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筑个幸福的幻梦植入记忆,

让我享受他不虚伪的爱,

就算短暂,就算不切实际;

至少——

在我身置绝望的沙漠时,

我会想起我曾拥有过的快乐,

于愿足矣!

“气象预报,中度台风莎莉昨日已登陆本土,预计今、明两天将笼罩在台风的暴风圈中,各地方政府已纷纷宣布停止上班上学,请民众做好防台准备,避免出门以防灾害发生……”电规播报着不甚理想的天气预报,屋内的两人则坐在电视前相互依偎。

“冷大哥,台风过境耶!”绿音百无聊赖地开口。

“嗯。”冷寞应着,手指把玩着绿音的发。

风,嚣张地在屋外肆虐,却一点也影响不到屋内的温暖,未歇的雨声为呼啸的狂风点缀了一些柔彩。

喜欢依在他的胸膛,喜欢和他相处时的默默知心,更喜欢他恣意拨弄她头发时的温柔。

“有没有吃药?”

“有。”她脸不红气不喘地撒谎。

我把药给马桶吃了。

“可别不吃药,你的内伤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复元,如果不吃药会好得很慢。”

唉!一如千百年来的定律,破坏总比建设容易。

无聊地选台,他和她之间弥漫着佣懒和各有心事的气氛。

“冷大哥,如果有一天我不得不离开你,或者是你不得不放下我而离去,你会不会忘记我?”

冷寞没有回答她,手指仍纠缠着她的发。

“冷大哥?”她抬头,却意外地被冷寞的唇拦截她所要说的话。

许久许久,他才带着点喘息地说:“这就是我的回答。”

这算哪门子回答?绿音有点晕陶陶地想,意识还沉醉在那一吻的余韵中。

“不准你再问傻问题,我说过我们是注定绑在一起的,谁也离不开谁,我们有一辈子的时问。”

“希望我的一辈子够长……”

倏然被他的强臂揽进怀中,冷寞盯着她:“你这两天为什么一直问我奇怪的问题?是不是你有事瞒着我?”

他冷漠的外表下含带无与伦比的愤怒,绿音知道这是他发脾气的前兆,赶忙垂首。

“没有哇!我哪有事瞒你?”

“没有?”冷寞哼了两声,强迫她正视他:“看着我!”

绿音怯怯抬眸,果然见他含怒双眸。

“你是不是在外面认识了别的男人?”

冷寞的问题令绿音既放心又好笑。

“我怎么会在外面认识男的?”

“那不然,你怎么会动不动就说要离开我?”冷寞依然怒气难消:“说!你是不是交了新的男朋友?”

“我哪有?”绿音委屈地回答:“这一个月来除了工作,我天天和你在一起,你也很清楚啊!我哪有时间去交新的男朋友?”

“真的?”

绿音气恼地瞪着他:“你不相信我?”

“不是我不相信,而是……别又掉眼泪了!”冷寞在看见绿音眼中有泪时,又慌了手脚:“你答应我不哭的。”

“你冤枉我!”她指责。

“是冷大哥不好,冷大哥给你赔罪,别哭好不好?”他像个兄长般拍着她的背低声劝慰。

他一叹息,放柔了声音轻诉:“冷大哥变了是不是?”

绿音泪眼朦胧地望着他:“变了?”

“变得多疑,变得易怒。”他也不隐藏:“知道为什么吗?”

绿音摇头,发丝凌乱地被甩在额前。

他伸手将她的发掠往耳后,冷寞爱极她有点调皮的发。

“不只你不安。”冷寞的话撼动了她的心:“我也在害怕。”

害怕?她的冷大哥?她霸道的男人?

他看出了她的为什么,将手贴在她的脸颊:“害怕失去你,害怕你会改变主意,害怕你会后悔,害怕你……会不要我。”当冷寞说完时,他的面容是全然无防的脆弱。一个自视甚高的男人竟会在她面前暴露出他全部的心,毫无保留地献出他小心保护的信任。

这个男人……这个爱她的男人……

“冷大哥……”她硬咽地说不下去。

“我该拿你怎么办?告诉我该拿你怎么办?我从来不曾有过这种感觉,让我心慌,让我心跳,让我不安,让我善妒,让我恨不得把你拴在我身边,省得我担惊受怕,这种感觉几乎要把我逼疯了你知不知道?”

