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9

我回到旅馆,前台有我的电话留言。凯尔’汉尼福德十一点一刻打过电话,要我回电。他留下一个号码,是他已经给过的。他的办公室号码。

我从我房间打过去,他在吃午饭,秘书说他会回电。我说不用,我一个钟头之内再打给他。

这通电话提醒了我该试试科特雷尔公司——温迪租约申请表上填的雇主。我在记事本找到电话,再试一次,心想或许头一回拨错了号码。结果还是同样的录音回答。我查电话簿找科特雷尔公司,没有登记。我问查号台,一样没有。

我想了几分钟,然后拨了个特殊号码,有个女人拿起话筒。我说:“巡逻警员刘易斯·潘科夫,第六分局。我这儿有个电话目前被暂时停掉,我得知道号码是登记在谁的名下。”

她问号码,我告诉她。她要我等着别挂。我坐在那里,话筒紧贴耳朵,等了将近十分钟她才回到线上。

罢馐强蘸牛彼担安恢皇窃菔蓖5簟!

澳隳懿荒芨嫠呶艺夂怕肷匣厥欠峙涓? ”

翱峙旅话旆ǎ佟!

罢庵肿柿夏忝嵌疾淮娴档穆? ”

坝Ω檬怯校颐环ㄕ业健N矣凶罱5舻暮怕耄飧鍪且荒甓嘁郧巴5模晕也椴坏健F婀志谷坏较衷诨故强蘸拧!

八阅阒恢溃夂怕胍丫A艘荒甓嗝挥谩!

她只知道这个。我道谢之后挂断。我倒杯酒喝,酒杯见底时,我想到汉尼福德应该已经回到公司。没错。

他告诉我,他总算找到了明信片。第一张盖着纽约的邮戳,是六月四日寄的。第二张是九月十六日从迈阿密寄的。“这告诉了你什么,斯卡德? ”

这告诉了我,她最晚六月初就到了纽约。这告诉了我,她的迈阿密之旅是在签租约之前。除此以外,没告诉我什么伟大的线索。

盎褂行┮晌剩蔽宜担翱ㄆ谀闶直呗? ”

班牛驮谖仪懊妗!

奥榉衬隳罡姨寐? ”

捌涫狄裁恍词裁础!蔽业茸拧K担骸斑恚裁挥胁荒畹睦碛伞U馐堑谝徽趴ㄆ!装穆杪璋职窒M颐蝗媚忝堑P摹

一切都好。我在纽约,很喜欢这里。退学是因为烦人的事太多。

以后见面时,我会解释清楚——”念到这里,他的声音有点嘶哑,但他赶紧清了清嗓子接着念。“‘请别担心。爱你们的温迪。”’“另一张卡片呢? ”

暗扔谑裁匆裁恍础!装穆杪璋职郑购冒? 我一直以为佛罗里达只能冬天来,没想到现在也很棒。再见。爱你们的温迪。”

他问我进展如何,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说我一直在忙,查来的片片段段还有待慢慢拼凑组合,难说什么时候才能有点具体结果可以向他报告。“范德普尔出现以前,温迪跟另外一个女孩合租过几个月。”

澳桥⑹羌伺? ”

安恢馈N矣械慊骋桑还桓铱隙āN以己妹魈旄雒妗K俏碌洗笱贝呐笥选K忻挥懈忝翘峁桓鼋新晡餮拧ぢ硭鞯娜? ”

奥硭? 应该没有。”

八笱У呐笥牙锬阌忻挥兄烂值? ”

昂孟穸疾恢馈N蚁胂搿N壹堑盟峁恍┟郑挥兴敌铡2还乙桓鲆蚕氩黄鹄础!

耙残聿恢匾?铺乩锥饷郑阌杏∠舐? ”

翱铺乩锥? ”我拼出来,他大声再念一遍。“不,一点印象也没有。我应该有吗? ”

拔碌锨┳庠嫉氖焙颍椭髅痔畹氖撬N艺也坏剿墓尽!

