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4

我到格林威治大道一家意大利店吃晚餐,然后到两家酒吧混了一混,才拦辆出租车到约翰尼·乔伊斯酒吧。我告诉酒保我要找刘易斯- 潘科夫,他指指后头一处雅座。

我其实不用人帮也能找到他。他高高瘦瘦四肢细长,发色淡黄,胡子刚刮,一脸毫无心机的样子。我走近时,他站起来。

他身穿便服,廉价的灰色格子呢西装配上淡蓝色衬衫和条纹领带。我说我是斯卡德,他说他是潘科夫,然后伸出手来,我握了一握。我坐在他对面,服务员过来时我点了双份波本。潘科夫面前还有半杯没喝完的啤酒。

他说:“副队长说你想见我,是要问我汉尼福德谋杀案的事吧? ”

我点点头说:“干得好。”“全凭运气,误打误撞上的。”

鞍锬闾砹吮使馊偌锹肌!

他脸红了。

芭缓每梢阅酶黾谓薄!

他脸更红了。我在想他到底多大了,外表看来应该有二十二岁吧。我想到他的报告,我看他一两年内应该可以升任三级警探。

我说:“我看过你的报告。细节不少,不过有些事情还是需要你补充一下。你跑到出事地点时,范德普尔站的地方离发生凶案的那栋建筑有两个门面。他当时到底在干什么? 手舞足蹈,还是在跑? ”

坝Ω盟凳钦驹谠夭欢还硖宥骱艽蟆>拖窬P枰⑿梗拖窈攘颂嗫Х攘绞侄陡霾煌!2还侨矶荚诙丁!

澳闼邓囊律啦徽趺锤霾徽? ”

八某纳老掳谠诳阕油饷妗Fご档煤煤玫模还た忝豢郏焕矗腔岸冻隼戳恕!

八囊蹙? ”

岸裕囊蹙ァ!

澳憧此枪室獾穆? ”

斑溃峭嬉舛悸冻隼戳耍约河Ω弥馈!

安还挥凶晕浚蚴桥てü桑蚴亲鍪裁床谎哦髦嗟? ”

懊挥小!

八忻挥胁? ”

拔颐蛔⒁狻!

澳憧吹剿睦隙墒敲蛔⒁庥忻挥胁? ”

他脸又红了。“他没有。”

服务员拿来我的饮料。我举起杯子,朝里头看看。我说:“你在报告里说,他当时说了脏话。”

笆怯煤鸬摹N一姑蝗乒战蔷吞剿纳簟!

八档氖恰

澳阒赖摹!

他很容易发窘,太嫩了。我忍着没发脾气。“他用的字。”我说。

拔也幌胨的切┳帧!

懊闱恳幌隆!

他问这重要吗,我说也许。他身体前倾,声音压低。“操。”

他说。

八湍敲匆恢比伦拧佟? ”

耙膊煌耆恰!

澳憔驼兆沤病!

斑溃冒伞K档氖恰欢系睾埃骸也伲也伲也倭宋衣琛!饣八铝擞秩隆!

八挡伲顾邓倭怂琛!

岸裕褪钦饷此怠!

澳愕笔痹趺聪? ”

拔揖醯盟枇恕!

澳阌忻挥邢氲剿绷巳? ”

班蓿挥小N衣砩舷氲剿鞘芰松恕K硎茄!

八氖? ”

叭怼K氖郑某纳溃某た悖牧常肷砩舷露际茄N冶纠匆晕蝗丝沉耍邢缚纯此涫得皇拢皇撬摹!

澳阍趺纯吹贸隼? ”

拔揖褪侵馈K皇拢皇撬难怯Ω镁褪潜鹑说摹!

他举起杯子,一饮而尽。我挥手招来招待,为潘科夫再点一杯啤酒,自己点杯咖啡。招待拿来饮料之前,我们就坐在那儿一言不发。潘科夫过去几天拚命想忘掉的事情,现在又统统回来了,他很不好受。

我说:“所以你就猜到公寓里有具尸体。”

拔抑阑嵊校拧!

澳愕笔币晕崾撬? ”

拔乙晕撬杪琛K恢比氯拢伲也倭宋衣瑁乙晕⒘耸姆杌乖趺吹模阉杪枭绷恕I踔廖易呓チ硕蓟挂晕钦媸撬瑁阒溃蛭鹣雀究床怀鏊哪炅洌褪悄敲锤鲅芰艿呐斯庾派碜樱驳ァ⒚喝谘铮岛臁

他的脸白里泛绿。我说:“放轻松点,刘易斯。”

拔颐皇隆!

拔抑滥忝皇隆0淹犯樵诹较ブ屑洌矗肟雷幼矗返拖隆D忝皇碌摹!

拔抑馈!

我以为他会昏倒,结果他还是稳住了。他没抬头保持了一、两分钟,然后直起身。他的脸现在有点血色。他做了几次深呼吸,狠狠灌下几口酒。

他说:“天哪。”

澳阆衷诤枚嗔恕!