“我怎会不知道?我怎会不知道?”她哭得一塌胡涂。

老天爷跟他们两个开了一个大玩笑,他们彼此都爱对方,也都在害怕会失去彼此,都活在恐惧中。

他轻啄了下她的额、她的鼻、她的颊、她的唇:“你是这么容易受伤害,这么令我不舍,这么地……这么地令我无法自拔。”

她陷在他用轻吻织成的情网中,不想清醒,也不愿清醒。

“告诉我你不会离开我!”他要求着。

“我……不会离开你。”

“告诉我你不会再问我那些会令我胡思乱想、发疯捉狂的问题。”他的语气令她想笑却又不敢笑。

“我保证。”她垂眼低眸平抚他不安的暴躁,却意外地感觉到他印在她手心的吻。

“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子好美?眼带泪,唇含笑,又羞又喜的令我好痴迷,而且……”他又执起她另一手,洒下他的吻:“你好甜,吻你的感觉像是在喝酒,好醉人。”

令人像喝了酒一样的人是她!难道他不知道每次他吻她的时候,都会让她都分不清东南西北,和身置何方了吗?

软软地依着他,绿音暗暗感谢这场来得正是时候的风两,因为如此她才能待在家里,倾听他诉说对她的爱意。

电光划过天际,紧接而来的雷声似野兽的怒吼,“轰隆”地打进人们耳中。绿音瑟缩了下,冷寞收紧自己拥着她的臂。

“怕打雷?”

她怎么告诉他,她怕的不是那威胁不到她的雷声,而是那无尽的未知啊?

“别怕,我在这,我永远在这。”他给她支持。

我永远在这!好美的话,好幸运的人儿。谷绿音,你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人,你该满足了。

“是啊!我该满足了,是该满足了……”喃喃自语着,绿音未尽的话藏在心中。紧紧攀着他,她那拥抱令冷寞有种错觉,好象绿音和他没有未来,也没有明天。

“绿音!”他突然地自心底涌起一种莫名的恐慌,他虽无法预知未来,但他灵敏的直觉却未曾稍有差误。

而此时,他感觉到有事正在酝酿,正等待发生。

他把绿音抱得更紧,彷佛要将绿音融为他的一部分:“你是属于我的。”

绿音柔柔顺应着他的霸道:“我……是你的,永远是你的。抱紧我,帮我驱走害怕,我怕打雷……”

原谅我!原谅我一再说谎,老天爷,如果你听见了我的祈求,那么求你停止时间,让那天永远不要来!

暴风雨的夜晚,他俩坐于电视前,却已无心再欣赏节目,任电视的嘈杂盘踞屋内。

※ ※ ※

该怎么倾诉我的爱?

我为这个问题思量了好久。

想用笔写下他,画下他,记下他;

想用心感觉他,同思慕跟随他,用所有爱他。

从不知,

爱一个人可以那么毫无保留,

那么——椎心剌骨。

剧痛不留情地侵蚀她的脑,远方传来隐隐雷声,一阵阵似是召唤,诡谲的召唤。

企图自噩梦中醒来,她知道她必须克服它,必须战胜它,她不能认输,为了他也为了自己,更为了她的朋友,她必须醒来,她必须!她不能低头,绝不能!

可是……谁来给她勇气?

“冷大哥!冷大哥!”她惊叫,将她身旁的冷寞吓醒。

“怎么了?怎么了?”冷寞坐起身忙不迭地问。

“有东西在追我,好黑……它们一直追一直追,要吃掉我……”绿音脸色惨白,冷汗湿濡了她的发,无灯的昏暗下她看来筋疲力尽。

“没事,只是噩梦,醒来就没事了。”

真的吗?真的只是一场噩梦吗?

“没事了,它过去了,过去了。”他拍着她的背安抚着她受惊的心,不明白这几天来她的恐惧所为何来,他记得她从不作噩梦的,她到底在害怕什么?

