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2 章 情惹慈母劫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二章 情惹慈母劫

蓝天义听到这里,突然接口说道:“家凤,这些事,你怎么没有和我说过呢?”蓝家凤道:“爹爹几时间问过我了?”

蓝天义怔了一怔,道:“这些事,爹又怎么会想到问你呢?”

蓝家凤道:“女儿也觉不出它有何生要之处?所以,没有告示诉爹爹。”

蓝天义冷笑道:“蓝大侠不用生气,这些事,在蓝姑娘想像之中,想当然耳,实也用不着告示诉别人听了。”

目光转到蓝家凤的脸上,接道:“蓝姑娘,可否把详细经过之情,他细述说一遍。”

蓝家凤道:“晚辈在苏州和血手门中人造成冲突,被我伤了他们三人,当夜血手门中人找上客栈,掳去晚辈的娘姨,相约七日后,须天女庙中比武,晚辈归来之后,曾经告诉家母,家母允许,但爹爹见责,故而未瘟禀报爹爹……”

蓝天义哼一声道:“如是你早告诉我,那也不会有今日之事了。”

余三省不理蓝天义,接口道:“七日之后,姑娘和令堂双双赴约?”

蓝家凤道:“是的,晚辈当时心清不好,几充想段内情告诉爹爹,但却被母亲拦阻,恐爹爹为此生气,家母之意,只想赴约时救回娘姨,想不到,竟害家毋身中血手毒功???”

话至此处,双目泪若泉涌,呜咽难再成声。

余三省重重咳了一声,道:“姑娘。”

蓝家风举起衣袖拂拭一下脸上的泪痕,道:“余叔叔还有话要问晚辈么?”

余三省道:“是的,目下只有贤侄女一条线索,在下希望能够多找一些血手门的资料,对那血手门多上一份了解。”

蓝家凤道:“晚辈和家母赶到天女庙后,那大汉立时和家母动上了手,同时,另有两个劲装大汉围攻晚辈。”

余三省接道:“他们可曾使用兵刃么?”

蓝家风道:“攻晚辈的两个人都用单刀,刀法十分怪异,功势凌厉,迫得晚辈要全力应付。”

余三省道:“以后呢?”

周振方心中大奇,暗道:“蓝姑娘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怎的这余三省竟是细微不遗,苦苦追问,这不像问自己人,倒是像在逼敌人的口供了。”

只听蓝家风道:“晚辈知晓家母武功强我甚多,那大汉决非其敌,因此,全付精神用在对敌之上,不知家母和敌人搏斗的变化。”

余三省道:“那是说令堂受伤一事,姑娘没有看到了。”

蓝家风道:“是的,晚辈没有看到。”

余三省道:“姑娘几时才发觉令堂受了伤呢?”

蓝家凤道:“直到两个和我对敌之人,忽然退下,晚辈才发觉家母受了重伤。”余三省道:“是姑娘逼退了他们。”

蓝家凤摇摇头,道:“不是,是他们自动退了下去。”

余三省道:“情形很明显,他们早有算计,故意找两个人缠住姑娘,却借机伤了令堂,如若在下的推断不错,他们还有几句话,交代姑娘。”

蓝家风道:“不错,他们告诉我,家母受伤很重,但不会很快死亡,要我带家母回去,及早施救。”

余三省道:“那说话人是何身份?”

蓝家风道:“就是那大汉。”

余三省道:“麻烦贤侄女了!”

蓝家风一欠身,道:“晚辈告退。”缓步出室而去。

蓝天义望着女儿的背影,长长吁了一口气道:“唉,这其间还有如许曲折。”周振方接道:“余兄,你问了半天,可曾问出一点内情么?”