澳阄裁慈衔腋锰? ”

爸皇撬婵谖饰剩茨懿荒芪蟠蛭笞病=次页3U庋耗岣5孪壬N碌匣嶙霾寺? ”

拔碌? 就我所知,不会。当然她有可能念大学的时候培养出烹饪的兴趣,这我就不清楚了。住家里的时候,她充其量也只会自己弄个花生酱或者果酱三明治吃吃。为什么问? ”

懊晃裁础!

他另一个电话响了,他问我还有没有别的事。我正要说没有,却又想起开头就该想到的问题。“明信片。”我说。

懊餍牌趺蠢? ”

傲硪幻媸鞘裁? ”

傲硪幻? ”

八牡氖欠缇懊餍牌? 翻个面,我想知道另一面是什么。”

拔仪魄啤J歉窭继亟梗饨饩隽四愕囊晌事穑箍ǖ? ”

我没理会他讽刺的语气。“这是纽约,”我说,“我对迈阿密那张比较有兴趣。”

笆羌衣霉荨!

笆裁绰霉? ”

芭叮炷模腋久幌氲秸獾恪R残碚饽芨嫠呶颐堑闶裁矗锹? ”

笆裁绰霉荩耗岣5孪壬? ”

耙恋槭U馐侵匾咚靼? ”

不是。

我找到伊甸石的经理,告诉他我是纽约警方,正在调查一起诈欺案。我要他翻出一九七。年九月所有的住宿登记卡。我在线上等了半个钟头。他在那头翻出卡片,一张张查对有没有姓汉尼福德或科特雷尔的人登记住宿。空等一场。

我不很惊讶。科特雷尔不一定是带她到迈阿密的男人。就算是,那也不表示他非得在登记卡上签下真名。如果他签真名,事情就好办多了,但截至目前为止,有关温迪的事情——不管是生是死——没一件好办。我不可能奢望现在突然事事顺心。

我又倒了杯酒,决定今天放假一天。我好胜心切,想把沙漠所有的沙子统统过滤。没必要,因为我在找的答案,跟我顾客问的问题八竿子都打不着。理查德·范德普尔是谁并不重要,他为什么在温迪身上“划红线”也没人想知道。汉尼福德想要的只是温迪死前不久的生活轨迹。杰拉尔德。塔尔太太,前玛西雅.马索小姐,明天就可以提供正确答案。

所以在那之前我可以闲散度日。看看报,喝喝酒,闷在房里快得自闭症时,我不妨踱到阿姆斯特朗酒吧。

只是,我办不到。那杯酒我慢慢喝了将近半个钟头,然后清洗杯子,穿上外套,搭A 线地铁前往城中。

非周末选个下午闯进同性恋酒吧,你会纳闷这些店为何名不符实。到了晚上,一大伙人又喝又闹、你勾我搭,空气里才开始弥漫着同性恋者其乐融融的气氛。这气氛有点勉强,你也许可以感觉到一股压抑得不太成功的绝望暗流,但用快乐形容大致还是不差。不过找个礼拜四下午三、四点的时候去,这种地方就只剩无处可去的人在那儿纯喝酒。还有个酒保,拉得老长的脸告诉你他知道世风日下,他明白事情不可能好转。

我一家家登门拜访。贝顿街地下室一个俱乐部里,有个白发长长、八字胡像打过蜡的男人独自一人在打弹子,啤酒摆一边都走了味。西十街一个大房间,装潢和气氛面向的顾客群是大学球员和球迷,地板上有锯木层,砖墙挂着写上希腊字母的旗子。算一算,贝顿街一九四号方圆四个路口以内总共有半打同性恋酒吧。

很多人瞪眼看我。我是警察吗? 或是潜在的性伴侣? 或者两者皆是? 我有报上剪来的理基的照片,谁愿意看我就拿给谁看。几乎每个人都认出是谁,因为他们都在报上见过。命案才发生不久,又是在这附近,而且病态的好奇也不是异性恋者的专利。总之他们大多都认出照片,而且不少人表示在这附近见过他,但没有人记得他来过酒吧。

暗比晃乙膊皇悄敲闯@凑饫铮蔽姨瞬恢灰桓鋈怂担爸皇桥级砹⒀魇保春缺【啤!

在一个叫辛西娅的酒吧,酒保认出了我。他很夸张地做了个不可置信的表情。“我没看走眼吧? 来人真的是独一无二的马修·斯卡德吗? ”

班耍稀!

