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在一阵混乱的寻找后,他们终于找到了此较有利于他们寻回绿音的东西。

绿音的日记。

他们虽在绿音家翻东找西,但仍会将东西放回原处,保持着他们进来时的模样。而今,那本日记完整无缺地平躺在桌子上,而他们三个坐在沙发上呆着。

屋子虽然不大,却安静得吓人,三个人也深切地体会到为什么绿音身边永远会有动物,他们才来半天就已快受不了,那绿音自父母双亡后十多年来过的是什么生活?

习惯了笑闹,这一种窒人的沉默,对他们来说,是一种漫长的苦刑。

看不看?

他们心中一直思虑着这个问题。

日记是人家的隐私,是人家不愿告人的秘密,不能看,不管是谁都不能,尤其身为朋友更不能揭人隐密。

可是,如果这日记中有绿音去向的线索和消息,他们若不看,岂不是耽误了搜寻绿音的时机?说不定绿音已遭困,正无助她盼望他们去救她……

唉……天下事非得要这么难吗?

总要有个抉择。

“慈宁!”奕霆开口:“由你决定吧!”

奕霆的一句话,将烫手山芋丢给一直未发一语的慈宁,芝苹也望向慈宁,等待她的回答。

慈宁在四人之中向来是扮演最理智的角色,每当三人有纠纷或争吵时,出面制止的永远是慈宁,因为慈宁有着一颗不属于他们这年纪的心,她的心已感受过太多悲欢离合,太多喜怒哀乐,看尽了人生的浮云流水,她知道什么时候该做该说什么。

这就是慈宁,他们永远没脾气的慈宁,四人中可说是以她为首。

吸了一口气,她开口:“看吧!等绿音回来,我会向她解释。”

得到指示与支持的奕霆和芝苹,小心翼翼地翻开了日记,而一旁的慈宁没有加入他们,因为她的心牵挂在她口袋中的那封信,那封绿音写的遗书。

她没让奕霆和芝苹知道有这封遗书,在她找到日记和遗书时,她偷偷将遗书收起来不让他们看到,只因不希望他们承受残酷的事实。

事情还是发生了……还是发生了……老天,你好残忍,为什么不留给绿音一点希望?她还有美好的未来,她还在追求自己的幸福,为什么你要让她和我一样?如果我们是因罪业才得受到如此惩罚,那么就由我一人承担,不要毁去绿音的希望,她还那么年轻……我可以走得无牵无挂,可是绿音不能啊!她还有她爱的人在守候,她不能死啊!

慈宁茫茫地瞧着天花板,尽管她在心底大声地呼喊,仍改变不了事实,改变不了她早就预料到的事实;虽然她一直希望是自己多心,是自己感觉错误,但注定好了的仍是无法避免。

有很多事,是命运早就注定的,不是人力所能预知或改变的。

她想起那晚,绿音说这句话的神情和笑;绿音在那时就知道了。

慈宁一声轻细的悲叹:世间事多令人恫怅!

她能感觉到,绿音是真的很快乐,沉浸在恋爱中的心是飞扬跳跃的,她可以感染到绿音的雀跃欢喜,但……老天的安排何其无奈?

无奈……多无奈……

慈宁再叹。如果叹息一次会老一岁的话,慈宁早已成百岁人瑞了,这几天她叹息的次数比过去二十七年还多,就算她得知自己不久人世时也没这么伤神过。

我应该知道的,如果那晚我留下绿音问出个结果,或许事情还有转机……都怪我!

慈宁沉溺在自己的思绪中,不觉时光的飞逝,待她自深思中醒来,她看到的是一双带泪的眸和一双黯然的眼。

“怎么了?绿音写了些什么?”他们的表情令慈宁意外。

“绿音她……她……慈宁!”芝苹语不成声,“哇”地一声,投进慈宁怀里嚎陶大哭。

慈宁愕然:难道绿音把我和她的事写在日记上了?

