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3

贝顿街从哈德逊大道往西延伸到河边,街道狭窄,都是住家。有些树是新种的,树基围上矮栅栏,上头挂着牌子恳求狗主压住他们宠物的天性:“我们爱我们的树/请控制你们的狗”。

一九四号是栋整修过的褐石建筑,前门颜色就像人造草皮。共有五间公寓,一层一间。前厅里的第六个门铃上标着“管理员”

三个字。我按铃静候。

应门的女人大约三十五岁左右。她穿件男式白衬衫,敞开领口两粒钮扣,褪色的牛仔裤斑班点点。她体态像消防栓,一头短发好像是抡把钝掉的大剪子随意喀擦几下的结果。不过看来下坏。她站在门口,仰头看我,五秒钟之内就断定我是警察。

我报上名字,得知她叫伊丽莎白. 安东尼利。我告诉她我想跟她谈谈。“谈什么? ”

澳闳サ姆靠汀!

案盟馈N乙晕丫晔铝四亍N一乖诎桶偷茸拍忝强宄鏊堑亩髂亍7慷掖瞬喂酃ⅲ晌伊冀蝗ァ!

盎股献殴宜? ”

澳忝钦庑┤硕疾换ハ嗤ㄆ? ”

拔也皇蔷掷锱衫吹模馐撬饺说鞑椤!

她的眼睛千变万化。她对我稍有好感,因为我不是警察,不过现在她知道了我的目的。而且如果我不是公家派的,那就表示她没义务在我身上浪费时间。

她说:“听着,我很忙。我是个艺术家,有很多工作要做。”

盎卮鹞壹父鑫侍猓冶Vけ饶愦蚍⑽易吒∈隆!

她想了想,猛地转身走进大楼。“外头冻死了,”她说,“跟我下楼,咱们可以谈,不过可别占用我太多时间。”

我跟她走下一段楼梯,到了地下室。她有个大房间,厨具放在一角,西墙摆张行军床。仰看全是暴露在外的水管和电线。

她搞的是雕塑,现场有几件作品为证,但她正在做的那件我没法看到——有块湿布盖住了。其他几件都是抽象的,形体庞大、呆钝,跟海怪似的。

拔颐环ǜ嫠吣愣嗌伲彼担拔业惫芾碓笔且蛭梢悦饨煞孔狻N沂智桑还苁裁炊骰盗耍掖蟾哦寄苄藓茫椅依骱Γ腋锨贩孔獾娜舜笊氯隆4蟛糠质奔湮叶疾淮罾肀鹑耍液苌僮⒁獯舐ビ惺裁词隆!

澳闳鲜斗兜缕斩耗岣5滦〗? ”

按蚬彰娑选!

八鞘裁词焙虬崂吹? ”

拔野崂匆郧埃驮谡舛恕N沂墙衲晁脑侣侥辍K蟾攀且荒甓嘁坏阋郧鞍崂锤。蚁搿C患谴淼幕埃蚁胧鞘サ谇懊欢嗑谩!

八遣皇且坏腊崂吹? ”

安皇恰T谡庵埃泄鸬氖矣选!

澳械? ”

芭摹!

她没留记录,不知道温迪的前任室友叫什么名字。她给了我房东的名字和地址。我问她记不记得温迪什么事情。“少之又少。我只注意找麻烦的人。她从来没开舞会放音乐吵到别人。我去过她公寓几次,她卧室暖气的活塞裂了,暖气漏得太多,他们没法调节温度。我换个新活塞上去。才两个月前的事。”

八枪⒈3值煤芨删? ”

案删患耍浅I托脑媚俊K前汛翱蚝兔趴蚨忌狭似幔揖甙谏枰埠鼙鹬隆!彼烈饕幌拢拔蚁胍残硎撬戳烁谋洹

他搬来前我就在这儿了,我记得以前没那么好。他挺有点艺术气息。”

澳阋郧熬椭浪羌伺? ”

拔蚁衷诨共恢滥兀以诒ㄖ缴隙亮颂嗷鸦啊!

