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找到人没有?”

冷寞坐在幽魂殿的那张黑椅上,冰冷的眼写着压抑的暴怒。

群魂面面相觑,没有一个敢站出来发言。

“混帐,连一个人类都看不住、找不到,我留你们做什么?”他双眼暴射青光,正欲将殿上惶乱不堪的幽魂全打散之时,一缕声音及时阻止。

“大王三思!”殿外飘进一缕黑烟,在他面前化成人形:“请大王手下留情。”

“幽摩,你敢干涉我?”冷寞声冷面更冷,却留了个说话的机会给他,若是从前,他会毫不考虑地将所有惹火他的人杀掉。

幽摩似也察觉此改变:“我知道我的职责只是看顾偷回簿,没有资格在殿上进言,但我觉得谷绿音乃一名凡界女子,不可能逃出冥界,一定有人将她由结界内救出。”

“怎么可能?我设下的结界……”冷寞忽然想起自己因改轮迥落力量大减,连带结界力量也削弱许多,一定是那时候被潜入。

“幽摩,你有什么意见?”

冷寞这一问,震惊了殿上所有幽魂,因冷寞向来以自己的精明自负,做事只需问现况不问做法,完全由自己决定解决之道,从未出过差错,而今竟会询问别人意见,这怎教人不惊讶?

“依属下之见,劫走谷绿音的人不可能是其它四界之人,不然定会被发现,唯有人类才有可能潜进冥界而不被发觉,只要善加利用我们冥界对人类的陌生和松懈,必然可以将谷绿音带走,属下猜想谷绿音已经回到人界了。”

冷寞沉下脸:“人类有那么大的能耐?”

“难料。”幽摩只回答了这么一句。

“好!传令所有尊者下凡寻找谷绿音。幽摩,你领头,由你发号施令,三日内传报回来。布下结界,不许其它四界的人来挺扰。”冷寞精确迅速下令,众幽魂齐声回是。

而冷寞没发现幽摩注视他的眼神,若有所思。

※ ※ ※

谢奕霆步出家门,一阵风拂面而过。

不知道绿音她们怎么了?先去看看她们好了。

他踏着脚步,边走边思考着:绿音现在怀孕,又失明了,以后生活起居要怎么解决?还有她的病情,芝苹的力量无法根治脑瘤这种病,看来只有开刀一途了;钱我再和慈宁、芝苹她们一块想办法。绿音也真可怜,为什么老天要她这么善良的人遭受这种境遇?她是……

疏神间没注意到有人站在他面前。

“对不起,请问你是谢奕霆吗?”清脆如银铃的嗓音令他抬起头。一位身着轻便、剪裁简单却高雅的女子亭立在跟前,脸上有着少女特有的羞涩和腼腆,浑身散发着圣洁不可冒犯的气质。

“你找我有什么事?”奕霆对这谜样女子突如其来的出现感到疑惑。

不要又是对我“注意已久”的女孩。他心有余悸地祈祷。

“你的朋友谷绿音呢?”她单刀直入地问,令奕霆大出意料之外。

“绿音认识你吗?”记忆里未曾魏绿音提起她有这么一个朋友。

“不是,我不认识谷绿音,但我却知道她,必须和她见面谈谈。”少女毫不懂掩饰。

“你是谁?找绿音要谈什么事?”奕霆正经起来,打量着眼前的女子。

“我是精灵笄月,来找谷绿音是为了她所拥有的一件东西,一件引起各界觊觎的东西。”

“精灵?别逗了。”奕霆半信半疑,经过冥界的事,他再也不敢否定奇事异闻的荒谬怪诞了。

“我就知道你不可能相信。”奕霆的反应在她意料之中。确定四周无人,她脱下外套,展露出一只透明的翅膀,闪烁着粉光的翅膀,恍若水晶精致似的易碎高贵,更衬托出她不似人间女子的灵盈。

“你找绿音是为了凝戒吗?”奕霆的惊异只有一下,和穿越次空间到冥界救人的“壮举”比起来,眼前的情况是小巫见大巫。

“你知道?”这次惊讶的变成了那名叫笄月的少女。

“先把你的外套穿上,你的样子很引人注目,我可没把握别人见到你会不会尖叫。”奕霆幽默地开玩笑:“不是每一个人类都像我一样可以“处变不惊”。”

笄月依言穿上外套遮去她的翅膀,心中仍为奕霆接受事实的“迅速”而反应不过来。

“我不知道你的朋友有没有向你提起,她曾误入我们精灵界……”

“芝苹有向你说过我们,所以你才会找上门来?”

