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失落!

慈宁惊里,被同样的失落感给击痛胸口。

她抓着衣襟,驱不走一阵阵的束缚压迫:谁?是谁?

正欲下床打电话,撞入脑际的思绪合她戒惧地望向黑暗深处,那不属于她的思绪告诉了她屋内另有其人。

夜已深,黑不见物。

“你是谁?”她强自镇定。

“绿音要我来告诉你们,她很好,要你们不用操心。”

声音自四面八方涌来,她感觉到他庞大的力量,脱口而出:“你是冷寞?”

黑暗之中未再传话语,但慈宁能感觉到他的不快,一种被识出的不快。

“你把绿音带到哪去了?”

没有声音。

“我要见绿音。”

还是没有声音。

慈宁不禁怀疑他是否仍在这屋子内。

“绿音是我妻子,她的事轮不到你操心。”

细细的声波宛如耳语般清晰。

“她是我的朋友,我有资格过问她的事。”慈宁冷静开口,悄悄伸手要去开灯……

“我劝你最好不要开灯!”声音冷肃低微,令慈宁感觉到他散发出的寒意。

“你看得见我?”慈宁感到害怕,她面对着她一无所知,又浑身是危险力量的陌生男人,这压迫感是前所未有的:“你到底是谁?”

“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吗?”他轻轻嗤笑。

“你来有什么目的?”

“纯粹为了绿音。这是我答应过她的,动物们我带走了,另外那些珠宝是酬谢你为绿音照顾了一个多月的动物。”

“告诉我绿音的事好不好?”

“我不喜欢一再重复我所说过的话。”声音冰冷。

“绿音在哪里?我要见她!”

“女人,不要太多事,否则你会后悔。”

“你把绿音带到哪去了?我要见她!”她喊,屋内却已无声音响应她。

“冷寞?冷寞?”慈宁扭开电灯,藉由光明看清屋内的一切。

没有人!动物们不见了!

她的眼调至桌上那一颗颗原本不属于这屋子的珍珠宝石,为冷寞来去匆匆的造访迷惑了。

※ ※ ※

自从谷绿音来到冥界之后,冥界最豪华舒适的幽舞宫起了剧烈的变化,令冥界之人个个议论纷纷,揣测谣言四起。

“喂!转说咱们这儿来了个人界的女子叫什么……谷绿音的,居然住进了大王的寝宫耶!还说什么凝戒已认她为主,那大王要用什么方式,拿回我们的镇界之宝啊?”

“不晓得,大概是骗取她的信任,再辗转由她那获得凝戒的力量吧!”

“你怎么知道?”

“我当然知道,最近大王在幽舞宫布下结界,任何阴气和下等幽魂均无法靠近,这不是很明头地在保护那女人?”

“话不是这么说,人类无法长久地处在咱们冥界的阴气中,大王为了凝戒当然得布下结界了。”

“可是大王如果真的是为了夺取凝戒,那为何不干脆杀了她?还费事地派尊者到人界去抓取动物什么的回来,到底要做什么?”

“我不知道,我没去过人界,不懂人类,那些低等生命形态的东西大概就是人类的食物,供那个人类吃的吧!”

“大王自从到人界一趟之后,整个人都变了,除了紧要的事他会处理以外,整天都待在幽舞宫,又不准任何魄魂接近,我们都不知道他在做什么,怪神秘的。”

“喂!别乱说话,大王的脾气你又不是不清楚,这话要是传到大王耳里,准会被打入下层冥界受刑的。”

“知道啦!你放心,大王正忙着那个人类的事,才无暇管我们呢!喂!你有没有见过那个人类?她是不是长得和我们一样?”

“人类和我们幽魂不同,是有实体的,整个冥界只有大王和人类一样有实体,而且人类的器官构造都和我们不一样,非常脆弱,经不起一点创伤损害的,也不像我们一样可以再造。人类只要一失手脚或器官,就不能再生,不像我们可以马上再幻出手脚。”

“难怪大王要布下结界了,既然人类那么脆弱,那为什么凝戒会认人类为主呢?”