看向奕霆,奕霆眼中的沉痛也是她所未睹。奕霆合上这本句句真情挚意的日记,回避慈宁询问的眼神,他只告诉了她一句——

“绿音她……好痴。”

“什么痴而已?简直笨到极点了,对他一点都不了解,连他的来历都不清楚……却爱得那么深……那么执着……那么感动人……”芝苹抽抽噎噎地边骂边说,为绿音的痴执大抱不平。

奕霆将日记递给慈宁,仍未自激动中恢复。

“里面只有绿音的爱和血泪……”奕霆无法说完一句话,他从不知他心中内向恬静的小妹妹竟有如此深的感情,爱得如此……如此痛人心扉。

慈宁接过日记,无声一叹,绿音的心,绿音那既专又痴的心吶!

“里面没有一点线索可以找到绿音吗?”慈宁多此一举地问。

奕霆的回答果然是摇头:“这日记只写着绿音的心情,没有任何线索。”

“慈宁,绿音好绝望哦!为什么?是不是他对绿音不好?”芝苹的泪水仍未停息。

慈宁环规着屋内,自屋内凌乱的种种迹象看来,他们是在极匆促的情况下离开的。

是什么事让他们如此匆忙?

绿音好绝望……绝望……

芝苹的无心之语给了慈宁一个灵感:他们会匆忙得连夜离开,一定出了令绿音来不及知会我们一声的事……如此一推测,只有一种结果了……

“奕霆,快打电话去各个医院,查查看有没有绿音的名字?”慈宁赶忙吩咐。

“为什么?是不是绿音她……”

“不要多问,时间紧迫,快打呀!待会儿我再告诉你原因。”慈宁的表现令奕霆紧张起来。

“先从最近的医院开始问。”奕霆也不浪费时间,拿起话筒就拨:“喂!查号台吗?我想麻烦你帮我查一下离我们这里最近的医院电话几号,我们这里是……”

芝苹碰碰慈宁的手:“慈宁,你为什么要查酱院?绿音不是好好的吗?她怎么会在医院?”

慈宁看着自小一起长大的芝苹,不知道该怎么向她解释她和绿音已患绝症的事。

“我只是在想绿音会不会是病了,突然地病了,所以才会忘了通知我们。”

芝苹想想又附加一句:“也可能是她的另一半病了。”

慈宁见芝苹竟如此信任她随口编的一个理由,不禁愧疚满怀,在她心里认为,欺骗朋友是最可耻的事。而今,她却迫于形势不得不隐瞒至友,这怎教她不难过?

“慈宁,你人不舒服吗?别吓我,绿音不见就已经够我们烦恼了,你别也出事啊!”芝苹见到慈宁脸色苍白,急躁地摸摸她的额,查看她有没有病征。

慈宁握住她的手:“我没事,只不过是累了点。”

“我忘了你身体不好,不能太操心劳累的。这样好了,我送你回去休息,绿音的事就交给我们来办就可以了。”芝苹对慈宁的一言一行深信不疑,此举令慈宁更加歉疚。

她摇头:“你忘了我们约定过什么?共担祸、同享福,我怎么能放下你们两个独自偷闲歇息?”

芝苹正欲再劝言,奕霆发现的大喊吸引了她们的注意。

“找到了,在市立酱院!”奕霆挂上电话,神色凝重:“绿音前天夜里被送到那里急诊的,迭她去的是一名自称是绿音的丈夫的人……”他看着两女:“名字叫冷寞。”

他们面面相觑,最后由慈宁说话。

“绿音深夜急诊,一定得了急病,我们赶快到医院去,先去看绿音病得如何再说其它。”

也对,一切的问题等见到了绿音自然会有答案。

三人迫不及待地动身,绿音居住的房子在三人砰然有声的关门声后,共余惯有的冷清……

和那本仍放置桌上的日记。

※ ※ ※

市立医院,询问处。

“请问一下,前天夜里来你们这急诊的谷绿音,现在被送到哪一楼?”奕霆有礼貌地问着服务人员。

“谷绿音?你等等,我查查看。”服务人员手指飞快地在计算机键盘上跳动着,最后抬起头:“你确定名字没错?”

