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5

戈登.卡利什的墙上有座老式的钟摆挂钟,以前火车站挂的那种。他不断地瞟它,跟他的手表对时。起先我以为他是想暗示我什么,其后我才明白这只是他的习惯。早年一定有人告诫过他,他的时间宝贵。他从没忘记这句话,但又没法勉强自己完全接受。

他是鲍登房产经纪公司的合伙人之一。我十点过几分抵达他们公司设在佛拉蒂隆大楼的办公室。我等了大约二十分钟,卡利什才拨了个空给我。现在他桌上已经堆满文件和账簿。他连声道歉,说他实在帮不了什么忙。

拔颐前压⒅苯幼飧耗岣5滦〗悖彼担八芸赡艽蛞豢季陀惺矣选>退阌校颐且膊恢馈K俏颐谴娴档姆靠停梢宰杂烧胰送。宦勰信N颐遣挥弥溃参匏健!

鞍捕崂〗惆峤サ惫芾碓笔保碌嫌懈雠矣选N蚁胝宜!

拔椅薮拥弥纳矸郑蛘咚峤岢龅氖奔洹V灰耗岣5滦〗忝吭乱缓虐词苯赡煞孔猓灰桓扇诺奖鹑耍颐敲挥欣碛晒仕氖虑椤!彼ιν罚叭绻孀」歉雠耍罄从职嶙吡说幕埃示植皇腔崃粝滤淖牡刂仿? ”

拔易艿弥浪郑拍苋ノ实刂贰!

班蓿比弧!彼难劬︻┑街由希缓蠡氐奖砩希缓笥只氐轿疑砩稀!拔腋盖赘仗そ庑械氖焙颍磺卸几衷诤懿灰谎K錾饨簿咳饲椤K臼乔芄と耍媪饲蚍坎蛳乱欢岸奥シ俊K行蘩砉ぷ鞫甲约豪矗欢奥プ玫睦笥秩磕美丛俾蛞欢啊6宜靠投际臁K鬃陨厦攀辗孔猓扛鲈乱缓牛行┐舐ナ且桓隼癜菀淮巍S行┓靠腿绻仙锨嗷撇唤樱峥砣菁父鲈虏皇铡S行┤瞬磐砦逄欤突岜凰焐辖帧K蹈烧庑械靡每慈恕!

傲瞬黄稹!

翱刹皇锹? 他现在已经退休了,当然。在佛罗里达住了五、六年。果树自己种自己摘,而且每年还缴会费给铅管工会。”他两手握在一起,“现在这行可大不一样了。我们已经卖掉了他当初买的大部分楼。产权现在是头痛问题,帮别人管理房产要轻松多了。汉尼福德小姐住的大楼,贝顿街一九四号,屋主是芝加哥郊区一个家庭主妇,那是她叔叔留给她的遗产。她连见都没见过,只是我们每年寄给她四次支票。”

我说:“汉尼福德小姐是模范房客吧? ”

八用蛔龉裁唇形颐巧四越畹氖隆1ㄖ剿邓羌伺锌赡埽蚁搿F渌靠兔槐г构!

澳忝患? ”

懊挥小!

八孔庖恢卑词苯? ”

芭级硪桓隼癜荩蠹乙谎2换嵩偻怼!

八吨? ”

岸浴!

八鞘裁词焙蚯┑淖庠? ”

拔野炎庠挤拍亩チ? 噢,在这儿。我瞧瞧,嗯,一九七。年,十月二十三日。标准的两年租约,自动续租。”

霸伦馑陌? ”

衷谑侨侔耸澹背醺阋耍笳橇思复味己芎侠怼K┰际笔侨偎氖槲濉!

澳悴换嶙飧挥忻飨跃美丛吹娜刷虬? ”

暗比徊换帷!

撬欢ㄋ盗怂习喟桑Ω糜型萍鲂欧拍忝钦舛!