澳悴蝗衔? ”

拔艺匆饧济挥小C惶靠捅г构还八祷乩矗谀巧贤肪退阋惶旖恿耸隹腿耍艺舛参薮又馈!

八泄每吐? ”

拔也鸥憬补械幕拔乙膊恢馈I下ゲ恍枰ü艺夤亍!

我问她大楼还住着些什么人。总共有五间整层公寓,每层房客的名字她都给了我。如果他们愿意的话,我当然可以找他们谈,她说。不过顶层那对夫妇可不行——他们在佛罗里达,要到三月中才会回来。

澳阄使幻? ”她说,“我想接着工作了。”她弹弹指头,一副等不及要捏泥土的样子。“温迪- 汉尼福德是不是? ”

拔以趺粗? ”

澳憔醯梅兜缕斩赡苁峭粤担运闶遣皇且灿泄虏? ”

班蕖N一挂晕唬幌瘛N抑灰磁硕晕业奶龋涂梢圆赂霭司挪焕胧N铱此苷!!

岸闳醇俣ㄋ形侍狻!

岸浴!彼鐾房次遥爸缆? 我到现在还很肯定。”

我告诉她,她帮了我很大的忙。

拔揖醯煤孟衩桓闼凳裁础!

暗故怯屑履憧梢愿嫠呶摇!

笆裁词? ”

澳悴蝗鲜端牵礁龆疾蝗鲜叮乙仓滥愣哉獯舐サ娜嗣欢啻笮巳ぁ2还な奔渚?吹降娜耍喽嗌偕僮芑嵩谛睦锪粝乱坏阌白印D愣运撬欢啵┳芑岣闶裁锤芯酰裁刺厥庥∠蟆R残碚飧隼癜堇捶⑸氖拢崮:裟阍吹挠∠螅还一故窍胫滥阋郧岸运怯惺裁纯捶ā!

八党隼炊阅阌钟惺裁春么? ”

罢庋揖涂梢灾溃窃诒鹑搜劾锸鞘裁囱印:慰瞿闶且帐跫遥鄄煜氡胤浅C羧瘛!

她啃起指头。“嗯,我懂你的意思。”她顿一下后说,“不过实在不知道从何说起。”

八绷怂愫芫取!

懊扛鋈硕己芫取!

耙蛭阍炊运堑目捶ǔ鋈胩蟆D惚纠词窃趺纯此堑? ”

爸皇欠靠停皇呛芷胀ǖ摹鹊取:冒桑憬谅伊宋业哪韵赴R郧拔掖用幌牍颜庵指芯跤糜镅员泶锍隼础2还阒牢沂窃趺纯此堑? 像姐弟一样。”

敖愕? ”

岸浴!

拔裁? ”

她闭上眼睛,皱起眉头。“没法说得很清楚,”她说,“也许是他们在一起的样子。不是他们做的事情,只是他们散发的气息,他们走在一起时给人的印象,他们相互的关系。”

我等着。

盎褂屑隆N业挂裁辉趺慈ハ耄沂撬得蝗宋实幕拔也换崽幔还液孟窭硭比痪腿隙ㄋ峭粤怠!

拔裁? ”

她本来一直坐着,这会儿却站起来,走向她的一件作品——铁灰色的多角凸面体,比她本人还高还宽。她背对着我,短粗的指头顺着一个曲面划过去。

疤逍桶桑蚁耄偈滞蹲愕难印K呤荩不暗姆绞胶芴乇稹F涫滴艺庵秩耸翟诓桓媒舱庵只啊N业纳聿摹⑽业亩谭ⅲ蚁不队檬郑缙骱突滴矣帜檬帧R话闳撕苋菀兹隙ㄎ沂桥粤怠!彼恚劬τ刑粜埔馕丁!拔也皇恰!彼怠

---亦凡扫校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