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从幽默到正经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从幽默到正经

坝哪币磺阌诜泶蹋Я怂谋玖烨也凰担羁膳碌氖怯行┤擞忠础胺泶獭保聪莺α耍热舳橛凇八敌啊保蚴倜强梢越衔ぴ叮髂暌泊笾滤忱模橛诠酰战晌笫叫煳某ぁ玻病场5碧岢跎校愀嫔弦延兄泄摹白栽觳袄雌贰保闶且桓鲋ぞ荨

而况我实在恐怕法律上不久也就要有规定国民必须哭丧着脸的明文了。笑笑,原也不能算“非法”的。但不幸东省沦陷,举国骚然,爱国之士竭力搜索失地的原因,结果发见了其一是在青年的爱玩乐,学跳舞。当北海上正在嘻嘻哈哈的溜冰的时候,一个大炸弹抛下来〔3〕,虽然没有伤人,冰却已经炸了一个大窟窿,不能溜之大吉了。

又不幸而榆关失守,热河吃紧了,有名的文人学士,也就更加吃紧起来,做挽歌的也有,做战歌的也有,讲文德〔4〕的也有,骂人固然可恶,俏皮也不文明,要大家做正经文章,装正经脸孔,以补“不抵抗主义”之不足。

但人类究竟不能这么沉静,当大敌压境之际,手无寸铁,杀不得敌人,而心里却总是愤怒的,于是他就不免寻求敌人的替代。这时候,笑嘻嘻的可就遭殃了,因为他这时便被叫作:“陈叔宝全无心肝”〔5〕。所以知机的人,必须也和大家一样哭丧着脸,以免于难。“聪明人不吃眼前亏”,亦古贤之遗教也,然而这时也就“幽默”归天,“正经”统一了剩下的全中国。

明白这一节,我们就知道先前为什么无论贞女与淫女,见人时都得不笑不言;现在为什么送葬的女人,无论悲哀与否,在路上定要放声大叫。

这就是“正经”。说出来么,那就是“刻毒”。

三月二日。

玻薄潮酒畛醴⒈碛谝痪湃耆掳巳铡渡瓯āぷ杂商浮罚鹈渭腋伞

玻病承煳某ぃǎ保担玻薄保担梗常┟迹徘嗵俚朗浚憬揭酰ń裆苄耍┤耍髂┪难Ъ摇⑹榛摇V小缎煳某こ跫贰ⅰ缎煳某と芳跋非端纳场返取U愣淮鞔矶喙赜谒墓适拢械陌阉栊闯哨缎场⒓饪痰娜宋铩U庑┕适麓蟛糠质敲窦涞拇丛欤煳某け救宋薰亍

玻场骋桓龃笳ǖ紫吕匆痪湃暝北逼窖谥心虾9熬傩谢傲锉蠡崾保腥说背≈勒ǖ幻丁T诖酥埃腥艘浴俺榫裙拧泵澹婺信灰还送胬郑枪选!玻础辰参牡鹿竦痴痛骷咎赵谀暇缎卵窍秆窃驴返谖寰淼谝弧⒍诤峡ㄒ痪湃暌辉拢┓⒈怼段牡掠胛钠贰芬晃模渲兴担骸翱诼钊怂登纹せ啊挤俏拿魅酥τ小!薄玻怠场俺率灞θ扌母巍背率灞茨铣潞笾鳌!赌鲜贰こ卤炯汀罚骸埃ǔ率灞Γ┘燃叮逦牡鄹蜕鹾瘢靡嗤罚幻吭ぱ纾种律诵模蛔辔庖簟:蠹嗍卣咦嘌裕骸灞υ疲任拗任唬吭こ傅靡还俸拧!逦牡墼唬骸灞θ扌母巍!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