余三省道:“这是他们早已设好的圈套,诱使蓝夫人和蓝姑娘入伏。”

蓝天义道:“拙荆武功不弱,能伤她并非易事。”

余三省道:“蓝夫人也许吃亏在不知对方身怀血手毒功,因而身遭暗算。”

蓝天义叹道:“她们母女如在赴约之前,告诉我一声,也不会有今日之祸了。”周振方道:“夫人和令媛,不愿惊动蓝大侠,恐你生气之故,那也不能全怪他们了。”

目光转到余三省的脸上,道:“余兄一向足智多谋,对此事,也许已胸有成竹了。”

余三省道:“周兄不用夸奖兄弟,此事极端复杂,对敌方情况,咱们全无所知?”商玉朗接道:“适才蓝姑娘不是提供了很多线索么?”

余三省道:“兹事体大,咱们不能有丝毫差错,咱们要仔细的研究一下,才能为蓝大侠提供一个可行之法???”

站起身子一抱拳道:“事巳至此,还望蓝大侠多多保重,来日还要仗凭你蓝大侠之力,挽回大局,我等不多打扰,容得在下仔细推敲一夜,明白清晨,无论如何,在下都将提供一策,恭请裁决。”

蓝天义道:“区区心清不佳,恐难参与谋商。”

余三省道:“当局者述,天下至理,蓝大侠一直领袖咱们江东武林同道,骤然间经此大变,自然是难免情绪激动,但形势如此,急亦无用。”

语声微微一顿,道:“在下希望蓝大侠答允在下一件事?”

蓝天义道:“什么事?”

余三省道:“蓝大侠今宵暂不要赶去赴约,等明晨咱们见过之后,再去赴约不迟。”

蓝天义略一沉吟,道:“好!明晨希望诸位有以教我。”

余三省道:“不敢当,在下多尽心而为。”转身行出厅外。

商玉朗,周振方紧随余三省的身后,退出内厅。

蓝福早已在厅外等待,弓叽人直登望江楼。

楼中小厮早巳为几人备下香茗细点。

蓝福轻轻咳了一声,道:“几位和我家老主人谈过了?”

余三省道:“谈过了。”

蓝福道:“我家老主人怎么说?”

余三省道:“蓝大侠已答允我等明晨再去赴约。”

这时,一个青衣大汉匆匆登上楼来。低声说道:“老管家,有客人到了。”

蓝福欠身对余三省等一礼,说道:“老奴有事,先走一步了。”

余三省道:“老管家请便。”

目注蓝福的背影消失之后,才低声说道:“周兄、商兄,两位可瞧出破绽么?”周振方怔了一怔,道:“什么破绽?”

余三省道:“我是说蓝姑娘……”

商玉朗道:“蓝家凤么?”

余三省道:“不错,正是蓝大侠令媛,蓝家凤。”

周振方和商玉朗脸上同时闪掠过一抹惊异之色,缓缓说道:“蓝姑娘有什么可疑之处呢?”

余三省道:“在下怀疑她隐藏了很多事实,未说出来。”

周振方沉吟了一阵,道:“不会吧!在下就怎的未听出一点破绽。”

余三省道:“两位如若稍用心一些,就不难听出其可疑之处了。”

周振方道:“这还要余兄点拨一下了。”

余三省道:“她们母女赴约,和人动手,母女之情,是何等亲切,深挚,但那蓝姑娘竟然未看到母亲为何人所伤,此为可疑之周振方点点头,道:”有道理。对方如若施展群攻,那蓝夫人决不放心让蓝姑娘一人对敌,母女二人联手,也好有个照应,准此而论,蓝夫人受伤经过蓝姑娘定然很清楚了。“余三省道:“就算他们母女为人逼开,分头和人相搏,蓝姑娘无恙而归,岂有不知母亲伤在何人手中之理,至少也该说个大概经过,岂能以不知作为搪塞。”

商玉朗道:“嗯!果是大费疑猜的事。”

周振方道:“还有可疑之处么?”

余三省道:“在下已然暗中留心看过了那蓝姑娘的神色,发觉她忧而不伤,显然,心中有数,知道蓝夫人不致于身遭横死。

商玉朗道:“这个,在下就不敢苟同余兄之见了。”

余三省道:“商兄据何而言?”

高玉朗道:“咱们有目共睹,那蓝姑娘不是哭得很伤心么?”

