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大观园的人才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大观园的人才

早些年,大观园里的压轴戏是刘老老骂山门。〔2〕那是要老旦出场的,老气横秋地大“放”一通,〔3〕直到裤子后穿而后止。当时指着手无寸铁或者已被缴械的人大喊“杀,杀,杀!”〔4〕那呼声是多么雄壮。所以它——男角扮的老婆子,也可以算得一个人才。

而今时世大不同了,手里象刀,而嘴里却需要“自由,自由,自由”,“开放××”〔5〕云云。压轴戏要换了。

于是人才辈出,各有巧妙不同,出场的不是老旦,却是花旦了,而且这不是平常的花旦,而是海派戏广告上所说的“玩笑旦”。这是一种特殊的人物,他(她)要会媚笑,又要会撒泼,要会打情骂俏,又要会油腔滑调。总之,这是花旦而兼小丑的角色。不知道是时世造英雄(说“美人”要妥当些),还是美人儿多年阅历的结果?

美人儿而说“多年”,自然是阅人多矣的徐娘〔6〕了,她早已从窑姐儿升任了老鸨婆;然而她丰韵犹存,虽在卖人,还兼自卖。自卖容易,而卖人就难些。现在不但有手无寸铁的人,而且有了……况且又遇见了太露骨的强奸。要会应付这种非常之变,就非有非常之才不可。你想想:现在的压轴戏是要似战似和,又战又和,不降不守,亦降亦守!〔7〕这是多么难做的戏。没有半推半就假作娇痴的手段是做不好的。孟夫子说,“以天下与人易。”〔8〕其实,能够简单地双手捧着“天下”去“与人”,倒也不为难了。问题就在于不能如此。所以要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哭哭啼啼,而又刁声浪气的诉苦说:我不入火坑〔9〕,谁入火坑。

然而娼妓说她自己落在火坑里,还是想人家去救她出来;而老鸨婆哭火坑,却未必有人相信她,何况她已经申明:她是敞开了怀抱,准备把一切人都拖进火坑的。虽然,这新鲜压轴戏的玩笑却开得不差,不是非常之才,就是挖空了心思也想不出的。

老旦进场,玩笑旦出场,大观园的人才着实不少!四月二十四日。

玻薄潮酒畛醴⒈碛谝痪湃晁脑露铡渡瓯āぷ杂商浮罚鹈伞

玻病炒蠊墼啊逗炻ッ巍分屑指幕ㄔ埃饫锉扔鞴竦痴A趵侠鲜恰逗炻ッ巍分械娜宋铮饫镏腹竦持幸浴霸稀弊跃拥姆炊臀庵申停ㄋ蝗顺谱鳌拔饫侠稀保N庵申停慰幢揪淼冢保玻狄匙ⅰ玻病场

玻场炒蟆胺拧币煌ㄎ庵申偷姆炊月壑校3鱿帧胺牌ā币焕嘧盅郏缢凇度跽咧嵊铩分兴担骸白芏灾扯灾鼓芴崽岚福欧牌ǎ医裉煸俜耪庖淮危讯亲有嚎樟耍透嫱杲帷!薄翱阕雍蟠保钦绿自凇对俑次饩春闶椤分型闯馕庵申偷幕埃骸吧企槎冢鹆铙掠福簧撇苟悖鹆詈蟠!保ㄔ匾痪拧鸢四辍睹癖ā范牛

玻础持敢痪哦吣晁脑陆槭撑迅锩保庵申统涞卑镄祝邢按虻埂薄ⅰ把习臁惫膊橙撕透锩褐凇

玻怠场翱拧痢痢敝傅笔币恍┕竦痴凸拇档摹翱耪ā薄

玻丁承炷铩赌鲜贰ず箦酚泄赜诹涸坼煺雅宓募窃兀骸靶炷锼淅希躺卸嗲椤!焙罄匆蛴小靶炷锇肜希缭嫌檀妗钡某捎铩U饫锸侵竿艟馈

玻贰场八普剿坪汀钡扔铮欠泶掏艟赖热思认虢等沼忠谑瓮督得婺康某筇H缫痪湃晁脑率娜胀艟涝谏虾4鸺钦呶适痹担骸肮讶绱搜现兀哉皆蛴猩ナκУ刂荩院驮蛴猩トㄈ韫荩圆缓筒徽皆蛄骄憧捎荨!

玻浮场耙蕴煜掠肴艘住庇锛睹献印る墓罚骸耙蕴煜掠肴艘祝煜碌萌四选!

玻埂橙牖鹂油艟酪痪湃晁脑率娜赵谏虾4鸺钦呶适痹担骸跋质敝蒙砟暇┱腥耍渲行慕棺疲抟焱渡砘鹂右谎N颐潜ё殴哺肮训木鲂模可硖牖鹂樱薄叱险醒久且黄胩牖鹂印!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