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1 0

礼拜五早上天高气爽。我在百老汇大道的欧林租车公司租了辆车子,然后开上东缘大道出城。车子是雪佛兰的,小小的车身不太稳定,碰到弯道时得小心伺候。我想这种车大概挺省油的。

我开上新英格兰高速公路,经过佩勒姆和拉奇蒙特到马马罗内克。我在加油站问路,帮我加满油的小伙子不知道休勒大道在哪里。他进店里问他老板,结果老板亲自出来告诉我方向,他也知道卡力欧卡餐厅。十二点二十五分我把雪佛兰停在餐厅的停车场,然后走进鸡尾酒吧间。我坐在黑色塑料贴面吧台末端的一张塑料椅上,点杯加了波本的咖啡。咖啡很苦,是前一天晚上剩的。

咖啡喝了一半,我抬眼看到她迟疑地站在餐厅和鸡尾酒吧之间的拱门旁边。要不是早知道她跟温迪‘汉尼福德同龄,我会以为她要再大个三、四岁。黑色及肩长发圈了张鹅蛋脸。她穿条黑色格子呢长裤,珍珠灰毛衣底下暴挺出两只巨大的乳房。

她肩上挂了个很大的棕色皮包,右手拿根烟。她看到我不是很高兴。

我等着她过来。犹豫一会儿之后她过来了。我缓缓侧过头看她。

八箍ǖ孪壬? ”

八? 要找张桌子坐吗? ”

昂玫摹!

餐厅人不多,领位的把我们带到后头一张隐蔽的桌子边。

这房间装潢太过头,煞费周章地要布置成某人脑中佛拉门戈舞格调,太多的红、黑和冰蓝色。我把苦涩的咖啡留在吧台上,点杯波本,外加一杯开水驱酒。我问玛西雅‘塔尔要不要也来一杯。

安涣耍恍弧5鹊取`牛蚁胛一故墙幸槐昧恕C焕碛刹缓劝? ”

拔乙蚕氩怀隼碛伞!

她越过我看着女招待,点了杯威士忌鸡尾酒加冰块。她的视线遇上我的,移开,又转回来。

暗秸舛次也皇呛芮樵浮!彼怠

拔乙惨谎!

罢馐悄愕闹饕狻D惆盐抑频盟浪赖模皇锹? 强迫别人照你意思做,一定是你的最大嗜好。”

拔掖有【桶尾杂岚颉!币弧拔乙坏阋膊黄婀帧!彼牒莺莸晌乙谎郏墒侨慈滩蛔⌒α似鹄础!鞍Α!彼镜馈

澳悴换岜煌舷滤模!

跋M绱恕!

氨Vげ换帷N抑皇窍攵嗔私庖坏阄碌稀ず耗岣5碌墓ィ铱刹幌肫苹的愕募彝ァ!

我们的酒送来了。她拿起她的,仔细端详起来,就好像这辈子从没见过那玩意。我看那不过是杯最普通的威士忌鸡尾酒。

她小饮一口,放下杯子,挑出里头的樱桃一口吃掉。我喝了点波本,等她开口。

澳阋龅幕翱梢缘阈┏缘摹N也欢觥!

拔乙膊欢觥!

拔也恢来雍嗡灯穑娴牟恢馈!

事实上,我也不确定该从何问起。我说:“温迪好像一直没工作。你刚搬去和她住的时候,她有工作吗? ”

懊挥小?墒俏业笔辈恢馈!

八笔备闼邓泄ぷ? ”

她点点头,“但每次提起工作,她都含糊其辞。老实说,我也不是很留心听。我对温迪有兴趣只是因为我能跟她合租,月租一百。”

八桓闶漳敲炊? ”

岸浴5背跛嫠呶夜⒃伦饬桨伲颐瞧教N颐豢垂庠迹阅衙饣嵋晕腋兜拇蟾疟纫话胍嘈U馕椅匏剑揖呷撬模叶晕依此狄丫槐阋肆恕T谀侵拔易「R粜≈阒滥堑胤铰? ”

拔魇? ”

懊淮怼J侨思医樯芪胰サ模屎显诖蠖际刑稚畹牡ド砟昵崤裕肪车ゴ俊!彼绺龉砹场!八怯邢嗟墓娑ǎ灯鹄词翟谕尚Φ摹N腋桓雠⒑献∫桓鲂》考洌孟袷墙呕峤掏剑惶斓酵淼桓妫椅颐遣蛔加心行苑每汀W∧嵌翟诘サ鞣ξ兜煤埽孔庥指液罄锤陡碌系牟畈欢啵跃退闼斩嗔耍乙膊辉谝狻N沂堑胶罄床欧⑾止⒌淖饨鹪恫恢涣桨倏椤!

