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中国文坛的悲观”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中国文坛的悲观”

旅隼

文雅书生中也真有特别善于下泪的人物,说是因为近来中国文坛的混乱〔2〕,好像军阀割据,便不禁“呜呼”起来了,但尤其痛心诬陷。

其实是作文“藏之名山”的时代一去,而有一个“坛”,便不免有斗争,甚而至于谩骂,诬陷的。明末太远,不必提了;清朝的章实斋和袁子才〔3〕,李莼客和赵厓叔〔4〕,就如水火之不可调和;再近些,则有《民报》和《新民丛报》之争〔5〕,《新青年》派和某某派之争〔6〕,也都非常猛烈。当初又何尝不使局外人摇头叹气呢,然而胜负一明,时代渐远,战血为雨露洗得干干净净,后人便以为先前的文坛是太平了。在外国也一样,我们现在大抵只知道嚣俄和霍普德曼〔7〕是卓卓的文人,但当时他们的剧本开演的时候,就在戏场里捉人,打架,较详的文学史上,还载着打架之类的图。

所以,无论中外古今,文坛上是总归有些混乱,使文雅书生看得要“悲观”的。但也总归有许多所谓文人和文章也者一定灭亡,只有配存在者终于存在,以证明文坛也总归还是干净的处所。增加混乱的倒是有些悲观论者,不施考察,不加批判,但用“彼亦一是非,此亦一是非”〔8〕的论调,将一切作者,诋为“一丘之貉”。这样子,扰乱是永远不会收场的。然而世间却并不都这样,一定会有明明白白的是非之别,我们试想一想,林琴南〔9〕攻击文学革命的小说,为时并不久,现在那里去了?

只有近来的诬陷,倒像是颇为出色的花样,但其实也并不比古时候更厉害,证据是清初大兴文字之狱的遗闻。况且闹这样玩意的,其实并不完全是文人,十中之九,乃是挂了招牌,而无货色,只好化为黑店,出卖人肉馒头的小盗;即使其中偶然有曾经弄过笔墨的人,然而这时却正是露出原形,在告白他自己的没落,文坛决不因此混乱,倒是反而越加清楚,越加分明起来了。

历史决不倒退,文坛是无须悲观的。悲观的由来,是在置身事外不辨是非,而偏要关心于文坛,或者竟是自己坐在没落的营盘里。

八月十日。

玻薄场”酒畛醴⒈碛谝痪湃臧嗽率娜铡渡瓯āぷ杂商浮罚狻侗畚抻寐邸贰

玻病场≈泄奶车幕炻摇∫痪湃臧嗽戮湃铡洞笸肀āせ鹁妗吩匦≈俚摹吨泄奶车谋邸芬晃模渲兴担骸爸泄改昀吹奈奶常ΥΧ汲氏肿呕炻遥ΥΧ际钦尉Ц罹菔降男∷跤啊保拔难诺氖樯急涑烧婺康男资帧保鞍巡幌喔傻拿弊佑蔡自谀愕耐飞希痹┣侥闼溃 辈⒖镜溃骸拔睾簦≈泄奈奶常 薄玻场场≌率嫡ǎ保罚常浮保福埃保∶С希质嫡憬峄ń裆苄耍┤耍宕费Ъ摇T硬牛ǎ保罚保丁保罚梗福叮肿硬牛憬粒ń窈枷兀┤耍宕恕T端篮螅卵С显凇抖∷仍恰纺谡攵栽堵凼髡判粤榧笆漳膳茏拥氖拢セ髟段拔蕹芡耍苑缌髯悦苹笫颗薄4送猓种小陡狙А贰ⅰ陡狙楹蟆贰ⅰ妒榉豢淌昂蟆返任模捕际枪セ髟兜摹

玻础场±钶豢停ǎ保福常啊保福梗矗∶让治扌牟泡豢停憬峄耍迥┪难Ъ摇U"质澹ǎ保福玻埂保福福矗*"质澹憬峄耍迥┦*画篆刻家。李慈铭在所著《越缦堂日记》中常称赵之谦为“妄人”,攻击赵之谦“亡赖险诈,素不知书”,“是鬼蜮之面而狗彘之心”。(见光绪五年十一月廿九日日记)

玻怠场《民报》和《新民丛报》之争 指清末同盟会机关报《民报》同梁启超主办的《新民丛报》关于民主革命和君主立宪的论争。《民报》,月刊,一九○五年十一月在日本东京创刊,一九○八年冬被日本政府查禁,一九一○年初在日本秘密印行两期后停刊。《新民丛报》,半月刊,一九○二年二月在日本横滨创刊,一九○七年冬停刊。〔6〕 缎虑嗄辍放珊湍衬撑芍≈浮缎虑嗄辍放珊偷笔狈炊孕挛幕硕姆饨ǜ垂排山械穆壅!缎虑嗄辍罚拔逅摹笔逼诔夹挛幕硕⒋ヂ砜怂贾饕宓闹匾酆闲栽驴R痪乓晃迥昃旁麓纯谏虾#沙露佬阒鞅啵谝痪砻肚嗄暝又尽罚诙砥鸶拿缎虑嗄辍贰R痪乓话四暌辉缕鹄畲箢鹊炔渭痈每嗉ぷ鳎痪哦昶咴滦菘

玻贰场∠怼⊥ㄒ胗旯R话巳鹉甓露迦眨旯睦寺饕寰缱鳌杜纺悄帷吩诎屠璺ɡ嘉骶缭荷涎菔保祷だ寺饕逦难У娜嗣峭祷す诺渲饕逦难У娜嗣窃诰缭悍⑸馊癯逋唬炔缮头炊陨斐梢黄;羝盏侣ǎ牵龋幔酰穑簦恚幔睿睿保福叮病保梗矗叮ㄒ牖羝仗芈鹿缱骷遥芯绫尽吨ぁ返取R话税司拍晔露眨羝仗芈淖匀恢饕寰缱鳌度粘鲋啊吩诎亓肿杂删缭荷涎菔保祷ふ吆头炊哉咭苍诰缭悍⑸馊癯逋唬逗羯统靶ι嘣樱荒簧跤谝荒弧

玻浮场“彼亦一是非,此亦一是非” 语见《庄子·齐物论》。〔9〕 林琴南(1852—1924) 名纾,字琴南,福建闽侯(今属福州)人,翻译家。他曾据别人口述,以文言翻译欧美文学作品一百多种,在当时影响很大,后集为《林译小说》。他晚年是反对“五四”新文化运动的守旧派代表人物之一。他攻击文学革命的小说,有《荆生》与《妖梦》(分别载于一九一九年二月十七日至十八日、三月十九日至二十三日上海《新申报》),前篇写一个所谓“伟丈夫”荆生,将大骂孔丘、提倡白话者打骂了一顿;后篇写一个所谓“罗睺罗阿修罗王”将“白话学堂”(影射北京大学)的校长、教务长吃掉等事。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