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1 6

拔也恢滥愕降资鞘裁匆馑肌!

拔蚁肽阒溃壬!

拔叶臃噶瞬揖隋镜哪鄙卑福腋宜刀值哪且豢趟耆恢雷约涸诟墒裁矗以滤龅模乙驳桓嫔系墼滤

拔也皇悄憬烫玫慕讨冢壬N抑浪心阋晕挥腥嘶岱⑾值氖虑椋愣游ㄒ灰淮紊比耸撬陨钡氖焙颉!

他坐那儿愣了好一会儿,慢慢消化我的话。他的头稍稍下垂,姿势像在祷告,但我不认为他在祷告。他开口时,语气与其说是要自我防卫,倒不如说是好奇,每个字听来都有认罪的意味。

澳阄裁椿帷饷聪耄箍ǖ孪壬? ”

耙蛭芏辔也榈降氖虑椋褂兴瞧创掌鹄吹慕峁!

案嫠呶摇!

我点点头。我想告诉他,是因为我一直需要找人谈。我没有告诉凯尔·汉尼福德,找差一点就告诉特里娜——暗示过,但终究还是没有说。

范德普尔是我唯一能讲的人。

我说:“这案子不查自破,警方是那样看的,因为只能那样看。不过我接这案子要找的不是凶手,我本来只是想多了解些关于温迪和你儿子的事。结果我知道得越多,就越难相信是他杀了她。

欢ㄗ锸且蛭肷硎茄艿饺诵械郎希倚沟桌铩2还绻雀橄抡獾悖切资值乃捣ň吐┒窗俪觥K挛绻艘话胪蝗焕肟ぷ鳎饪梢允孪壬杓坪茫还挥小K窍涣祭亲樱习搴貌蝗菀撞虐阉盎丶摇

八阋凰闼郊业氖奔洌久换峥梢匀盟樯彼笥峙苌辖帧5碧焖木僦谷绯#ㄒ幻飨缘牟煌撬竿础@砺凵纤担俏抟庾布恢趺创碳さ盟背》⒎琛

降资窃趺椿厥? 突然起了性冲动? 他跟那女孩住一起,我们可以很合理地假设说,他随时都可以跟她做爱。而对他知道得越多,我就越肯定他从没跟她上过床。他们同住,但没有同寝。”

澳阍趺粗? ”

澳愕亩邮峭粤怠!

安豢赡堋!

笆率等绱恕!

霸谏竦难劾铮腥酥浞⑸叵凳强沙艿男形!

耙残戆桑也皇钦夥矫娴娜ㄍ@砘峭粤担醯煤懿蛔栽凇T谖铱蠢矗匀魏涡怨叵刀嘉薹ㄗ栽凇K阅悖约八盖祝兄址浅C荜用恋母星椋匀魏涡怨叵刀运此刀际歉旱!!

我走向那堆假火。我在想,弄不好连壁炉也是赝品。我转身看着马丁·范德普尔。他的姿势没变,仍然端坐在那儿,双手搭在膝上,两眼看着他脚间的那块地毯。

我说:“理基跟温迪一起,沉稳了很多。他开始能够规律地安排他的生活,我应该说他变得比以前开朗。之后某个下午他回到家,不知道什么逼得他发起狂来。到底会是什么? ”

他没吭声。

八残硪唤啪妥布鸬哪腥艘黄稹2还庋得坏览恚蛭此邓换嵋虼朔⒖瘛K绺弥浪挠浪习嗍彼嵩急鸬哪腥说郊摇T偎担绻嬗辛硪桓瞿腥嗽诘幕埃隙ɑ崃粝滦┖奂!K懿换嵩诶砘玫陡钊说氖焙蚺艿簟

昂慰觯砘质谴幽亩美吹奶晷氲? 他用的是电动的,现在二十岁的年轻人不可能还用刀片刮。有些孩子随身携带剃须刀就跟带刀一样,不过理基不是那种孩子。

八潞笥质窃趺创硖晷氲兜? 警方宣称他把刀扔出窗外,要不就是扔到别处,被路人捡走了。”

