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工作

老鼠没有卫星,发达的声网却直接绕过了电话,从面对面的交流一步跨进了千里传音的信息社会。客厅里那台声嗅视影视机永远悄无声息地(其实是以姬控制的)开启、关闭、播放新闻、和许阳以及世界各地的老鼠在线交谈、查询信息。画面通常只是其中很少的一部分,超声波和气味才是最主要的表达方式。声能随着老鼠的崛起取代了电能,声能站取代了核电站,声缆纵横交错,遍布全球。其次就是气味。这些比狗鼻子还灵的鼠鼻子充分派上了用场。

许阳和同届的老鼠一起渡过了十五个月兼学生、实习生、工作人员于一体的学习生涯,毕业了,没有被延长学期。超声波和气味是他一辈子也没法掌握的技术,而关于采访和报道的要领他已完全掌握。他能用那个声嗅视摄像机能报导出老鼠们能理解、并且感兴趣的新闻就成。

记者是除皇帝外的所有行政干部的前身。他们带着石榴摄像仪四处拍摄,把有新闻价值的鼠情鼠态发布到全息网络上。不少执政后的记者还保留了这个习惯。生活波澜不惊,各种各样的新闻却总是存在。一个成功的记者不仅能报道重大新闻,也能把平常的琐事炮制成有意思的新闻。

有关许阳的前途,老鼠们猜测纷纷,“我们最可爱的小人儿能竞争成为芝奥世界里的一个人类官员吗?”

但许阳笑着表明自己已拜倒在那美丽的石榴花饰下,他只想做一个自由自在的流浪记者,从人类和老鼠共同的角度观察和思考。

独孤行常看许阳的新闻,虽然他闻不到、听不到,可仍然兴致勃勃,似乎他能从那些简单的画面里(当然还有以姬的解说)看到这个小大人的成长,明了其思想。许阳在声网里露出他越来越黑的小脸和越来越成熟的神情,生机勃勃,神采奕奕,仿佛有讲不完的新鲜事。他得到了老鼠们的由衷喜爱和信任,真正融入了这个物种的生活。这个思想开放、早熟的小人也让独孤行担忧他将来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他提醒许阳不要忘本,许阳会淡淡地说句我心里有数,用石墨当笔引用他的话说不要把任何负面情绪表露出来。

在许阳像个真正的老鼠记者一样独自全球漫游采访的时候,独孤行也在积极得履行他申请来的工作。

科研是老鼠们唯一不希望这些人介入的,似乎比种群政务还重要。他们并不忌讳独孤行对他们政策的抨击。他也无意于费解的科研细节,对科研他一向毫无兴趣,他佯装热情也只是为了他的公众形象,当然在他坐上飞往美国的飞机时,他明白自己在国人眼里已没了任何形象,只是一个卷款外逃的贪官。

科委会的老鼠都出身于科研所,是一些具有广博科普知识,对生活的调控能力强过研究能力的科学家。他们看起来是皇帝执政的皇朝,实际上却是由科委会的达摩剑牢牢地掌控着整个鼠族的命运。虽然科学家本身占据了芸芸大众,到处都是不同职能的科研所和科委会,可是他们却忙的不可开交,除了本身的科研工作外,婴儿的出生要经过当地科委会的洗礼,宏观政策最终的解释权归于科委会,日常生活更是和科委会形影不离。职业之所以成为世袭制,就是因为科委会太忙了,他们认为事业只有承上启下、言传身教才能做得最好。因此皇位是第一任皇帝为他的后代唯一保持住的东西,科委会也没那么多精力管理皇位更迭的动荡,谁当皇帝对他们没有太大分别。

