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6

马丁.范德普尔牧师不想见我。“找我的记者太多了,”他告诉我,“我拨不出时问见你,斯卡德先生。我对我的教众负有重任。空闲的时间里,我得专心祷告和静思。”

我知道这种感觉。我解释说我不是记者,我说我受雇于凯尔·汉尼福德,受害者的父亲。

霸慈绱恕!彼怠

拔也换嵴加媚愣嗌偈奔洌兜缕斩潦Α:耗岣5孪壬词О透阃词О右谎J率瞪希梢运凳窃谒龊η熬褪ニ恕O衷谒攵嗔私馑坏恪!

拔铱峙旅话旆ㄌ峁┦裁醋柿稀!

八嫠呶宜肭鬃约悖潦Α!

长时间的暂停。有那么一会儿,我还以为电话坏了。然后他说“你的要求我很难拒绝。今天整个下午我恐怕都得处理会堂事务,也许晚上? ”

懊晃侍狻!

澳阌薪烫玫牡刂钒? 牧师会馆就在隔壁。我等你,唔……

八点行吗? ”

我说八点可以。我又翻出一枚一角硬币,查了个号码打过去,这回跟我讲话的人提起理查德·范德普尔可就开放多了。事实上,我这通电话让他好象如释重负,还要我马上过去。

他名叫乔治·托帕金,跟他弟弟合开了托氏兄弟律师事务所,办公室在麦迪逊大道,四十几街附近。墙上裱框的毕业证书,证实他二十二年前从市立大学毕业后,进福德汉姆法学院继续攻读。

他矮小俊瘦,肤色黝黑。他让我坐在一张红色的大皮椅里,问我要不要咖啡。我说好。他按一下对讲机,要他秘书给我们一人一杯咖啡。他告诉我,他和他弟弟什么案子都做,但重点放在房产。他接的刑事案件( 除了帮老顾客做的一些小事情外) 都是法庭指派下来的。大部分也是小案子:抢皮包,轻度攻击,私藏毒品——直到法庭指派他担任理查德·范德普尔的辩护律师。

拔以疽晕岜唤馄福彼担八盖资悄潦ΓΩ没峁透鲂淌侣墒θ〈摇5峁一故羌搅朔兜缕斩!

笆裁词焙蚣剿? ”

袄癜菸蹇彀淼氖焙颉!彼檬持改幽颖且恚氨纠椿箍梢愿缛サ模蚁搿!

暗忝挥小!

懊挥小N乙恢痹谕稀!彼窖燮绞幼盼摇!拔冶疽晕岜换坏簦彼担叭绻邮值娜寺砩弦矗蚁胛矣Ω每梢允〉艏哪且幻妗2还挂膊皇且蛭幌肜朔咽奔洹!

霸趺此? ”

拔也幌肟醇歉鲦蛔友摹!

他从书桌后站起来,走到窗口。他拨弄着百叶窗上的白绳,拉上去几寸又放下来。我耐心等着。他叹口气,然后转头看着我。

澳羌一锓赶乱蛔刹赖难福罨畎岩桓雠⒏钏馈N也幌肟吹剿獾隳慊峋醯媚岩岳斫饴? ”

耙坏阋膊换帷!

安还矣械憷⒕巍N沂锹墒Γ蠢硭滴顺雒媸辈桓孟氲剿降子忻挥蟹缸铩N矣Ω萌σ愿埃髯罴驯缁ぁV辽倬桓迷诨姑桓约旱目突富耙郧埃图偕杷切资帧!彼氐绞樽狼埃赜肿隆!暗易霾坏健>煸诜缸锵殖∽プ×怂

如果这案子带到法庭上辩论,我也许可以找出什么漏洞向他们挑战,但当时我心里其实已经审过那个杂种,而且判他有罪。再加上我认定这案子会转给别人,自然就想尽办法避免见到范德普尔。”

暗歉隼癜菸逑挛缒慊故侨チ恕!

班拧K卦谂υ际辛⒓嘤那羰摇!

澳悄闶窃诶畏坷锛剿摹!

班拧N颐辉趺醋⒁庵芪Щ肪场8惆胩焖侵沼诓鸬襞粲恕:枚嗄昵拔液臀移拮幼≡诟窳滞未迨保页3>嵌敖ㄖ?膳碌牡胤健!

