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2

第六分局在西区十街。我到那儿时,艾迪·凯勒正在他的办公室审阅报告。他看到我一点也不吃惊。他把文件推到一旁,朝桌边一张椅子点了点头。我一屁股坐下,伸手跟他握了握。

两张十块和一张五块的钞票从我手上转到他手上。

拔铱茨愕锰矶ッ弊印!蔽腋嫠咚

罢饣安患佟C弊釉俣啵乙簿醯糜涝渡倭艘欢ァD憧春耗岣5略趺囱? ”

翱闪募一铩!

笆前。仓荒苷饷此怠J虑榉⑸欤挥姓抛抛彀蜕翟谀抢铩;骺逅木褪钦飧觯阒馈J奔湟蛩亍H绻颐谴资只ǜ鍪彀敫鲈隆⒁桓鲈碌模蛘咚悼ド笱叮细鲆荒曜笥摇D茄焕此秃霉嗔耍梢杂谢岣虐盖榉⒄孤视Α5障衷谡庋樱橐幌拢虑榻佣献爬矗赖舳疾恢牢颐蔷鸵丫米⌒资郑人貌蝗菀姿璧幕毓瘢苫侠矗泻⒁丫跛懒恕:耗岣5率视Σ涣耍蛭奔洳还弧!彼馕渡畛さ乜次乙谎邸!八晕蚁氲礁谜腋隼匣锛疲盟没桃槐省!

笆前。裁床荒? ”

他从烟灰缸里拿出一支熄灭的雪茄重新点上。换支新的抽,他绝对负担得起。第六分局炙手可热,而他的职位又有不少油水可捞。他大可三言两语打发了汉尼福德,犯不着为了抽二十五块蝇头小利引荐给我。积习难改。

澳帽颈闾踔剑较殖「浇⒏霾剑胰宋饰驶啊;父鲂∈本涂梢允樟恕5绞焙虮ㄉ弦桓隼癜莸墓ぷ髁浚莺萸盟鲆惶煲话倏椋ǚ蚜硭恪H煜旅挥斜日飧玫牟钍隆!

我说:“我想瞧瞧这案子的档案。”

案陕锒啻艘痪? 你啥也找不到的,马修。案子还没开审就已经结案了。我们连那狗娘养的干了什么事都不知道,就已经把他上了铐。”

爸皇抢泄隆!

他眯了眯眼睛。我们年龄差不多,但我比他要早进入警界,他还在警校受训时,我就已经做了退休打算。凯勒现在看起来老了很多,下巴松垮垮的,长期的办公桌生涯坐得他臀部全是赘肉。他眼里有些东西是我不喜欢的。

袄朔咽奔洌硇蕖:伪刈哉衣榉? ”

熬偷闭馐俏业陌彀阜绞胶昧恕!

暗蛋覆欢酝馊斯獾隳愀们宄!

我说:“让我看看,就再给你添顶帽子。另外我也想跟抓住犯人的警官谈谈。”

罢飧鑫铱梢园锬阄饰剩才排雒妗2还鸩淮鹩υ谒!

暗比弧!

二十分钟后,办公室只剩我一人。我钱包里少了二十五块,我面前的桌上多了个牛皮档案袋。钱花得有点冤枉,纸夹没多提供什么新的资料。

巡警刘易斯- 潘科夫,抓住罪犯的警官,写了一份报告。我有一阵子没读这种东西,它让我重温旧梦:从“例行的徒步巡逻任务,目标往西的方向行进”一直到“在此时刻,肇事罪犯被移往男囚狱责行监禁。”他的警察术语真特别。

潘科夫的报告我读了两遍,记了些笔记。报告如果用白话来说,其实还算是挺清楚的事实陈述。四点过十八分,他在银行街往西走。他听到一阵嘈杂,没多久便碰到一些人告诉他说,贝顿街有个浑身是血的疯子在那儿手舞足蹈。潘科夫立刻跑过街角到贝顿街,发现“被举报的刑事犯人,其后查证出是贝顿街一九四号的理查德·范德普尔,他衣衫不整,浑身看似血液之物,嘴里高喊猥亵之语,并对路人展露他的私处。”

潘科夫头脑清醒地把他上铐,好不容易才问出他的住处。

他领着嫌犯上了两层楼梯,进入范德普尔和温迪·汉尼福德同住的公寓。他在那儿看到温迪·汉尼福德,“显然已经身亡,身无蔽体之物,戳刺致死,显然是利器造成。”

