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1 1

两点过后不久,我把车交还欧林公司。我进餐厅叫了三明治和柠檬派,然后翻阅笔记,看看能不能把已知的资料串连起来。

温迪.汉尼福德对年长男子情有独钟。如果想要的话,大可按照心理学的说法,把这归因于她对她从未谋面的父亲的一种情感转移。念大学时,她意识到自己的魅力,跟几个教授发生关系。其中一个为她陷得太深,出了意外,事情闹开以后,她卷了铺盖独自来到纽约。

纽约有很多年长男子,其中一个带她去了迈阿密海滩。她租公寓的时候,同一人,或者是另一个,提供给她工作证明。而这一路下来,一定有过许多年长男子带她出去晚餐,塞二十块给她坐出租车,在她的五斗柜上留下二十或三十或五十块。

她一向不需要室友分担房租。她补贴玛西雅·马索,跟她收的房租远不及一半。她也有可能补贴理查德·范德普尔;而她找他当室友,动机或许跟她当初邀玛西雅同住是一样的——也跟她恳求玛西雅留下的理由一样。

因为这是个孤寂的世界,她一向是孤孤单单地活着,只有亡父的鬼魂跟她作伴。她得到的男人,对她有吸引力的男人,都属于其他女人——是和她春宵一度后都得回家的男人。她需要有个在贝顿街公寓同住,但不会想和她上床的人,一个可以当好朋友的人。先是玛西雅——而玛西雅同意和她双双赴约时,温迪不是有点失望吗? 我想没错,因为她虽然找到约会的同伴,但相对地她却失去了纯真世界的伴侣——玛西雅在温迪身上感觉到的纯真。

然后来了理基,他或许是更恰当的搭档。理基,羞怯而又沉默寡言的男同性恋,他为她美化居家环境、作饭、带给她家的温暖。但他衣服放在客厅,和她分房而睡。而她相对地也提供理基一个家,她给了他女人能给的慰藉,但不像其他女人一样有性的索求。他搬去和她同住,从此不再光顾同性恋酒吧。

我付帐离开,沿着百老汇大道一路走回旅馆。一个红着双眼、衣衫褴褛的乞丐挡住我的去路,想知道我有没有多出的零钱给他。我摇摇头,冲着他就走过去,他立刻闪到一边,一副想鼓起勇气,骂我一句的模样。

这事我还想多深入? 我可以飞到印第安纳,在温迪学到如何定义她自己的那个校园到处招惹人厌。我可以轻易得知和她的关系爆出如此戏剧化结果的教授的姓名。我可以找到那名教授,不管他是不是还在那所学校。他会跟我谈,我可以强迫他跟我谈。我可以一一访谈其他跟她睡过觉的教授,其他认识她的学生。

但他们又能告诉我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 我不是要写她的传记,我只是想了解“真正的温迪”,好对凯尔·汉尼福德有个交代,告诉他她是什么样的人,而她又是为什么变成那样。我手头的资料应该已经可以轻易做到这点,我不需要到印第安纳访查更多。

现在只有一个问题。凭良心说,我跟汉尼福德的安排不只是为了规避侦探执照法以及逃税。他给我的钱是礼物,正如我给凯勒和潘科夫和邮局职员的一样。为了回报他的馈赠,我要帮他的忙,正如他们帮我一样。我不是在为他工作。

所以我不能因为已经取得凯尔- 汉尼福德需要的解答,就放手不管。我自己也有一、两个问题,但答案尚未完全揭晓。我有了大半解答一至少我是这么认为——但仍有几处空白需要填满。

我走进去时,文森坐在前台。不久前他给我不少脸色,现在他还不确定我有没有记恨在心。我才给了他一张十块钱的圣诞节礼金,这应该已经充分表明我宽大为怀,但我靠近时他还是不由自主地缩缩身子。他先缩了一缩,然后递上我房间的钥匙以及一张肯的留言条。上头写着我能联络到他的号码。

我从房间打去。“噢,马修,”他说,“真高兴你打来电话。”

坝惺裁次侍饴? ”

懊晃侍獍 N抑皇敲ψ旁谙硎芙裉斓男菁佟P菁俸妥危∫唬叶岳畏恳幌蛎欢啻笮巳ぁN腋宜狄唤锿罚急;崃粝律豢斓幕匾洹!

拔姨欢!