拔抑馈!

罢嫦M且材懿鸬裟星粲!彼肿プケ且恚拔蚁胛铱吹搅四强闪嫔系跤玫恼羝埽褂兴美窗蟛弊拥拇驳ァN颐翘富笆彼妥诖采希梦易巫印!

澳愀谝黄鸫袅硕嗑? ”

拔蚁胗Ω糜邪敫龆嘀油罚芯跎细谩!

八诹寺? ”

翱济挥小K乃疾恢苣亩チ耍沂宰乓暗耐罚墒峭嚼臀薰Α?囱凵袼孟袷窃诟约航幸怀∥扪缘亩曰啊N蚁胍冢笨佳八既绻谢岚锼缁さ幕埃乙扇∈裁床呗浴U馐谴看饧偕栊缘耐纺粤废岸眩阒溃颐幌牍婊嵊谢岣鐾ァW苤掖笾戮龆耍镁袷С5睦碛晌炎铩!

按蠹液孟穸纪馑欠枇恕!

罢飧扇隙ǖ姆杩窕故怯胁畋稹=峁岜涑勺掖笳揭灰荒闱胍慌胖と耍旆揭睬胍慌拧7凑。业笔本筒欢系馗不埃抛焖祷埃馐彼ね房次遥裨谀擅莆沂谴蚰亩俺隼吹模路鹚恢牢乙恢本驮诜坷镒印K饰椅沂撬揖桶言冉补幕坝炙盗艘槐椤!

八蠢瓷裰乔宀磺宄? ”

托帕金琢磨一下这个问题。“我看不出他神智是不是清楚,”

他说,“我只知道他当时看起来神智清楚。”

八盗耸裁? ”

拔蚁M夷芤桓鲎忠桓鲎旨堑煤芮宄N椅仕忻挥猩蔽碌希耗岣5拢怠梦蚁胂耄担骸豢赡苁亲约焊傻摹!

啊豢赡苁亲约焊傻摹!

拔蚁胨褪悄敲此档摹N椅仕遣患堑蒙绷怂K撇患堑昧恕K邓竿矗嘉乙晕撬滴颐翘富笆蔽竿矗罄次蚁肫鹚Ω檬撬邓阜⒛翘煳竿础!

八翘煲蛭涣继嵩缦掳唷!

斑恚堑米约何竿础K邓柑鄣貌坏昧耍韵然毓ⅰH缓笏涂冀财鹉切┭础!稍谠「桌铮酱κ茄!菸宜鞘窃诖采戏⑾炙摹!

岸浴!

八挥性谠「谆蚱渌胤酱艄? ”

八诖采媳簧保奖ǜ媸钦饷此档摹!

他摇摇头:“他头脑不清吧,他一口咬定她躺在浴缸里,浑身是血。我问他有没有杀她,问了好几次,但他一直没有正面回答。他一会儿说他不记得杀了她,一会儿又说一定是他杀了她,因为她不可能是自己干的。”

罢饣八盗瞬恢灰淮巍!

班牛眉复巍!

坝幸馑肌!

笆锹? ”托帕金耸耸肩,“我不觉得他在撒谎。我是说,我相信他记不清有没有杀了那个女孩。因为他承认他做了一件,呃,更可怕的事。”

笆裁词? ”

案越弧!

罢饣岜壬彼膳侣? ”

笆潞蟾越弧!

班蕖!

八⒚挥惺酝佳谑巍K邓⑾炙乖谘蠢铮缓蟾越弧!

八窃趺葱稳莸? ”

拔壹遣磺辶恕D闶撬敌越宦? 他说他操了她。”

霸谒懒艘院蟆!

跋匀弧!

八环岩坏闶戮图亲×苏飧觥!

