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就是那里吗?”

三道人影潜伏在黑暗中窃窃私语着。

“没错,就是那里,整个冥界只有那里布下了结界,我无法看到实象。”他们盯着黑色结界罩起的地方,里头一片黑暗。

“那还等什么?我们快去救人吶!”一缕女声压低着音量说着。

“我也觉得越快越好,这里的寒气我们无法支持太久的,待越久对我们越不利。”

“唉!可惜,好不容易来个“异界之旅”,还没两天就要结束。”

“喂!这次的“异界之旅”可是姑娘我几乎耗尽我所有力量才促成的耶!你非但没感激我还抱怨,小心我把你一脚踹回地球去。”

“是是是,江小姐,小人知错,请小姐息怒。”低沉的男声嘻声俏皮地说。

“这里不是地球,小心一点,别被人发现。对了,你情况如何?”

“力量虽然耗用不少,但回去应该没问题。我们什么时候动手救人?”

“我们没碰过这种事,也不知道冥王所设下的结界有多大的力量,必须要有周全的计划,小心行事,谨慎为要。”

“哇!好刺激,真像电视上所演的一样,只是亲身经历更是有临场感和真实感……”

“去!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开玩笑?还不快看看结界里有什么东西?”

“没有用的,结界本来就会阻碍我们的视觉,再说这结界是由冥王所布,我只能看到模糊的东西,没有办法辨识什么是什么。我只知道里面有光,不像外面一片黑暗。”

“那我们怎么救人?费了那么大的劲来冥界,好不容易探知绿音被囚在那劳什子幽舞宫里,偏偏碰上结界没法救人,我们又不能在冥界待太久,要是我们身上的人气被他们发现,我们不是他们的晚餐,就是他们的消夜。”她沮丧地说。

另一个女的好言劝道:“先别灰心,会有办法的。我虽然碍于结界无法感应,但我的脑波应该可以和结界的波长起共鸣,暂时削弱结界的威力,到那时你就可以进去救人……”

“那我呢?”

“别急,你得保留你的力量好送我们回去啊!你忘了?”

“也对,瞬间移动很耗神的,尤其是穿越异空间,不能用太多次的。”

那唯一的男人拍着她的肩:“所以救人这最危险的事我来,你只要负责把我们全送回去就可以了。”

“是啊!你确定你能负载我们四个人回去吗?”

“放心啦!这冥界虽然阴冷,却有种奇异的力量,少了地球那种磁场束缚,我的力量恢复得很快,送我们回去不成问题。”

“那就好,我们现在得开始计划如何救人了,拖越久绿音越危险。”

“说的是,但是我们要怎么救人?”

“我影响结界的力量多则半小时,少则二十分钟,时间短促,我们必须步步为营不可疏忽,稍有差池我们就回不了家了,所以绝对不能出错,你进去之后,就这样……”

※ ※ ※

“冷大哥怎么还不来看我?自从他回家之后,陪我的时间越来越少了。茸茸,我们去找他好不好?”绿音问着,大狗汪汪地响应。

“哦!我忘了你不认识路,对不起。那我们找不雀和小毛来带路呀!它们会飞,一定出我们更熟地形,你说对不对?”绿音打定主意站起身,拉着狗链子示意茸茸带路,还没跨出脚步就被剧烈的头疼给击倒。

绿音捂着头,痛苦不堪地倒在地上翻滚着,一旁的茸茸则只能汪声大叫试图求救。

“冷大哥……”绿音大喊,冷寞的身形突如其来地凭空出现在绿音身边,他见到她痛楚难当的模样急忙扶着她,不再让她滚动,以免她伤到自己。

“绿音,你怎么了?”

“冷大哥……我的头好痛……好痛啊!”她抓着冷寞的臂,指甲深深陷进他的臂中,他却毫无所觉,只是专心地阻止绿音强烈地挣扎。

“绿音,忍着点,你会伤了孩子的!”