余三省道:“那是焦虑和仟悔之泪,并非伤心欲绝的哭泣。”

商玉朗道:“看来,余兄对‘哭’字一道,也费过一番心血了。”

余三省道:“由察微知者,哭和笑都是人感情的流露,骤看起来,并无不同,但如仔细看去,那哭笑之间,却有数十种不同的变化,如能够仔细观察,哭笑之间,实是大有学问了。

周振方道“余兄这么一点拨,在下倒也有此感了,如以蓝大侠和蓝姑娘相较一下,那蓝大侠伤疼推心,重过蓝姑娘甚多了。”

余三省道:“所以,在下把此点列为可疑之二?”

商玉朗道:“那是说还有第三点可疑之处了?”

余三省道:“不错,那蓝姑娘如若是心无所知,那里能那样镇静,从从容容,回答兄弟的问话,而且语气又那样平静。”

商玉朗道:“嗯!余兄这么说,兄弟倒也有些相信了。”

周振方道:“这么说来,那蓝姑娘勾结血手门中人,对付她自己的生身父母了。”余三省道:“兄弟看那蓝姑娘美艳之中,不失忠厚之气,怎会如此大逆不道?”周振方道:“余兄这么一说,兄弟实在有些莫明所以了!”

商玉朗道:“余兄,此时此情,余兄还卖的什么关子,干脆明说了吧。”

余三省道:“非也,非也,兄弟正在推敲此事,这其间,只怕要涉及一个情字。”商玉朗道:“情字?”

余三省道:“蓝姑娘太美丽了,就像天上仙子,小滴人间,世间能有几个男子,不为此等绝色所动呢?”

商玉朗道:“这和蓝夫人身为血手毒功所伤,有什么相关么?”

余三省道:“自然是大有关系了。”

周振方道:“是说蓝姑娘用情对象,是血手们中人么?”

余三省道:“兄弟只是这样想!还得更进一步的求证才成。”

周振方略一沉吟,道:“兄弟明白了。”

商玉朗道:“怎么回事?”

周振方道:“余兄之意,是说那蓝姑娘和血手门中其一人,早有情债,心知蓝大侠,不会答允这门家事,所以,才想出这个方法,用那蓝夫人的生死,来威迫蓝大侠应允这门亲事……”

目光转到余三省的脸上,接道:“兄弟猜的对是不对?”

余三省微微一笑,道:“大致不能算错,不过,其间有很多和兄弟想的不同。”周振方道:“那里不同了?”

余三省道:“在下看那蓝姑娘,是位甚具孝心的淑女决不会同意让她母亲受此等痛苦。”

周振方道:“那是说兄弟完全猜错了?”

余三省摇摇头,道:“那倒不是。”

商玉朗双眉一耸,大感不耐的说道:“余兄,咱们此刻寸阴如金。余兄有何高见,还请直说了吧,似这股转弯抹角,岂不要误了大事。”

余三省道:“非是兄弟不肯说出,实是心中没有把握,万一两位泄露出去,日后,事出兄弟意料之外,岂不要留人笑柄么?”

商玉朗道:“在下答应不说出去就是。”

余三省望了周振方一眼,道:“适才周见所言,已然猜对一半,这件事的内情,蓝姑娘心中早已知晓,不过,在下相信蓝姑娘和对方相约之初,追婚之计,决非如此,只是到中间时,对方突然改变了计划,施下毒手,重伤了蓝夫人……”

周振方接道:“对方不守约言,改变计划,那蓝姑娘也大可不守信约了。”

余三省道:“事实造成之后,对方再婉言解说,发誓担保。那么蓝姑娘纵然想变脸,也是有所不能了。”

商玉朗道:“如果那蓝姑娘自知受骗,为什么不把内情告诉蓝大侠呢?他们有着父女之情,蓝大快就算心中气忿,也不过是责骂她一顿就是。”

余三省淡淡一笑,道:“也许其间还有最为复杂的内情似是突然之间,想起了什么重大之事,急急接着说道:”也许今夜之中,咱们就可以查看出一点眉目来。

爸苷穹缴逃窭示裢币徽瘢溃骸敖褚梗吭趺匆桓霾榉ā!