潘科夫马上电话报告警局,其后便是例行公事。验尸人员看过后,证实潘科夫的判断正确——温迪的确已死。摄影小组拍下照片:几张血迹四溅的公寓照片,多张温迪尸身的特写。

无从得知她生前的长相。她因失血过多死亡,这点麦克白夫人。颇有体会。实在难以想像,人体在死亡过程流失的血液可以多到什么地步。要是拿根冰钻刺人心脏,衬衫前襟有可能连一滴血也看不到。但范德普尔割了她的乳房、大腿、肚子,以及喉咙,整张床如同血海。

他们拍下尸体以后,移尸解剖检验。由验尸官简吉尔验尸。

他表示受害者是二十多岁的白种女性,最近有过性交,包括口交及性器接触;遭利器割了二十三下,很可能是剃须刀,但没有戳刺伤口( 他判断是剃须刀或许原因在此) ;许多动脉、静脉( 名称他全一一指出) 在这非人道过程中,或遭全部,或遭局部割开;死亡时间大约是当天下午四点,误差是二十分钟;而且他推断,伤口不可能是自行造成的。

最后这点他的立场如此坚定,实在叫我佩服万分。档案夹其余部分全是零星记载,日后都得由司法机器的其他部门发出正式报告加以补充说明。有条附注指出,犯人在第二天就被带到法官面前,正式以杀人罪名被控。另一条则注明法庭指派的律师名字。还有一条指出,理查德·范德普尔在礼拜六早上六①莎剧Ⅸ麦克白》中的女主角,鼓动其夫弑君篡位。

点前不久,经人发现死于牢中。

档案夹往后必定日益茁壮。案子已经宣告侦破,但第六分局的档案会像尸体上的头发和指甲一样不断生长。查牢房时发现理查德’范德普尔吊死在蒸汽管上的监狱管理人员得交份报告。同样得交报告的还有宣布他死亡的医官,以及斩钉截铁判定他死因的那位。他撕开床单绑成绳,系住自己的脖子吊死了。

最终法医的检验报告会总结说:温迪·汉尼福德遭理查德.范德普尔谋害,而理查德·范德普尔则畏罪自杀。第六分局,以及其他与此案有关的人员,已经定下这个结论。而这个结论的前半部分,他们早在范德普尔入狱之前就已定下。

我回头重看某些资料。照片我一张张拿来细看。公寓看来并不特别凌乱,这表示凶手是她的熟人。我回到验尸报告。温迪的指甲缝没有皮肤,没有明显的挣扎痕迹。脸部瘀青呢? 是有。这样看来,他在割她时她有可能已经昏迷。她可能是过了一段时间才死透。如果他先割喉咙,而且把颈静脉划开,她应该可以走得快点。问题是她躯干上的伤口失血太多。

我挑出一张照片,塞进衬衫。我不确定目的何在,但我知道没人在意。我认识布鲁克林圆石丘一名内勤警员,他习惯性地会把经手的每张恐怖照片复印收藏。我从没问他原因。

凯勒回来时,我已经收拾好所有文件,放回档案袋里。他换了支雪茄抽。我从他书桌后站起,他问我是否满意。

拔一故窍敫丝品蛱柑浮!

岸及才藕美病N抑滥闼璧乃滥越睿豢赡芨谋渲饕狻

那堆垃圾里头你捞到啥个宝贝没7 ”

拔以趺粗? 连要找什么都不清楚。听说她拉客,有证据吗? ”

懊惶ぁ2还业幕埃寄苷业健R鹿窭锒际敲疲痔岚锖眉赴倏椋床怀鏊可渡睢4鸢冈倜飨圆还!

八裁锤兜缕斩? ”

澳切∽佑懈⒋绯さ纳嗤贰!

安豢嫘ΑK锼ぬ趼? ”

翱赡堋!

八橇┒济磺翱疲园? ”

懊挥校蛔巍5人盍怂院螅饺瞬派瞎俜郊锹肌!

我闭了一会儿眼睛。凯勒叫我的名字,我抬起头。我说:“只是个念头闪过。你说过一切发生得太快,汉尼福德措手不及。除了你提的两种情况以外,我还想到一层:如果杀她的人身分不明,你就得把她过去两年的生活查得一清二楚,放到显微镜下看个仔细。问题是案子还没开审就宣告落幕,调查她的过去不再是你的工作。”

岸园 K韵衷诒涑赡愕墓ぷ鳌!

班拧K檬裁瓷彼? ”

耙焦偎凳翘晷氲丁!彼仕始纾耙彩遣碌摹!