“别怕!别怕!”他压下心底疑惑,现在不是问她的好时机,待风雨歇止不再打雷时,再问她的歇斯底里是因为打雷抑或其它。

虽然暴风雨已远离,但天色仍是阴暗欲雨,闷雷不断。冷寞怕绿音无法承受工作的压力和天气的心理上逼迫,擅自作主地替她请了长假,好让绿音能安心在家休养。

当然,他没有告诉绿音他已帮她辞掉工作。

其实,他不愿意承认他之所以会那么主动地替她辞去工作,所为无他,只是基于一种很简单且自私的理由——他要绿音在他身边。

他要绿音时时刻刻都在他视线内,他不放心。也不知怎的,绿音这几日老是心不在焉,不是撞到桌子,就是绊到杂物,屡屡演出令他心惊胆跳的“家庭意外伤害”这出戏码,他被她吓得胆子都快没了。

问她,她只说她近视了,看不清楚东西;他要她去配眼镜,她又拖拖拉拉的不肯去。

冷寞着实给绿音搞迷糊了,他不明白为何这几日,她总在她以为他不注意的时候露出心事重重的愁容。

“你的朋友好了吗?”他在她稍微平静之后问着。

“啊?”绿音愣怔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你是说慈宁?”

“就是你那个感冒的朋友。”

“你为什么会突然问起她?”

因为你是从得知她生病的那一天,开始变得奇怪的。

“只是忽然想起来,顺便问一下。”他随便找了个差劲的理由搪塞。

绿音不明就里,但仍回答:“她好得差不多了。”

冷寞皱起眉,心中困惑更深。

她的朋友都好得差不多了,那她的愁所为何来?

还有她近来偷偷摸摸的不知在写什么,每每他问起,她只含糊地说是在写计划,搬去他家以后的计划,但是他一点都不相信,因为她的脸上没有一丝以往的快乐。

他的绿音正以惊人的速度消瘦,而他却不知道为什么。他只能感觉到绿音失去了以前的无忧和活泼,变得抑郁寡欢,甚至强颜欢笑。

他不喜欢,不喜欢这样的绿音,这样的绿音令他莫名的心痛。他的绿音应该是像天使般纯洁,像精灵般活泼有生气,而不是像现在无一丝一毫的朝气。

“我们明天去医院看医生好不好?”

“不!我为什么要去看医生?”绿音以稍嫌尖锐的语气问着。

“你的内伤不晓得好了没,去看看比较妥当,我也比较安心。顺道检查一下你的头疼原因出在哪,量一下近视几度好配眼镜。”

心上人的无微不至令她想痛哭出声,可是她所做的是紧咬下唇,抑止想哭的酸楚和头痛越演越剧烈的折磨。

她必须和未知奋战,虽然她真的好想把一切都告诉冷寞,和他一块战斗,但……

她不能!她不能拖累他,不能再让他为她烦心。

她要他快乐,要他幸福。尽管她已将没有能力做到这一点,但仍痴痴地想和他相守,在这小屋内维持着他俩完美的爱。

老天爷,再给我一点时间,再给我一点时间……

冷寞感觉到怀中的她突然的瘫软。

“绿音,你怎么了?”他俯望她,为她涔涔的冷汗而心惊:“绿音,你哪不舒服?你在冒冷汗……”

“没事,我没事……”绿音的话中断在她几欲击倒她的痛楚中,蓦然伴随剧痛而来的黑暗夺去了她的勇气。

“冷大哥?冷大哥?”她惊慌地喊,知道自己的确睁着眼睛,但眼前是一片全然无光的黑暗。

天吶!我求求你不要,不要这么快,再给我一点点时间,只是一点点就好了……

“绿音?绿音你哪不舒服?”冷寞有些呆愣地看着她举在半空中摸索的手。

“我看不见了!冷大哥我看不见了!”绿音再也控制不了她的泪水:“我看不见你!冷大哥,你在哪里?”

“我在这,绿音,我在这!”他紧握她游移的手。

“冷大哥,我看不见你,我看不到你了,怎么办?怎么办?”她哭喊,心中满溢着对黑暗的恐惧。

“我马上带你去看臀生,我马上带你去……”

“不要!我不要去医院,我不要!”绿音喊得更大声。

冷寞将她拦腰抱起,全然不顾她的反对与挣扎。

“冷大哥!我求求你不要带我去医院,我不要去医院,我不要……”她的抗议消失在痛楚占领了头部的瞬间。

她掉入了无边无尽的黑洞中。

※ ※ ※

“酱生,情况怎样?她到底是怎么了?”

在医院的办公室中,一位身穿白色制服的医生和冷寞对坐着。

医生研究着手中的X光片,然后看向他:“你是病患的……”

“丈夫。”

冷寞肯定不容置疑的声音扫去了医生的戒意。

医生在犹豫了一阵才开口:“你有没有发觉你太太近来视力很差,常犯头痛,食欲不佳?