“不是。”她又摇头:“江小姐没透露你们的事,我之所以会来是因为长老的吩咐。你可知道你的朋友所拥有的凝戒原是冥界之宝?”

“怎么会不知道?绿音为了这戒指被害得不成人形……”说起绿音所受的苦,奕霆就忍不住气愤填膺。

“那你可否安排我和谷小姐见个面?”

“你可以先说你找绿音的原因吗?”奕霆很是好奇笄月的急切。

“由于谷小姐拥有五宝之一的凝戒,引起其它各异界的野心。如果凝戒落入有心人手中,那将会再次发生上古时代的悲剧,破坏六界所维持的平衡,最后会毁了六界的。”

笄月的话让奕霆的思维停滞。

笄刀停了一下又说:“冥王不知为何擅改轮回簿,此事震动了六界,擅改轮回簿是违反六界生存法则,死罪一条。现在五界为了冥王改过轮回簿所影响的生命,而忙得一团乱,千百条预定要转世的生命,因缺了其中一人而出了乱子,天界负责执罚;等到他们天界的武神将处理混乱就会找冥王行刑,到时候冥界无主,幽魂势必会四窜作乱,后果将很严重。我这次来找谷小姐,就是希望她能出面阻止这灾祸,现在也只她能挽回这一切,不过要快,魔界和夜剎国也得到消息来找谷小姐了,谷小姐现在处境很危险,我们必须在魔界和夜剎国的人找到谷小姐之前,想出彻底平息这混乱的办法,不然悲剧将会重演,我们精灵界也面临着空前的大问题,这一切都不能再拖延了。”

笄月一口气说完,奕霆越听心越惊,最后脑中只剩嗡嗡作响的空白。

“谢奕霆?谢先生?”

奕霆二话不说拉起笄月的手便走,引起笄月的反应。

“谢先生,你这……”

“叫我奕霆,我现在就带你去找绿音……”

天吶……一场阴谋的爱情,怎么会变成攸关六界生死的关键?

专心致力于解开笄月丢给他的谜题的奕霆,没有看见笄月脸上因他牵住她柔荑而产生的那抹娇羞。

在这一团糟中,还有多少故事正要发生?

※ ※ ※

“唉……”慈宁看着绿音犹然昏睡的脸庞,深叹出声。

“你究竟爱上了什么样的人?为什么会遇上这种事?”

绿音仍是陷在她逃不出的噩梦里,没有回答慈宁。

你们骗我!我不是被利用的玩偶,我不是!

深切哀痛的吶喊透入脑际,搅动慈宁的心绪;她只觉心头被那铭心孤绝的痛号刺伤,惊异之余,抬眼寻找此强烈情绪的来源,却见绿音紧闭的眼睛又滴下泪珠。

“绿音?”慈宁惊异于一向安静沉稳的绿音,竟会有如此震慑她的苦痛,正想唤她之际,脑海又传来……

我不是被利用的傻瓜……我不是!

他不会欺骗我的,他不会的……天啊!

那无边的哀怨挟带强大力量涌入慈宁脑中,慈宁禁不住这剧烈的震动,内脏一阵翻腾,唇边逸出鲜红的血液。

她强忍痛苦在绿音耳边唤着:“绿音!绿音!”

绿音许久才睁开眼,无法接受色彩的眸一片空洞。慈宁愣住了,昔日最灵活的眼怎么会变得如此呆滞?

那绿音加诸在她心上的强烈情绪仍未稍减,反而一直沉重,沉重……

慈宁见到绿音空白的表情,心知绿音平静外表下的心正逐渐死去。她焦急地摇晃着绿音包满绷带的身躯:“绿音!绿音,是我呀!我是慈宁啊!你听见我的声音没?绿音,你回答我呀!我求求你回答我,回答我……”

那压心的沉重顿然消失无踪;慈宁睁大了眼,停止了呼吸,好一会儿才放声大喊:“绿音!”

