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1 5

我抵达时,礼拜才开始没多久。我溜到后排一个座位,从椅背架上抽本小黑皮书,找到引述的经文。我错过了祈祷文及第一首诗歌,但刚好赶上牧师引述律法。

他看来好像比我记忆中高,也许是因为讲坛给人崇高的感觉。他的声音浑厚有力,读起十诫威严十足。

吧穹愿勒庖磺械幕八担沂且突愕纳瘢愦影<暗匚伊斐隼础3宋乙酝猓悴豢捎斜鸬纳瘛2豢晌约旱窨膛枷瘢膊豢勺鍪裁葱蜗瘢路鹕咸臁⑾碌兀偷氐紫隆⑺械陌傥铩2豢晒虬菽切┫瘢膊豢墒谭钏蛭乙突愕纳袷羌尚暗纳瘢尬业模冶刈诽炙淖铮愿讣白樱钡饺⑺拇0沂匚医朊模冶叵蛩欠⒋劝钡角Т

房间不挤,约莫八十个人,大多跟我同龄或者更大,没有多少带小孩的父母。教堂能容纳的人数,应该是到场人数的四五倍。我想大多数教众在过去二十年大概都已陆续搬到城郊了取而代之的是爱尔兰和意大利人——而他们过去的住处,现在住的则是黑人和波多黎各人。

暗毙⒕锤改福鼓愕娜兆釉谝突闵袼湍愕牡厣希靡猿ぞ谩!

今天来做礼拜的人会比往常多吗? 他们的牧师刚经历过重大的家庭悲剧。上周日他没有主持礼拜。这是他们在命案和自杀发生后,第一次有机会在正式场合见到他。好奇心会引来较多的人吗? 或者压抑及羞愧的心——以及今早的寒意——会让许多人留在家里? “不可杀人。”

斩钉截铁的宣告,这些诫令不容人争辩怀疑。不是万不得已,不可杀人。

安豢杉橐豢勺骷偌は莺θ恕

我揉揉太阳穴。他能看到我吗? 我想起他厚厚的眼镜,知道他应该不能。何况我又坐在后头靠边的地方。

阋⌒摹⒕⌒浴⒕∫狻⒕×Γ髂愕纳瘛F浯尉褪撬担巳缂骸T倜挥斜日饬教踅朊蟮摹!

我们站起来,合唱赞美诗。

礼拜花了一个钟头多一点。《旧约》那段引自((以赛亚书》,((新约》那段引自《马可福音》。又唱了首诗歌,一段祈祷,再唱一首诗歌。奉献盘传下来,我放了五块钱。

讲道内容正如题目所示,讨论的是:通往地狱之路由善心铺就。心怀至善、正义的目标行事是不够的,马丁·范德普尔说,因为伴随崇高目的而来的行动如果不义、不善的话,目的本身的价值就大有问题。

我没注意听他怎么详细地解释这点,因为我的心思已经完全被这个中心议题占满,开始活动起来。我在想,目的正确手段错误,跟目的错误手段正确,到底哪个比较糟。这不是我第一次思索这个问题,也不是最后一次。

然后我们站起来,他手臂伸开,袖袍垂下,宛如巨鸟的双

翼。他的声音在室内振荡回响。

吧袼统鋈艘馔獾钠桨玻卦谝栈嚼铮J啬忝堑男幕骋饽睿蝗艿纳瘢ジ浮⑹プ印⑹チ椋肽忝峭冢钡接涝丁0⒚拧!

阿门。

有几个人没跟范德普尔牧师寒喧几句就溜出教堂。其他人排好队等着和他握手,我排在最后。终于轮到我时,范德普尔对我眨眨眼睛。他看我挺眼熟的,但想不起在哪儿见过。

然后他说:“噢,是斯卡德先生。你来参加我们的礼拜,真是难得。”

昂馨舻木椤!

罢娓咝四阏饷此怠C幌氲交嵩倏吹侥悖比桓亲雒我裁幌氲轿颐俏抟獾囊淮位崽福岚涯阋囱罢疑系邸!彼焦业募绨蚩聪蛟斗剑焐瞎易乓凰啃θ荩八闹家夥踩宋薹ú舛龋莌E? ”

翱蠢词恰!

