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从盛宣怀说到有理的压迫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从盛宣怀说到有理的压迫

盛氏的祖宗积德很厚,他们的子孙就举行了两次“收复失地”的盛典:一次还是在袁世凯的民国政府治下,一次就在当今国民政府治下了。

民元的时候,说盛宣怀〔2〕是第一名的卖国贼,将他的家产没收了。不久,似乎是二次革命之后,就发还了。那是没有什么奇怪的,因为袁世凯是“物伤其类”,他自己也是卖国贼。不是年年都在纪念五七和五九〔3〕么?袁世凯签订过二十一条,卖国是有真凭实据的。

最近又在报上发见这么一段消息,大致是说:“盛氏家产早已奉命归还,如苏州之留园,江阴无锡之典当等,正在办理发还手续。”这却叫我吃了一惊。打听起来,说是民国十六年国民革命军初到沪宁的时候,又没收了一次盛氏家产:那次的罪名大概是“土豪劣绅”,绅而至于“劣”,再加上卖国的旧罪,自然又该没收了。可是为什么又发还了呢?

第一,不应当疑心现在有卖国贼,因为并无真凭实据——现在的人早就誓不签订辱国条约〔4〕,他们不比盛宣怀和袁世凯。第二,现在正在募航空捐〔5〕,足见政府财政并不宽裕。那末,为什么呢?

学理上研究的结果是——压迫本来有两种:一种是有理的,而且永久有理的,一种是无理的。有理的,就像逼小百姓还高利贷,交田租之类;这种压迫的“理”写在布告上:“借债还钱本中外所同之定理,租田纳税乃千古不易之成规。”无理的,就是没收盛宣怀的家产等等了;这种“压迫”巨绅的手法,在当时也许有理,现在早已变成无理的了。初初看见报上登载的《五一告工友书》〔6〕上说:“反抗本国资本家无理的压迫”,我也是吃了一惊的。这不是提倡阶级斗争么?后来想想也就明白了。这是说,无理的压迫要反对,有理的不在此例。至于怎样有理,看下去就懂得了,下文是说:“必须克苦耐劳,加紧生产……尤应共体时艰,力谋劳资间之真诚合作,消弭劳资间之一切纠纷。”还有说“中国工人没有外国工人那么苦”〔7〕等等的。

我心上想,幸而没有大惊小怪地叫起来,天下的事情总是有道理的,一切压迫也是如此。何况对付盛宣怀等的理由虽然很少,而对付工人总不会没有的。

五月六日。

玻薄潮酒畛醴⒈碛谝痪湃晡逶率铡渡瓯āぷ杂商浮罚鹈∶取

玻病呈⑿常ǎ保福矗础保梗保叮┳中虞ィ瘴浣耍迥┐蠊倭抛时炯摇T炻执猩叹帧⒌绫ň帧⑸虾;髦季帧⒑阂逼脊镜龋捎谟轿璞祝晌笔敝泄惺母缓馈R痪乓灰荒耆斡蚀看蟪迹虻酃饕宄雎糁泄泛涂笊降热ɡ慕柰庹灾С智宄刮5耐持巍P梁ジ锩螅牟撇酱伪徊榉猓谝淮问敲窆跄辏婕从谝痪乓欢晔掠傻笔苯斩级匠痰氯铝罘⒒埂5诙卧谝痪哦恕⒁痪哦拍昙洌竦痴姓好钏罩荨⒊V荨⒑贾荨⑽尬⒔酢⒊J斓鹊叵卣坎榉馐⑹喜担痪湃晁脑掠置钋謇矸⒒埂

玻场澄迤吆臀寰乓痪乓晃迥暌辉率巳眨毡镜酃饕逑蛟揽岢銎笸急渲泄涠勒贾趁竦氐摹岸惶酢币螅⒃谖逶缕呷辗⒊鲎詈笸海拊谒氖诵∈蹦谧鞒觥奥阒鸶础薄T揽还巳嗣穹炊裕谖逶戮湃蘸啡唤邮苌トㄈ韫摹岸惶酢薄:笤悦磕晡逶缕呷蘸途湃瘴芗湍钊铡!玻础呈牟磺┒┤韫踉颊馐墙槭盼谑纹渎艄婺康钠廴酥福缫痪湃荒昃旁露湃战槭诮蛹鞯乩茨暇┣朐秆硎彼担骸肮裾龇蔷贝艄霾磺┒┤魏稳韫トㄌ踉肌保灰痪湃晁脑滤娜胀艟涝谏虾7⒈硖富笆币菜担骸肮竦痴峋霾豢锨┳钟谏トㄈ韫踉肌!

玻怠澈娇站璨慰幢揪淼冢保芬匙ⅰ玻场场

玻丁场段逡桓婀び咽椤分腹竦巢僮莸纳虾J凶芄せ嵊谝痪湃晡逡唤诜⒌摹陡嫒泄び咽椤贰

玻贰吃谝痪湃旯竦持鞒值纳虾N逡唤诩湍罨嵘希缴虾J凶芄せ岽砝钣老樵担骸爸泄时局饕逯屏Γ屑字桑泄と耍壳八茏时炯抑蛊龋辈蝗绲笔迸访拦と怂苎蛊戎现亍!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