而绿音从未变过的脸仍然没有表情。

慈宁没有再出声,只是望着她,泪水脱离了眼眶,一颗接一颗:血和泪混合交杂,已分不清是血是泪。她痛心,而绿音却反而不觉得痛,因为她的心已经死了,一个心死的人已经没有任何感觉了?

慈宁已不知该做什么,也感应不到绿音醒前那种撕心裂肺的不平了;更读不出绿音的心思,因为绿音的心死了。一颗泪珠挂在慈宁脸颊留恋不去;泪,已诉不尽她的悲痛了。

倏地,她回头,望见了一个身材硕长,一脸不群的孤傲和书生般儒雅气质的男人站立身后。

他一脸兴味:“她就是谷绿音?”

“你是谁?”慈宁戒备地问,不喜欢地感应到他对绿音越提越高的兴趣。

“做客人的怎么会不知道主人是谁呢?”他一身笑意,盯着绿音猛瞧。

“你就是夜剎王?”慈宁挡在绿音身前,近乎厌恶地感应到他开始变质的情感。

“罗居夸你有胆识,今日一见,果然不凡。请恕招待不周,夜剎国的富丽堂皇相信不会比天界还差。”他笑意不减地说着,心思仍挂在那不言不语的人儿身上。

“这位小姐伤得不轻嘛!咦!怎么你也吐血?”他拍拍慈宁:“要好好照顾自己,才能照顾朋友。”他的微笑未曾变过,透过慈宁讶异的眸映着他投向绿音的眼神。

“谷绿音?”他笑意不断扩大。

慈宁感觉到他在拍自己时,自他手掌传来了一股热流,流遍全身,将内脏的翻动一一平息,治好了她因绿音而受的内伤。

望见他渐离的背影,她知道他并无恶意:“还没请教你这个主人的名字。”

“卫傲凡。”他的背影没有停:“我不是不懂待客之道,我也不会是个坏主人,你们会发现当我的客人不坏,不要被夜剎国凶恶的名字吓到了?”

他消失在远方的身影传送这些话到她们耳里,慈宁百感交集,而绿音依然毫无所觉。

面对绿音面具似的脸,慈宁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 ※ ※

痴痴注视着这间曾和她拥有最快乐记忆的小屋,他不知他已站了好久好久。

伊人的一颦一笑、一喜一怒、一举一动,历历在目地在他眼前重演,播放着今日找不到的心动温馨。

“还是没有下落吗?”他开口,找不出两个月前发现绿音失踪时的狂怒。

幽摩陪着他在这人界的小房子里站了五个小时,他了解一颗相思之心的苦涩,所以他并未有埋怨。

“禀大王,所有尊者仍尽全力在追查中,但寻遍了谷绿音她三位好友的家和其可能的去处,都没有发现谷绿音丝毫线索。怪的是连她那三位朋友也不知去向,据其中一位谢奕霆的家人说,谢奕霆已有两个月未回家了,他们说谢奕霆是受到大学教授遨请,到美国参加一项研究,短期内不会回去。但属下认为谢奕霆可能也不在人界了。”幽摩仍谦恭有礼地回某着。

“也?”

“是的,属下推测江芝苹和丁慈宁、谢奕霆可能被其它四界之人抓去或找到,因为他们都是在谷绿音失踪后也跟着不见人影的,再加上其余四界并未传出行动,这按兵不动的情况太罕有,所以属下才起了疑心。”

“那你觉得绿音可能被哪一界所掳?”他的目光仍定在屋内景物上,并未稍移。

“这属下也没把握。不过属下得到消息,精灵界发生了动摇根基的大问题,所以应该无力再加入抢夺凝戒的争战中,两天界为了轮回簿出误而忙得焦头烂额,可能也没时间再掳人。”

“你的意思是魔界和夜剎国最有嫌疑?”

“是的,魔尊无情向来就有野心要一举掌控六界,凝戒再现之事他必然会侧目;另外夜剎国主卫傲凡虽无意图称霸六界,但也是有可能和谷绿音等人的失踪有关。”

冷寞没有再问,幽摩也尽职地静立一边等候指示。

失去了才明白原本所拥有的珍贵,追不回才知后悔。

冷寞现在了解这句人界词语的真谛,遗憾岂是“后悔”二字诉得尽的?

不知她好吗?是否还有犯头疼?是不是想我?会不会害怕?她是那么需要人保护……

他不知他消瘦的身形已引起身后幽摩一阵欷吁。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尽管冷寞嘴上不承认,但他为情所苦的心是任何一人都能看得出来的。或许,可能是他不知道自己已是爱的俘虏了吧?