这句话震得绿音浑身一颤,她紧咬嘴唇,便尽全力和脑中的疼痛抵抗。无奈那似火烧、似冰冻、似针刺、似刀砍的痛楚却没有放过她,反而更肆无忌惮地在她脑中闹革命,正一步步驱走她的神智,逼她屈服在痛楚下。

“冷大哥……”绿音流下眼泪,阵中是苦亦是痛。

汗,一颗颗地沁出;血,也一滴滴、一丝丝地由她紧咬的唇缝滑出。她的眼闭得死紧,手也抓得白里透青;冷寞的臂已是血迹斑斑惨不忍睹,但他只一径地安慰绿音,忘却自己身上的创伤。目睹绿音难受至此,他的心比她还痛上千倍万倍。他额上微见汗迹,心急虽没表露在脸上,却已全写在眼底。

近来绿音发病的次数越来越频繁,而她的身子又太弱,承受不起力量三番两次的催残……怎么办?

“冷大哥,我好痛苦……我受不了了,好痛苦……我不要了,不要了……杀了我!快点杀了我……”绿音不堪苦痛地哀求着,她已无法承受这种折磨,而生出宁愿一死的想法。

冷寞抱紧了她,任她拯打地挣扎,斥责道:“绿音,你不可以有这种想法,想想孩子,孩子需要你,我需要你,你必须活下去,你不能死,绿音,听见没有?你听见没有?”

此话如当头棒喝令绿音神智大醒:“孩子?我苦命的孩子……妈妈连累你受苦,对不起,妈妈对不起你……冷大哥,冷大哥……”

她血泪交流地痛喊后,受不住剧痛而晕厥,只见她失去力量依持的身子瘫在他怀里,指甲仍紧紧嵌在他手臂里。他将绿音的手自他臂上移开,如泉涌般的血在离开血管后马上凝结一下;他面无表情,甚至连眉也未皱,只是盯着绿音依然痛苦的神情。

凝视着她被痛苦占满的脸,他的心不停抽痛着。

杀了我,快杀了我……冷大哥!

绿音悲惨的叫喊回荡脑际,他闭上眼,哪知脑子浮现的全是她咬牙忍受病痛的书面。

他猛然睁眼,手轻覆在她汗湿的脸颊:“绿音……难道我没有别的选择吗?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你痛苦,任由死神带走你吗?枉我身为冥界之王,却无法留住你的生命……告诉我,我该怎么做?我要怎么做?告诉我……”

※ ※ ※

幽魂殿上,黝黑依旧,谲异仍然。

冷寞站在惯坐的黑椅旁,一瞬不瞬地瞧着黑椅后,飘浮于半空中的青绿色光球。

光球中包含一吻,状似古代帐簿,而光球正闪烁它阴冷的光芒,炫目耀眼。

他神色凝重地看着光球半晌,终于伸出手去……

“大王!您不可以擅动轮回簿,那是六界大忌啊!”一缕黑烟急急飘进:“大王三思,这轮回簿记载了六界所有人、精灵、幽魂、天将的生死轮转,动不得的呀!擅改轮回簿不但会减寿百年,而且是犯六界大罪的。”

“只要能救回绿音,减寿百年又何妨?”

冥界之王通常有上千年的寿命。

“每条生命都有它应走的路和应轮回的命运,改了一人的命运,会牵扯到千千万万条生命的未来啊!这可是逆天而行,做不得!做不得!”黑烟化成人类的模样,哀求着凝立不动的冥王。

冷寞的手,垂了下来。

“我知道谷绿音只剩六天的生命,可是这是天意,谷绿音只能再活六天,六天之后她就会死亡,连同她腹内的生命也会一同转生到别界去,他们都会有新生命新开始,这是注定好了的,不能改变呀!”