“我也不清楚,我又没去过人界,你问我,我问谁啊?”

“算了,问你也是白搭……喂!你有没有闻到一种很奇怪的味道?”

“什么奇怪的味道?是不是你发霉了?”

“去你的,我是指生气,人类的生气。”

“你是不是想那个人类的事想得产生幻觉了?这是冥界,哪来人类的生气?况且人类不会有那么大的力量来我们冥界的,就算来了也会被我们冥界的寒气冻死,你担心什么?”

“大概是我过敏吧!”

“人家是眼花,你是‘鼻花’,下次别这么神经兮兮的,只不过是来了个人类,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随着声音远去的黑烟,没有发现隐藏在冥界天然黑暗中的人影。

属于人的影子。

※ ※ ※

“什么?芝苹也失踪了?”奕霆咆哮着:“怎么可能?”

慈宁不所地揉着太阳穴,连日来的劳心奔走已令她瘦了一大圈:“昨夜冷寞来过我家。”

“什么?”奕霆喊得更大声。

“他把动物带走了。”

“什么?”奕霆可笑地觉得自己好象是个只会说“什么”的机器,他喘了口气,压下惊讶:“慈宁,可不可以麻烦你把事情从头到尾说一遍给我听?你这样一句就是一件事,我会被你吓出心脏病的。”

慈宁倒希望她有奕霆的那种幽默,来纾解自己压力重重的心:“昨晚我被惊醒,感应到我和芝苹之间的‘联系’也断了……”

“喂!求你别告诉我芝苹也和绿音一样,不在地球上了。”奕霆抚额呻吟。

“芝苹会瞬间移动。”慈宁提醒他。

奕霆盯着慈宁,觉得事情越来越荒唐:“你的意思不会是芝苹傻到想用自己的力量,去另外一个世界吧?”

慈宁看着他,只道了句:“芝苹和我们不一样,她的力量是活的,和她一样在成长。”

“用瞬间移动,‘移’到另一个世界?那个不用大脑的家伙,她有没有想过这样有多危险?”奕霆很清楚时空的浩大神秘,颓丧地骂着:“她会害死自己的!”

慈宁的手握成拳头,她最不愿意的就是这句话和这句话所浮现的画面。

天吶!谁来帮助他们?

绿音,芝苹,你们在哪里?

求求你们快点回来吧!

奕霆叹息:“冷寞为什么要带走动物?”他必须先了解发生了什么事,再思对策。

“因为绿音。”慈宁简单地说:“他说绿音很好,要我们不要再管绿音的事。”

“他凭什么?”奕霆气得大吼,冷寞害他们失去两个朋友,而他居然敢叫他们不要管好友的生死?

奕霆只觉得他现在充斥着与人拚命的冲动:“我要是坐视朋友有难而袖手旁观,我就不叫谢奕霆。”

“我们现在除了袖手旁观之外,还能做什么?”慈宁实在不想泼他冷水,但是她必须陈述事实:“绿音在他那,芝苹下落不明,我们能做什么?”

对呀!就算是要拚命,也要有个对象吧?

奕霆的双肩垮了下来:“那我们到底能做什么?”

眼见两个至友去向不明,生死成谜,而他却一点都帮不上忙,这令他觉得好窝囊。

慈宁有种感觉,好象她已经老得对一切事情都没有帮助,只能眼巴巴地盼望奇迹的出现。

奕霆用双手捂着脸:“傻绿音,笨芝苹,要是你们回来了,我非把你们大卸八块不可。”

可是先决条件得要她们回得来才成吶!

“慈宁,离这里最近的寺庙在哪?”

“做什么?”慈宁记得奕霆不信教的。

“去求观世音菩萨慈悲保佑那两个大呆瓜,好让她们回来给我宰了!”

※ ※ ※

“绿音,看看我带了什么礼物给你?”

