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1 7

礼拜二早我就醒了。我在拐角处买份《纽约时报》,配着培根煎蛋和咖啡一起消化。一名出租车司机在东哈林区遇害,有位乘客拿冰钻刺过玻璃隔板的通气孔把他戳死。现在每个读过《纽约时报》的人都会知道,又多了种方法可以干掉出租车司机。

银行开门的时候,我去把凯尔·汉尼福德给我的支票存进一半。剩下的我领现金,然后走过几条街到邮局买了张汇票。我在旅馆房间里写上地址,贴好邮票,拿起话筒拨给安妮塔。

我说:“我要寄个几百块给你。”

安挥昧恕!

斑溃蛐┒鞲⒆影伞K窃趺囱? ”

昂芎茫硇蕖K窍衷诘比辉谘#4砉愕牡缁八腔岷苣压!

胺凑缁吧弦步膊涣耸裁础N以谙耄铱梢月虻嚼癜菸逋砩洗蠖蓟岚羟蚨拥钠薄?茨隳懿荒馨阉撬偷教逵荩笪一峤谐鲎獬邓退腔丶摇绻憔醯盟窃敢獾幕啊!

拔抑浪且欢ㄔ敢狻N铱邓退枪ィ悦挥形侍狻!

斑溃蔷涂茨懿荒苈虻狡绷恕SΩ貌换崽选!

耙腋嫠咚锹? 还是等你真拿到票了再说? 或者你想亲自告诉他们? ”

安唬憷此担滤橇硗獍才帕嘶疃!

拔烁阋黄鹂幢热鞘裁炊伎梢匀∠!

爸匾氖驴删筒换崃恕!

八且部梢愿阋黄鸹爻抢铩D憧梢园锼窃谀懵霉葑飧龇考洌籼煸偎退亲鸪祷乩础!

暗绞焙蛟偎蛋伞!

班拧D阍趺囱硇? ”

昂芎谩D汴? ”

盎箍梢浴!

澳愀侵位故悄茄? ”

拔裁次? ”

爸皇呛闷妗!

拔颐腔古雒妫绻闶俏收飧龅幕啊!

八忻挥锌悸歉奚蚶牖? ”

拔颐且丫惶刚飧鑫侍饬恕B硇蓿业米吡耍窃诎蠢却呶摇!

昂冒伞!

捌钡氖略绲愀嫠呶摇!

暗比弧!

队时ā飞厦挥械浅隼矗还挛缌降阕笥椅野咽找艋揭患倚挛盘ǎ搅苏飧鱿ⅰB矶 し兜缕斩蠢锲娴谝桓葱私袒岬哪潦Γ凰墓芗曳⑾炙涝谖允依铩Q槭ǜ婊姑怀隼矗还劳鲈蛟荻ㄊ峭谭罅康陌捅韧姿嵫巍7兜缕斩潦δ壳耙阎抢聿榈隆し兜缕斩母盖祝聿榈伦罱蛭鄙庇胨「窳滞未逡患涔⒌奈碌稀ず耗岣5卤徊叮纷镒陨薄>莩品兜缕斩潦ξ拥乃辣床灰眩匀凰崾约荷脑蛟诖恕

我关掉收音机,又坐了约莫半小时。后来我绕过路口到圣保罗教堂,在募捐箱放了一百块钱,是凯尔·汉尼福德给我红利的十分之一。

我在靠后头的地方坐了一会儿,想了很多事情。

离开前我点上四根蜡烛。一根给温迪,一根给理基,一根照例是给埃斯特雷利塔·里韦拉。

还有一根给马丁·范德普尔,当然。

---亦凡扫校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