疤床皇峭侠砺穑箍ǖ孪壬? ”

班牛绻嬗刑晷氲兜幕啊5比唬灿锌赡苁悄玫蹲佣皇翘晷氲陡傻模浅坑泻芏嗟蹲印2还胰ス浚械墓褡雍统樘攵脊氐煤煤玫模阕懿豢赡芤皇背宥媸肿グ训蹲忧У裟橙耍椿辜堑冒殉樘牍睾谩2唬铱粗挥幸恢炙捣ń驳猛ǎ豪砘丶遥⑾治碌弦丫懒嘶蛘呖煲赖簦沟桌镌蛟诖恕K薹ǔ惺堋!蔽业耐吠从只乩戳耍夷弥附谘勾晏粞āC欢啻笥么Α

澳愀嫠吖遥砘哪盖自谒苄〉氖焙蚬懒恕!

岸浴!

澳忝凰邓亲陨彼赖摹!

澳阍趺粗浪陨? ”

爸灰橇腥爰锹嫉氖拢行娜艘欢懿榈健D侵肿柿衔也槐胤研娜ネ冢氐闶堑孟氲健D闫拮釉谠「赘钔笞陨保玫氖翘晷氲堵? ”

他看着我。

澳愕奶晷氲堵穑壬? ”

拔铱床怀稣庥惺裁粗匾!

罢婵床怀雎? ”我耸耸肩,“理基走进去,发现他母亲死在一滩血里。然后,十四年后,他走进贝顿街一间公寓,发现跟他同住的女人死在她床上,也是剃须刀割死的,也是躺在一滩血里。

按幽持纸嵌壤纯矗胰衔碌稀耗岣5露运拖衲盖滓谎K窃诒舜说纳罾铮欢ò缪莨芏嗖煌慕巧5蝗灰簧ǎ碌媳涑伤廊サ哪盖祝砘薹ǔ惺苷飧霰浠峁蚁胨隽苏獗沧哟用桓晒氖隆!

笆裁词? ”

八越弧耆俏薹ǹ刂频姆从ΑK路裁煌眩湍敲刺傻剿砩虾退藕希潞笏迳辖郑汲蹲藕砹笊缓埃蛭岳锶撬退盖捉绘诺幕妫衷谒懒恕D憧梢韵胂袼笔钡南敕ǎ壬K晕阉偎懒恕!

拔业纳系邸!彼怠

我在想,这四个字他以前应该没用这语气说过。

我头疼得更厉害了。我问他有没有阿斯匹林。他告诉我怎么去一楼的浴室,医药柜里有阿斯匹林。我服了两颗,喝下半杯水。

我回到客厅时他仍然保持原来坐姿。我坐回原位,看着他。

还有很多话得讲,但我想等他打开话头。

他说:“实在意想不到,斯卡德先生。”

笆前 !

拔掖永疵挥锌悸枪聿榈掠锌赡苁俏薰嫉模掖蚩季腿隙ㄊ撬傻摹H绻闼档拿淮怼

按聿涣恕!

澳撬扔谄桨姿赖簟!

八俏愣赖模壬K羌漓胗玫母嵫颉!

澳阕懿换嵴嬉晕俏疑绷四歉雠ⅰ!

拔抑朗悄悖壬!

澳阍趺纯赡苤? ”

澳愀碌显诖禾炫龉妗!

岸浴N蚁肽闵匣氐秸舛保揖透嫠吖恪!

澳阊「瞿阒览砘习嗟氖奔涔ァD阆敫馀⑴雒媸且蛭砘退钤谧锒窭铮阌谛哪寻病!

罢饣笆俏腋憬驳摹!