霸绺孟氲秸飧觥!彼怠K艺遥沼谀贸鏊畹纳昵氡怼N铱纯幢砀瘢猿剖枪ひ迪低成杓剖Γ晷揭煌蚱撸椭魇强铺乩锥尽I贤沸戳说缁昂怕耄野阉吕础

我问他推荐信有没有查对过。

坝Ω貌楣笨ɡ菜担安还仓皇切问蕉眩笤炱涫岛芗虻ィ恍枰拥缁暗娜酥な邓乃捣ň涂梢粤恕N颐且拦呃岽蛉ゲ槲剩还惺焙蛭艺婊骋傻降子忻挥斜匾!

八缘背跄忝堑娜酚腥舜蚬飧龊怕耄苑揭灿腥私樱一拱锼龌选!

跋匀蝗绱恕!

我谢谢他抽空见我。我在楼下大厅的公共电话投下一毛硬币,拨了温迪留下的号码。有个录好的声音告诉我,我拨的是空号。

我把一毛又投回去,打到卡莱尔旅馆。我要前台转到凯尔‘汉尼福德的房间。铃响到第二下时,有个女人接了电话,我报上名字,告诉她我要找汉尼福德先生。他问我有没有进展。

安恢溃蔽宜担拔碌霞牡拿餍牌忝腔沽糇怕? ”

翱赡芑乖凇:苤匾? ”

翱梢园镂野咽奔湎群蟠涡蚺宄K淖庠际侨昵暗氖虑┑摹D闼倒谴禾焱说难А!

拔壹堑檬侨隆!

暗谝徽琶餍牌鞘裁词焙蚴盏降? ”

巴搜Ш罅饺鲈轮冢壹堑谩N椅饰饰移拮印!币换岫笏乩矗拔移拮铀档谝徽趴ㄆ橇碌降模壹堑檬俏逶碌住5诙牛鹇蘩锎锬钦牛羌父鲈乱院笫盏降摹1肝颐话旆ń驳酶魅贰N移拮铀邓蟾呕辜堑冒芽ㄆ赵谀亩恕N颐敲魈煸缟匣赜鹊倏āN也履闶窍胫溃碌献饽枪ⅲ窃谒シ鹇蘩锎镏盎故侵蟆!

猜得八九不离十,所以我答了声是。我告诉他一两天内我会再打给他。我已经有了他尤蒂卡的办公室号码,不过他又把家里电话告诉了我。“但请你尽量打到公司。”他说。

伯盖什古董进口公司位于十一和十二街之间的大学广场。

我站在一条走道上,周围环绕着西欧残破的古董。我盯着一台座钟——和戈登·卡利什墙上那个一模一样。标价是两百二十五。

澳愣灾佑行巳ぢ? 那可是台好钟。”

罢庵幼悸? ”

班蓿庑┲影诠抑佑涝痘挡涣耍易技恕D阒灰饕坏髦亓浚涂梢钥刂扑堑目炻D憧吹恼飧觯涌蚧贡4娴孟裥碌囊谎U獠皇巧偌男秃牛比唬还腋銎废喔庖谎玫目峙潞苣选H绻阏嬗行巳ぃ矍颐腔箍梢陨塘俊!

我扭头仔细打量他。他约莫二十七、八岁,千干净净的一个年轻人,穿件法兰绒长裤,粉蓝色高领毛衣。发型看来非常昂贵,鬓角与耳垂对齐。两撇八字胡修剪得一丝不苟。

我说:“其实我对钟没有兴趣。我是想找人谈谈以前在这儿工作的一个男孩。”

班蓿闼档囊欢ㄊ抢砘闶蔷彀? 真叫人不敢相信,不是吗? ”

澳愀苁炻? ”

澳吧煤堋N腋卸鹘谇安痪貌诺秸舛习唷N乙郧霸谡馓酡倮砘抢聿榈碌年浅啤

街下去不远的拍卖艺廊工作,不过那里吵得我实在受不了。”

袄砘谡舛隽硕嗑? ”

拔也磺宄2鞘蚕壬梢愿嫠吣悖驮诤笸钒旃依铩7⑸羌乱院螅烧姘颜舛愕眉Ψ晒诽N业较衷诨故敲环ㄏ嘈拧!