“不!我不允许绿音死,更不许我的孩子未出世就转生投胎;失去了绿音,就算我活得再久又有何用?我甘愿用我的寿命来换取绿音的生命。幽摩,我晓得你专司保护轮回簿,一定知道我和绿音在人界发生的事。我欠她太多,她是我的妻子,怀有我的孩子,我必须保护她,就像你保护轮回簿一样。幽摩,相信你懂这种心情。”从不废话的冥王,面对司职管理轮回簿的幽摩,也是非常尊重他所负的责任和身分,跟他解释着他的动机。

“有些事是非去做不可的。”当冷寞说到遗,幽摩叹了一口气。

“你真的那么爱谷绿音?”

冷寞一震,冷声回答:“什么爱?冥王是不会爱人的,也不懂什么叫爱,我会动轮回簿只是责任使然。”

如果只是责任,你不可能甘冒死罪和影响千万生命轮回的因果,而想改轮回簿。幽摩心中暗叹。

“你若想劝我,那就免了;若想帮我,就闪到一边去当作没事发生。”冷寞让他选择。

“大王,您真的不后悔?”

“我说过,我不会让绿音死的,就算要和六界翻脸,我也在所不惜。你的决定——是要我打发你,还是你自己走?”冥王下最后通牒。

“大王,我今天不在冥界,到人界视察轮回去。”他告诉冥王他的决定。

冷寞没有一丝欣容,只是淡淡地说出他对他的看法:“冥界里只有你可以信任。”

幽摩摇摇头:“以前的冥王是不懂什么叫信任的。唉!大王,宇宙间只有一种力量可以扭转乾坤改变轮常,那就是爱。”他留下这句意味深长的话之后,就消失无踪。

冷寞不愿去深思幽摩话中之意,望着轮回簿,沉声命令:“现出谷绿音的生死时辰。”

光球快速转动,最后停止,球中厚簿自动翻开,但见原本空白的纸页在翻开的剎那示现字样——

人界

谷绿音

生于一九六七年十月一日;

死于一九九三年八月十二日

死因:脑瘤

距今死期:六天

享年:二十六岁

冷寞的手颤抖地指着“六天”的地方:只剩六天……不能再延迟了。

光球是保护轮回簿所设,共有五种禁制,是当初五界之首共同设下,他必须先解去禁制才能改轮回簿。

吸了口气,冷寞的手掌张开,放出力量,黑紫色能量和光球撞上,霎时爆出彩芒。

第一层!

冷寞的额际出汗。

第二层!

大殿开始动摇。

第三层!

人界和精灵界同时发生地震。

第四层!

六界齐为此力量而撼动。

快了!就快了!

冷寞不知自己唇边已开始逸出鲜血,他只知道要救绿音,要救他的孩子。

当第五层禁制解开的剎那,他被解放的力量震飞数尺,轮回簿碎然掉于地。

冷寞脚步硠跄地捡起轮回簿,不待休息,又张手释放他所剩不多的力量。

簿上字迹逐渐淡去,最后消失不见。

冷寞难掩欣喜地绽露了一朵笑:绿音,六天后你不会死了,你和孩子都不用再受折磨了。轮回簿上,又重新现出新字——

人界

谷绿音

生于一九六七年十月一日。

殁于

死因:不明

享年:不明

距今死期:不明

冷寞有些错愕:怎么会这样?改过的轮回簿应会再次显示出下一次的死期和死因吶!莫非事有变故?

不待他想,手中轮回簿就已飞离他的掌握,飘回原本半空处,自四面八方聚合了无数的力量,将轮回簿重新包住,再次形成光球。这是禁制被解时的时效,为的就是避免轮回簿被更改,时间一到,禁制又会重新组合,使意图擅改的人不能控制太多生命的运转。

