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三上吊与刘玉娘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三上吊与刘玉娘

关于强哉骄,我们已介绍过两种类型。仅只两种类型,当然不能一网打尽,为了立德立言,现在再加补充两个类型,加起来恰恰四个,正凑够一桌麻将牌。

有一位也是大学堂毕业的女学生,此婆的神通,与“摸汽车型”的迥异其趣。盖“摸汽车型”的强哉骄,用的是现代化的精密科技,只要玉手一指,辐射线泉出如涌,男人就立刻浑身麻木,身不由己地俯首贴耳,被抓将过去,压在屁股底下。而我们现在推荐的这位女士,用的是中国传统的拿术,即“一哭,二闹,三上吊”是也,一举一动,都是重量级的,姑名之曰“三上吊型”的强哉骄,当者披靡,无不臣伏。

有一位男士焉,一表人才,英俊得跟柏杨先生一样。他有一位远在罗马的女朋友,鱼雁往返,两地相思。女朋友就要回国白头偕老,偏偏三生有幸兼三生不幸,三上吊型的强哉骄看上了他。最难消失美人恩,加上男主角善良得近乎窝囊,于是,遂被抓住不放。有一天,强哉骄把他唤到跟前,宣称非嫁他不可。男主角吓了一跳,一百个不肯。好吧,女人们最最厉害的法宝祭了起来,强哉骄号曰:“你跟我已有肉体关系,你想玩玩就算啦。我的天呀,我的娘呀,我不要活了呀。”

这种法宝,如同《封神榜》上皇太子殷效先生的翻天印,百发百中,砸到谁头上谁都得翻身落马。——跟这属于同性质的,还有另一种法宝,那就是太太要想甩掉丈夫时祭出的“性无能”,比翻天印还要厉害,简直是核子武器。英雄好汉一旦挨了这种核子武器,立刻就会尸骨无存。

女人当然同情女主角,认为这种男人,如不被驱逐出境,简直是没有了天理。而男人方面不管自己是不是也性无能,对别人的性无能,却兴趣盎然,硬是认为他死有余辜。尤其糟的是,这种事有口难辩,你总不能到处声明你性有能,不信请试试吧。记得十六七年前的事矣,台北地方法院有件这种官司,妻子要离婚,丈夫不肯,妻子就一口咬定丈夫性无能。该丈夫急啦,要法官准许他当场表演。结局如何,他们表演了没有,有法官在檀台上观看了奇景没有,因为报上没有登,我们就不知道矣。

问题是,对于“性无能”,男士反攻,还有一线生机。但对于三上吊型强哉骄“俺跟他有肉体关系”的当头棒喝,却是连一线生机都没有,一旦陷入埋伏,除了身败名裂外,只有双膝下跪一途。该男主角虽然仍作最后挣扎,但强哉骄既有“肉体关系”作理论基础,岂怕你踢腾乎。她阁下跑到男主角家里宣称要自杀,又宣称要杀他的全家——包括他的父母兄弟姐妹,又宣称要泼他硝镪水,又宣称要发传单揭发他的种种丑行。又躺在他家地板上打滚,又跑到他服务的单位披头散发。最后,她更来一记结实的左钩拳,说她已怀了身孕,偶尔有个胆大包天长辈要她去医院取个怀孕证明书来,这一下可算是捅了马蜂窝,她就一头撞到长辈怀里,把鼻涕兼眼泪全部涂到长辈刚买来的新西装上,又驾临长辈官邸,声言你既然破坏我的“家庭”,我也要破坏你的家庭,大家死在一堆算啦,把长辈老爷搞得魂不附件,向她哀哀求饶。任何朋友只要插一句嘴,都有如此报应,所以群医束手,谁都不敢作声。而且该三上吊型也有温柔的一面,她发誓保证,她自知配不上他,只不过求孩子有个父亲而已,结婚以一年为限,随时可以离婚。这句话说得比唱得好听,恩威并施,终于吹吹打打进洞房。现在结婚已五年有余,该男士每天在街上闲逛,没有一个朋友敢上门,他也不敢上任何一个朋友的门。