老鼠们没有货币和买卖,没有琳琅满目的商店和橱窗,没有天花乱坠的广告,没有尔虞我诈的阴谋,生活所需都可以根据科学计划免费取得。每一个厂家和店铺的声网里都记录有全球老鼠的供给信息。额外的需要可以申请,并能很快得到相关管理部门的答复,申领东西就跟去自动取款机取钱一样便捷。打包带走的东西上都留下了记载,垃圾堆里的浪费会受到警察的盘问和处罚。所以谁也不会贪婪地囤积东西。他们上班时兢兢业业,以水和可泽丸为食,下班后就放肆吃喝玩乐。认真工作,按时上下班,开怀享受,就是他们的鼠世准则。大家在科学精心周到的调配下,各司其职,绝对禁止好吃懒做的行为。总体说来,除去常加班的科学家外,他们生活悠闲自在。独孤把他们形容成为一个具有芝奥特征的共产主义社会。

但是所有领域包括科委会的职权安排都不存在独孤行能看出来的权力之争,在他们偏激的文明行军下是温和的个体步伐,他们的就职、提升、进职就像一条缓缓流动的河流,波澜不惊,唯一的解释就是科委会把一切都安排得太巧妙了,巧妙到近乎个体血细胞的分工,血细胞甲自然而然地进了大脑司令部,血细胞乙也安心安意地去了肛门排污口,而科委会就是悄然调节这一切的中枢纽带。

通过对细胞、激素等的研究,老鼠们把寿命延长了三倍,最长的活了十二年,但他们还是觉得以年计算生命太短暂,所以只有在讲述整个老鼠史的时候才用到年数。这是老鼠纪年第五百二十二年。他们从前终生都在觅食、睡觉,现在他们每天工作十小时,从人类的十九点开始,直到翌日七点,中间休息两小时。虽然他们的钟表日历等也都是声嗅式的,但独孤行还是觉得他们沿袭或者说抄袭了人类不少东西,再修饰以新的形象,变成了自己的。

拔也幻靼啄忝鞘侨绾魏仙先死嗟氖敝咏谂牡模俊彼矢疣唷

笆锹穑磕阕龉讼晗副冉希俊

捌浼涞脑聿挥梅⒋锏奶鹾托峋跷揖湍苁侗鹆恕!

八皆砬『盟得髁苏胬淼钠毡樾浴K哉庑┣珊隙际且蛭忝桥銮上确⑾至似毡槭视玫恼胬怼!

虽然回答有些牵强附会,但也无可反驳。

他们的房子都是木头制的,乍一看有点像工业或水泥时代以前的人类世界,但其装备、声嗅科技、生物学又是如此发达。他们没有气象学,地质学,一切的自然变化都依赖于他们超强的声波感应力,在飓风和地震暴临前他们已做好了充分准备。他们有瓢虫预知天气的能力,不过有效期只有七天。他们不屑于逝去的文明,没有考古学,尽管人类冷冻技术让他们费尽了心血。

他们奉行享乐主义和实用主义,像中古时期的欧洲,是落后和神奇魔法的大杂烩。有了鹰机和鸵鸟,划着原始的船桨,就不再想发明别的交通工具,也不会为没有用的书画等艺术多花一份精力。有些极端的实用主义者或懒惰分子评论说只要有娱乐和科学,他们就可以生存了,其它都是多余的劳累。一只老鼠酒后跟他说:“声网,可泽丸,科学家为我们创造出一个个伟大的发明。等到有一天他们能把可泽丸改进成像坚果、酒肉那样的美食,厨师就可以休息了。再等到他们帮我们发明天然衣服,裁缝和洗衣工都可以休息了。我们就靠他们把我们从所有劳动里解脱出来,只要吃喝玩乐就可以了。这才是真正的芝奥式生活。”

翱墒堑蔽颐窃谡饫锓杩竦氖焙颍疵β挡煌!U獠攀强蒲惹行枰饩龅闹耙凳辈睢!倍拦滦锌醋耪吖吹木瓢苫锛扑怠K丫Щ崃嗽谡飧栉枭降睦鲜罄衷袄锓⑾置埽圃旎疤猓菩姓蚩蒲Ъ猓瓜宰约旱募壑怠H缃窨刹幌翊忧埃漳敲醇父鋈耍湍苷乒芤淮笕喝耍竦酶蟮睦妗O衷诳墒窃凳狄客纺岳刺裰诹恕还苁鞘裁茨Q拿裰凇