八置还ぷ鳌!

岸浴!

澳阌忻挥邢牍那降资悄睦锢吹? ”

霸久挥小N衣趴挤⑾炙孟翊永床挥贸鋈ド习唷

我提起来,她会承认她在找工作。她说她有钱,如果一、两个月找不到事也无所谓。我哪想到她根本没在找事。我下班回去后,她会提到职业介绍所还有面谈什么的,我根本不可能知道真相。”

八羌伺? ”

坝谜獯屎孟癫惶浴!

霸趺此? ”

八谴幽腥松砩夏们淮怼N也滤蟾抛夤⒁院缶褪钦庋还苣阉邓悴凰慵伺!

澳闶鞘裁词焙蚩季醯们榭鲇幸? ”

她拿起酒,又喝了一口。她放下杯子,指尖不断揉搓前额。

昂罄绰⑾值摹!彼怠

我等着。

八T蓟幔昙痛蠛芏嗟哪腥耍还乙坏阋膊黄婀帧

而且通常,呃,她跟她的男伴都会上床。”她垂下眼睛,“我也不是好管闲事,但这种事不可能没感觉。那公寓她睡卧室我睡客厅,客厅有张沙发床——”

拔铱垂ⅰ!

澳悄阌Ω弥拦⒌母窬帧R允遥欢ǖ么┕吞匀绻以诩业幕埃岽拍邪榇┕曳考涞轿允依铩K腔嵩诶锿反习敫觥⒁桓鲋油罚缓笪碌匣崴退矫趴冢痪褪撬栏龀鋈ァ!

澳慊岵蛔栽诼? ”

澳闶撬邓巧洗? 不,我不会,我该不自在吗? ”

安恢馈!

拔野岢龈R粜≈脑蚴俏也辉敢庀裥『⒁谎Υκ芟蕖

我已经不是处女。温迪带男人到公寓,就表示我愿意的话也可以。”

澳愦? ”

她脸红起来。“当时我还没有特别知心的男友。”

澳阒牢碌侠慕唬悴恢浪们? ”

暗笔辈恢馈!

八芏嗖煌哪腥私煌? ”

拔也惶宄S屑富匚铱吹降亩际峭桓瞿腥耍绕涓湛嫉氖焙颉F涫滴页3E霾坏剿邪椋蛭掖蟛糠质奔涠疾辉诠ⅰR痪褪俏一氐郊沂保丫私宋允遥矣锌赡艹鋈ズ缺剖裁吹模乩词彼丫吡恕!

我端详着她,她把视线移开。我说:“你应该是打开头就起疑心了,对不对? ”

拔也欢愕囊馑肌!

澳切┠腥擞械闾乇稹!

耙残戆伞!

霸趺锤鎏乇鸱? 都长什么样? ”

澳昙痛螅比唬还乙坏阋膊黄孚辍6宜嵌嘉髯案锫牡模溃倘恕⒙墒Α⒆ㄒ等嗽敝嗟摹6椅揖醯么蠖嗍且鸦槟腥恕K挡怀鑫裁矗揖褪怯心侵指芯酰苣呀馐汀!

我又点了一轮酒,她慢慢松弛下来。图像开始补白成形。

温迪出门时她接了些电话——对方留下她得负责转达的暗语。

有天晚上温迪不在家时出现了个酒鬼,他告诉玛西雅她也可以胜任,还跟她笨手笨脚地调情。她好不容易把他打发走,但仍然没有意识到温迪的男伴是她的经济来源。

拔一挂晕皇切形患欤彼担拔也皇亲悦甯撸箍ǖ孪壬D鞘焙蛭铱梢运凳峭捶较蚣朔⒄埂宜档牟皇切卸皇俏叶允虑榈目捶āN沂芄涣烁R粜≈切┱税俚拇ε晕叶晕碌系母芯跬Ω丛拥摹!

霸趺此? ”

拔揖醯盟淖龇ê孟癫欢裕蛭嵌运男睦砘嵊懈好嬗跋欤阒溃好娴淖晕移兰邸R蛭嬲乃涫捣浅L煺妗!

大具她啃起来。“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她有那种小女孩的味道。我觉得她专性生活多乱,心里永远都只是个小女孩。,,她想一想,然后,“总之,我觉得她的行为有自毁倾向,迟早会受到伤害“你不是指身体伤害。”

安唬沂撬蹈星樯稀2还乙驳贸腥衔彝ο勰剿摹!