“没错,山谷的谷,绿色的绿,音乐的音。”奕霆不厌其烦地重复。

不料服务人员却向他摇头:“对不起,我们这里没有这个病患。”

“怎么可能?我们打电话来问过了,明明在这,一定是你打错了!”芝苹闻言头一个发言。

“芝苹,不可以那么说!”慈宁发现服务人员的不耐,出言稍缓芝苹的焦急。然后笑着向她说:“对不起,病患是我们的朋友,我们找了她两天了,可否请你再查一下?”

服务人员接受了慈宁的道歉,谅解地又查了一次,结果仍是摇头:“很抱歉,计算机上没有这个人的资料,会不会是你们找错病院了?”

“不可能,我明明打电话问过了,绿音确实在这呀!”奕霆也弄不清事情是怎么回事了。

“谢谢你!”慈宁发觉事有蹊跷,朝服务人员道了声谢,将两友带至角落。

“我真的问得很清楚,绿音一定在这。”

“奕霆,我们并没有说你问得不清楚,或许是计算机故障了,或是资料尚未输入吧!”慈宁安慰着。

“我怎么办?我们急诊室也问过了,现在找不到人,难道我们要一层一层地问上去吗?”芝苹表情怪异地说,因为这家医院足足有十二层,要逛完一层就已很费力了,要十二层楼一一询问,那恐怕还没找到她,他们就先累死在这家医院里了。

可是为了朋友,再累他们也得做呀!

他们都很明白这一点,所以并没有一丝玩笑之色,如果真的没有办法,他们真的会选择这个最笨的方法。

只要能找到绿音。

慈宁疲累已极地靠在墙上,两天来的食寝不正常已令她的体力有透支之虞,但绿音无丝毫消息,只令她心头的不安越来越强烈。

“对了!我可以用透视察病历室里的病历,那样不只可以查出绿音在几楼,更可以知道绿音生的是什么病。”

“那你还不快查?”芝苹催促着,奕霆马上闭上眼透视。

一旁的慈宁累得有些支撑不住,因而一直没开口。

“慈宁,你还好吧?”

“不碍事,不用担心。”慈宁安抚地拍拍芝苹扶持着她的手。

“可是你的脸色好差……”

慈宁只是摇头,感觉到不祥的巨石沉甸甸地压在心头上,正一点一滴地压扁她的希望。

“叫奕霆……快一点,事情不妙……”

“慈宁!”芝苹尖叫着,扶住慈宁突然下坠的身子:“奕霆,快来帮忙……”

慈宁喘着大气,被方才突来的失落感给击渍。

“慈宁!慈宁!你怎么了?”奕霆急急想唤醒几欲昏迷的慈宁。

“送我回去……”

“可是绿音……”

“送我回去……”慈宁勉力想撑开双眼,却发现她的力气正急速流失:“不用找了……绿音不在了……”

“什么?”两友齐惊心狂吼,在人来人往的医院中特别引人侧目。

“这位小姐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要不要挂急诊?”一位护士经过,见慈宁倒在奕霆怀中,关心地问。

“谢谢,我不要紧……”慈宁的心里是一千万个不愿意待在医院,那会暴露她苦心隐瞒的一切。

“谢谢你,她这是老毛病,一会儿就好了。”奕霆顺着慈宁的意思打发走护士。

慈宁紧抓着奕霆的衣襟,语袋更低弱:“送我回去……”

奕霆难为地看了下芝苹,见芝苹点头便应允:“好,我们先送你回去。”

改天等找到绿音之后,一定要押慈宁来医院一趟。

两友极有默契地下了同一个决定。

而慈宁则是在得到奕霆的承诺之后,安心地松了手,人也昏睡过去。

芝苹见她如此,不免一阵紧张,但是奕霆安慰她说:“别操心,慈宁说她没事,她就不会有事,我们先送慈宁回去,然后再商量要怎么找绿音。”

芝苹此时除了点头,别无异议。

而忙碌依然的医院,谁也没有注意到他们三人的来去。

※ ※ ※

黑暗统领的冥界,阴森幽邃。“我不在的这几个月,情况有何变化?”