正闷得发慌的绿音,一听见冷寞的声音,整个人好象被注入活力般。

“冷大哥,你去哪了……茸茸?”狗儿兴奋的叫声和跳至她身上的动物阻断了绿音的话。

大狗高兴地舔着女主人的脸,汪汪叫着它这一个月来对女主人的相思之情。

猫狗鸟雀们纷纷腻在绿音身上软声叫唤着。

“小毛、小雀、小咪、你们全都来了呀!”绿音既意外又感动地喊:“冷大哥……”

“高不高兴?”冷寞只有这一句。

“冷大哥……”绿音突然硬咽的声音令冷寞大吃一惊。

“怎么了?是不是又头疼了?”他上前搂住她察看着。

绿音攀着她今生唯一的依靠:“冷大哥,我怕,怕这一切会消失,怕我留不住幸福,怕我的时间不多了……”

“傻绿音!我要怎么说你这个多愁善感的小东西?”冷寞捧起她的脸,吻去她掉落的泪:“我要怎么做才能抹去你的不安?我不喜欢看见你流泪,我不喜欢你用这种方式折磨我。”

“冷大哥,我没有这个意思……”绿音的话被冷寞截走。

“我看你今天还不适合出去走,先叫茸茸出去,明天我再带你四处去走走,嗯?”

“我没事了……”绿音想了想,便将动物们遣走。她也不希望和心上人相处时有一堆“朋友”旁观。

“这才乖。”冷寞抱起她,将她放于一张椅子上。

绿音正欲发言抗议冷寞“幼化”她的年纪,但他牵着她的手摸着一样东西时,绿音忘了她要说什么。

“钢琴?”绿音摸出琴键时,她的惊讶非同小可:“冷大哥,这钢琴是……”

“为你买的。”

绿音更不可思议了:“我并没有告诉过你我喜欢弹钢琴啊!”她不明白他是怎样知道的。

“谁说没有的?你在看电视广告时的眼神告诉我了,清楚地告诉我:我好喜欢钢琴,可惜没有钱买!”他不知道他此时的温柔神情足以醉死每一个看到此景的女人。

“我看到你盯着电砚上的钢琴瞧,完全无视于我的存在,我嫉妒死钢琴了。”他说来是如此自然,毫不作假。

“这钢琴……很贵吧?”

为了这架钢琴,差点没累死我好几位尊者。为了把这玩意给扛回来,我那些尊者连睡了好几天才把力量补回来呢!

当然,冷寞一如以往并未告诉绿音实情,只是一挥手:“这你不用管,弹一首给我听。”

绿音的手指轻轻抚过琴键,冷寞的细心体贴在在令她心醉且心碎。

“怎么了?”他担心她是否会因失明,而不接受这项礼物。

岂料,绿音却道:“我怕弹得不好听,辜负了你。”

冷寞失笑,这个小女人永远令他惊奇:“傻绿音,钢琴送给你,就是你的了。你爱怎么弹就怎么弹,只要是你弹的,我都爱听。”

绿音听了受到鼓励,朝冷寞的方向投给他灿烂的一笑:“这可是你说的,待会儿听完了可不能后悔哦!”

只要是为了你,我永远都不后悔。

生疏地试弹几个音,确定了音符的位置,幼时被母亲抱在怀中,一家三口弹着钢琴的天伦图浮现脑际。绿音闭上眼,细细品味画面的温暖,她能感觉胸口热了起来。

怯怯地,记忆中的歌曲自指间流出,慢慢地高低起伏,不知不觉中融入了感情,旋律围绕着宽大的寝室,活跃了每一样音符灵巧掠过的东西,赋予了一切丰富的色彩。

冷寞如痴如醉地望着绿音沉溺音乐的天地中,这个他捧在手心呵护的小女人,这个令他着迷的小女人啊!她到底还有多少他尚未发现的惊奇?

音符带领着他俩的思绪进入未知的世界,游历神话的领域,在绿音巧妙的指缝中,创造了她不知的神奇;教会了冷寞如何卸下冷漠,如何放自己的心去飞,去感觉大地万物的生机,去体会喜怒哀乐,去经历自己的生命,去拥抱垂手可得的快乐……在有她的地方。

曲子在绿音按下最后一个琴键时宣告结束,但他俩都仍未自冥思中恢复。

“这首曲子叫什么名字?”他问,低低地,不愿驱走这一室从未有过的轻快和欢愉。

“这首歌名字叫‘梦中的婚礼’,是我小的时候我爸妈教我弹的第一首曲子。”

难怪会如此温馨,如此地……令人感觉到“家”。

家?他和她以及他们的孩子的家!