耙蛭杂伞

岸裕缤钊挥泄思伞T谖铱蠢矗坏阕锒窀幸裁挥校耆窍胧裁淳妥鍪裁础N蚁勰剿獾悖蛭胰贤庵肿杂桑辽僮砸晕贤墒俏颐话旆ㄗ龅健!彼鋈贿肿於Γ案琛端彩且蛭兆庸帽任乙嗖识嘧恕

我是有约会,没什卜么意思。约我的男孩年纪都跟我差不多,又没什么钱。晚餐去的都是大饭店,而我就只能去小馆子。所以我不羡慕她。”

她起身上洗手间。她走后,我问女招待有没有新鲜咖啡。她说有我点了两杯。我坐在那儿等玛西雅.塔尔回座,心想温为什么想找室友,尤其对方又不清楚她的营生。一个月,这动机实在不足。何况照玛西雅刚才的描述,室友对她肉的生涯显然会造成种种不便,而这当然远非玛西雅提供%l 小额进帐所能弥补的。

她回座时待刚好端了咖啡过来。“谢谢,”她说,“我开始感到酒劲,是需要喝点这个。”

拔乙彩牵沟每ね境祷厝ァ!

她拿出一枝烟,我擦根火柴为地点上。我问她是怎么发现温迪上床要收钱。

八医驳摹!

拔裁? ”

奥璧模彼担鲁鲆幌哐涛恚八褪歉嫠呶伊耍梢月? 别再问了。”

巴惩乘党隼矗阅愣晕叶己谩!

澳闫臼裁慈衔褂斜鸬暮盟? ”

八趺醋? 把她一个男伴推荐给你? ”

她的眼睛喷出怒火。她闭闭眼,猛吸一口烟。“差不多就是那样,”她说,‘‘不完全是,不过挺接近了。她告诉我她有个朋友的生意伙伴从外地来,问我想不想跟那人约会,我们可以来个四人行。我说恐怕不好,于是她就开始讲起我们可以一起欣赏精彩表演,然后吃大餐什么的。然后她又说:‘别傻了,玛西雅。你会玩得很开心,而且可以赚到几个钱。”

澳阍趺捶从? ”

斑溃颐槐幌抛 K晕掖蟾攀抢显缇推鹨尚牧恕N椅仕饣笆裁匆馑肌笔蔽誓侵治侍馐翟诤艽溃谑撬蹈蓟岬哪腥硕己苡星宜且仓滥昵崤⑻稚畈惶菀祝苑质智埃峭ǔ6蓟岣裁吹摹N宜的歉伺惺裁戳窖邓用豢诟腥艘皇悄茄模还亲苁腔岣恍N蚁胛识嗌伲晃食鯥 :I ,结果她还是讲了。她说至少二十,有时候有人甚至出一百。今晚她约会的对象一向给五十,她说,所以如果我跟着去,那就表示他的朋友应该也会给我五十。她问我这钱是不是很好赚——我们有表演可看,有大餐可吃,然后只要花半小时陪一位高贵有礼的绅士上床就可以了。她就是那么说的,‘高贵有礼的绅士。”

霸蓟峤峁趺囱? ”

澳阏饷纯隙ㄎ胰チ? ”

澳闳チ耍皇锹? ”

拔业笔敝苄桨耸置挥腥舜胰コ源蟛停蛘呖窗倮匣惚硌荨N伊敢庾霭亩韵蠖济慌龅健!

澳歉鐾砩夏阃娴糜淇炻? ”

安挥淇臁N夷宰永镏挥幸患拢何业酶飧瞿腥怂酢6帜敲蠢稀!

岸嗬稀

安恢馈N迨澹桑易畈换岵履炅洹W苤抑恢溃晕依此堤稀!

安还慊故敲徽医杩诹锏簟!

懊挥小N乙丫庖ィ椅也幌肷ㄋ堑男恕M聿秃馨簦业哪邪榉浅R笄凇?墒潜硌菸乙坏阋裁恍那榭矗话旆ā

我一想到晚上的压轴戏就焦虑不安。”她顿一下,眼睛盯住我的肩膀上方。“是的,我跟他上床,是的,他给了我五十。是的,我也收下了。”

我喝了一些咖啡。

澳悴淮蛩阄饰椅裁匆障履乔? ”

拔腋梦事? ”

拔乙前乖嗲蚁胫滥侵指芯踉趺囱备黾伺!