另一种类型,也锐不可当,我们上尊号曰“刘玉娘型”的强哉骄。关于刘玉娘,柏杨先生在《活该他喝酪浆》大作中,已经加以介绍,不再重述矣。这一型强哉骄,最明显的特征是,在“义”“利”关头,有极其明智的抉择。有一位女士的丈夫忽然坐了牢,把阁下起初也确实是伉俪情深,伤心欲绝。可是当她听说丈夫判长期徒刑的时候,她跟刘玉娘遗弃她那中箭待毙的丈夫,携带金银财宝一溜了之的情形一样——只有一点不一样,现代化的强哉骄没有一走了之,而是把丈夫辛辛苦苦挣的家产一口吞没。原来,丈夫爱她入骨,把所有家产全用妻子的名字,这时自然顺理成章地咽到肚子里。同时也没有送碗酪浆,而是由每星期探监两次,减为每星期一次,每月一次,而终于一次也不一次,最后取得了离婚证书,把想当年海誓山盟,愿为她死的丈夫,孤苦伶仃地丢在深狱,任人自生自灭。

有皇后之尊的刘玉娘跟皇弟李存渥,是在丈夫喝了酪浆之后才双宿双飞的,现代化的刘玉娘则在一听丈夫要判刑,就迫不及待地伸出铁掌,抓住了一个现代化的李存渥。此公有妻有子,而且一向阃令森严,下班之后,必须立刻回家报到,否则大祸临头。按说那位太太也属于强哉骄,却不料强中更有强中手,强哉骄跟日本围棋界一样,也论段数的。我们的刘玉娘乃十三段高手,自然有超级绝技。她阁下天天开着她那在牢房辗转呻吟,哭天无泪的丈夫的汽车,在下班时去衙门接男主角。有一次,遇到一位尚在葫芦里装着的朋友,告之曰:“他太太管他管得奇紧,恐怕他不敢出来。”她阁下冷笑曰:“哼,看是他太太厉害,还是俺厉害。”她阁下一向宣传自己十分高贵的一声“哼”和一句“看谁厉害”,使葫芦里装着的朋友张大了嘴。结果证明十三段高手,到底不凡,男主角俯首就范,乖乖登车,葫芦里培训着的那位朋友紧张得几乎栽了一个筋头。

最精彩的是,不知道怎么搞的,那个女主角的该死丈夫,慢慢调理,竟然活蹦乱跳地出了狱。出了狱并不好受,他忽然发现无家可归,一贫如洗,老窠没啦,家产也没啦,晕头转向,在人行道上搭了一个地铺,想了几天都想不通。柏杨先生是目睹过他们夫妻过去亲密逾恒历程的,当下热血沸腾,自告奋勇向强哉骄交涉曰:“老家伙晚景堪怜,你们原来的房子,你现在不住,可否让他暂住一下,一俟另行觅到栖身之所,即行搬走。”强哉骄立刻大义灭亲曰:“根本不可能,教他找我的律师。”当时就写下律师姓名电话,神色俨然,气壮山河。柏杨先生踉跄逃出,几乎一步下了八个台阶。呜呼,男女两性,如果发起狠来,做出同样绝情的事,女人要比男人恶毒得多。尤其是“刘玉娘型”强哉骄,一旦英姿焕发,简直是脱了裤子打老虎,既不要命,更不要脸,胆敢迎战,无不大败。男人不是被驯服,就是被她一脚踢;不是被她奉承得心里痒痒,就是被她不当人子。君不见《杀子报》一戏乎,女主角就是刘玉娘型的强哉骄。她跟一位有道之士通奸,儿子发觉了秘密之后,把有道之士揍了一顿。老娘恋奸情热,恶从心头起,毒从胆边生,跟有道之士联合下手,把亲生的儿子宰啦。不过宰啦的结果并不理想,在农业社会,人口是静止的,忽然失踪了一个孩子,当然人言沸腾,终于搜出了尸首,一对可敬的情侣,被一条绞绳勾销。

现在,胜利了的女主角似乎遇到难题。她厉害是真厉害,现代李存渥先生终于被俘,被俘到女主角之家,作任何男士都啧啧称羡的上炕之宾。可是男主角的太太,也非等闲之辈,说啥都行,就是拒绝离婚。八年之久,男女主角虽然同床共枕,却只能算是姘居。于是每隔几天,强哉骄尊府就要爆发一场骂阵节目,除了骂现代李存渥无能外(不是性无能,而是离婚无能),接着又骂李存渥夫人曰:“死不要脸,丈夫不要她,她还死揪着不放。”理直气壮,声震四邻。柏杨先生真怕日久天长,她喉咙会得砍杀尔。

说来说去,女人的名字不是弱者,女人的名字是强哉骄。不管是哪一型,男人都抵挡不住。

黄金书屋 扫描校对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