鞍阜⒌碧欤阍谡舛ぷ髀? ”

他点点头:“我那天早上见过他。礼拜四早上。之后我整个下午都在送货,一卡车丑极了的法国乡间家具,运到赛奥西特一栋难看的双拼别墅。在长岛。”

拔抑馈!

昂撸铱刹恢馈U庑┠昀次颐烧婧茫尤徊恢捞煜禄褂懈鼋腥挛魈氐墓淼胤健!彼肫鹞颐窃囱纤嗟幕疤猓裆帜仄鹄础!拔椅宓阕笥一氐秸饫铮蘸酶仙习锩κ仗蜢取@砘缇吞崆白吡恕5笔笔虑槎家丫⑸耍园? ”

澳鄙笔奔浯蟾攀撬牡阕笥摇!

拔夷鞘焙蛘诔さ焊咚俟飞细煌ǚ苷健!彼肪缁卮蚋龆哙拢拔业降蓖硎坏闶湛葱挛诺氖焙颍胖勒飧銮逑ⅰN沂翟诿环ㄏ嘈判资志褪俏颐堑睦聿榈隆し兜缕斩翘岬焦镜拿郑摇彼究谄瓜铝绞帧!疤煜率抡娴暮苣阉怠!

八鞘裁囱娜? ”

拔腋久皇奔涓焓臁K涣澈推虮蛴欣瘢浅R笄凇K怨哦貌欢啵峭τ懈芯醯摹绻愣乙馑嫉幕啊!

澳阒恢浪桓雠⒑献? ”

罢馕夷幕嶂? ”

八残硖峁!

八惶帷N收飧陕? ”

八送。憔醪痪醯闷婀? ”

罢馕侍馕颐幌牍裁皇裁春酶芯醯摹!

八峭粤德? ”

拔夷闹? ”

我逼上前去,他缩缩身子,但脚没移动。我说:“省省你这套吧。”

鞍? ”

袄聿榈率遣皇峭粤? ”

拔叶运擅话氲阈巳ぃ乙裁患鸬哪腥嗽谝黄稹C患创罟裁慈恕!

澳阆牍峭粤德? ”

斑溃乙恢倍颊庋孪搿?蠢咸斓姆萆希桓北曜嫉耐粤党は啵徊蠲恍戳成稀!

我在办公室找到伯盖什。他身材矮小,满额皱纹几乎长到头顶,下巴才刮没两天,八字胡乱蓬蓬的一团:他告诉我,找他的警察和记者实在多得烦不胜烦,他还有生意要做。我告诉他我不会花他太多时间。

拔矣屑父鑫侍狻!蔽宜担拔颐窃倩氐嚼癜菟模阜⒌碧臁

那天理基跟平常表现不太一样吧? ”

拔也痪醯冒 !

八挥凶⒉话猜? ”

懊挥小!

八嵩缁丶伊恕!

懊淮怼K酝晡绶够乩匆院蟛皇娣Kス战悄羌矣《炔凸莩粤丝Яǎ芯醪皇省N页L嵝阉灰晕兜捞氐亩鳎胀ǖ拿拦澄锍粤俗畎踩K南低程乇鹈舾校捎肿馨⑿└逯什缓系耐夤恕!

八裁词焙蚶肟? ”

拔颐涣粢狻K酝晡绶够乩春苣咽埽乙砩匣丶倚菹ⅰ6亲咏释茨亩邪旆ㄗㄐ墓ぷ鳌2还胗渤牛庑∽邮乱敌那浚ぷ髀袅ΑS惺焙蛩蚕涣迹乓桓鲋油肪秃昧耍饣卦嚼丛讲郏铱床还ィ舶阉苹丶摇K叩氖焙颍溃挡蛔迹蟾攀侨惆桑故侨惆? 差不多就那个时间。”

八锬阕龆嗑昧? ”

按蟾乓荒臧搿K乔澳昶咴吕吹摹!