“有,她最近常喊头痛,走路又时常撞到桌椅……到底怎么回事?”

冷寞的冷静平述让医生不禁多看了他一眼,然后扶了扶眼镜,视线定在刚送来的检验报告:“情况恐怕不怎么乐观,你太太……得了脑瘤。”医生的话像炸弹般轰得冷寞措手不及,但他冷漠的外表仍未泄漏一丁点的情绪。

营生有点奇怪冷寞没有表情的现象,但他继续说下去:“这颗瘤由于没被发现而日渐扩大,压到了视觉神经,不久就会影响到整个脑部组织,妨碍了脑部的运作,所以她才会突然失明,如果这颗瘤不动手术切除,尊夫人将会有生命危险……”

他停下来看着冷寞,冷寞依旧没有一丝一毫激动的感情起伏,也没有插嘴令医生为鸡。

医生有些意外地清清喉咙:“可是手术只有一半的成功机率,如果手术没成功,轻则会因为伤到视神经而永远失明;重则会成为脑死状态或……丧失生命。尊夫人目前的情形不宜冒险开刀。”

冷寞看着酱生,眼中有疑问。

“如果以令夫人目前的体质动手术,恐怕连百分之三十的成功率都没有。因为令夫人怀孕了。”

冷寞明显一僵。

医生总算看到他露出表情,不禁松了一口气,擦了擦冒出的冷汗,他宁愿冷寞生气也不愿面对一副冷漠的脸,和他那压得他无法呼吸的霸气。冷寞异于一般人的表现,令医生习惯安慰病患家属的台词,变得毫无用武之地,这令医生感到不知名的慌张。

“尊夫人怀了一个月的身孕,如果近期内开刀,孩子一定保不住。”

冷寞仍然像冰雕。

医生见他没有意思要离开,又说:“相信令夫人也发现了自己的情况不乐观,所以才一直不肯接受检查和治疗。至于要不要动手术?就看你们如何决定了,你好好考虑。”

医生起身“逃”离这个充满冷漠的办公室。

室内只有清寂。

冷寞站起走至窗前,窗外的天气仍是乌云密布,没有一丝阳光。

你太太得了脑瘤……将会有生命危险……目前的情况不宜冒险开刀……令夫人怀孕了!

绿音怀孕了!这句话狠狠地敲进冷寞心头。

冷大哥!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辨?

绿音惊惶的哭喊仍历历在目,一声声一句句刺痛他的心。

“我该怎么办?谁来告诉我?”

冷寞仰望诡变的天际,不自觉的无助与茫然,一遍又一遍地辗绞着他的心……

※ ※ ※

“绿音!绿音!”冷寞放轻的呼唤叫醒了她。

她不确定地问:“冷大哥,你在哪?”

蓦然感到自己的双手被握住,她立刻明白他在身旁。

“来,吃药了。”冷寞手拿方才护士交给他的药,欲放在绿音手上,却被绿音推回。

“我不要吃药。”

“不可以不吃,不吃药你的病会更加严重的。”

“吃了药可以让我看得见吗?”绿音只是睁着已看不到一景一物的眼望向他,眸中的问号绞碎了冷寞的心。

绿音没有问检查的结果,也没有表示对眼前无垠黑暗的骇惧,只是眼中含泪:“冷大哥,你会不会离开我?”

冷寞心中被不知名的力量激荡着,他看到了她颤抖的双肩承载了多少失明的害怕,他也看到了她咬牙忍受病痛的神情。而她最担心的不是她的眼睛失去了光明,不是即将消逝的生命,而是她最挂记的心上人是否会为此嫌弃她而去。

冷寞的一言不发令绿音紧张:“冷大哥?”

“我不会离开你的,我不会离开你的!”他一连说了两次,用双臂圈着她纤弱的病躯,对她保证他的承诺。

绿音此时才真正放下悬疑不定的心,落下泪水:“我只求你陪我这个瞎子过完最后几个月,我保证我不麻烦你……”

“绿音!”冷寞斥喝:“你怎么说这种话?”

“你有你的生活,不能因为我这个瞎子而耽误……”她想潇洒地说,却发现她怎也潇洒不起来。

如果绿音看得见,她就能看到冷寞脸上的愤怒和痛苦。

“谁说你是瞎子的?”

绿音慢慢反问:“医生说我的眼睛有复明的希望吗?”

“为什么?你为什么不肯来医院?为什么我没早点发现你的不对劲?”