岸裕悄憬驳摹!蔽椅谄拔碌稀ず耗岣5缕媚瓿つ凶印梢园缪莞盖捉巧哪腥恕E龅轿哪腥耍岱浅;鞫D畲笱保樟撕眉父鼋淌凇

八龅侥悖钌蠲粤瞪夏恪U獾悴荒牙斫狻D阃希峡烈本钊送贰W钪匾氖牵憔褪抢砘母盖祝屠砘恢毕窠愕芤谎钤谝黄稹

八运涂继舳耗悖蚁胨饷醋黾萸峋褪欤阌址浅4嗳酢D愕绷硕嗄犄し颍愕墓芗一蛐矸菽诘氖掳斓煤苡行剩悴豢赡馨阉弊鲂褂ぞ摺I匣卦谡舛氖焙颍愀嫠呶夷愫罄椿叵肫鹄矗醯糜Ω梦砘倩椤N蚁肽阏嬲囊馑际牵阌Ω梦阕约涸倩椋庋憔筒换岫晕碌- 汉尼福德的诱惑毫无抵抗能力。”

罢馊悄闫究找懿舛眩箍ǖ孪壬!

澳愀洗病R残砟鞘悄闾酪院螅愕谝淮巫霭

我不知道,而且也不重要。反正你跟她上了床,而且我想你还挺喜欢的,因为你不断又去找她。你自谴自责,但你没有因此回头,还是继续沉沦下去。

澳愕比缓匏I踔了懒艘院螅慊固匾飧嫠呶宜卸嘈岸瘢冶疽晕闶且愣拥淖镄姓腋龊侠淼慕馐汀5笔蔽也⒚挥腥隙ㄋ切资郑还乙晕闶悄敲慈衔摹

叭缓竽愀嫠呶遥腥嫌凶铩!

他没说话。我看着他拭掉前额的汗水,然后抹抹在袍子上。

澳瞧涫狄膊淮硎裁础D憧赡芤恢毕胨捣约海砘谴呕谧锏男乃赖舻模灰残硭钦娴母闳狭俗铩蛭潞笏埠锖浚靖悴磺宓降追⑸耸裁础K嫠呗墒λ⑾治碌纤涝谠「桌铮残碓俣嘞胍幌拢退悴患堑镁不嶙芙崾亲约喊阉绷恕

安还晕碌狭私庠蕉啵揖驮侥寻阉岸窳翟谝黄稹

我不怀疑她给某些人的生活的确带来负面影响,但她为什么会给你邪恶的感觉? 这其实只有一个解释,先生。她引诱你做了你觉得可耻的事,而这又让你做了更可耻的事——你杀了她。

澳闶孪燃苹昧耍烟晷氲洞ァI彼埃愫退狭俗詈笠淮未病!

耙慌珊浴!

耙蛔植患佟N疑踔量梢愿嫠吣悖阕隽耸裁础Q槭ǜ嫠担狼安痪糜泄诮缓鸵醯澜弧@砘Ω檬鞘て鹘缓希晕铱茨闶峭严乱路阅憧诮唬缓罅脸鎏晷氲栋阉钏馈J潞竽憔突丶遥媚愣颖痴夂诠!

我站起来,走到他椅子前站住。“告诉你我是怎么想的。我认为你是他妈婊子养的。你当时知道理基再过两个钟头就会到家,你知道他会发现尸体,你不见得预料到他会崩溃,但你知道警察会把他扭送警局,逼他认罪。你设计害他。,,“没有! ”

懊挥? ”

拔冶敬蛩恪ň蚁氪蚰涿缁啊K腔嵩谒掳嗲胺⑾质濉K腔嵬贫纤该挥泄叵担腔岚涯勘晁ㄔ谒掣鲂园槁律砩稀K怯涝恫换嵯氲健澳阄裁疵挥姓赵苹? ”

他很困难地咽口气。他说:“我离开公寓,头晕目眩,我……被我做的事吓坏了。然后我看到理基往公寓的方向走去。他没看到我,我看着他爬上楼,我知道……知道来不及了。

他已经到了现场。”

八阅憔腿盟下ァ!

岸浴!

澳悄闳ヌ郊嗟氖焙蚰? ”

拔蚁敫嫠咚N蚁搿档闶裁础N摇铱涣丝凇!

他上身前倾,两手抱着头。

我让他就那样坐了一会儿。他没哭,没出声,只是坐在那里,看着他灵魂某处的黑洞。最后我站起来,从口袋掏了瓶半品脱装的波本。我打开瓶盖,递给他。

他不想要。“我不喝酒,斯卡德先生。”

罢馐翘厥馇榭觥!