“冷大哥。”她开口,带着梦幻般的神采:“你想我们的孩子要叫什么名字好?”

孩子的名字?他倒没想过这问题。

冷寞坐到钢琴椅上,和她并肩:“你希望孩子叫什么名字?”

“我希望孩子的名字能温暖一点。”她举手抚摸着他的脸颊:“我希望孩子能有一个快乐的童年,能在一个完整健全的家庭里成长,我不希望孩子继承我们的力量,我不要孩子再受和我们一样的苦,我希望我们的孩子能和笑容一块长大。我希望孩子是个懂荣誉、重信诺、有原则、讲义气而且又温柔的小孩。”

“你希望孩子是男的?”

“嗯!像你。”她的手放到小腹上,依旧平坦的小腹感觉不出里面正有生命在茁壮,“我希望生一个像你的孩子,我要告诉他,他的父亲是个多温柔的人……”

忽然想起自己为时不长的生命,她停了一下,抓住冷寞的手,她含泪要求:“冷大哥,如果我可以生下孩子,请你一定要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给他一个有爸爸和妈妈的家,不要让他知道他不负责任的母亲狠心拋下他……”

“你当然会生下孩子,孩子当然会有一个完整的家,我们会把孩子教育成你想的那样,孩子有我们陪着一块长大,他一定会很快乐的。”冷寞径自说着,截去了她的丧气话:“我们会有很多很多的孩子,我们的家会很温暖的。”

“冷大哥……”她该怎么说才能让他接受事实?老天助她,这种等死的感觉好痛苦。

每一刻,她都在计算着死亡的来临;都在恐惧地等待死神宣布她已到的时辰。她拚命祈祷,求上天、求命运、求一切神佛,可怜她,可怜她腹内才成形的生命,让她能平安地将她的孩子送到人世,让她可以了无牵挂地离开……

“怎么了?”冷寞发现她在颤抖,在冒冷汗:“头痛?你不是才吃过药吗?我早该知道那些蒙古大夫开的药不管用。”

她摇头,非常艰难地:“医生早就说过我的头痛会越来越剧烈,到最后,药物的效力会压不住疼痛,这是我们都知道的,也是我们自己选择的,不能怪医生……”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护着别人?绿音……”他手足无措地看她和病痛挣扎:“我们还有止痛药……”

“不可以……不可以吃止痛药,那会对孩子有不良影害的……”尽管再疼再痛再难受,她都不能放弃每一个能让孩子健康的机会,这是她这个做母亲所能为孩子做的所有了。

“我要孩子……健康,我要孩子健康……”她紧咬牙根忍受痛楚的样子,令冷寞揪紧了心。

“绿音……忍着点……”此时此刻,除了这句话,冷寞能做的实在有限。

“我在试……我在试……冷大哥,冷大哥!”她不断喊着他的名字,希望由他的名字中偷得一点点与病魔对抗的勇气:“好痛……我的头好痛,冷大哥帮我,帮我……”

怎么帮?要怎么帮?冷寞无措地问自己,不得已之下,只好使用力量暂时令绿音昏迷。

伊人无力地倒在他怀里,令他好挫败,好自责。

我该怎么做才能挽回她和孩子的生命?我该怎么做?她的身子一天比一天弱,而我却只能眼睁睁地看她受病痛的折磨

谁?到底有谁能回答我——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 ※ ※

“慈宁,这么急叫我来有什么事?是不是芝苹和绿音有消息了?”奕霆喘息着说。

慈宁欣喜地点头:“我感觉到芝苹了!”

“你是说芝苹回来了?”奕霆睁大眼:“在哪里?”