幽魂殿上端坐着冷寞高大的身躯,冰刻般的脸表示他已不再是人间具有较多情感的冷寞,而是冥界之王。

“由于大王搏力一战,使魔尊元气大伤,您不在的这段时间并未前来攻打,躲在魔界养精蓄锐,属下已派幽魂眼监视魔界,若有动静必会来报。”黑烟飘忽地报告着。

“很好!魔尊,这笔帐总有一天我会和你算。相信他也已发现只解了一半封印的宇剑会反吸他的力量释放,除非封印全解,否则宇剑会吸光他所有的力量。短期内他不会再有所行动,他无需监视,将幽魂眼召回,设下结界,不准任何幽灵进出。”威武似神像的冥王没有发话,但声音却清晰地传遍整个幽暗的大殿。

“大王,目前魔尊无法使用宇剑,正是我们反击的好时候……”

话犹未完,只听冷寞冰冷一句。“啰唆!”

接着就是一声极尽恐骇的哀嚎,黑烟马上占为空气散去。殿内群魂钻动,惶惶不安,但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依然一片死寂。

“无情不能使用宇剑难道就没力量了吗?”冷寞的声音冷肃飘出:“一群蠢材,留着何用?”

此言一出群魂骚动:“大王神威无穷,吾等不及,请大王饶命!”

冷寞没有表情,也没有开口,过了一会儿才传音:“我已至人界寻回了凝戒,但凝戒已认凡间女子谷绿音为主,唯有解开封印,凝戒才能重回我手。传我令谕,今后不准任何幽魂接近幽舞宫,要是惊吓到谷绿音,我就要谁永远在下层冥界受刑。”

“是!”群魂顺服齐答。

正坐大椅的冷寞,脸庞终于有了动作,他不耐地蹙起眉,浑身肃杀之气。

“还不滚?”

他冷透心骨的声音才刚自莫名的地方传来,群幽魂俱已消失无踪。

冷寞坐姿未变,轻皱之眉也未松懈,身形却逐渐淡薄,慢慢地消失在幽魂殿森冷阴湿的空气和隐约的怜火中……

※ ※ ※

冷寞站在巨床前,俯规着几乎被巨床吞噬的绿音,为了带她一块回冥界,他不得不用力量牵制她的意识,使她仍于沉梦中不知己身置异界。

凝望着她正睡得熟甜的模样,冷寞不知自己的思绪已被佳人占据。她紧闭的眼虽掩去了她那双充满慧黠的灵彩双眸,却为她添了抹易碎的娇弱。视线调到她手上平凡无奇的戒指,冷寞的表情起了变化。

凝戒封印未解,充其量只能增加绿音的灵气,无法令绿音百病离身。绿音若死,凝戒必然会自动脱落,重新被我掌握,我应该要助长病情加速的恶化,凝戒才能早日重属冥界……

他冰覆的双眼闪着熠熠银芒,耀眼可布。

“呃……不,不要靠近我……冷大哥……冷大哥救我……”绿音冒着冷汗惊里,冷寞扶着她坐起。

“不用怕,冷大哥在这。”

绿音的世界和冥界一般黑闇,她探索着冷寞所在的地方,摸到她熟悉的脸颊,一脸惊骇地偎进他的胸膛:“冷大哥,我好怕……”

她哭着,在他怀中寻找她已失的安全感。冷寞原本僵直的身躯在接触到怀中的可人儿时,也软化了下来。

他磨蹭着她柔软的发丝,传给她他的温暖:“我在这,不要怕。是不是做恶梦了?”