拔宜祷坝心敲磁谅? 我听了你的话,跟凯勒副队长谈过。

我的店预订今晚某时要遭到突袭。俗话说得好:事前有准备,到头不吃亏。所以我已经做好准备工作,要我的一个酒保今天下午和晚上帮忙看店。”

八牢裁绰? ”

拔一姑荒敲椿担硇蕖K浪嶙危仓浪芸旎岜槐J统鲇也挥枚嗑镁涂梢员慌形拮铩K仓栏烧馓嘶睿诖锟梢远辔迨榍N易约郝铮鲜邓担退愀沂兜募矍乙膊辉敢饣彝飞狭车馗舅头ò臁2还谆八档煤茫喝酥煌魅缙涿妗`牛褂邪。隳俏豢崭倍映ね献鞯模徊还沂樟艘话倏椋饶闼档囊辔迨N颐桓旨刍辜塾Ω妹淮戆? ”

坝Ω妹淮怼!

拔乙彩悄敲聪搿W苤绻虑橛辛私峁饧矍皇切∫馑级选D悴唤橐馕姨崃四忝职? ”

耙坏阋膊弧!

澳俏乙院笳宜焓掠Ω镁头奖愣嗔恕2还庋焕次揖颓妨四愕那椋掖蛩懵砩戏罨埂!

袄聿榈隆し兜缕斩氖履阌辛讼? ”

安露粤恕N以谝患业叵戮瓢苫撕眉父鲂∈保柿撕枚嘁徽爰奈侍狻D阒溃菟苟俳帜羌? ”

安恢馈!

笆俏易畎牡叵戮瓢伞S行巳さ幕埃奶焱砩衔掖愎プ!

霸偎蛋伞D阄实绞裁? ”

斑溃蚁胂搿N业降孜实绞裁? 我跟三个绅士谈过。他们回忆起是怎么把我们的星星王子带回家喝牛奶、吃饼干。我还跟另外几个也很想发誓做过同样好事的男人谈过,不过他们的记忆雾朦朦的不太清楚,很不幸。我说过他应该不是男妓,看来的确不假。他从没跟人要过钱,有个家伙说他想塞些钱给理查德坐出租车回家,但小伙子硬是不要。出污泥而不染,你说是不是? ”

班拧!

跋衷谡飧瞿晖酚绕淠训冒 J率挡糠秩餐炅耍O碌木褪怯∠罅耍还蚁肽阕钣行巳さ拇蟾啪褪钦飧觥!

岸浴!

翱蠢蠢聿榈虏皇鞘裁葱愿行∶ā!

鞍? ”

他叹口气,“小男孩不太喜欢性,技巧也不甚高明。我想不是因为胆子不够,虽然他的确神经紧张兼焦虑不安。说来应该是因为他对床上那套无法苟同,性本身也没带给他多大乐趣。

而且他拒绝亲密关系。脏的那套他会乖乖做完没有怨言,不过你可不能握着他的手或者摸他肩膀。这种事也不是没听过,你知道,就有那种同性恋,只要高潮不要爱。他们所有的朋友都注定了只能做完就算。不过他好像连性交都没法享受。”

坝幸馑肌!

拔揖椭滥慊嵴饷此怠;褂心模灰蛔鐾辏聿榈戮突嶙偶钡馗献派下贰2还梗粝吕炊嗪纫槐Х雀桌嫉囟疾豢稀>褪桥椤摹涣恕壬缓笈呐钠ü砂莅荨C挥行巳ぴ傩霸怠S懈黾一锸翟诤芟牒托切峭踝又匚戮擅危皇且蛭越挥淇臁坏阋膊唬且蛭蟾泻闷妫晕俑龌幔涂梢源疗扑脖帘恋耐饪恰@聿榈滤啦淮鹩ΑK补舱砉捅鹣朐俑不啊!

罢馊瞿腥恕

安桓郑硇蕖N矣形业脑颉一故怯械摹!

拔叶运堑拿置恍巳ぃ抑徊还胫浪鞘遣皇峭焕嘈汀!

澳姆矫? ”

澳炅洹K悄昙投疾畈欢嗦? ”

安畈欢唷!

岸际俏迨陨? ”

澳阍趺粗? ”

爸皇遣碌摹!

安碌煤茫牢铱此嵌荚谖濉⒘洌炅淙丛诹成希闪妫颐钦庵衷谇啻喝锵垂璧娜苏媸敲坏帽取!

班牛妓档猛ā!

霸趺此? ”

耙谎阅丫 !

耙馑际且夜龅? 我无所谓。只要知道帮上忙了,我就已经心满意足,别无所求。反正我也不需要你这个故事,在我老掉牙的时候跟我孙子炫耀。”

---亦凡扫校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