“快看看芝苹家有没有芝苹的踪影。”

奕霆眼底闪过一丝疑惑,注意到慈宁一次此一次虚弱的健康,今天竟然到了无法亲自到芝苹家的地步。

“快呀!”慈宁催促着。

按捺下问题,他闭上眼,慈宁则是坐在沙发上,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的脸。

“怎样?看到芝苹没?她怎样?”慈宁急急问着睁开眼的奕霆。

奕霆一脸失望:“我没有看到芝苹啊!”

“怎么会?我明明感应到芝苹的气息了呀!”

“会不会你感应到的是绿音?”

慈宁摇头否认奕霆的猜测:“芝苹和我自小一起长大,她和我的联系不会出错的。”

“那芝苹会到哪去了?”奕霆开始不安:“该不会掉在地球的别处回不来吧?”

就在他们为芝苹的下落烦恼时,门铃在此时响起。

奕霆和慈宁互望一眼,会是谁呀?

奕霆理所当然地替女士服务跑去开门。当门开敢时,门外狼狈的人令他们不约而同地失声喊出:“芝苹!”

门外形容憔悴的人,不是芝苹还有谁?

芝苹疲乏地打了个招呼:“嗨!我回来了。”

“芝苹,你跑到哪去了?害我们为你着急得……芝苹!”奕霆还未来得及发泄他心中的牢骚,就被芝苹下坠的身形给吓得再次惊呼。

匆匆关上门,奕霆将芝苹扶到沙发上:“芝苹,你怎么了?”

“没事,只是差点找不到路回来而已。”芝苹闭上眼喘着大气,任慈宁用手帕给她拭汗。

“奕霆,去倒杯水给芝苹喝。”慈宁一边检视着芝苹是否有外伤,一边吩咐着奕霆。

奕霆的动作不慢,马上就倒了一杯水来到芝苹面前:“来,喝口水。”

芝苹倦极地喝了口水,笑道:“终于轮到你服侍我了。”

要不是看在芝苹刚历险归来,奕霆会把芝苹扁成碎碎的肉酱。

“芝苹,你去了哪里?慈宁前夜感应不到你,我们差点急疯了。”

“什么?我去了两天了呀?”芝苹咋舌。

“何止?我们还以为你永远也回不来了,正打算替你举行葬礼呢!”奕霆没好气地说。

“奕霆,现在不是说气话的时候。芝苹,这两天你发生了什么事?源源本本地告诉我们。”慈宁不容芝苹反驳地命令。

芝苹不好意思地傻笑:“对不起,我也没想到会这样。”

“芝苹!”奕霆警告地喊,现在的他,正准备当她没有给他们一个满意的交代时,拆了她的骨头。

“好好好!我招就是!”永远别惹生气中的人是一句至理名言,尤其是自己理亏在先的时候。“那天我回去之后,越想越不放心,我不能任绿音被无声无息地带走,最起码得见上绿音一面……”:

“那你见到了没有?”

芝苹白了插嘴的奕霆一眼:“你要不要听?不听的话我不说了。”

“听!听!当然听!哪有不听的道理?”奕霆陪笑,现在是“主讲人”最大。

芝苹又喝了口茶润喉,才又说下去:“恰巧我最近的力量又增加了好几倍,所以我就想试试我的瞬间移动能力有多大……”

“你真的做出‘移’到异世界的这种蠢事啊?”奕霆的话出口就后悔了,因为这次看向他的不只是芝苹,还有慈宁。

“我闭嘴。”他用手捂住嘴。

芝苹不理奕霆,专讲给慈宁听:“我被我的力量送到一个好冷好黑的地方,他们那边的生命体是极类似烟的一种幽体,我在那里听到他们交谈,才知道那边是一个叫做冥界的世界。”

“冥界?”这回开口的是慈宁。

芝苹点头:“他们是这样说的,我刚到那里的时候吓坏了,顾不得其它,便又用瞬间转移想回来,却把自己送到另外一个世界。”

“还有另外一个世界?”