他低低痛心的自责让绿音哭得更是厉害,但是她强抑未停的头痛和泪水,摸着她熟悉,却再也看不见的脸庞。

“其实我早就知道自己活不久了,就算我肯来医院,也没有任何实质上的帮助,那次的绑架事件只是加快了病情恶化的速度。我一直试着忽略它,想和你快快乐乐地过完我最后的日子,只是天不从人愿,我没想到它来得这么快……,没想到它来得这么快……”

“你早就知道了?那你为什么不去动手术?”

绿音苦涩一笑:“我去哪筹那么多钱动手术?更何况我的存在只是多余的;我活着,只会给慈宁他们添麻烦;我死了,这世界又没什么损失,何必滚费钱拖延我的生命?倒不如把钱留下来,替茸茸它们找个好的新主人……”

“我不许你这么说!”冷寞粗鲁地制止绿音心中原先的想法:“你有没有想过我?傻绿音,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我可以帮你,我有钱,我可以让你动手术,你怎么这么傻?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有个三长两短,你教我怎么办?”

绿音低低啜泣:“你可以再找一个比我好上十倍、百倍、千倍的女孩子,你会很快就忘掉我的……”

“胡说,你怎么可以这么想?你是我的妻子,我谁都不要,我只要你,我只要谷绿音!”

“不会的,你不会要一个瞎子当你的妻子。冷大哥,现在说这些都太迟了,我只希望你……能陪我这几个月,让我过完这最后……”

“不准你胡说,你不会死的,我不会让你死的。”冷寞拥着她的手臂,微微颤抖。

“冷大哥,你不知道,有些事是早就注定好了的。我的痛并非来自突然的,而是我先天体质异常,就算我动手术成功,还是会有别的病变产生,我不要你被我拖累一辈子……”

“如果没有你,我一辈子也快乐不起来。绿音,难道你不知道吗?”冷寞的声音听来痛苦非常。

老天,她多舍不得他难过啊!

“你不会死,你也不能死,你要是出事,教我们的孩子怎么办?”

他的话震惊了哭泣的绿音:“你说什么?”

“傻绿音!”他爱怜地吻着她的发:“你不知道你已经怀孕了吗?你怀有孩子了。”

“什么……我怀孕了?”绿音不敢相信她所听见的。

“所以你不会死,也不能死,我不许你再有等死的念头,你懂不懂?”

绿音痴愣了好半天。

为什么会变得这样?为什么事情会变得这样?

“我不能,不能怀孕,那会害死孩子的……我不可以怀孕……”曾经是她求之不得的美梦,如今却变成噩梦:“我不能啊!冷大哥,我不能有孩子的!”

她的歇斯底里令冷寞担忧:“绿音,冷静点。”

“我怎能冷静?我冷静不下来,我怎么冷静得下来?冷大哥,我死没关系,可是孩子不能死,孩子是无辜的,是无辜的……冷大哥……”绿音情绪不稳到极点,哭倒在冷寞怀里。

冷寞一如往常抱着她:“不要怕,冷大哥在这,我不会不管你的,你一定要活下去,为了我也为了孩子,你一定要活下去。”

就算要和五界翻脸,就算要违反五界法则,我也在所不惜。

冷寞心中坚定地说着,他所凝视的凝戒,在黑暗中闪闪发光。

※ ※ ※

“怎样?有没有联络到绿音的人?”慈宁焦急地看着芝苹,芝苹歉然的摇头。

“对不起,我该打的电话也打过了,该找的地方也找过了,绿音的公司说在好几天前,有个男的打电话去帮绿音辞掉工作,自那天就没见到绿音再去上班了。慈宁!”芝苹忍不住问:“绿音到底出了什么事?严重吗?”