笆恰N也恢浪越坏降资窃谑虑盎故鞘潞蟆Q槭吹贸隼绰? ”

疤熘溃凑ǜ胬锩豢吹健H绻饬阶形谑奔渖虾芙咏幕埃一骋伤鞘遣皇钦婺苎槌隼醇楦钡氖奔洹N裁次收飧? “不知道。他不断地说:‘我操了她,她死了。’意思好像是,性交是她致死的原因。”

暗静患堑蒙绷怂 N铱此窍乱馐赌ǖ袅苏飧黾且洌皇桥磺宄趺疵煌粜越荒嵌巍_溃以俳惨槐楣炭纯矗邓唤啪头⑾炙乖谀抢? ”

拔移涫狄布遣蝗箍ǖ隆K呓牛⑾炙涝谠「桌铮悄敲此档摹F涫邓裁惶乇鸾驳剿懒耍皇撬邓乖谝桓籽铩!

澳阄柿怂灼鞯氖侣? ”

拔椅仕趺创χ眯灼鳌!

八趺此? ”

八恢馈!

澳阌忻挥形仕灼魇鞘裁? ”

懊挥校也挥梦省K怠!也恢捞晷氲杜苣亩チ恕!薄八烙玫氖翘晷氲? ”

跋匀弧K胁恢赖睦碛陕? ”

斑溃绻患堑眯行祝趺椿峒堑眯灼? ”

耙残硭颂傅剑的鞘前烟晷氲丁!

耙残怼!蔽宜怠

我走一会儿,大致朝着西南方。我在第六大道靠三十七街的地方歇个脚喝一杯。隔着两张凳子坐了个男的正在告诉酒保,他做牛做马赚的钱,都给拿去供领社会救济金的黑鬼买卡迪拉克,他觉得很不高兴。酒保说:“你? 老天在上,你一天他妈的在这儿混八个钟头。付的税给他们买个轮胎轴都不够。”

我往西南方又走了一小段路,拐进一家教堂坐了一会。是圣约翰教堂,我想。我坐的位置靠近讲台,看着别人一个个进出告解室。他们出来和进去时,表情完全没有两样。我想,如果真能把自己犯下的罪留在一间隔帘小密室就好了。

理查德.范德普尔和温迪·汉尼福德。我整理着这团乱麻,想找出来龙去脉。有个结论不断缠着我,但我不愿轻易上钩。这个结论不对,一定不对,但它锲而不合苦苦纠缠,不去面对我就没法办案.我知道下一步该干什么。我一直躲躲闪闪,但它总在我眼前晃来晃去,我没法永远躲着不理。此时不做,更待何时? 总不能等到三更半夜才动手Ⅱ巴。

我又晃了一会,点上两根蜡烛,往募捐箱里塞进几张钞票,然后在宾州车站前搭了辆出租车,告诉司机去贝顿街。

一楼的房客出去了。二楼那位海克太太说她和温迪、理查德很少接触。她记得温迪的前任室友一头深色头发。有时候,她说,她们会在深夜把收音机或音响开得很大,但从没有糟到她要提出抗议的地步。她说她喜欢音乐。她喜欢所有的音乐,古典、半古典、流行——各种音乐。

三楼的公寓门上有把挂锁,要撬开不难,但一定会惊动邻居。

四楼还没人回来,我暗自庆幸。我继续爬到五楼。伊丽莎白‘安东尼利说过这户房客要到三月才会回来。我按了电铃,静候反应。我没有听到任何动静。

门上有四道锁,包括一道防窃最管用的泰勒锁。解决其他三把锁我用的是赛璐珞片——某家石油公司的信用卡,不用白不用,反正我现在已经是无车阶层。然后我便踢泰勒锁。踢了两次,门才朝里飞开。

进门后我锁上其他三道锁。这儿的房客要猜出泰勒锁到底出了什么事的话,且得忙一阵,不过那是他们的问题,而且也要等到三月份。没一会儿工夫我就找到连着防火梯的窗户,把它打开,我往下爬两层到了汉尼福德/范德普尔的公寓。

他们的窗户没锁。我打开,窜身跃进,然后关上窗户。

∈币院螅遗莱龃盎В叻阑鹛莼氐铰ド稀K穆ハ衷谟辛说乒猓购梦冶匦刖哪巧却盎Я弊右丫隆N抑胤滴迓スⅲ叩阶呃壬希衙潘茫缓笙侣プ叱龃舐ァN矣凶愎皇奔淇梢栽诩矶。兜缕斩郧俺愿鋈髦喂埂

---亦凡扫校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