霸谀嫡饣爸埃胰衔庵质辈钐炀匾澹渥匀弧!碧醴⒋锏木瓢苫锛疲ㄒ敫缫耄┧担凹词瓜衷谖一故蔷醯媚睦砺凼遣豢伤家榈模蛭馐遣豢杀苊獾纳缁岱止ぃ颐巧淳褪且邮赂盖谆蚰盖椎闹耙档摹;橐鍪歉谋浜蟠耙档奈ㄒ煌揪丁5敲挥幸桓龃阑趸嵛撕⒆拥纳缁岱止ざ峄榈摹8墒裁炊家谎彼枪ぷ鞯氖焙蚓吐值轿颐强窕读恕!

叭绻颐潜涣鹄矗湍芤豢槎陨献岳词沉恕!蹦侵挥行┳硪獾睦鲜蟠蜃培没卮稹

澳忝遣皇敲挥斜涣偷玫搅舜笙笤谂┨锢锏娜ㄐЮ吐穑恳磺卸荚谡饫铩!倍拦滦兄缸抛约旱哪源担爸灰苷业酵饶芰Φ幕锛评次忝堑目窕堵虻ィ热缁骼鲜螅憬源蠡断擦恕!

这个新鲜话题引起了一些老鼠的兴趣,虽然独孤行提到的是他们完全陌生的科技,他们却开始积极设想制造声能启控的钢铁老鼠,连科委会也思索起这个话题来。凡是可以减轻劳动的发明他们都是热衷的。直到有老鼠提出可以克隆一些没有心智的机械劳动力时,他才觉得大事不妙,他担心他们克隆人来服侍他们。一出生就像译哥一样被驯化的人无疑是最佳的劳动力。

那他就是卖家求荣的罪人。

他只得自我解围地强调机械劳动力的好处,比如无需休息和消耗食物,环境适应能力强,等等,他还提出了运输工具的机械化。

叭绻忝且严嗟敝氐奈锲反雍吞扃髟送⑧复铮庑┠穸陀行┝Σ淮有牧耍阅忝切枰嘶醭怠!

他画了卡车和火车的草图,像对机器老鼠一样,在自己那点可怜的科学知识里搜肠刮肚,尽力作了一些肤浅、模棱两可、甚至可能不正确的解说。但是这对闭关自守的老鼠们来说已经够了。他们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像捕风捉影的飞碟迷们一样,为其刻画了种种蓝图,仿佛那些轮胎上的铁盒子已经近在咫尺。

机械热情终于盖过了其它幻想。但他还是不能确定老成的科委会的想法。

他认为老鼠们为了时间省略基础知识的教育,无视文化艺术不可取。

罢馐且恢稚娌呗浴N颐潜匦胱畲笙薅鹊乩枚淘莸纳蒙罱肟梢允榛獾氖贝!

拔颐靼祝苡写蟀训氖奔淇梢岳朔言谥钊绱┮麓虬纭⑽难б帐醯壬畹幕ㄐ跎希褪悄忝窍衷阢チ呤奔浜途Φ闹占康摹5俏镏值姆笔⑹钦宓幕郏匦胗幸桓龊旯鄣募苹D忝前醋耪庵帜J阶呦氯ケ囟ㄊ且桓龌蔚乃俪缮缁幔サ亩骺峙略僖膊够乩础N颐窍喽杂诤9昀此狄簿醯米约荷淘荩墒遣⒚挥心抗舛糖车匕盐拿骷蚧⒌ヒ换!

八阅忝敲鹁恕!八芯醣徽饣耙×恕5娜罚扛鑫镏侄加凶约旱纳孀荚颍忝目至途缸鳌⒋ダ嗯酝ǖ娜死嗷共皇且谎鹁耍

好一会他才说:“要是有小行星撞上地球,你们一样逃不了厄运。”

以姬若有所思地望着天空,(伊苔译)说:“是的,我们也许该考虑登上别的星球了。”