慈宁摇首:“我也不知道,只是我一直心神不宁……”

“会不会和她男朋友吵架,心情不好四处去散心?”芝苹胡乱猜测着:“恋爱中的人情绪都会不稳定,或许你感应到的只是绿音的心情也说不定。”

慈宁乏力地叹口气,她该怎么向芝苹解释她那种不祥的慌乱呢?她所感应到的绝不只是“情绪”,不是这么简单的,如果只是单纯如芝苹所言,她不会如此失措。

一旁的奕霆睁开眼,朝两友摇摇头:“绿音家里还是没人,其它地方也都没有绿音的踪影。”

“那该怎么办?”芝苹乱了头绪,奕霆也没了主张。“茸茸不是还在你那吗?绿音最放不下她的动物朋友,她一定会回来的。”奕霆安慰着眉头深锁的慈宁。

“就是因为茸茸它们还在我那,所以我才担心。绿音不会无缘无故失踪的,就算她要出远门,也一定会事先告诉我们,绝不会无声息地消失的。唉……希望事情不是我想的那样……”最后一句的叹息,慈宁没让芝颊利奕霆听见。

“对了,慈宁,你不是有绿音家的钥匙吗?我们可以先去绿音屋内看看有什么蛛丝马迹,说不定绿音留了字条给我们。”芝苹提议。

慈宁迟疑着,她极不喜欢在没有经过绿音同意的情况下,用绿音交给她的钥匙,更不喜欢随便进人家房子翻人家的东西,但是事情紧迫,也顾不了这许多了。

“好吧!”她点头答应。

※ ※ ※

快乐越来越短暂,

幸福越离越远。

是否我真的不配如此幸运?

时间变得难熬,

孤军奋斗的感觉好寂寞;

笑容也不再真实,从不知我竟也学会了此生最不齿的虚伪,

老天怜我,

为了他,我愿意付出一切

只要他快乐……

别无所求。

冷寞提着刚买的水果和录音机走入病房,看到的是绿音毫无表情地望着阳光灿烂的窗外,直视着刺目的艳阳却毫无所觉。

连日来的阴暗终于散去,天也放晴了。只是冷寞和绿音两个人都不知道他俩的未来,有没有放晴的一天?

他站在门口,并不惊动她,静静地看着她的反应。

绿音伸出手,似要感觉阳光的温暖,却徒劳无功,她悬在半空的手缓慢握成拳头,眼角,滑下了泪珠。

无力地垂下手,她颓丧地靠在床头,没有开口。而冷寞将她内心的挣扎看得一清二楚,什么都没说,只是心头百味杂陈。

她得知自己失明,而且复明无望,此后将要生活在黑暗之中,无论白天夜晚,她所面对的仍只是没有尽头的黑。她没有哭喊号叫,没有寻死寻活,也没有在他面前提过一句自己唤不回的视力。

她,平静地接受事实,平静地听见医生据实以告的一切——冷寞开不了口,他无法像医生一样若无其事地告诉她病情。而她,从头自尾都平静得令人心惊,好似她只是得了微不足道,可以一笑置之的小感冒,而不是足以致命的脑瘤。

彷佛她早已知道会有这种结果。

冷寞真的有这种感觉,有生以来头一次,他真正明白了害怕这两个字的真谛。他真的害怕,虽然他不愿承认,但是他是真的自内心恐惧。

他怕失去她!他不能没有她!

真切地体认到这一点,他仍是不敢置信,冷漠的冥王,竟会如此地为一个凡间女子牵肠挂肚!

莫非我爱上她了?

不!

强烈的反弹总在不经意想起这个问题时,将问题反驳回去。

我不是爱她,我只是利用她。

那你为什么对她那么关心?

因为凝戒,因为她有我的骨肉。不,我不会爱她,冥王是不会爱人的。

是吗?

心底的角落传来轻轻的询问,震动了他。他没有移开视线,仍定定地看着她独自黯然落泪,无法停止自己和自己矛盾的挣扎。绿音未觉他已站在门口多时,仍为自己茫然未知的命运哀伤,她不知他盯着她一动也不动的侧影,泪光在艳阳下闪着它晶莹的彩芒。

冷寞的心头猛然抽痛了一下。

他的绿音比他想象的还要坚强,她不是那种只会哭泣依赖而不懂事理的女人,她在听完医生的说明后,坚决地摇头告诉医生:“我不动手术……”

令他神伤又骄傲的是她接下来所说的那句话——

“我要我的孩子!”

即使机会渺茫,即使已经没有希望,但她仍没有丝毫犹豫地放弃生存下去的机会,只为了孩子——他和她的孩子。他永远也忘不了在那瞬间,他在她脸上所看到的光芒,那属于母性的光辉。霎时,冷寞的心充塞着多得几乎装不下的疼痛与引以为荣。

他的绿音,他的小妻子,他的不舍与期待……

他没有告诉她,那一刻的她有多美,但是他会将她那刻的表情永远刻在心底,成为他今生的秘密。

故意用力关上门,发出声音告诉她他的到来,果见绿音急切地擦去眼泪露出笑容。

“是不是冷大哥?”