一叹,冷寞又说:“幽摩,辛苦你了。”

冷寞变了,不再是以前没有心的冥王了;来人界一趟,他学会了思念,学会了叹息,学会了体恤……

在人界,他找到了心,却又失落了自己的情。

“你应该也知道天界已发令截杀我了吧?”

“这……”幽摩不知咳如何启口提这件事。

“幽摩,这个结局是我们早就知道的,你也不必隐瞒,我很清楚一切。”

“属下……”

“我并没有责怪你的意思,我也知道你是好意。其实在动轮回簿时我就有准备了,如今天界又早四界一步解开了心镜的封印,力量大增,相信不久之后就会找上冥界……”

“属下定会拚命相抗!”

“不,我不要你们抵抗,他们要找的只是我,你们没必要做无谓的牺牲,我自会给六界一个交代。”

“大王!”幽摩明白冷寞话中之意。

冷寞一笑,非常潇洒:“别以为我是想轻生而不做抵抗,而是我自己违背我身为冥王的责任,滥用职权,这个交代本就是我应该还给六界所有生命的。我要是无法再继续管理冥界,此后冥界就交给你掌制了。”

“大王!”幽摩心头狂震:“万万使不得……”

“我信任你……”冷寞只用一句话,就堵回幽摩所有的抗言:“不要辜负我的信任。”

幽摩眼见冷寞如此,只能沉默以对。

“你知道我在这学到多少东西吗?”冷寞的眼闪着温暖光芒,他的手轻触着这桌椅,这摆设……

相思苦,苦相思,人间情啊!

“答应我要做一个好冥王。”

“属下……必不负大王所托。”头一次,幽摩真正体会到为何会有那么多人肯为情而死,他不也因冷寞的信任和友情,而决定生死相随吗?

“好!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冷寞大笑,转过身来面对幽摩,大掌拍在幽摩肩上:“别忘了你对我的承诺。”

“大王?”幽摩跟着冷寞。

“你回冥界吧!不要跟来了,我还有未完的责任等着我去办。”

幽摩等着下文,果然冷寞再言解释。

“绿音还在等我,我一定要去救她。”他严肃地看着幽摩:“这是我的责任。”

※ ※ ※

“绿音,你开口说句话好吗?”慈宁极有耐心地重复不下千百次的话语:“你到夜剎国已经两个月了,一句话都不肯说,你知不知道你这样我有多难过?”

她双手抓着绿音的手,试图传递些情感到绿音没有感觉的心,却颓丧地承认她的努力只是白费心力。看着绿音苍白的脸,充塞内心的无力感促使她的泪水又不争气地掉落,滴在绿音冰冷的手上,溅起水珠。

“不要再这样了好不好?绿音,不要再这样折磨自己了好不好?想想自己,想想我们,想想孩子啊!”她黯然的低喃让绿音封闭的心起了反应。

我需要你,孩子需要你……

“孩子?我的孩子……”一如慈宁,她无神的眼滑下了泪。

慈宁惊喜地重燃几乎熄灭的希望:“绿音,听见我的声音没?我是慈宁啊!”

“慈宁?”绿音的声音依旧平板。

“是啊!我……”

“嗨!小姐们今天还好吧?”男声中断了慈宁的尝试。“绿音,你醒来啦?”

“卫傲凡,你不要打扰绿音。”向来对人客气有礼的慈宁,对夜剎王“不识时务”的打扰感到懊恼。

“我来看我的客人有什么不对?”卫傲凡由来有因地说,执起绿音的手:“怎样?今日感觉好点了吗?”

他声中的温柔和宠溺看得慈宁眼眶泛红,心痛如绞。你温柔的神情永远只对着绿音……傲凡,你何时才会正规我一眼?

“卫傲凡,你不要来吵绿音,她今天好不容易才有感觉……”

“她有反应啦?”卫傲凡喜出望外,脸上泛开了光彩:“绿音,你有没有听见我说的话?我是卫傲凡,是……”

他滔稻不绝地朝着仍无感觉的绿音说话,慈宁冷眼旁观,心中涨满苦涩。

“智能,绿音她怎么不说话?”傲凡眼不离绿音地问。

智能是夜剎国的人对慈宁的称呼,可见慈宁在夜剎国很吃得开。

“哪有那么快?”慈宁的声音有丝嘲讽。

“她的眼睛照说应该看得见了,为什么还是不会说话?”