“我……梦到你离开我……”她慌惶地抬头,纵使看不到他的脸,她仍然望着他:“你不会离开我的对不对?你不会的对不对?”

“傻绿音,你不相信冷大哥的话吗?”

绿音摇头,甩去了挂在脸上的泪珠:“我相信冷大哥。”

“那你就该安下心来好好养病,看看你,孕妇应该胖起来的,怎么我的绿音反而瘦下去了?”他关怀的言语令绿音不胜羞赫。

倏地,一阵冷风吹来,绿音敏感地颤抖了下。

冷寞马上将她揽得更紧:“怎么?冷吗?”

“冷大哥,这里不是医院吗?怎么这么冷?”

冷寞将斗篷脱下给绿音披上,绿音立刻感觉到周身寒气皆被这温暖的斗篷驱离而无法近身,显然这斗篷不是凡物。

“这里是我的家,冷大哥觉得回家调养比在医院好得多,所以把你接回来,我看你睡得熟,所以没告诉你。”

绿音只道冷寞是体贴自己不愿让三友烦心,而将她接回他家,不由得感动莫名。

“冷大哥忘了你身子单薄,不适应这里的阴凉之气,是我疏忽了,等一下就好了。”

绿音靠着他,不愿离开他壮阔的胸怀:“你抓到了那个要害你的人啦?”

“没有,不过我已经知道他是谁,以后他害不到我了。”冷寞半真半假地答。

“那就好。”绿音放心地说:“要不要我拜托动物们帮你查那个人的去向?”

她声中表露出的关切,令向来孤独的冷寞一阵不惯。

抚着她的发,他以宠溺的语气对她说:“不用了,你还是乖乖地做待产的小孕妇吧!什么事都不要烦恼,懂吗?”

“我知道,但是你得答应我,有事一定要告诉我,让我替你分担,好不好?”她已看不见的眸仍流动着它特属的光彩,冷寞直直望进她毫无矫饰的神情,心中被莫名的情感翻动着。

“我会告诉你的。”他对她撤下谎言,看着她满是信任的脸,突然感到不敢正规她。

“冷大哥,我现在搬到你家来,应该打电话通知慈宁他们才对,免得他们担心。也好顺便把茸茸它们接回来,茸茸它们打扰慈宁太久了,不尽早接它们回来我不放心,我好久没看见它们了……”突然忆及自己已不能再“看”了,她顿了一下:“我好想他们。”

她犹豫地问:“茸茸它们可以住你家吗?”她怕冷寞的家像一般富贵人家,无法忍受猫猫狗狗。“茸茸它们虽然不是名种动物,可是它们都很乖巧,不会吵到你的……”

“绿音,你什么时候听过我抱怨茸茸它们了?我有说过一句骂茸茸它们的话吗?你的朋友不也就是我的朋友?傻绿音,你怎么老是记不起来?我们是夫妻,你是我的小妻子,你的一切我都会容纳照顾的。”

他这一说,她才露出笑容:“谢谢你……”

“绿音,你再这么客气就是把我当外人看,不承认我是你丈夫。”他佯怒。

绿音此时身心皆属于冷寞的,当然也不会在意他们是否举行过婚礼。娇羞地垂下头,她默默接受这个“妻子”的身分。

“以后再跟我谢谢过来、对不起过去的,我可要生气了,不许你再这样了,知道吗?”

绿音一贯点头。

“这才是我可爱的小妻子。头还疼吗?该吃药了。”

绿音听到吃药,整张脸全皱在一块了:“我的头已经不疼了,不吃可不可以啊?”