澳憷闲指貌换崾侵沼谕冻狭税桑硇? 听说你离开那大黑店我就已经够了。要是马修·斯卡德真的想通了,认为同性恋者快乐无比的话,那我可是真要呼爹喊娘,昏倒了。”

他看来只有二十八,但其实他应该都快是这年龄的两倍了。

金发是他自己的——虽然颜色是瓶里倒来的。凑近了看,你可以发现整容的痕迹,但站在几码以外,他看来并不比十五年前,我以腐化未成年人的罪名逮捕他时老半岁。那回抓他,我没什么好自豪的,所谓的未成年人当时十七岁,而且他自己腐化的程度已经达到肯这辈子都别想有幸攀登的高峰,但这位未成年人有个父亲,这个父亲一状告上去,我也就只好对不起肯。他找了个挺像样的律师,结果宣判无罪。

澳憧蠢窗艏恕!蔽腋嫠咚

把叹萍由现诙嗝滥校氩荒昵嵋材选!

翱垂飧瞿昵崦滥新? ”我把报纸剪照丢在吧台上。他看一看,然后还给我。

坝腥ぁ!

澳闳系盟? ”

笆巧侠癜萑鲆暗哪歉黾一铮皇锹? 真恶心。”

岸浴!

澳阌质窃趺闯督吹? ”

耙谎阅丫 T谡舛穑? ”

他两肘支在吧台上,两手撑成V 形,把下巴搁进凹El。“我说有趣,”他说,“是因为《邮报》登这照片时,我就觉得很眼熟。我记人体的某些部位特别有一套,脸也包括在内。”

澳阋郧凹!

拔夷敲聪牍衷谖铱梢园俜种俚乜隙āD愫尾宦蛄奖圃勖呛群龋液靡槐叨崂硎崂砦业募且洹!

我抽张钞票放上吧台。他为我倒杯波本,自己调了杯橘色的酒。他说:“我不是在拖时间,马修,我是要回想那张脸的主人做了些什么事。我知道我很久没见过他。”

岸嗑? ”

爸辽僖荒辍!彼瓤谝希逼鹧丈涎劬Α!白钌僖灿幸荒辏蚁衷诩堑煤芮宄恕:苡绪攘Γ苣昵帷K谝淮卫凑舛椅仕矸种ぃ孟褚坏阋膊黄婀郑蟾攀窍肮吡吮鹑烁炅渲っ鳌!

八鞘焙蛑挥惺潘辍!

斑溃凳窃缡斓氖暌灿腥讼嘈拧S屑父隼癜菟负趺客矶祭凑舛缓笪揖兔辉倏垂恕!

拔也滤峭粤怠!

斑溃懿换崾抢凑舛遗说陌? ”

八锌赡苤皇呛闷娌爬凑舛涔涞摹!

盎笆遣淮怼J怯胁簧偃吮ё耪庵中奶凑舛还砘刹弧K屏亢苄。阒馈K惚丶樱梢院鹊奖槿芑!

罢庵止丝突故窃缴僭胶谩!

斑恚悄昵崦裁赖氖焙颍悴换嵩谝馑腔ㄇ佟K鞘俏艺舛淖罴咽夷诎谑危阒馈K强梢哉嗅夤丝汀4涌幢鹑说墓涔湫奶荼涑杀豢吹氖夷诎谑? 不,不是这样,咱们这小伙子绝对不只是看看就算了。来这儿的每个晚上,他都让人带出场去。”

他移到吧台的另一端,帮人添酒。他回来时,我问他他自己有没有带范德普尔回家过。

奥硇蓿装模绻掖幕埃换峄敲淳檬奔浠叵氚? ”

昂苣阉怠!

奥璧模愦砹耍鞘焙蚋涨墒俏业囊环蛞黄奁凇P∽幽忝济鹛舻媚敲蠢细卟幌嘈牛帜芽吹摹N页腥衔铱赡苡械憬蛔∮栈螅还淙恍闵刹停暇共皇俏蚁不兜哪侵帧!

拔一挂晕悄亍!