冷寞被轮回簿未曾有的现象给迷糊了。

算了!只要绿音不死。其它就无所谓了。

他不愿再费神去计较轮回簿正不正常,他的目的已达成,对轮回簿也就没有任何留恋了。

转身离去,冷寞没有再看轮回簿一眼。

而被光护卫着的轮回簿,仍然光华迷眩,

※ ※ ※

迎立风中,她聘婷的身姿柔美,风吹得裙襬和发梢飞扬,遥望远方的眼含着太多看不出的情感。她身旁的大狗一身蓬松的长毛,可爱顽皮之相表露无遗,但向来好动的它,此刻却安静坐立在女主人身边,不敢惊扰主人的思绪。

绿音放弃地垂不限睑,徒劳无功地承认一件她早已承认的事实:无论她再怎么努力,她的眼睛永远不可能再传递一丝光线到她的脑海里,她一辈子将不可能逃离黑暗了。

日复一日不变的暗、不改的黑、毫无光彩的世界、行动的不便、将尽的生命、未了的心愿……她泪盈满眶,却没有让它落下,这一连串的事件只教会了她要坚强,必须坚强地面对所有打击和事实,哭泣只是于事无补,徒增悲叹罢了。

这几天头疼得越来越厉害,发病的次数和时间也越来越难以忍受,难道我……

她的手颤抖地放于腹部:“孩子……”一语道不尽地无限的心酸。

正当她身旁的大狗百无聊赖的神态突然换成低声吼叫,警告女主人有陌生人来到,绿音敏感地听见茸茸对来人的敌意,便让茸茸领着自己躲到一棵大树后。

“笼子里是什么东西?怎么从来没见过?”

“笨吶!这些都是尊者到人界抓回的动物,这只是梅花鹿,那只是雉鸡。”

“你懂得不少嘛!”

“当然,自从那个叫谷绿音的人类住进来以后,我就每天放这些动物进来,当然懂得不少了。”

“说也奇怪,为什么大王要费尽心思抓这些动物来?那个人类又是个怎样的人啊?你见过吗?”

“没有,幽舞宫是禁止我们靠近的。少扯淡了,快工作,要是迟了被大王知道,我们就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接着就是一阵动物们兴奋的啼叫、展翅伸啼声。

“喂!你想那个谷绿音到底有什么能耐,让咱们大王为她如此费尽心思?”

“还不是为了那个人类身上的凝戒?要不是为了咱们冥界的至宝,大王用得着绞尽脑汁,骗那个人类的信任和效忠吗?”

“难道大王苦心布置这一切,都是为了骗取谷绿音的凝戒?”

“没错。”

“那为什么大王要如此大费周章,杀了她不是更干脆?”

“人家是凝戒新认的主人,凝戒哪会轻易地让大王杀了她?拜托你稍动一下脑筋好不好?连那么简单的问题都想不出来。”

“嗯!我还能想到大王的用意已经算是不简单了,哪像那个人类?傻傻地任我们大王玩弄在股掌之间。人类都这么笨吗?”

“我哪知道?大概是咱们大王太聪明了,骗得那个谷绿音团团转,肯死心塌地为大王做一切事。我想只要大王找到解除凝戒封印的方法,就可以藉由那个蠢人类控制凝戒的力量,到时六界之主非咱们大王不可了。哈哈……”

“说的也是,到时大王一人得道,我们这些幽魂也可以升天,再也不用窝在这暗无天日见不得人的地方,我真迫不及待,想瞧瞧天界那群自大的猪向我们低声下气的情景了。”

谈笑声逐渐远去,而他们之间的交谈仍清清楚楚地留在她空白的脑子里。徐风吹来他们高声的聊笑,而他们却不知方才的笑语,残忍无情地粉碎了一个人向来依持的世界。

绿音的表情一如思绪般,是一片空白。她缓缓地,缓缓地将靠在树干的身躯往下移。失去力量支持的她,只觉得力气迅速地被抽去,她正像破洞的皮球般突失依恃,极为缓慢地蹲下了身子,双手紧抓着树皮,抓得死紧……