“不行,医生交代过你的情况必须以药物来控制,才不会严重。”

“可是我真的觉得我的头不痛了嘛!没头痛就可以不用吃药了,是不……呃……”她尚未说服冷寞,她动个不停的小嘴就被他的唇堵住了。

迷眩中,她隐约尝到了药水的苦味,就明白他用一种最有效的方法让她“直接”吃药。

“这样不是快多了,省了你不少企图说服我的口水。”冷寞满意地看着犹神游天外的绿音,和她双颊醉人的嫣霞。

“咱们来约法三章,你每天得准时进餐、吃药;维持并增进体力和健康,我就让你和我所收养的宠物一块玩。”

“你也有收养宠物啊?是什么宠物?我看看!”绿音闻言眼睛都亮了起来。

“现在不行,你得先答应我乖乖地,我再给你惊喜。”他没说他已吩咐冥界尊者等能安然通过次元空间的人,下人间去捕捉动物回来。

“好嘛!绿音听话就是了。”绿音微嘟着嘴,虽然她排斥吃药,但如果每次都用冷寞那种最“直接”的方式,她倒也是可以忍受药水的苦涩。

得知自己的生命期限后,绿音反而拋去了世俗礼节的枷锁,在冷寞面前尽情地放纵自己,恣意挥洒她的爱与温柔,不时带点孩子气的娇稚;只因能与他相守的日子不多,她必须珍惜每分每秒可以把握的幸福。

“绿音,吃了药你会睡一会儿,才刚到我家不要急着四处跑,等身子养壮一点,我再带你去逛,好不好?”

“啊?又要我睡?老是要我睡,哪一天我睡得醒不过来怎么办?”

冷寞脸泛笑意地看着绿音明明白白写着倦意的容颜:“你放心,我会负责喊醒你的,保证你不会睡过头。睡吧!我在这陪你。”他将她安置回床上,为她盖好被。

“冷大哥,怎么都没听到有人的声音吶?”绿音打了个呵欠说。

“是我吩咐他们不能来吵你的。你才刚到,需要休息;等你睡醒了,比较有精神了,你就会听到很多声音了。”

“真的吗?”绿音睡意渐浓地问。

“睡吧!”

绿音顺从地闭上眼睛:“记得要帮我把茸茸它们接来哦!这里又冷又静,要是茸茸它们在的话,一定会比较热闹的……还有代我向慈宁他们道歉,他们找不到我一定急坏了,报个平安讯给他们,好让他们安心;千万别让他们知道我已经看不见了,那样他们会很难过的。”她的声音因睡神的召唤而渐渐转低,但她的手仍紧抓着冷寞不放。

冷寞也用另一只手覆在她的手上,待她真正睡着后,他将手移到绿音的头上,口中喃念着诡谲咒语。

他的手心蓦然放出蓝绿色光芒包里着绿音,光芒由强转弱到消失,绿音都没有丝毫感觉。

这样应该可以抑制脑瘤的扩大,只是不知能维持多久……

“唉……”他的叹息,绿音没听见;当然,她也不晓得冷寞是气恨自己的无能为力而叹。

看来得到人间一趟,把茸茸它们接回来……顺便把幽舞宫布置一下,让绿音开心一点。

他仍未忘要给绿音一个惊喜。其实冷寞真的很迷惑,他不懂自己为何会三番两次耗时费力地为了她而忙碌,只是他一直在逃避心中那一波又一波的疑问。

握着她的柔荑,冷寞注视着她睡容的双眼,盛满了不自知的不解。

※ ※ ※

“奕霆,现在我们该怎么办?慈宁昏迷不醒,绿音又下落全无,我真的好慌……”

“我也没主意,绿音失踪三天了……看来真的只有报警了。”

“报警也没有用的。”第三缕声音插入两人的交谈。

“慈宁?你醒啦?”芝苹几乎是马上地冲到床边:“感觉怎样?要不要紧?”.

“我说过不碍事的,你看我睡过之后不就好多了?”

