,对什么都看不顺眼。假如你也像他一样,那么你平时的听经念佛,持戒放生的种种功德,都会被嗔恚的火焰烧了。所谓‘嗔火炎炎,烧尽功德之林,能灭菩萨之种’。又说:‘一念嗔心起,八万障门开。’所以你一切都要看开、看空,不可烦恼,不可动肝火、发脾气。要知道‘嗔’这个字比‘贪’‘痴’还要可怕。社会上多少杀人放火、打劫争讼,都是由贪嗔而起。最可怕的是有嗔病的人,到命终时,会坠入地狱变做毒蛇毒蟒等畜生。(柏杨先生插嘴曰:不得了啦!)所以我们信佛的人,首先要消灭贪嗔痴。”

这一篇大道理,是一摊泥型女人们的理论基础。问题是,我们不知道她是先有了一摊泥的事实再去找理论基础,还是先有了这种价值连城的理论基础再去实体力行一摊泥。不过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作者谢冰莹女士,北伐时候,是湖北省大家庭儒家系统礼教的一个叛徒,私自逃婚,投奔当时的国民革命军。那时候恐怕她还不相信释释迦牟尼这一套,在壮志销磨殆尽之余,才忽然从厨房里端出来这么一大盘半生不熟的大杂烩,而且在端出了这盘半生不熟、难以下咽的大杂烩之后,又告诫读者曰——

“卜太太想自杀的念头有很久了,但她向甄太太讲还是第一次。两人对坐了二十分钟,什么也不说,原来她们都闭着眼睛,在默念南无观世音菩萨。”

这篇大作的最后的结局是:

“卜太太回到房间,丈夫睡得很熟。她洗手烧香之后,打开宝静法师的观世音菩萨普门品讲录来读,至遏止嗔的方法:‘应修慈悲观,慈能兴乐,悲能拔苦。’——最好的方法,就是常常一心恭敬地念观世音菩萨,便得离嗔,如清凉风吹在炎火之上,也定会熄灭。(柏杨先生又插嘴曰:卜太太的凉风已吹了四十年,鸭子屎的炎火不但没有熄灭,而且更旺。)真的,卜太太念了无数遍之后,心里平静,舒服得多了。”

这一舒服,就更增加一摊泥的勇气。三国时代火烧赤壁之役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现在,鸭子屎愿打,一摊泥愿挨,人间固多的是这种风景。不过不同的是,周瑜打了黄盖,嚷嚷得惟恐别人不知。鸭子屎打了一摊泥,双方都像被谁捏住脖子,死也不吭声。

黄金书屋 扫描校对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