澳憔醯媚闶羌伺? ”

cc我干的不就是妓女的事儿吗? 我让男人操我,然后收钱。”

我没说话。过一会儿她说:“管他的,索性都说出来好了。

后来又做过几次,大概平均一个礼拜一次。我不知道为什么,是为钱,不完全是。或许可以说……不知道,算是实验吧。我知道我对这种事有什么感觉。我想……了解我的某一面。”

澳懔私獾绞裁? ”

拔伊私獾轿冶任蚁氲幕挂J兀伊私獾轿也幌不对谖夷訤 里黑暗的一角不断看到的东西,我了解到我想过比较,呃,干争的生活。我想谈恋爱,然后结婚生子,传统的那一套我都要。

尧了一大段路,我才知道这是我要的。有了这个结论以后,我就知道我非搬不可。我不能再跟温迪住下去了。”

八惺裁捶从? ”

澳压貌坏昧恕!被叵氲秸獾悖龃笱劬Α!拔彝σ馔獾摹

我们其实不亲,至少我从来不觉得我们有多亲。我没跟她讲过心里话,她对我也不是推心置腹。我们常在一起,尤其是我开始接待男伴以后,而且我们聊了很多,不过都是很表面的事。我觉得我住不住那里她应该都无所谓。我告诉她我得搬出去,也讲了原因,没想到她反应那么强烈,还求我再待下去。”

坝幸馑肌!

八嫠呶遥梢苑值8喾孔狻N揖褪悄鞘焙虿欧⑾炙兜那恢倍际俏业牧奖丁N蚁肴绻以敢獾幕埃蟾呕崛梦颐夥炎∠氯ァ6宜蔡岬轿也恍枰哟邪椋等绻也蛔栽诘幕埃筒挥迷僮觥K踔撂嵋椋岚阉幕疃拗圃谖疑习嗟氖奔洹率瞪希芏嗄邪槎际峭砩厦环ù蛹依锿焉淼纳馊耍且仓荒芟挛绻ィ夜敲淳貌胖勒嫦啵馐窃蛑弧K低砩系哪邪榈么下霉莼蚴裁吹模顾滴蚁掳嘁院蠊⒕褪俏颐橇礁龅模换嵊斜鹑恕5慌曳堑猛耆牙肽侵稚畈豢伞R蛭嵌晕矣栈筇螅阒馈N业笔甭裘ぷ髦苄讲挪还耸侵安桓煽急涑珊艽蟮挠栈蟆

会起这种念头,我觉得非常害怕。”

八阅惆岢鋈チ恕!

岸浴N掖虬肟保碌峡蘖恕K欢系厮邓恢烂挥形业娜兆铀迷趺垂N腋嫠咚沂矣丫圆荒眩谜腋霰冉夏苁视λ罘绞降娜恕K邓灰苁视Φ娜耍蛭恢皇且恢厝烁瘛N业笔泵惶!

澳阆衷诙寺? ”

按蟾虐伞N蚁胨枰桓霰人J氐娜耍芨慕坏男陨畋3志嗬搿;叵肫鹄矗背跷彝夂退黄鸶霸迹孟裼械闶K钩龌肷斫馐捣遥墒俏掖鹩σ院笏从械悴欢跃ⅰD愣乙馑? ”

按蟾虐伞K庵直硐忠哺渌恍┦虑榱蒙稀!甭晡餮畔惹疤岬降哪臣乱恢痹诜匙盼遥掖蚩且淇猓拇Ψ袼阉鳌!澳闼倒昙痛蟮娜嗽蓟幔阋坏阋膊黄婀帧!

岸浴!

拔裁? ”

斑溃蛭7⑸氖虑椤!

把7⑸耸裁词? ”

她皱起眉没说话,所以我又问一次。

拔也幌敫鹑舜蠢拧!

八谘>砣胩疑婪? 跟年纪大的男人? ”

拔宜倒腋皇欤皇堑阃分唬颐呛孟衲母鲅谝豢樾薰涣矫趴危还覆簧先鲜丁!

八弦登凹父鲈吕胄#褪且蛭鞘? ”

澳鞘挛移涫抵赖牟欢唷!

我说:“玛西雅,看着我。那件事就算你不说,我也可以查出来。只是你可以帮我节省很多时间跟精力。我实在不想大老远跑到印第安纳找一大群人间一大堆尴尬的问题。我——”

班蓿虿灰!

拔乙膊幌耄还庖茨懔恕!

她的资料支离破碎,主要是因为她所知有限。温迪离校前闹过丑闻。她和教艺术史的一位中年教授有了婚外情,他的孩子跟她差不多年纪。他想离开他妻子,娶温迪为妻。结果那位妻子吞下大量安眠药,被紧急送医洗胃,保住了一条命。接下来自然是谣言满天飞,轰动整个校园,温迪只有收拾行李离开。

据学校谣传,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和年长的男子发生关系。

她的名字曾经和好几个教授扯在一起,他们全都比她年长许多。

拔腋宜涤胁簧偌佑吞泶椎乃捣ǎ甭晡餮拧嫠呶遥拔揖醯盟豢赡芨敲炊嗄腥朔⑸叵担鼓苈髯糯蠹夷敲淳谩2还谴问虑楸⒁院螅泄厮牧餮跃驮酱蕉唷N蚁胱苡幸徊糠质钦娴陌伞!