余三省道:“因为在下心中对那蓝姑娘动了怀疑,所以,对她的行动,十分留心,就在下所见,那蓝姑娘行人内室时,形似离去,实则藏在门后偷听,也许她今夜有行动。”

商玉朗道:“那很好,咱们今宵中暗里监视她,如是她真的有所行动,那就不妨暗中追踪,以明内情。”

余三省道:“那蓝夫人武功,强过咱们甚多,但她仍伤在了血手毒掌之下,所以此举必得有详密的计划,彼此呼应,如能避不和人见面,自是上上之策,万一被人发现,也可会合一处,以增实力。”

周振方道:“余兄似乎是早已经胸有成竹了?”

余三省道:“兄弟也只是刚刚想到,不过,咱们要经过一番严密的算计才行。”商玉朗道:“算计什么?”

余三省微微一笑,伸手蘸茶,就在本案之上迅快画出蓝府形势,一面低声说道:“蓝姑娘很聪慧,她也许会想到我们对她动疑,所以,行动之间,自然是极力求取隐密,但她决不会绕道前面出府,由内宅外出,不外三条路,周兄,商兄,分别隐身放此,兄弟守住这一条路,她如有行动,也必是在三更之后,咱们二更时分,各自起身,分赴各处埋伏,四更后,如是仍然不见动静。那就各自请回,不用再见面了…”

一面口述,一面手画,清晰明白,一目了然。

商玉朗低声说道:“如若咱们之中一方发觉了那蓝姑娘,时机稍纵即逝,无法再行会晤联系,如何才能彼此呼应。”

余三省伸手从怀中摸出一支竹哨,低声说道:“这是一种不登大雅之堂的小玩艺,但用于静夜中的连系,十分有效。声音有如宿鸟惊鸣,咱们人手一支,为了不露破绽,不宜多次,以两声为限,一长一短,那蓝姑娘虽然精明,也不致怀疑及此。”

周振方点点头,道:“好办法。”。

余三省把竹哨交给周振方,道:“这一支周见先带着,等一会,兄弟再作两只竹哨。”

三人又研商了一套暗记指向的办法,以免追踪之时,失掉联系。

三人刚刚讲好,只见蓝福带着一个青帕包头,身着玄色劲装,外罩玄色披风,背下插着长剑的中年美妇,登上楼来。

周振方等三人望了来人一眼,齐齐站起了身子,还未来及说话,那中年美妇已抢先说道:“三位早啊!”落落大方的行到三人面前,伸手拉过一把木椅,当先坐下,接道:“三位请坐吧。”

商玉朗笑道:“方姑娘别来无恙,风采依旧。”口中说话,人却依言坐了下去。周振方、余三省也随着坐下身子。

来人正是江东道上,亦正亦邪的笑语追魂方秀梅。

方秀梅举手理一下鬓旁散发,笑道:“好说,好说,三位也都和昔年一样啊!”周振方道:“方姑娘这一年行迹何处,江东道上,未见芳踪久矣!”

方秀梅道:“周兄的生意,越做越大,不但南六省行镖大部为你包办,而且,生意远达中原道上,小妹么?为了避嫌,只好远走高飞了。”

原来,方秀梅五年之前,劫了周振方保送的一批红货,两人因而冲突,相约而战,苦斗一日未分胜败,幸得蓝天义及时而至,调解了两人纷争,方秀梅交出劫得的红货,周振方设筵陪礼,一场干戈,总算化为玉帛,但方秀梅却一直对周振方存有一些心病,见面时,总要半真半假的讽激周振方几句。

但周振方为了行镖时,减少麻烦,不得不大度包涵,容忍三分,当下微微一笑,道:“方姑娘当年,确然给兄弟很多面子,兄弟已然通令所属分部,只见方姑娘有所吩咐,他们都将立时遵办,不得有延误。”

方秀梅格格一笑,道:“小妹不劫镖,也勉可混口饭吃,周兄的好意,小妹心领了。”

商玉朗、余三省、却是游侠身份,和方秀梅全无利害冲突,交谈之间,自是不像周振方那等拘谨。

但闻余三省说道:“方姑娘远走高飞,那是说跑了不少地方?”