班蓿悄阆匀徊⒉涣私馕沂前桑硇? 我偶尔喜欢吃嫩草,这我承认。老天明鉴,这本来就不是什么天大的机密。不过光年轻还吸引不了本人,你知道,得是腐化的年轻。”

芭? ”

扒嗌亩槁渖⒎⒊雒永玫墓饣昵岬墓翟谥ν防貌!

澳憧梢孕词恕!

翱刹皇锹? 不过理查德完全不够格,他天真得叫人不敢侵犯。就算你是他今晚的第八个,你还是会觉得你在勾引处男。而这,亲爱的老兄,这种游戏我可不爱玩。”

他又为自己调了杯酒,拿找我的零钱付帐。我的波本还剩不少。我说:“你说什么今晚的第八个,难道他卖肉? ”

安豢赡堋K鹊木朴涝队腥饲雷鸥墩剩还煌矶ザ嘁仓荒芎纫槐2唬挥泄偷拇蛩恪!

澳撬窍攵嗾壹父觯ㄏ窕? ”

耙膊欢裕铱此孟裰幌胍煌硪桓觥!

昂罄此筒辉俚秸舛戳耍裁茨? ”

耙残硭级哉舛氖夷诎谑斡幸饧!

八忻挥刑乇鸶3鋈? ”

肯摇摇头,“从来没跟过同一个人。我记得他好像连着三个礼拜左右常到这儿,总共来了十七、八次,每次身边都换张新面孔。这种情形很常见,你知道。很多人爱变化,尤其年轻人。”

八遣辉倮凑舛院螅趴几碌稀ず耗岣5峦〉摹!

芭? 这我可不清楚。”

八裁椿岣送樱? ”

拔移涫挡凰闳鲜端硇蕖6椅乙膊皇切睦硪缴N矣泄睦硪缴还勖窍衷谔致鄣暮孟癫皇钦飧龌疤狻!

耙桓瞿型粤滴裁椿岣俗≡谝黄? ”

疤煜谩!

八嫡模稀!

他用指头开始敲起桌面。“说正经的? 好吧。他可能是双性恋,你知道。这你也不是没听过吧,都什么时代了。每个人都赶这时髦,就我所知。异性恋想试试跟同性上床合不合口味,同性恋想实验看看跟异性做爱的滋味。”他夸张地打个呵欠。

拔铱峙挛抑皇歉雒灰┛删鹊谋J嘏伞R桓鲂员鸲晕依此狄丫桓丛恿耍礁龆祭次铱烧屑懿蛔 !

盎褂斜鸬慕馐兔? ”

懊挥小H绻胰鲜端幕熬秃冒炝耍硇蕖2还晕依此担皇且徽牌亮晨住!

坝兴鲜端? ”

八终娴娜鲜端? 要说有点认识的,应该是带他上床的人了。”

八瞎? ”

拔矣植皇羌品衷保装摹T偎底罱父鲈抡舛只涣瞬簧傩旅婵住@瞎丝陀胁簧俣剂肀僬匠。腋鄣牟萑チ恕N颐钦庹笞永戳瞬簧倭骼锪髌陌⒎桑桓龈銎ひ缕た恪!彼灯鹫飧鏊纪肪椭迤鹄矗墒且幌氲街迕既菀灼鹬逦疲牧秤只馗丛础!罢馊翰杂娼腥瞬桓夜隙几喜蛔摺7沙档车哪切┤耍皇桥按窬褪潜慌翱瘛N铱刹幌M腥怂涝诰瓢衫铮阒溃绕涫俏易约骸!

霸趺床幌敫霭旆? ”

袄鲜蹈闼蛋桑窍诺梦移ǘ疾桓曳乓桓觥!

我喝完波本。“有个简单的办法可以解决你的问题。”

霸肝牌湎辍!

暗降诹志终野希崭倍映ぬ柑浮8嫠咚愕奈侍猓胨凑舛患旒复巍!

翱裁赐嫘Α!

澳憧梢钥悸且幌隆H闱眨岚才偶复瘟偌欤心愕姆沙蹬笥殉圆涣硕底抛摺D闶裁醋锩疾换嵊校艟浦凑找膊换岬跸7沙档掣话闳艘谎彩懿涣司煲辉偕牛腔嵴冶鸬牡胤饺ツ帧5比荒愕纳馔芳父隼癜菽衙饣崾艿接跋臁!