慈宁闻言一惊:“你说什么?绿音看得见了?”

“是啊!你不知道吗?”

“怎么会?绿音有脑瘤,她怎会又看得见?卫傲凡,是不是你?”慈宁知道卫傲凡拥有凌驾其它四界之王的力量,他有能力治好绿音的病。

“我?”卫傲凡挑眉,有丝好笑:“怎么可能?我不会为任何人去犯六界法则的,你求我求了那么多天,我也只是给绿音灌输一些气,让她能强壮一点,怎么会帮她治病?我早就告诉过你,那是逆天而行的事,是死罪一条,我不可能傻到不顾自己生死的。”

“你不是爱绿音?”慈宁实在不能了解他的论调。

“我是喜欢绿音,但我是不会为了一个女人死的。”卫傲凡斩钉截铁地说,身为夜剎国王,他太清楚违反六界法则的后果,就算是绿音也不能让他甘冒大不韪。

慈宁总是无法同意他的说法,她认为爱是可以为对方付出所有,而不是先考虑利益相关的问题。

是她太古板,还是他爱得不够深?

“那绿音的脑瘤……”

“正逐渐消去。”卫傲凡倒不介意告诉她。

“为什么?”

“因为冥王那个傻瓜做了连我都不敢做的傻事。”卫傲凡的语气有一丝不服。

“冷寞的力量不是不能治好绿音吗?”

“但也足以改轮回簿了。”

“什么?”慈宁傻住了。

“在你们来这做客之前,六界曾发生震动,这种震动只有在轮回簿上的禁制被解开时才会产生。换句话说,冷寞改了绿音的死期,所以绿音还活着,不然她早该转世投胎了。”卫傲凡对于冷寞的行为还有一些不屑:“没想到堂堂冥界之王,竟会蠢到为了凝戒而做这种傻事,擅改轮回簿六界不容,就算他得到凝戒也没用,况且凝戒和绿音都在我这。”

难怪绿音没有一丝脑瘤患者应有的病象,也不曾喊过头疼或不适。

问题获得解答的慈宁却更疑惑:“你怎么知道冷寞这么做不是为绿音,而是为了凝戒?”

“如果不是为凝戒,那还有什么理由让冥王做这件事?”卫傲凡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

“说不定冷寞是因为爱绿音……”

“爱?”卫傲凡嗤笑:“我也爱绿音啊!我就不会为了绿音而这么做。”

卫傲凡的反驳并未扫尽慈宁对冷寞甘犯死罪的动机的怀疑,只是暂止了她的猜测。

“难道你真的不会为了一个对你来说非常重要的人,而甘愿放弃一切?”慈宁探问。

卫傲凡一阵朗笑:“智能,我可能这么傻吗?”

“喔……”慈宁压下心头的失落,暗暗叹息。

他们又怎知道,卫傲凡日后为了爱而成了第二个冷寞,甚至比冷寞还傻上好几倍?

“有人来了。”

慈宁感应到不属于夜剎国的气,在夜剎国的这两个月中,她的感应力量更敏锐了。

闭上眼,她专心感应:“愤怒、担忧、不安……”她读出来者心绪:“他已经到了大殿……”

睁开眼,慈宁确定地说:“是冥王冷寞。”

“他带人来抢绿音?”

“不,只有他一人来。”

卫傲凡的脸凝结起来:“只有他一个人?他倒挺有胆量,敢一个人来夜剎国。很好,够狂,我正想去找他,他却自己送上门,我倒要看看他是一个怎样的人物,让绿音为了他变成这样。”

话一落,人就消失在慈宁的视线。

“唉!绿音,你听见了吗?冷寞来找你了。”

由于慈宁沉浸在悲伤中,以至于没有看见绿音颤抖了一下的手。

※ ※ ※

“卫傲凡,你把绿音藏到哪去了?”冷寞的脸仍是一贯的冷漠。

“好个冥王,竟敢独闯夜剎国,光凭这胆识就足以让傲凡以礼相待。”卫傲凡凭空出现在大殿上,一挥手遣走在旁环伺冷寞的夜剎侍卫将:“退下,别让人家笑话我卫傲凡不懂得敬重硬汉。”

侍卫将应声消失,大殿上只剩两王对峙。

“绿音在哪里?”冷寞并没有感激卫傲凡故示的宽大。

“你怎么如此肯定谷绿音在我夜剎国?”卫傲凡难以捉摸地问。

冷寞没有告诉卫傲凡在他来之前,他已去过了魔界,并见到了芝苹,故知绿音在夜剎国。

他只是没有情绪起伏地重申:“绿音在哪里?”