芝苹欢欣地说:“没事我就放心了,原本我还在烦恼要不要替你叫医生呢!你睡了整整一天了。”

“我只是体力透支,补个眠就恢复了。”

在一边的奕霆并未说话,因为他看出了慈宁的言不由衷,以及她掩饰不了的虚弱。

慈宁似是知道奕霆已起疑,赶忙转移话题:“我睡了一天,你们有没有什么发现?”

芝苹的神色又黯淡了下来:“没有,奕霆查过了,没有绿音的病历,连其它的医院也没有。”

“当然没有了。”慈宁的话引起两友满腹之疑。

“为什么会没有?绿音明明就是被送到医院去了,为什么会找不到?还有,慈宁,你昨天说‘不用找了,绿音不在了’是什么意思啊?是不是指绿音被转到别的医院?可是我们查过了呀!慈宁,你想绿音会去哪?该不会凭空自地球上消失了吧?”芝苹一连串的问题令慈宁沉默。

“是呀!慈宁,为什么反对我们报警?有警方的协助,要找出绿音比较容易啊!”奕霆也为慈宁的举动百思不解。

慈宁低头,一叹:“知道我为什么会突然昏厥吗?”

“不是你太累了……”

慈宁摇头否认芝苹的猜测:“是因为我突然感觉到一种失落,那种失却的力量太强,我禁不住,所以才会昏睡了一天。”

慈宁的话令两人如坠五里雾中,摸不清方向。

“我之所以会阻止你们再找人,是因为你们再怎么努力也找不到绿音的。绿音的确有待过市立医院,但是被带走了。”

“带走?被谁带走?带到哪去?”

“冷寞。”慈宁投下炸弹:“绿音被她所爱的冷寞带走了。病历被冷寞毁掉,资料被他洗去,甚至医院里的人都被冷寞催眠了,我曾读他们的记忆,发现空白,一种被人用力量洗掉的空白,所以他们才不记得有绿音的存在。”

芝苹讪讪不能成语,奕霆的俊颜只有沉思。

“冷寞为什么要这么做?”

“不知道。”慈宁的回答直接。

“那绿音被他带到哪去了?”

“不清楚。”慈宁这次的回答更干脆。

“那冷寞是什么玩意?他凭什么自称是绿音的丈夫,又擅作主张带走绿音?他又为什么要毁去所有可以找到绿音的线索?绿音既然挂急诊一定是有病在身,他为什么要把绿音带走?绿音需要治疗,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他凭什么?”芝苹气得破口大骂,随后又眼眶含泪:“他把绿音带到哪去?”

奕霆仔细地注意到了慈宁方才那些令他不懂的话:“慈宁,你刚才说那些话的意思是什么?是不是和阻止我们继续找绿音有关?”

慈宁垂下眸,深深吸了一口气:“我感觉到的失落,是指绿音和我之间的联系。我能感觉到你们平安与否就是靠这种联系……而昨天,我忽然失去了感应到绿音的联系,这通常代表了感应体已不在地球上,以至于自己被反弹的感应能量击溃。”

“这……这是什么意思?”尽管已明白了慈宁的话中之意,芝苹仍不能置信地再问一次求证。

“意思是说绿音不在了,消失了。”慈宁不愿抬头,因为她不想看见好友难过。

“你是说绿音死了?”奕霆将慈宁的意思白话。

“绿音死了?”芝苹瞪着慈宁,只觉脑中一片空白:“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我一定是在作梦,我一定是在作荒谬又可笑的梦,梦见绿音死了……”

一个荒谬至极却又真实地摆在眼前的噩梦。

“我倒宁愿是我猜测的另一种。”慈宁的话又燃起两友的希望。

“什么猜测?”奕霆急急问。

“绿音不在地球上。”

“那还不是一样?”