他这样引导他们,老鼠的发展对他有什么好处?他还期望在外星球上和老鼠认老乡?当然不是这样。他想借助他们的发明飞出地球,飞寻人类可能的踪迹。他的余生就是搜寻星际信号,也要让孩子们继续下去。他不相信雄心勃勃的人类就这么从地球从宇宙中消失了,都没来得及在太空留下星星之火。还有那些轰轰烈烈的月球开发、火星改造,难道就都这么夭亡了?他权衡利弊之后,开始积极地宣传飞船,宣传太空探索。当然对飞船他知道的比车子还少。

但有的老鼠却满不在乎地表示:“就让那莽撞的小行星撞过来吧,我们能随着星球碎片遍及宇宙。”

澳悄忝腔沟孟裎灏倌昵耙谎∏刹判小!倍拦滦屑シ淼馈

不过,在深谋远虑的科学界看来,宇宙飞船的概念是他最大的贡献,虽然他们的天文学还是一片空白。独孤行知道的也不比他们多多少,他强烈地感觉到自己科学知识的匮乏。科学不再是为愚蠢官员利用的平民,它有了权力,能掌握命运,让人绝境逢生。

他深入法院内幕,不放过任何一个小案件,意在从中找到他们的劣根性。但是他发现他们安分守己满足现状,自找麻烦触犯法律的老鼠寥寥可数。绝对没有耸人听闻的惨案,处理不完的民事纠纷,这些老鼠在遵纪守法方面的自律性达到了机器人的质量。最大最近的一桩案子是两百年前一个译哥驯养员因为虐待译哥而被判处死刑。独孤行很好奇警察和罪犯是怎么较量次声波的。

澳阆胫牢颐堑娜醯悖俊蹦歉龇ü俸芫荩孟袼皇歉勺耪飧鍪澜缟献钋逑械墓ぷ鳌

拔蚁胫滥忝堑囊磺小N颐窍嗷ゼ锹剂撕芏喽鳎墒俏叶阅忝潜旧淼牧私饩悦挥心忝嵌晕颐橇私獾亩唷N颐翘虻チ耍馑志褪且磺校蔽颐潜痪祛碜∷质本褪チ朔纯沟哪芰Γ俏椅薹ㄏ胂竽忝堑闹捶ㄕ咴跹∽锓傅纳簟H死嗫雌鹄慈崛醯乃衷对妒す丝至酌偷募庋览Γ墒侨幢炔簧夏忝歉黄鹧鄣纳簟D忝侨梦揖竞屠Щ螅坪跄忝堑奈淦饕盐薜械搅俗约阂仓品涣俗约旱牡夭健!

坝米约旱哪宰酉胂搿!

拔颐堑奈淞秩宋锬芾煤鹕⒌焉⑶偕魑旅淦鳎蚁胝馄诩涞脑聿畈涣硕嗌伲忝堑拇紊ǘ枷氤骞苑降姆阑ぃ玫蟹降脑嗥髟诠舱裰斜湫巍⒁莆弧⒊鲅涂此哪诰⒆懔恕!

澳阏媸且桓隹砂娜恕4紊ǘ晕颐亲约豪此担皇且恢直泶锓绞剑静淮嬖谄鞴俚纳撕π浴J笥胧笾渲荒芟袼邮忠谎绞指穸罚米ψ樱醚莱荨!狈ü裒费牢枳Γ湔诺仂乓艘环约旱娜獠淦鳌

独孤行哑然失笑,觉得自己有些神经过敏,把事情考虑复杂了。

他一边研究老鼠社会,一边从批判的角度推进自己的观点。这个世界看起来已经很完美了,没有犯罪和失业,没有侵略和恐怖,没有独立和分裂,没有贪赃枉法中饱私囊,没有官僚主义的拖拉和摆谱,手握实权的科委会却是一心一意为全族谋幸福的公仆,这种迹象在哪个生物繁盛时代都不多。

但他仍然见解独特地认为这是一个实利主义的畸形社会。他从自己比较擅长的政治、经济甚至哲学角度老练地指点江山,装潢自己的智慧,竟也拉拢了一定的追捧者。老鼠们越来越对人类的文明产生了兴趣,从思想理念到生活起居,他的没什么科技含量的东西却都被当成科技新闻传播。

 --

红袖添香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