拔也缓染疲壹依锊恍碛腥撕染啤!

我琢磨后头这句话,心想他已经没有资格制定规则了。我咕噜咕噜灌了好几口。

他说:“你没法证明。”

澳敲纯隙? ”

爸皇悄阋恍┎虏舛选J率瞪希蟛糠侄际遣虏狻!

暗较衷谀慊姑环袢鲜裁础!

懊挥小J率瞪希业扔诔腥狭耍皇锹? 不过我会否认我跟你说过这些话。你没有一丁点证据。”

澳闼档迷俣砸膊还恕!

澳俏揖筒欢愕降子靡夂卧凇!

拔颐环ㄖっ魇裁础2还娇梢砸灰蝗绻冶ò傅幕啊

以前他们没有必要展开调查,不过现在他们会开始挖,然后会挖出东西来。他们首先会要你交代命案当天你的行动。你当然说不出来,不过这本身不足以构成罪名,但他们就有理由追查下去。他们现在还封着那公寓,一直没理由动手采集指纹。现在他们可有理由了,而且一定可以找到你的指纹。

你敢说你没有四处抹抹擦擦? “他们会问你要剃须刀。如果你有把新的,他们会觉得纳闷。他们会翻出你所有的衣服找血迹。我想你杀她时应该是光着身子,不过你总会在哪儿留下一点血渍,没法洗掉。

八腔嵋坏阋坏纹创粘稣飧霭缸永矗率瞪纤且膊恍枰惩称闯隼矗蛭阍诳轿手乱涣硕嗑镁突岜览!D慊岢伤槠摹!

拔乙残肀饶阆氲囊崆浚箍ǖ孪壬!

澳闶抢溆玻皇羌崆俊D慊峥宓摹N遗涛使嗌傧臃改阋欢环ㄏ胂瘢闹秩耸懿涣搜沽ξ乙豢淳椭馈6愿赌闾菀琢恕!

他看着我,然后移开视线。

安还憧宀豢迤涫刀嘉匏剑悄懿荒苷业阶愎坏闹ぞ萜鹚吣悖参薰亟粢蛭灰秸箍鞑椋憔兔幌烦恕?纯茨愕纳畎桑兜缕斩潦ΑK且坏┛迹憔屯炅恕D憔兔话旆扛隼癜萏於宰拍愕慕讨谛谅煞ǎ慊嵫彰嫔ǖ亍!

他默默坐了几分钟。我掏出酒瓶,又喝几口。喝酒抵触他的信仰。去他的吧,杀人抵触我的。

澳愕降紫敫墒裁矗箍ǖ孪壬? 我得先声明我不是很有钱。”

澳闼凳裁? ”

拔蚁胛沂强梢苑制诟犊睢N颐话旆ǜ逗芏啵还铱梢浴

拔也灰!

澳悴皇窍肜账? ”

安皇恰!

他皱眉看我,一脸不解。“那我就搞不懂了。”

我让他自己想。

澳慊姑蝗ケň? ”

懊挥小!

澳愦蛩闳ヂ? ”

跋M挥谩!

拔也欢愕囊馑肌!

我又喝了点酒。我把瓶子盖好,放回口袋。我从另一个口袋掏出一小瓶药。

我说:“我在贝顿街公寓的药柜找到这个,是理基的。他十五个月以前找医生配的处方,是速可眠安眠药。

拔也恢览砘遣皇怯惺呶侍猓还匀幻环U馄孔踊故锹模腥乓N蚁胨背趼虻氖焙蚩赡艽蛩阕陨薄:芏嗳嘶嵯氩豢惺焙蛩腔岣谋渲饕獍岩┤恿耍惺焙蛩腔崃糇抛急赶乱淮蜗胨朗痹俜A硗饣褂行┤司醯茫陨庇闷钒谠谏焓挚杉暗牡胤奖冉嫌邪踩小L底曰俚哪钔钒镏芏嗳硕晒愀獾囊雇怼!