“不只呢!”芝苹学着奕霆方才的口气,然后才又描述下去:“后来我移到一个到处都是花的世界,那边的人见到我都很意外,他们都有一双透明的翅膀和一对尖耳朵,对于我的来到感到很震惊。最后,他们之中有一个胡子很长的老人做代表和我说话,我把我的情况告诉他,他很谅解地告诉我,说我的力量使错方向了,我对于自己能误打误撞地到了那里,还真是感到奇怪,后来那个他们称做长老的人,还教我怎么正确使用我的力量。他们那边的人真的很善良,还帮我把我给送回地球。”芝苹一口气说完:“没想到这一去就是两天。”芝苹看着两友呆愣的样子,很满意自己所造成的震撼,深深吸了一口气,她心中挂念的事令她忘了那一丝窃窃得意。

“慈宁。”她很正经地喊着至友的名字。

“什么事?”慈宁仍在努力地接受异世界的讯息。

“我要再去冥界一趟。”

“什么?你疯了不成?”奕霆反应最大:“才从那地方捡回一条小命,你又要去玩命?”

“我非去不可,因为绿音在冥界。”芝苹接下来说的话更具杀伤力。

“绿音……在冥界?”

“没错,我在误闯冥界的时候,不小心听到他们的谈话,发现绿音在冥界,而且……”她看了两友一眼:“绿音爱的人是冥王。”

幸好他俩手中都没有拿东西,否则一定会碎得很难看。

“你是说……冷寞是冥王?”奕霆开始怀疑自己是否被吓得结巴了。

“我还发现了一件大阴谋,慈宁,我一定要再去一趟冥界,把绿音给救回来。”

“为什么?”他们都想知道原因。

现在最冷静的反而是芝苹:“因为冷寞不爱绿音,他之所以会费那么大的力气,完全是有预谋的;他只是在利用绿音,他欺骗绿音的感情,因为绿音有凝戒。”

奕霆和慈宁几乎要被这一连串的事给吓傻了。奕霆甚至好玩地发挥着他与生俱来的特异功能——幽默。

如果把这些事编着成书,铁定轰动。

他苦笑:只是不晓得到时候是哈哈大笑的人多,还是骂我神智不清的人占大多数。

因为,他现在就觉得身陷一团荒唐得不能再荒唐的烂帐中,而事实却又不允许他逃避地摆在他眼前。

芝苹细说从头:“这一切都是冷寞的阴谋,他故意要让绿音爱上他,获得绿音的信任,好夺取他们冥界的镇界之宝——凝戒,所以我必须再去冥界一趟,把绿音带回来!”

奕霆和慈宁互望,谁也没有开口说话。

※ ※ ※

身在冥界的绿音,浑然不知她的三个朋友为她担足了心,犹自好奇地用双手去摸索她黑暗的新世界。

“这是河流的声音……哇!好凉的水,其的是条河耶!这里到底多大?怎么我玩了那么多天,还没弄清楚这里的范围啊?冷大哥的家怎么那么宽阔?茸茸,快来,这里有条河可以让你玩水……哎呀!茸茸别急嘛!你看你溅得我一身都是水啦!记得别游得太远会危险。”绿音殷殷向在小河中玩得不亦乐乎的大狗叮咛着。

此地光线充足,虽没有阳光那般耀目光彩,却也像白书一样温暖,四周尽是高矮疏落的树丛,不远处还耸立着一座黑漆漆的宫宇,在这片不甚明显的绿意中更添刺眼的不对称。绿地的尽头是层网似的灰蒙,好象个罩子般将这片不小的地方围了起来;灰蒙之外,是无垠阴闇得令人心惊的黑。

原来冥王冷寞为了不让绿音起疑,特地耗用力量设下结界将幽舞宫罩起,除了隔绝冥界的湿寒和骚扰外,还将这里幻设出和地球的原野一般无二的景致。几天以来,绿音在此地适得愉税快乐,毫不知情冷寞为她费了多大的心思。

为了怕绿音寂寞,冷寞甚至破例派尊者入人界,攫取各种动物到此地,增加这原野的真实感。因绿音瞎了,动物们也没注意到有何不同,因而绿音对这的环境和生活极为满意和安顺。

“冷大哥只说他的家是在市郊的一小片人工原野中,并没有说他的‘一小片’这么大呀!”绿音拨弄着河水喃喃自语:“看来冷大哥比我想象中还富有……唉!”由种种迹象看来,绿音得知冷寞的富裕,反而为此愁上心头。