要不是为了她手上的凝戒,大王用得着绞尽脑汁,骗取她的信任和效忠吗……难道大王苦心布置这一切,都是为了她手上的戒指……哪像她,傻傻地任我们大王玩弄在股掌之间——任他玩弄在股掌之间……费心布置一切都是为了骗她……骗她……骗她……

她的眼睛死瞪着前方,眼神呆直无光,好似死了一般直板。

她凑起片段的记忆,脑中闪过这念头之后,激活了一连串无法抑止的思绪。

他欺骗我……

还来不及读出麻木心灵的下个感儿,脑中就闪过一幕幕他和她亲昵的画面。他强壮的臂膀、宽厚的胸怀、感人的体贴、不屈的霸道顽冥、刚硬的性格,他的温言软语、柔情善意,包容专制……

他的不凡、倾心、爱怜、疼惜、无微不至……

他的承诺、誓言、决定……

假的!全是假的!全都是在骗我!

“假的!假的!”绿音蓦然狂吼出声,用尽所有力气吶喊:“假的!这一切都是假的,都是骗人的,骗人的!”

她神智尽失,意识被冷酷的事实攻占,她像疯子一样崩溃在无边的打击刺激中,失声痛哭,拋下了不明所以的茸茸拔腿狂奔,像发了疯一样没命奔跑,黑暗的视线完全无法告知她前方路途的凶险阻碍。

她跑着、撞着、踩着,创痕累累血流不止,却仍未稍减她内心椎心刺骨的痛楚。

“绿音!绿音!你怎么了?”

她狂跑急喘的身子猛然被抓住:“绿音,你怎么……”

“假的!这一切都是假的,你们都在骗我,骗我……”她披头散发,神情狂乱。

“绿音,你怎么了?你不认得我了吗?我是奕霆啊!醒醒吶!绿音!”

绿音只是狂笑,笑着、哭着、挣扎着:“这一切都是假的,都是骗人的,骗人的啊!”

她用尽全力甩开奕霆试图抓住她的手,往前方无路的斜坡跑去,一个失去重心,身躯在奕霆约叫喊中坠入了地狱中,坠入了吞噬宇宙的黑暗……

※ ※ ※

“绿音,快来看冷大哥带了什么给你……”

当冷寞走入幽舞宫中,发现了向来都有热闹动物叫喊的寝宫死寂一片。他有些不祥的预兆,心头蒙上了些阴影,隐隐察觉不安。

怎么了?我怎么会这么紧张?上次出现这种感觉,正是绿音头疼病犯得最激烈难熬的时候,难道绿音出事了?

他的心猛地一跳,挑起了他满心惊惶:“不会的,绿音一定是在外面逛着,有茸茸陪着不会有事的。”他如此安抚自已,却无法操纵自己快速向外移动的脚步。

该死!要不是动了轮回簿,我的力量不会失去这么多;如果力量没失去,我现在应该找到绿音了。

他焦虑地咒骂,步出巍峨壮丽的宫殿,极目望去,一片辽阔的原野令他顿然停下步伐。

他闭起眼用感应搜寻四周,却“哇”地一口吐出鲜血,他抚着刺痛的胸口:“禁制的力量竟将我伤得如此深……”

眼前辽阔的景致似是在嘲笑他的无能,他开始诅咒这片当初由自己亲自幻设的原野。

绿音在的地方一定有许多动物伴着,不妨由此找起。

他乱中有序、临危不乱地精确判断出方向找去,沿途飞鸟走兽盘踞。他疾步而行,忽然犀利地注意到一块石头上的血迹,他心头一震,双眼搜寻得更为急切。

“呜……汪汪!”

倏地传来一阵狗吠望,理中尽是孤绝哀凄,冷寞大惊:“那不是茸茸的叫声吗?”