八澳晔掳崛ジ碌稀ず耗岣5峦。阌兴暗淖≈仿? ”

岸值幕浇糖嗄昊帷K背趵从ζ甘保妥≡谀嵌H缓笏职峁复危桓易≈罚岬奖炊俳治蚁刖褪窃谑隆!

澳阒拦赜谖碌稀ず耗岣5碌氖露? ”

他摇摇头,“从没见过,也没听过这个名字。”

澳阋郧熬椭浪鸵桓雠⑼? ”

八悄茄宜档摹!

芭? ”

伯盖什耸耸肩,“我看他应该是跟人合租房子,如果他要我以为那人是女的,我姑且相信。”

澳憔醯盟峭粤? ”

岸园 N颐钦庑幸膊皇敲惶庵质隆N业脑惫ぞ退愀侵薮笮尚缮洗玻乙参匏健O掳嗍奔渌前墒裁矗撬亲约旱氖隆!

八忻挥心母雠笥咽悄闳鲜兜? ”

安唬乙桓鲆膊蝗鲜叮谢岸济谱拧!

八ぷ鞅硐趾芎谩!

胺浅:茫浅=魃飨感模叶哉庑杏懈芯酢!彼劬Χ⒆盘旎ò澹拔铱吹贸隼此兴饺宋侍狻K永床惶福溃趺此岛媚? 绷得太紧。”

敖粽? 敏感易怒? ”

安唬煌耆恰1恋煤芙羰俏夷芟氲降淖詈玫男稳荽省D憧梢愿芯醯剑惺裁葱氖峦献潘鲁粒蟮盟坏谩5阒缆? 他刚来这儿时,这种情况要明显多了。过去这一年他稳定了很多,好像已经找到缓解的方法。”

肮フ庖荒? 也就是说,从他搬去跟温迪同住以后。”

拔业姑荒茄牍还娜访淮怼!

八绷怂愫芫劝伞!

拔蚁呕盗耍久环ㄏ嘈拧N业较衷诨姑换指垂础R荒臧肜矗扛隼癜莅镂易鑫逄焓拢乙晕液芰私馑O衷谖也欧⑾治腋静蝗鲜端!

出去的路上,穿高领毛衣的年轻人叫住我。他想知道我有没有问出什么。我说我不知道。

暗獍缸右丫崃耍彼担安皇锹? 他们俩都死了。”

岸浴!

澳悄阏庋拇Υ蛱剑降孜耸裁? ”

拔乙膊恢溃蔽宜担澳憧此裁匆≡谝豢? ”

耙桓鋈宋裁匆硪桓鋈俗≡谝黄? ”

凹偕杷峭粤岛昧耍裁匆淖? ”

耙残硭瞿辶说Щ腋蛏ǖ墓ぷ鳎约合匆路捶沉恕!

拔也恢浪敲聪突邸L邓羌伺!

拔乙蔡盗恕!

澳型粤滴裁椿嵋伺黄鹱? ”

八溃乙膊虏煌浮R残硭盟邮炙O碌逆慰停残硭鞘鞘⒍嗄甑慕愕堋7凑易约喊。退愦蛩牢遥膊换岣鹑俗。还苣械幕古摹N腋易约鹤【鸵丫宦榉沉恕!

这点我没法反驳。我朝门口走去,然后又扭过头。太多事情说不通了,而且根本拢不到一块。“我只是想找出个道理来,”

我说——跟我自己,也是跟他,“他好端端的干嘛杀她? 先奸后杀。为什么? ”

斑溃悄潦Φ亩印!

澳怯衷趺囱? ”

八悄腔锶巳欠枳樱彼担安皇锹? ”

---亦凡扫校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