胺凑丫艿接跋炝恕D前镄∩Щ踔缓绕【疲也桓》选!

澳悄憔兔皇裁春盟鹗Я恕V灰俟霭言拢愕墓丝腿翰婊岷夏愕囊饬恕!

澳憧烧婀欢镜模硇蕖N铱匆残砘拐嫘械猛ā!

坝Ω每梢浴6也槐靥宸遥庖丫切兄心辍!

澳闼滴迨楣宦? ”

坝Ω霉弧2畈欢嗍俏乙郧霸诰绞钡募勐耄还罱裁炊颊牵彀惨谎H绻障胍啵崛媚阒馈!

罢馕蚁嘈拧_溃挂膊皇俏掖用桓肚υ嫉娜嗣癖D贰

他们每个礼拜五都固定来收钱。圣诞节我得花多少,说出来你一定不信。”

拔倚拧!

安还腋幌蛞仓皇俏松饽茏鱿氯ィ铱刹恢阑鼓芮胨侵乙槐壑δ亍!

熬煲驳枚嗫冈饷爬醋錾獍 !

坝械览怼N掖蟾呕崾砸皇浴@矗仪肽阋槐恍荒愕慕跄颐罴啤!

他把我的酒杯里倒了满满一杯。我举起杯子,从杯口上方看着他。“还有件事你可以帮我忙。”我说。

芭? ”

鞍镂掖蛱恍├聿榈隆し兜缕斩氖虑椤N抑滥悴辉敢饨裁郑馕彝耆私狻2还纯茨隳懿荒芪食鏊鞘裁囱娜耍一岷芨屑ぁ!

安灰耐摺!

拔也换帷!

他用手指梳理他美丽的金发,“你真的在乎他是什么样的人吗,马修? ”

笆堑模蔽宜担跋匀晃以诤酢!

也许是因为造访了太多有名无实的同性恋酒吧,我不确定,总之去搭地铁的路上,我停在公共电话亭旁边,从记事本里翻出一个号码。我投个铜板拨了号。她喂一声后,我说:“伊莱恩吗? 马修·斯卡德。”

芭叮耍硇蕖D慊购寐? ”

奥砺砘⒒ⅰO衷谌ツ7IiUL 方便吗? ”

盎队8野敫鲋油沸新? 我正要淋浴。”

懊晃侍狻!

我叫了咖啡和小面包,一边看《邮报》。新任市长指派副市长,老出问题。他的调查团发现,他提名的一个个理想人选,都逃不了贪污嫌疑。有个很明显的解决办法他迟早总会想到:他得解散调查团。

昨天的报纸出刊后,又有几个市民互相残杀。两名值完勤的巡逻警察,在伍德赛区一家酒吧喝了几杯酒后,拔出警枪决斗,结果一死一重伤。一男一女因为虐待儿童,服刑九十天后出狱,他们上诉要求拿回孩子的监护权,结果竟然胜诉——孩子在养父母家已经住了三年半之久。一名少年的裸体躯干,在东五街一栋出租公寓的屋顶被人发现。有人在他胸上刻了个X ,我们可以假设是截掉他四肢的那人干的。

我把报纸留在桌上,叫辆出租车。

她住在第一和第二大道之问的五十一街上,是栋挺好的建筑。门房确定她在等我之后,朝电梯点点头,示意我上去。她就等在门口,穿条低腰的宝蓝色紧身裤,套件柠檬青衬衫。她戴了副金色圆圈耳环,身上散发出一股浓烈的麝香味。

她把门关上后闩好,我把外套披在一张现代感十足的塑料椅上。她投进我怀里,张嘴吻我,娇小的身躯揉了上来。

班拧彼担昂冒簟!

澳憧雌鹄床淮恚晾扯鳌!

叭梦易邢盖魄颇恪D阋膊换蛋。轴睢⒈ゾ缢心愣捞氐镊攘ΑU庖幌蛟趺囱? ”

昂芎冒 !

耙恢焙苊? ”

班拧!