当下再也无暇顾及所负重伤,妄动力量瞬间转移到茸茸身边,尚未探视茸茸发出哀鸣的原因,就看见一滩怵目惊心的血迹和一只沾了血的耳环。

他愣在当场,茸茸抬起大眼悲伤地注视着冷寞。他伸出手,微抖着,抬起了耳环,这只他送她的耳环。

脑际浮现了她收到这副耳环时,脸上难掩的喜悦和羞怯……

他环视周围,刀般锋利的眼睛尽成赤红:“绿音!”

“绿音绿音绿音……”

四周传回了他掏心狂喊,在风中凝聚不散地传向更远的未知。

※ ※ ※

“芝苹,怎样?”慈宁焦急地问着一脸沉色的芝苹。

芝苹瞥了眼她费尽心力救回来的生命,躺在床上了无生气的躯壳竟然是她的挚友绿音,她那纯洁恬淡的朋友……

“脑瘤。”简洁二字恍若炸弹,威力非凡地在慈宁和奕霆心头爆开。

“芝苹,你别开玩笑了,绿音好好的,健康得很,怎么会有脑瘤?”奕霆表明着相信的脸硬说着违心之言。神情是强装出的不在乎。

芝苹一反常态并未回嘴,只是转过身背对着他们:“我的力量走到绿音的脑部,忽然无法再前进,只有脑瘤会阻挡气的运转,我查过脑瘤所在的位置,在大脑视觉区。”

好长的一阵静默。

“你是说……绿音瞎了?”

芝苹的默认让原本就沉寂的空气更重上三分。

“另外,我察觉绿音的腹内有另一种迥异的脉动,一种不属于绿音本身的生命体。”芝苹在稍平澎游心绪之后又说着:“绿音怀孕了。”

“怀孕?”奕霆低喃。

慈宁的表情复杂,而芝苹……

“怎么可能?”奕霆睁大的眼没有稍瞬:“脑瘤、重伤、失明、怀孕……我们才两个月没见绿音,怎么会发生了那么多事?”

芝苹无言,慈宁也没开口,只是坐在床沿,轻轻替绿音擦去满身的汗渍。

慈宁低低一叹:“到底绿音遭遇了什么打击?怎么会伤成这样?”她忽然转向奕霆:“奕霆,你没有告诉我们你见到绿音时是什么情况。”

慈宁心细如发地问,她并未忘却奕霆抱着昏迷的绿音,走出结界时脸上的表情;芝苹闻言也望向奕霆。

奕霆和自己的记忆挣扎,拒绝再次臣服在当时的惊骇下:“我见到绿音……像发疯一样地狂奔,不停地撞伤、跌倒、狂喊、大笑,浑身是伤,衣服沾满血……”说至此,他已无法再叙述下去,转身面对窗外的世界,撑在窗沿上的手,颤动着。

“天吶!绿音到底经历了什么?”芝苹无法想象向来文静内向的绿音,会做出那种举动。

慈宁仍然温柔地替绿音拭去残余的汗水和泪珠,只是她平和的眸有泪。

“幸好没事,幸好孩子保住了,幸好命保住了。”慈宁如同绿音般善良的心,仍惦念着绿音腹内的生命。

“慈宁,那个害绿音怀孕的家伙该死,你为什么还要替他的孩子担心?”芝苹忿忿不平地喊,空气中布满了她浮躁的力量。

“芝苹,这孩子的父亲就算有不是之处,但孩子是无辜的,生命的本身并没有错,你不能以一概全。再说孩子是冷寞的,难道就不是绿音的?”慈宁哀伤的声音替生命做辩解。

芝苹颓然垂下肩,丧气地说:“绿音怎么这么胡涂?”

“事情既然发生,目前最要紧的是寻求因应之道。对了,慈宁,为什么我出结界时,给界的力量会削弱那么多?是不是你……”

“我也觉得奇怪,我并没有那么大的力量能让结界减弱那么多的力量,我看结界会突然减弱威力,大概是布置的人损伤元气所致。”

“难怪我们救人的行动会那么顺利。”

“哼!那个冷寞最好是死了,以免为祸人间。”芝苹不屑地哼着。

“芝苹!”慈宁轻喟。

“慈宁,别说我,绿音是我的朋友,那混帐冷寞把绿音伤成这样,我才不管他是什么冥界之王,要是让我碰上了,我如果对他客气,我江芝苹三个字倒过来写!”