跋衲阏庋娜嘶嵋蛭鹑说囊蛔缬辛烁谋洹=茨囊惶欤残砦铱梢阅谜飧隼吹苯驳赖奶饽俊!

蚁敫闾柑福兜缕斩潦ΑK较绿浮!

芭叮彼担敖裉煳铱峙鲁椴怀鍪奔洹N蚁嘈拍阋欢ㄓ泻芏嘧诮谭矫娴囊苫螅伊私庹庵制惹行枰獯鸬母芯酰

拔也幌胩缸诮蹋壬!

芭? ”

拔乙傅氖悄愣雍臀碌稀:耗岣5隆!

拔抑赖囊丫几嫠吣懔恕!

罢饣乜峙率俏业酶嫠吣阋恍┦虑椋壬N颐亲詈媚芟衷谔福曳堑盟较绿覆豢伞!

芭? ”他专注地看着我,我凝神观看他脸上多种感情的变化。“好吧,”他说,‘‘我的确有事得马上处理,不会太久。”

我等着,不到十分钟他就过来了。然后他亲密地搭着我的肩带我走到教堂后面,穿过一扇门进入牧师会馆,走到上回我们谈过话的房间。壁炉里燃烧的是电能火,他跟上次一样,站在那前头烘暖他纤长的手。

霸缟系睦癜萁崾螅蚁肮吆缺Х龋彼担澳阋惨? ”

安涣耍恍弧!

他离开房间,然后捧杯咖啡进来。“怎么,斯卡德先生? 什么事情这么急? ”他的语调刻意放得轻松,但隐藏着紧张。

敖裉煸缟系睦癜菸液芟不丁!蔽宜怠

班牛愀詹潘盗耍液芨咝颂阏饷此怠2还' “我本以为你会引述另外一段《旧约》经文。”

啊兑匀恰肥峭δ牙斫獾模彝狻K鞘恕⑾戎

有兴趣的话,今天那段我可以介绍你读些有趣的评注。”

拔冶鞠肽慊嵋谩洞词兰汀返囊欢巍!

班蓿颐且鹊绞ド窠盗俳诓呕岽油房冀簿N裁刺乇鹛帷洞词兰汀? ”

拔宜档氖恰洞词兰汀防锏哪骋欢巍!

芭? ”

岸隆!

他闭了会儿眼睛,皱眉专心思考。他睁开眼,抱歉地耸耸肩。“以前我章节一向记得还算清楚,这大概是老化过程带来的一点小祸害。要我帮你查吗? ”

我说:“‘这些事以后,神要试验亚伯拉罕,就呼叫他说,亚伯拉罕,他说,我在这里。神说,你带着你的儿子,就是你独生的儿子,你所爱的以撒,往摩利亚地去,在我所要指示你的山上,把他献为燔祭。”

把遣钡氖粤丁!癖刈约涸け缸鲮芗赖母嵫颉!苊赖囊欢巍!彼难劬Χ⒆盼遥澳隳鼙乘芯氖翟诤懿患虻ィ箍ǖ孪壬!

扒靶┨煳矣懈隼碛梢琳庖欢危恢蓖涣恕!

芭? ”

拔以谙肽阋残砟馨颜庹陆馐透姨!

耙院笪颐堑比豢梢哉腋鍪奔涮福还遗欢庥惺裁春

心”

安欢? ”

他看着我。我起身往他771~JL迈了一步。我说:“我想你应该懂。我想你或许可以跟我解释亚伯拉罕和你之间有趣的共同点。

你可以告诉我如果神不自己预备做祭祀的羔羊的话,结果会怎么样。你可以再跟我多谈谈,通往地狱之路是怎么由善心铺成的。”

八箍ǖ孪壬

澳憧梢愿嫠呶夷阍趺春莸孟滦纳彼牢碌稀ず耗岣5拢褂心阄裁慈美砘婺闳ニ馈!

---亦凡扫校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