八缘背跄阋岬剿嵌保鸵丫浪鞣绱蟮ā!

拔腋憬补姆诺次乙坏阋膊辉诤酰芏嗄腥怂跷也痪醯糜惺裁床欢浴灰耄泻尾豢? ”她考虑了一下这句话,“现在我的想法是有了改变。”

罢飧鼋桃帐跏返慕淌诮惺裁疵? ”

罢馕揖芫卮穑恢匾R残砟悴榈玫健SΩ每梢裕还也幌胨怠!

笆强铺乩锥? ”

安皇恰!

霸谂υ迹喜蝗鲜妒裁唇锌铺乩锥娜? ”

懊挥邪桑饷治乙坏阌∠笠裁挥小!

坝忻挥心母鋈怂潭? 比别人要熟? ”

懊挥孝虬汀5比幌挛缢锌赡艹8掣鋈嗽蓟幔还也换嶂馈!

澳憧此蟾抛嗌偾? ”

安恢溃颐遣惶刚飧觥N蚁胨募勐胗Ω檬侨笥遥骄吕床换岢飧鍪帧:芏嗄腥烁K峁心腥烁话伲还蚁肽鞘巧偈锏纳偈!

澳憧此桓隼癜荽蟾沤蛹复慰? ”

拔艺娴牟恢馈S行┤怂残硪桓隼癜菁危残硭拇巍2还滋煲灿腥苏业亍K幌胱笄灰还牍纳罹托辛恕K>芫思遥桓鐾砩暇怀桓隹腿恕6沂奔湟膊灰欢ㄅ怕赡懿蝗コ酝聿涂幢硌荨S惺蹦腥斯矗椭苯痈洗病2还鼐瞬簧偃耍歉喜焕矗筒换嵩儆邢乱淮巍6胰绻技纳怂幌不兜幕埃洗惨欢馓福比欢苑揭膊换岣肚;褂行┤耸歉鸬哪腥艘剿缁埃岣浅鲇危还绻缓弦猓溃突嵬扑低吠椿丶摇K淮蛩愕备黄拧!

翱蠢此桓隼癜萦Ω每梢宰黾赴倏椤!

安畈欢喟伞1任易牡比皇嵌喽嗔耍还ぴ犊蠢雌涫狄不购谩N揖醯盟稣庑胁皇俏绻愣乙馑嫉幕啊!

拔铱峙虏惶!

叭司】煞颍衷谄渲小!彼嫡饣笆彼澈炱鹄矗八劝墓ぷ鳎娴摹U庵稚钣心腥嘶褂衅渌种郑揖醯盟枰侵执碳ぁ!

我从玛西雅- 塔尔身上得到的比我预期的要多,也许不用再多。

你得适可而止。你永远不可能查出所有真相,不过你永远可以查到比已知的更多的资料,但你得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你问到的资料于事无补,你花掉的时间都是白费。

我可以飞到印第安纳。我会得知更多,不用说。但完事以后,我不认为我知道的一定比现在的多。我可以问出名字和日期,我可以找不同的人问他们各自对温迪·汉尼福德的看法。但我能为我的客户多要到什么呢? 我招手示意结帐。女招待算帐的时候,我想到凯尔·汉尼福德。我问玛西雅·塔尔,温迪有没有常常提到她父母。

坝惺焙蛩崽傅剿盖住!

八盗怂裁? ”

芭叮虏馑鞘裁囱娜酥嗟摹!

八醯盟涣私馑? ”

班蓿比宦蕖K谒錾熬退懒耍趺纯赡芰私馑? ”

拔宜档氖撬谈浮!

班蕖C挥校壹堑盟用惶腹皇且继峁眯葱鸥牵盟侵浪磺卸己谩K倒复危晕也滤蟾乓恢痹谕稀!

我点点头,“她是怎么说她父亲的? ”

安惶堑茫皇怯杏∠笏孟癜阉窕恕S谢匚颐翘冈侥希挡还苣浅≌秸呛檬腔担ゴ虻谋暇苟际呛萌耍硗馑菇驳剿盖资窃趺此涝诔收匠∩稀K孟袼倒骸绻够钭诺幕埃蚁胍磺卸蓟岷懿灰谎!薄霸趺锤霾灰谎? ”

八凰怠!

---亦凡扫校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