我走过去,把瓶子放在他椅旁的小茶几上。

袄锿返姆萘抗涣耍蔽宜担叭绻惩撤拢Vつ隳芎煤盟痪酢!

他看着我:“你全计划好了。”

岸浴N业氖奔涠加美聪胝飧觥!

澳阋医崾约旱纳!

澳愕纳丫炅耍壬O衷谥皇且茨阆朐趺唇崾!

耙俏曳抡庑┮┠? ”

澳憧梢粤粽胖教酢D阋蛭幼陨狈浅>谏ィ也坏交畈蝗サ睦碛伞@胧率灯涫挡辉叮皇锹? ”

叭绻揖芫? ”

拔依癜荻缟暇腿ゾ帧!

他深呼吸好几下,然后说:“凭良心说,你真不认为我活下去是好事吗,斯卡德先生? 我的工作对众人有益,你知道。我是很好的牧师。”

耙残砟闶恰!

拔艺娴娜衔叶允廊擞幸妗N易龅暮檬虏皇呛芏啵嗌僮苡幸恍N蚁爰绦猩颇训烙惺裁床欢? ”

懊挥小!

岸椅也皇鞘裁醋锓福阒馈N沂巧绷恕桥ⅰ

拔碌稀ず耗岣5隆!

拔疑绷怂D闳隙鞘蔷牟呋溲耷榈哪鄙保圆欢? 你知道我发过多少回誓,永远不再见她? 你知不知道我攥着剃须刀到过她公寓几次? 我一心一意想要杀她,但又害怕犯下天理不容的大罪。那种矛盾跟折磨你能想像吗? ”我什么也没说。

拔疑绷怂R院笪蘼廴绾挝叶疾豢赡茉偕比恕F玖夹乃担阏嫒衔叶陨缁崾歉龌龊β? ”

岸浴!

拔裁? ”

吧比瞬怀ッ:ι缁帷!

绻艺漳愕奶嵋槿プ觯挥腥嘶嶂牢沂俏歉隼碛山崾C挥腥嘶嶂牢以谖鄙备冻龃邸!

拔一嶂馈!

澳愦蛩惴ü俑闵笸哦家皇职炝耍锹? ”

安唬皇职斓氖悄恪!

他闭上眼睛,头往后靠。我想再喝酒,但终究没有掏出瓶子。头还痛,阿斯匹林连它的一根寒毛也没动到。

白陨痹谖铱蠢词亲铮箍ǖ孪壬!

拔彝狻!

罢娴穆? ”

暗比弧H绻皇钦饷聪氲幕埃以缇妥陨绷恕;褂懈蟮淖铩!

吧比恕!

澳鞘瞧渲兄弧!

他牢牢看着我。“你觉得我是恶人吗,斯卡德先生? ”

拔也皇钦夥矫娴淖摇I朴攵瘢庵质虑槲乙幌蚺磺宄!

盎卮鹞业奈侍狻!

拔蚁肽愠龇⒌愫芎茫饽憬驳朗币蔡峁!

岸移滔碌氖峭ㄍ赜穆? ”

斑溃也恢滥愕穆吠ㄍ睦铮还宦飞系娜烦隽瞬簧偈拢圆? 你妻子自杀,你情妇死掉,你儿子发狂,还为一件他没做的事上吊。这样说来,你是善是恶? 这点你得自己想清楚。”

澳愦蛩憷癜荻缟系骄炀? ”

氨匾幕啊!

拔易孕薪饩龅幕埃慊岜3殖聊? ”

岸浴!

澳悄隳兀箍ǖ孪壬? 你是代表善,还是恶? 我敢说你已经想过这个问题。”

芭级!

澳愕幕卮鹉? ”

澳@饬娇伞!

澳窍衷谡飧銮榭瞿? 强逼我自杀? ”

拔铱擅槐颇恪!

懊挥新? ”

懊挥小N沂呛靡飧阕陨钡幕幔挥斜康安呕岱牌N铱擅槐颇阕鋈魏问虑椤!

---亦凡扫校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