“不!不一样,我怀疑绿音是被带到另一个世界去了。”

“另一个世界?”芝苹看怪物似地看慈宁。

“芝苹,我没病,也不是丧友过痛而神智不清,我的怀疑是有根据的。最近我感应到大气的流动很奇怪,两极的磁场变化得很快速,指南针常旋转个不停。我查过文献,比照过资料,发现每每有这种现象发生时,地球就会发生怪事,譬如突然消失的飞机、船,或者是异类拜访地球的奇事怪迹。我推测这种现象是——异次元空间和我们地球三度空间相连接的时候,才会产生。”

奕霆迅速地反应:“你是说每当有人来去于两个不同的空间时,就会有这种现象?”

慈宁点头:“昨天我正是感应到气的紊乱之后,对绿音的感应才消失的。”

“越说越玄了,世上哪有这种事?”芝苹的脑筋仍转不过来。

“芝苹,你以前不也怀疑是否其有另一个世界的存在吗?况且当今地球上,有谁的力量能大到催眠整个医院的人,而不让人发觉的?若不是另一个世界的人,谁有这种力量?谁又能解释这种怪现象?”慈宁的反问令芝苹一个个消去质疑的薄弱理由。

“外星人?绿音爱上一个外星人?”

奕霆不理会芝苹的自我挣扎,将事情直接切入要点:“那我们该怎么办?”

“能怎么办?人不在地球上,要到哪去找?”慈宁的无力感一直啃噬着她:“绿音爱冷寞,相信她是自愿跟他走的;如果冷寞也爱绿音,那我们就无需要再为绿音的安全操心。在心爱的人身边,总比和我们这三个什么都帮不上忙的朋友在一块好多了。”

绿音需要的是冷寞,需要的是快乐地过完剩下的日子,不是我们的愁容相对……

“那如果他不爱绿音呢?”芝苹问。

“我们只能祈祷他爱绿音了。”慈宁的回答既感伤又痛楚。人又不在他们照顾得到的范围,他们所能做的,除了祈祷还能有什么?

“那……我们以后见不到绿音了?”这次发问的是奕霆。

“至少……我们知道她活着,这就够了。”慈宁笨拙地安慰,她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一时间,三人全无言了。

※ ※ ※

再也见不到绿音了。

芝苹坐在自己房间的床上,无趣地玩着布偶,失落地想。刚开始,打死她也不相信绿音不在地球上,但是后来,事实逼得她不得不相信。

相信人活着总比以为她死了来得好过。

她如此劝慰自己,却痛恨自己什么都不能做。

要是那个什么冷寞的没有善待绿音,绿音要怎么办?

万一他不懂得如何照顾绿音怎么办?

绿音不晓得患了什么病?不知道严不严重?如果病得很重怎么办?另一个世界有医院吗?

一千个一万个不放心和数不清的怎么办,逼得芝苹透不过气来。

“哎呀!烦死了。”芝苹受不了地大喊,房内所有的玻璃应声而碎。

“糟糕!”芝苹心虚地瞄瞄左右,又看看自己因生气而发光的手:“唉……怎么办?我的力量越来越强了。”

她愁眉苦脸地,对自己越来越不易控制的力量感到烦恼。

“以后真的见不到绿音了吗?不行!我不放心,我要见绿音一面,确定她没事。可是……绿音又不在这,我怎么去见她?我虽然可以瞬间移动,可是我的力量能移到另一个世界吗?”她支手托腮,迷偶而茫然。

“不管他了,试试看就知道了。”芝苹甩甩头,丝毫不知她所做的这个决定有多危险。

需知宇宙浩瀚无垠,要是芝苹的力量不足或使用不当,她就可能陷落某个不知名的时空,永远也回不来。但一心为友的芝苹哪管得了那么多?

集中意志,芝苹周身开始发光。

“带我去最远的地方,不属于地球的地方……”

光将芝苹包住,逐渐加速它的亮度和力量。

倏地,她的房间一阵震动,光发到亮的极致后又急速消失。

而碎玻璃满地的房间,已无芝苹的踪影。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