靶灼飨侣淠? ”

笆前。揖椭滥阋收飧觥N颐敲徽易拧2还憧勺ゲ坏轿颐切”枳印S猩却盎Э牛残泶幽嵌酉氯チ恕!

按盎馔肥鞘裁? ”

巴ǚ缇!

澳慵觳楣? ”

斑怼K加锌赡芗竦降蹲樱姹隳母雎饭男『ⅰ!

凹觳楣ǚ缇镉忻挥醒? ”

澳憧锻嫘? 格林威治村的通风井? 有人从窗户尿尿,丢卫生巾、垃圾什么的也大有人在。十个通风井有九个可以找到血迹。你会去查吗? 何况凶手又已经畏罪自杀? ”

安换帷!

胺凑。四歉鐾ǚ缇伞K虐训洞诔龉ⅰ;蛘呤翘晷氲叮还苁撬璧氖裁炊鳌K研灼魅釉诼ヌ荨K迳辖忠院蟀阉拥饺诵械郎稀K阉咏淅铩K阉滤馈B硇蓿颐敲挥腥酥た吹剿艹龃舐ァ1匾幕埃颐强梢哉业揭桓觯还枪纺镅脑谒傻襞⑷鲋油芬院缶退懒恕!

说来说去老回到这点。我现在做的是警察的份内工作——如果他们有必要做的话。但理查德·范德普尔省了他们的麻烦。

胺凑颐遣恢浪巧妒贝成辖值模笨账担芭丝品虼剿傲椒种? 十分钟? 这么长的时间,他要嚼烂那把刀吞下肚里都没问题。”

肮⒗镉刑晷氲堵? ”

澳闶撬道鲜教晷氲堵? 没有。”

拔沂撬的杏锰晷氲丁!

斑恚邪训缍摹D闼璧脑趺茨钅畈煌前烟晷氲? 你也知道那些该死的验尸报告是怎么回事。我几年前接个案子,验尸处那儿一个混帐居然说凶器是把小斧子。我们可是在寓所逮到那狗杂种手里抡把槌球棍啊。你说说看,连人家脑袋是大砍刀劈碎的还是槌球棍捣烂的都搞不清楚,这种人分得清刀口和私处吗? ”

我点点头。我说:“我在想他的动机。”

耙蛭宰踊盗耍驼饷醇虻ァK诮稚侠椿芈遗埽矶际茄暗谜鹛煜欤拱牙隙陡蠹铱础R俏仕裁凑庋铱此愿龆哺悴磺宄!

笆裁词赖馈!

吧系郏鹂庵只巴罚⌒奈宜蹈雒煌辍N颐钦庖淮墒敲靠鲇隆!彼业愀鐾罚颐潜阋坏雷叱鏊陌旃遥┕旒┳槌鋈ァ4蜃只白糯┍惴椭品娜耍桓龈鼍ぞひ狄档厍贸銎适乱恢鹘鞘羌傧氲淖锓负途荼ǖ姆缸锵右扇恕

有个女人抽抽搭搭地用西班牙文在向一名警官报告。不知道她是犯人还是被害。

侦缉组的人我全不认识。

凯勒说:“巴尼.西格尔的事你听说了吧? 他们给了他终身职位。他现在是十七分局的局长。”

班牛瞬淮怼!

鞍倮锾粢坏娜搜 D阃诵荻嗑昧耍硇? ”

凹改臧桑蚁搿!

鞍材菟釉趺囱? 都还好吧? ”

昂芎谩!

案且恢北3至? ”

芭级!

我们走近柜台时,他清清喉咙,“有没有想过再戴上警徽,马修? ”

懊哦济挥校稀!

奥璧氖翟谔上Я恕!

笆焙虻搅耍约呵宄!

班拧!彼χ毖耍怨檎!拔腋丝品蛩岛昧耍裢泶蟾啪诺慊岣闩鐾贰T己材帷で且了咕瓢伞T诘诙蟮溃彝耸歉奶踅纸徊妗!

拔抑滥堑胤健!

八浅?停阒灰揖票V父憔统闪恕=裢硭菁伲腋盗四悴换峥鞔!倍乙步补幸徊糠钟退没赝沸⒕锤倍映ぁ2挥盟怠

奥硇? ”我扭回头。“你他妈的到底打算问他什么? ”

拔蚁胫婪兜缕斩盍耸裁丛嗷啊!

暗闭? ”我点点头。“我看你跟范德普尔一样,脑子坏了,”

他说,“给顶帽子钱,全世界的脏话都可以让你听个够。”

---亦凡扫校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