方秀梅解下披风,取下背上长剑,道:“嗯!可算得行程万里,去年蓝大侠寿筵之后,小妹忽动游兴,乘舟逆水而上,西行人川,转往长安,一路游山玩水,原本想走苗疆,看看西域风光,但想到今年是蓝大侠花甲大寿,不能失了礼数,故而匆匆赶回。”

商玉朗笑道:“游踪万里,远及边陲,方姑娘雅兴不浅。”

谈话之间,两个青衣童子,已然开上晚筵。

方秀梅只顾着和几人谈话,忘了和蓝福招呼,晚筵开上,才想起追随蓝天义多年的老管家,四目回顾,望江楼上那里还有蓝福的踪影。

原来,蓝福送方秀梅登上望江楼后,就悄然离主。

方秀梅轻颦一下柳眉儿,低声说道:“蓝福怎么悄然而去?”

余三省道:“蓝大侠花甲大寿,事务繁忙,咱们自己吃吧!”

方秀梅目光转动,扫掠了三人一眼,欲言又止。

四人匆匆用过晚饭,又在望江楼上闲聊一阵,方各自回房休息。

余三省回房之后,顺手折了一段细竹,作成竹哨,和衣登榻,盘坐调息一阵。

待天过二更之后,悄然起身。

这是乌云掩月的夜晚,四周一片幽漆,难见丈外景物。

余三省暗暗忖道:“好一个夜行人出动的黑夜。”

悄然行到商玉朗宿住之室,商玉朗早已结束停当,在广口等待。

余三省把竹哨交给商玉朗,低声说道:“老管家今夜必也会暗中出巡,咱们举动小心一些。”

商玉朗点点头,两人施展轻功提纵术,行出蓝府,立时加快脚步,奔向守候之地。

且说商玉朗守候之处,正是蓝府内宅花园,也是蓝家凤闺阁所在之地。

商玉朗隐藏在一片草丛之中,暗暗吁一口气,远足国力,四顾了一阵,立时又闭上双目。

原来,他在习练自己的目力,使它能适应昏暗的天色。

在商玉朗感觉之中,余三省分给他这一条守候之路,最可能是蓝家凤的去路,所以心中特别紧张,觉着无论如何,都不能有所失误。

果然,三更刚到,瞥见蓝府中高大的围墙上,出现一条人影。

商玉朗心中一动,暗道:“袖里日月余三省,果然才气过人,算无遗策。这位蓝姑娘当真是一位问题人物。唉!如非余三省及时赶来,要我想破脑袋,也不会想到蓝姑娘的身上。”

忖见之间,那围墙上的人影。已然疾飞而起,直窜起两丈多高,斜斜向下飘落。人落地,已到了围墙两丈以外。

那人影落足之处,相距商玉朗随身之地不足一丈的距离。

一则距离不远,二则那商玉朗目力已然适应夜间的黑暗。

凝目望去,只见那人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

头上用一决黑帕包起,除了两只眼睛,和双手之外,全身都裹在一色的黑布之中。

商玉朗仔细的看了那黑衣人的双手,只觉她双手洁白。纤巧。分明是女子无疑。显然。这黑衣人,八成是蓝家凤了。

只见那黑衣人两点寒星一般的眸子,四下转顾了一下。突然拔步而奔,直向正东而去。

商玉朗吃了一惊,暗道:“好快的身法。”长身而起,放步疾追。

但那黑衣人去如流矢。夜色中只见人影问了一闪,顿然消失。

商玉朗追出了五丈,已然不见对方的踪影,不禁呆在当地。

良久之后,才暗暗叹息一声,忖道:“惭愧啊!惭愧,如果那是蓝家凤蓝姑娘,我这个老江湖竟然生生把她追丢,此事日后传到江湖之上,那才是大失颜面的事了。”

只听一两声鸟鸣,传了过来,正是用以连络的竹哨声。

商玉朗顾不得再想下去,放腿向哨音处奔了过去。

这时,天上的阴云更为深重,似是要直压大地,原本已够黑暗的夜色,也更显得黑暗。

商玉朗的目力,虽然超异常人,但也无法看到一丈外景物,只能凭藉听觉,判断出那哨音方位,估计差不多时,停了下来。

果然,一个低微的声音,传了过来,道:“是商兄么?”