“敢向我要人,你凭什么?”

“废话少说,交出绿音万事皆罢,否则休怪我不留情面。”冷寞担心卫傲凡会伤害绿音,因而说话不敢太鲁莽。

卫傲凡冷笑:“情面?你我有何交情可谈?若要回去现在还来得及。”

“如果我现在回去,岂不是白跑了这趟?”冷寞还以颜色。

“冷寞,你最好不要惹我,别忘了谷绿音还在我手中。”

冷寞一悚,吸了口气:“你要什么?”

“明眼人,你果然不笨。”卫傲凡痛恨冷寞将绿音害成那半死不活的模样,因此并不留情:“只要你承受得起夜剎狱火的煎熬,我马上放人。”

冷寞轻震,夜剎狱火是极热之火,专焚内腑,中者外表无伤,内腑却尽为灰烬。

“怕了?”

“不,我接受你的条件,不过你必须让我确定绿音没事。”

“可以。”卫傲凡回答得十分干脆:“智能,我知道你感应到了。”

慈宁扶着绿音缓缓走出,两人皆没有一丝表情。

“绿音!绿音?卫傲凡,你把绿音怎么了?”冷寞怒不可遏。

绿音微隆的腹部说明她怀有四个月身孕,可是她的举止没有一点正常人应有的感情,好象机器般,神情呆然。

“问我?问错人了吧?绿音会变成这样全是拜你所赐。”卫傲凡的笑有丝嫉妒和残酷:“夜剎狱火可是无物可解的,你考虑清楚。”

“不用考虑了,你动手吧!”冷寞淡然就死,丝毫不把生死放在心上,只是他的眼神仍舍不得离开绿音。

“慢着,冷寞,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中了夜剎狱火,就算你是冥王也非死不可,你为什么要为了绿音而答应?你如果死了,就算凝戒有再大的力量,你也用不到了。”慈宁为冷寞的行为感到大惑不解。

“凝戒!”冷寞淡淡一笑:“凝戒现在对我来说,不过是绿音身上的饰物罢了;我之所以肯以性命换取绿音的自由,是因为绿音是我的妻子,我有责任保护我妻子的安全,今天我无能做到这点,至少也得做到使她的性命无虑。”

慈宁一清二楚地感应到他满腔的爱意和语中的真诚,以及傲凡翻飞的醋火,轻叹:“你爱绿音,可惜你伤她太深。”

“爱?不,冥王是不懂爱的。”冷寞坚持着自己的看法。

绿音内心轻微的头动,细得运慈宁也没发觉。

“来吧!卫傲凡。”

“你真无悔意?”卫傲凡不敢置信地看着冷寞,推翻了冷寞无情无义的印象;他不相信有人肯为了别人而死,纵使是对自己父母。但冷寞却肯为了绿音而死,光是这一点,卫傲凡就自觉比不上冷寞,虽然不是滋味,但他不得不承认冷寞这点赢过他,赢过向来不认输的他。

冷寞将眼神由绿音身上移开,改看向慈宁:“替我……好好照顾她。”

慈宁明了地点头:“绿音误解你了。唉!你放心,我会替你好好照顾她的。”

冷寞再深深地望着绿音:“绿音,你永远是我的妻子,我无法再照顾你,无法遵守我的承诺,请你……原谅我!”

话才刚说完,冷寞全身就冒出蓝紫色透明的火焰,他立刻痛苦不堪地单膝跪地,嘴里鲜血直冒。

“傲凡,你……”

“智能,这是他自己选择的,不是吗?”卫傲凡看着面有怒色的慈宁,满不在乎地说。

慈宁无能为力地看向冷寞,她有何资格干涉卫傲凡的事?她不过是被他掳来,美其名为“客人”的囚犯而已。

“不……不……不要!”绿音呆滞的眼映着冷寞翻滚挣扎的画面狂喊出口,扑在他身上:“停止!停止!停止燃烧!”