屋内所有东西突然震动起来,嘎嘎作响,彷如有生命般。

“芝苹,控制你的情绪。”慈宁提醒着,屋内异常的震动立即随言消失。

“目前要紧的是找个地方安置绿音,这里太危险,冷寞不会善罢甘休,他一定会找到这来的。”奕霆较实际的发言点醒了两人。

“也对,绿音的家不能再待了,这里已经变成冷寞发现绿音失踪后头一个要找的目标,我们必须找个地方,找个冷寞找不到的地方安置绿音。”

“我爸有买一栋度假别墅,在市郊山腰,没有人知道,绿音可以在那住下来。”芝苹提议,两人皆觉可行。

“那我留下收拾绿音的东西,你们先把绿音送到别墅去。”芝苹抄下别墅住址交给慈宁:

“别忘了打电话给我的专属医生,看看绿音的情况。”她叮嘱着,目送抱着绿音的奕霆和慈宁离去。

叹了一口气,她看着荒凉的房子,已找不到昔日盎然的生气。摇了摇头,收拾起绿音的衣物。

情这回事,谁弄得清楚?连绿音这么文雅的女子碰到了爱情,竟也会变得那么不顾一切。她呢?在爱情面前,她是否也会改变自己以讨取心上人欢欣?

“我可没那么大的勇气。”芝苹嘲讽自己。

她又岂会料到日后,她竟会为了爱而自杀?

正当芝苹感叹之际,忽觉异动:“谁?”

她尚未发出力量,来者已化成两道黑影朝她袭来,将芝苹打入了昏迷的世界中。

※ ※ ※

“奕霆,你先回去吧!忙了这么多天你都没回家,伯父伯母会担心的。”

“可是……”

“绿音我来照顾就可以了,你一个大男人,接下来的琐事帮不上忙的。”慈宁指上药换衣等事项。

奕霆思虑了下:“好吧!但是有事要通知我哦!”

“我哪次忘记了?”慈宁坐上出租车,扶着绿音对车外的奕霆说着。

“还有,叫芝苹的医生在看完绿音之后,顺便给你检查一下,改天我陪你上医院。”奕霆仍未忘记慈宁显著的虚弱。

“我……”

“就这么说定了。”奕霆早她一步地关上车门,让慈宁无机可诉她的意见。

看着挥手道别的奕霆,慈宁心头纷乱不堪,心不在焉地吩咐出租车朝目的地驶去,车子扬起的尘烟消失在奕霆关怀的眼中。

慈宁扶着绿音,端详她憔悴的面容。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怎么把绿音伤得这么深,连昏睡中也流泪?

她皱着眉伸手拭去绿音眼角滑落的泪水,企图抗拒绿音过于强烈的痛苦传入脑际。正当她凝神欲排拒绿音的意念时,另一种思绪闯入脑海。

她面有惊色地朝司机说:“你是谁?”

司机阴暗的脸露出奸险的笑容:“你果然有与凡人不同的能力,不枉我夜剎国侍卫将费如此心神,值得。”他低沉阴笑布满车内。“我劝你最好则妄动,否则可别怪我对你们不客气。”

慈宁知道能通过次空间来到人界的人都不简单,而自己只会读心,毫无爆发性力量,妄动只会累及绿音,无可奈何之下,她开口:“你要带我们去哪?”

“很好,干脆、果决、勇敢;我罗居欣赏你。放心,只要你乖乖不捣乱,我不会伤害你们的。你大概还不知道除了冥界之外,还有另外四界吧?”

慈宁一筹莫展地望着怀中绿音。心,沉了下来:为自己和好友未卜的命运感到忧心。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