“难怪他那么忙……哎哟!茸茸,要甩水到别的地方去,不要在这里啦!”绿音用手遮着茸茸洗澡后的脱水手续所带来的后遗症。

“茸茸,你怎么了?”绿音奇怪地感觉到忽停的水珠和大狗不寻常的警戒,她的手找着茸茸,摸到了它犹湿淋淋的手和它恐惧地低吼。

“茸茸,你看到谁了?”她不解地望向前方,听到一阵不怎么友善的动物吼声。

她缓缓绽出甜美的笑容,用她软而不腻的声音招呼着:“来!过来和我们一起玩,不要怕,我不会伤害你的。”

伸出手,她没有听见任何表示,身旁茸茸不停地退后令绿音感到怪异:“茸茸,你不是最喜欢和新朋友玩吗?怎么一直后退?”茸茸呜呜的低鸣中含着害怕,绿音的手触到了湿湿软软的东西,心知眼前的动物正以嗅觉感觉她是否友善。

拍拍动物的头,绿音表露她的友谊:“乖乖,不要怕,我是你的朋友,不会害你的。”

动物似乎相信了绿音的话,用舌头添了添她的手,绿音咯咯轻笑:“别舔嘛!好痒哦!”

她摸着动物细软的手:“原来你这么壮啊?鸡怪茸茸会怕你……咦!你的牙齿怎么这么利?好象老虎的牙。你也是来喝水的对不对?我唱首歌给你听好不好?”

她拍着动物,缓缓地展开了嗓子,可是唱不到两句,她就觉得有如万火烧心般痛苦,不堪倒地,动物关心地上前舔着她的脸颊。

当冷寞见到一只硕大的老虎扑在绿音身上的时候,他的心脏几乎停了。

“绿音!”他惊喊出口,老虎受到惊吓转身就跑,冷寞可说是立刻转移到绿音身边。

他声中饱含的惊惧令绿音好生心疼:“冷大哥。”

“你怎么了?有没有被伤到?”

“没有,我只是突然觉得心闷,没事。”绿音解释着。

“你知不知道刚才有多危险?你怎么那么不小心?难道你不知道刚刚那只动物是老虎吗?”他抱起她,小心翼翼的呵护令她好窝心。

“鸡怪它的牙那么尖。”绿音并不意外,也不多问老虎是自哪来的,只是静静地依着他。

“是哪个混帐东西把笼子打开的?我非惩罚他们不可……”冷寞不着痕迹地解释了老虎乃是他家饲养的宠物。

“冷大哥,别气,我又没受伤,你也知道动物不会伤害我的……”一阵晕眩和头疼使她往冷寞怀中倚去。

“是不是又犯头疼了?”

“冷大哥,我的力量被封住了。”绿音无力地说。

冷寞大惊:“什么?”

“可能是怀孕的关系,我的力量集中保护宝宝,在孩子出世以前,我没有操纵人意志和暂时催眠人的力量了。不过和动物沟通倒没问题。”失去视力的绿音对自己体内的脉动感觉得更清晰,也更能感受到腹内所孕育的生命逐渐明显的迹象。

冷寞听了之后释然一笑:“那有什么关系?只要还能和动物相处,我就可以放心让你四处游逛,和茸茸在一起。”

原来在冥界,力量的失去即代表将死亡,所以冷寞才会吓了一大跳。

“咱们回去吧!吃药的时候到了,我的小孕妇要补充营养了。不许有异议,我们约定好的,你在外面逛这么久了,不能再晒太阳了,太过劳累对你和孩子都不好的。不为自己想,也得为孩子想想。”冷寞精敏地用绿音最无法拒绝的理由,堵回了她欲出口的抗言。

要是让我查知是哪个瞎了狗眼将老虎放了进来,我非把他打入血沼狱内不可。

冷寞沉着一张脸暗自决定着。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