班牛浴K谀抢铮抑豢戳艘谎劬腿滩蛔∠胪隆N也皇敲豢垂廊恕N野职郑脑嗖》⑺涝诖采希俏易呓坷锓⑾值摹6业绷司煲院蟆阋仓馈?晌掖永疵豢垂侵植易矗曳峭虏豢桑晌矣指腔煺暑碓谝黄穑睦隙顾υ谕馔坊巫拧N宜烂涯枪吩又滞系浇锹洌缓罂即笸绿赝拢湍茄诜坷镆桓鼋锹洌缓竽阒涝趺醋怕? 我突然咯咯笑起来。我没法控制,我站在那儿像个白痴一样,咯咯笑个不停,哪想到跟我铐在一起的家伙,竟然停住满嘴胡言乱语问我说:“什么那么好笑? ”你信吗? 就像他要我跟他解释这个笑话,好让他也开开心。“什么那么好笑? ”

我把剩下的波本全部倒进咖啡,拿汤匙搅一搅。我开始知道理查德.范德普尔的一些片片段段。目前这些片段根本凑不到一块,但它们最终很可能会拼出一幅完整的图像。不过它们也有可能永远得不出任何具体结果。有时候全貌还远不如局部分开看更清楚。

我又花了二十分钟左右和潘科夫奋战,来来回回重温我们走过的路,但没有收获。他谈了些他对谋杀现场的反应,他想呕、歇斯底里。他不知道这种事情得过多久才能适应。我想到我从档案抽走的照片,看照片我没什么感觉,但如果我跟潘科夫一样进过那间卧房,可能也好不到哪去。

澳懵嵯肮咭恍┦虑椋蔽腋嫠咚安还级故腔崦俺鲂碌淖纯觯心愫薏坏靡煌纷菜馈!

看看实在挖不出别的东西,我把一张五块放在桌上付帐,另外塞了二十五块给他。他不肯收。

笆障掳桑蔽宜担骸澳惆锪宋颐Α!

斑溃淮恚抑皇窍氚锩Χ选D们揖醯没!

澳阏庋吞欢铝恕!

鞍? ”他蓝眼珠瞪得老大。

安欢隆U獠凰闾拔郏馇删坏煤堋D惆锶艘桓雒Γ玫愠昀汀!蔽野殉蓖乒ジ!疤昧耍蔽宜担澳悴帕⑾乱桓鲂」Γ戳似实谋ǜ妫淼玫保欢嗑镁鸵帜阕猜叱盗耍槐卦偻讲窖膊椤2还绻得鋈サ幕埃擅蝗烁腋愦畹怠!

拔也欢!

白邢赶胂搿H绻思腋闳悴皇盏幕埃慊崛煤芏嗳私粽拧D悴挥玫被等耍行┣憧梢跃苁眨夷阋灿貌蛔潘拇Ω松焓忠2还杏行泄妫阕艿米袷赜蜗饭嬖颉0亚掌鹄窗伞!

疤炷摹!

翱漳训烂桓嫠吣慊嵊杏退? ”

暗比凰盗恕2还腋闾覆皇俏飧觥`牛颐炕刂低臧喽蓟峁春攘奖N腋遗殉T剂耸惆朐谡舛雒妫也挪皇恰

翱瞻锬阕硕蹇椋治蹇楹炖阆胱约禾脱? ”

疤炷摹D俏以趺窗? 闯到他办公室给他五块钱? ”

罢饩投粤恕D憧梢员喔鍪裁蠢碛桑瘛鼓憬韪业奈蹇椤嗟摹!

铱次乙У幕购芏唷!彼怠K哉飧銮熬八坪醪惶止邸

捌涫狄裁皇裁春玫P牡模蔽宜担澳闶怯泻芏嗟醚В还腔崛媚闱崴晒亍V贫缺旧砘岽拍阋徊讲酵白摺U飧鲋贫染褪呛迷谡饫铩!

他坚持要用我刚破的财请我一杯。我坐在那儿静静听他告诉我,当警察对他有何意义。我不怎么专心,只偶尔在恰当时机点个头。他的话我听不进去。

我走出酒吧,沿着五十七街穿城回到旅馆。((纽约时报》才刚摆上第八大道的书报摊,我买一份带回去看。

前台没有我的口信。我上楼回房,脱下鞋子,拿了报纸瘫在床上。凶案的报导跟刘易斯- 潘科夫的谈话一样,乏善可陈。

我打算更衣就寝。脱下衬衫时,温迪·汉尼福德的尸照掉到地板上。我拣起来盯着它看,假想自己是刘易斯‘潘科夫,手腕铐上凶手闯进那个场景,拽着他穿过房间到角落吐,然后歇斯底里地咯咯狂笑——直到理查德- 范德普尔神智清明地问我高兴什么。

笆裁茨敲春眯? ”

我冲个澡,把衣服穿上。之前一直断断续续下着雪,现在开始积雪。我绕过拐角走到阿姆斯特朗酒吧,找张吧台前的高脚凳坐下。

他跟她像姐弟一样住在一起。他杀了她,然后叫着他操了他妈。他冲到街上,全身沾满她的血。

我知道的太少,而且互相没什么关联。

我喝了几杯酒,避过几个想谈话的人。我四下寻找特里娜,但她值完班后走了。我不说话,听酒保告诉我今年尼克斯队为什么出了状况。我不记得他说的话,只记得他吐沫横飞,一脸激情

---亦凡扫校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