她尖锐的声音穿透大殿,骇人心魄。

“没有用的,夜剎狱火是无物可解的……”街傲凡的话,停在呆顿中。

因为,他看到了他认为不可能看到的画面。似生于冷寞身上的火焰,竟奇迹似的停止它的簇动。

奇迹!是什么力量造成这奇迹?

“消失!我命令你立刻消失。”绿音喉头烧灼,内脏似要被撕裂,但她仍不顾一切地凝声命令着。

蓝紫色火焰一寸才地收起焰尾,直到消失,火焰一失,绿音就撑不住创痛,一张口吐出了不少的血液,人也跟着瘫在冷寞的怀里。

“绿音!绿音……”冷寞急切呼喊:“为什么你要这么傻?为什么你要这么傻?”他把绿音抱得死紧,生怕他一松手就会失去她。

卫傲凡欲走近,却被慈宁阻止:“绿音强用力量,损及元神,共剩下一点时间了……你就……就让他们夫妻聚聚吧!”困难万分地说完,人就跑到一旁哭了起来,为他们舍命为情的痴痛哭心伤。

卫傲凡纵使心如刀割,但也只有退让至一旁,他比不上冷寞,绿音是属于冷寞的。

“你是爱我的……对不对?”绿音被泪水模糊的眸出现了当初的无邪信任。

冷寞一阵鼻酸,握住她抬起的手,无语。

“告诉我,你是不是爱我,爱我们的孩子……”她话未说完就连咳出声,血染满衣襟。

“不要死……绿音,你死了我也会死……”蓦然如遭定身,冷寞剎那间明白了一切。

那总让他欢喜,令他忧伤,使他不能自己的莫名情愫,就是爱,就是爱吶!

天!他多笨?竟然盲目至此,一直在欺骗自己……

“我爱你,我爱你……我也爱孩子,你是我妻子,我当然爱你了,我好久好久以前就爱上你了……”他嘶喊,哽咽使他说不下去,眼眶刺痛着,泛着未有过的热潮。

“不要掉眼泪,不值……咳咳……”

“绿音?”冷寞摇回绿音渐渐迷失的意识:“醒醒,绿音,不可以睡……不可以……”

绿音倾尽全力睁开眼,挤出一朵笑容:“我爱你,你知不知道?”

“我知道,我……知道……”

“我就知道……你不会骗我的对不对?”

绿音的手慢慢冰冷,冷寞觉得他的心也正随着她的体温流逝。

就在此时,大殿外忽然射进了数道光芒。

“天界武神将?”卫傲凡气怒地喝斥:“你们好大的胆子,敢不经过我同意就擅闯夜阎殿?”

“请夜剎王见谅,吾等是依六界之约前来制裁冥王,待吾等任务完成再行告罪。”天界武神将并未留给冷寞一个说话的机会,便又接下去:“冥界之王冷寞擅改轮回簿,罪无可恕,还不快伏法?”

快,一切都在电光火石的那瞬间发生。

绿音想推开冷寞,要他躲藏,他却把绿音抱得更紧。

俯视绿音,冷寞的脸上竟有抹满足的笑:“我不会再离开你了。我是真的爱你,我到现在才知道我爱你有多深……绿音,原谅我,原谅我这句迟来的抱歉。”

他的眼,滑落了泪水,他的第一滴泪。

绿音举起手,用尽剩余气力替他擦去泪水;手,无力地摔落地面,合上了她的眼睛,一颗泪珠闪着它哀伤的光芒,滴落在她刚沾染了冷寞泪水的凝戒上,两颗泪珠交融……

冷寞想起了轮回簿上绿音再次死期的不明,了解到轮迥簿的异常是因为眼前情况。

难道绿音真的注定一定要死?

“不!不!不要……不可以……”冷寞的声音沙哑,神情绝望:“绿音!醒醒……醒醒吶!” 天界武神将手执心镜,大喝一声,心镜发出了万丈光芒,射向了不肯分离的冷谷两人。慈宁和卫傲凡欲救已是来不及,忽然……

凝戒也发出耀眼光芒,围起冷谷两人,和同样刺目的心镜毫光相撞,夹杂着冷寞的狂吼。

“绿音!”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