她的音响上放了一叠室内乐。最后一张唱片才刚放完。我坐在沙发上,看着她走到唱机,把那叠唱片全部翻面。我暗自纳闷,不知道她臀部一扭一扭是为了给我养眼,还是她天性如此。这疑问已经跟了我好久。

我喜欢这个使用大量原色的房间。纯白的长毛地毯盖住整个地板,光秃秃的现代家具实际上比它们的外表舒服,墙上几幅抽象油画。要我住这种房间我可不干,不过偶尔过来坐坐倒是不错。

耙? ”

跋衷诨共灰!

她坐在我对面的沙发上,谈到她读过的书和看过的电影。

她聊天很有一套,我想这也是干她这行得会的技巧。

我们吻了又吻,然后我开始抚摸她的乳房,一手放在她圆滚滚的臀上。她像性感小猫一样发出咪呜咪呜的声音。

吧洗舶桑硇? ”

暗比弧!

卧室很小,颜色比较暗。她打开一盏小巧的彩色玻璃灯,然后啪一声关掉大灯。我们脱下衣服,一起躺在特大号的床上。

她温热、年轻、主动,柔软的皮肤散出阵阵香气,肌肉紧缩富有弹性。她的手和嘴动作灵活,但没有达到预期效果,几分钟后我从她身上爬开,轻抚她的肩膀。

胺徘崴尚”Ρ础!

安恍校裉觳恍小!蔽宜怠

拔腋米鲂┦裁刺乇鸲髀? ”

我摇摇头。

昂忍嗔? ”

不是。我脑里想的事情太多放不开。“也许。”我说。

罢庵质履衙狻!

耙残硎鞘奔洳欢浴!

她笑起来,“对,你也有你的月经。”

坝Ω檬恰!

我们穿上衣服。我从皮夹抽出三张十块,放在梳妆台上。跟往常一样,她假装没有看到。

跋衷谝匆槐? ”

鞍Γ冒伞2ū荆绻阌械幕啊!

她没有。她有苏格兰威士忌,我只好退而求其次。她为自己倒了杯牛奶,我们一起坐沙发上,默默听着音乐。我觉得非常放松,就跟做完爱一样。

罢庹笞釉诠ぷ髀穑硇? ”

班拧!

斑溃巳硕嫉霉ぷ鳌!

班拧!

她从烟盒抽出一根烟点上。“你有心事,”她说,“问题就出在这里。”

耙残戆伞!

熬悦淮怼O胩柑嘎? ”

安皇呛芟搿!

昂冒伞!

电话铃响了,她到卧室去接。她回来时,我问她有没有跟男人同居过。

澳闶撬蹈ぬ蹩? 从来没有,以后也不可能。”

拔沂撬蹈信笥选!

按永疵挥小N颐钦庑薪坏哪杏阉灯鹄春芎眯Γ堑酵防匆欢ɑ岜涑善ぬ蹩汀!

罢娴穆? ”

安黄恪N胰鲜逗枚嗯ⅰ!蓿皇瞧ぬ蹩停俏夷信笥选!峁惆胩焖孟裼涝对谑б担谡夜ぷ鳎孟袂笾笆撬闹丈碇耙担酶旱K械纳啤2还刹皇瞧ぬ蹩停皇悄信笥选K亲云燮廴说墓し蚨己艿郊遥切┡ⅰU馕易霾焕矗晕伊远疾皇浴!

澳憧吹煤芮宄!

拔铱裳黄鹉杏选Cψ糯媲稀!

胺康夭圆欢? ”

班拧;屎笄墓⒎孔印1鹑艘婀善笔撬堑氖拢乙氖俏夷苊玫健⒖吹玫降亩鳌!

澳慊岬狈慷? 真好玩。”

班蓿掖永床患靠褪裁吹摹S屑揖凸景镂掖虻恪!

我在想会不会是鲍登房产经纪,但我没问。她问我还想不想上床试试。我说不想。

安皇且夏阕撸还懈雠笥阉氖种幽谝础!

懊晃侍狻!

霸倮幢瓢伞!

安挥茫腋蒙下妨恕!彼阄叶ǖ矫趴冢镂夷米磐馓住N椅撬幌隆

跋禄乇鹩质歉艉镁貌爬础!

氨V亓耍晾扯鳌!

班牛一岬摹!

---亦凡扫校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