冷寞将绿音的强颜欢笑看在眼里,也不拆穿她脸上尚残留一颗泪珠:“怎么不睡?”

“睡?”绿音的语气藏了好深好沉的苦。“我现在睡或不睡已经没有差别了,反正都一样。”

“绿音!”冷寞喊着,她一点都不知道她这样令他好难过。

绿音又露出笑容:“对不起,冷大哥你买了什么?我听到塑料袋的声音了。”

“猜猜看。”

绿音思忖了一下:“水果对不对?”

“答对了,有奖。”冷寞塞了颗橘子给她:“你现在需要补充营养,医生说你身体虚,这样对你和孩子会有影响的。”

绿音将橘子凑进鼻子,闻那水果酸酸甜甜的香味,顽皮地说:“下次买水果要挑没有香味的,不然我一下子就会猜出来了。”

“哦?那你再猜猜看我还拿了什么来?”冷寞又塞了样东西给她。

绿音细心地摸着,感觉着:“我知道了,是录音机对不对?”她开心得像个考了一百分的小孩。

冷寞又爱又怜的表情并没有掩饰,实在很难相信绿音已经怀有他的孩子,只因绿音有时看起来根本像是个还没长大的小孩。

可惜绿音已失明,不然她会发现这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的神情。

“没错。我知道你喜欢听音乐,所以买了录音机来给你解闷。听听看,看我装了什么录音带。”

绿音依言按下最大的按键,没多久,双簧管那略带忧郁的旋律自录音机散了出来。绿音意外地脱口而出:“你知道我喜欢双簧管?”

“前些日子我们不是聊起你的兴趣吗?你说你喜欢听演奏曲,尤以双簧管为最。我记下来了,今天就顺道去唱片行,给你挑了几张演奏名曲的录音带,喜欢吗?”

情人的心,情人的意……

“喜欢……当然喜欢……”绿音只觉得喉中似有硬块,令她想哭。双簧管低低沙沙的音律是绿音最钟情的声调,柔柔的,缓缓的,一个一个的音符飘入她的耳朵,替他诉说他用言词表达不出的情,撩动着她易感的心弦。

“这首曲子叫什么?”她问,舍不得放过每个音符。

“你是我的选择。”他低沉的声音回答她的问题,与她一样不愿破坏这时的气氛。

你是我的选择……我有这资格长伴你左右吗?纵使你选择我……

绿音别过头,不让他看见她的泪。

冷寞忽然握住她的手:“绿音,跟我回去,我有办法……”

你有什么办法?心中的问号中断了他欲言之语。

你的力量没有办法替她除去脑瘤,你也不能违背伦常擅改轮回簿,你有什么办法?

“不,我现在不能跟你回去,慈宁她一定感应到我出事了,他们一定会去找我的,我不能让他们知道我已经瞎了。冷大哥,我只求你陪我,在这几个月里不要离开我……如果可以把孩子生下来……”提到孩子,悲伤就无法自制地如洪水决堤。

因为她的脑瘤已扩大到末期,她的生命顶多只能再拖两个月,那时孩子才三个月大,怎么活得下去?她很明白这件事,当然为无缘出世的孩子痛哭失声。

她越哭越悲励:“为什么?为什么给了我这个孩子,却又残忍地要这个无辜的生命陪我一块死?为什么命运要这样安排?”

冷寞怕她太激动波及病情,只好运用力量暂时迷昏绿音的心智。她软软地倒在他怀里,冷寞看着哭得不成人形的绿音,和她手上纵横交错的点滴管、仪器线,觉得自己好象要被撕裂般,他不知道他为何会如此痛苦,但他肯定是因为见了她这副模样而造成的。

病痛、失明、将死和无法挽救孩子生命的多重冲击下,她已是瘦骨伶仃。见她如此,他何尝不着急?不难受?可是生死有命,就算他是冥王,也存活在轮回中。

替她拂去沾泪的发丝,冷寞看清了她的憔悴,心中暗下了决定。

冥界不同于人界;在冥界,绿音不受种种磁场电波干扰,在我的保护下可以专心养病,我在冥界的力量也比较强大,可以为绿音延长脑瘤扩大的时间,不能再拖了,必须马上回冥界。

冷寞的眼睛一瞬不瞬地看着绿音,表情冷硬漠然。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