商玉朗也听出那是余三省的声音,当下应道:“正是兄弟。”

只听一阵悉索之声,道旁草丛分动,余三省由丛草中钻了出来,低声说道:“好黑的天色,这等漆黑的夜色,数十百年,只怕也难得遇上一次。”

商玉朗轻轻叹息一声,道:“兄弟惭愧的很,追丢了人。”

事情是早已在余三省预料之中一般,接道:“难怪,商见,这等深暗的夜色,目力难及丈外景物,换了兄弟,也是一般。”

语声一顿,又道:“那人穿的什么衣服?”

商玉朗道:“一身黑,除了双手和双目之外,全身都包在一色的黑布之中,不过,就身材而论,那人是女人无疑。”

余三省略一沉吟,道:“那人是否发觉了商兄呢?”

商玉朗笑道:“大概没有。”

余三省仰脸望天,长长吁一口气,道:“如若兄弟的设计不错,这天色对咱们倒是大有帮助了,如若兄弟的推断有误,今宵咱们就劳而无功了。”

商玉朗道:“怎么?余兄似乎是早已别有计较了?”

余三省略一沉吟,道:“不论何等周密的布置设计,都无法保证成功,因此,在下未雨绸缨,早已思虑及此,万一咱们追丢了人,又该如何?”

商玉朗尴尬一笑,道:“如此看来,余兄是早已料到兄弟会追丢人了?”

余三省道:“那蓝夫人以轻功见长,蓝姑娘的轻功,自然是不会错了,咱们三人,谁也无法和她较量。”

商玉朗轻轻叹息一声,道:“余只不用给兄弟我面子了,下,一步该当如何?咱们还是得快些行动才是。”

余三省道:“兄弟已然查看过四周的形势,如果蓝姑娘要和血掌门中人见面,自然要找一处隐密所在。”

商玉朗道:“这四周隐密之地甚多,咱们哪知晓他在何处?”

余三省正待答话,突闻几声喳喳鸟鸣,传了过来。

余三省低声说道:“那周振方也追丢了人。”

举步向前行去。

商玉朗紧迫在余三省身后而行。

两人行到一处三岔路口,余三省突然停了下来,摸出竹哨,吹出两声鸟鸣。

但见一条人影,疾快的奔了过来,直到两人停身五尺左右,才停了下来。

原来,天色太黑,那人奔出五六尺左右,才瞧到了两人。

余三省低声说道:“是周兄么?”

来人也低声应道:“正是兄弟。”缓步行了过来。

余三省道:“见到动静么?”

周振方道:“兄弟追不及五丈,就把人给追丢了。”

商玉朗心中暗笑道:“果然周振方也追丢了人。”

口中却接道:“那人可是裹在一身黑衣之中。”

周振方道:“不错,只看到两只眼睛露在外面,商兄怎的知晓?”

商玉朗道:“不瞒周兄,兄弟也见到她,但也被兄弟追丢了。”

余三省突然接口说道:“周兄,那黑衣人可是奔东北方这条小径。”

周振方道:“不错,正是奔东北方。”

余三省道:“走!咱们快些追去。”

当先向前奔去。

商玉朗心中早已佩服余三省的才智,也不多问。

周振方本想多问,但见商玉朗紧追身后而行,似乎是对那余三省充满着信心,也就不再多问。

余三省似是已胸有成竹,放步而奔,一口气奔行了七八里路,才停了下来。

商玉朗抬头看去,只见一片房舍,耸立在夜色之中。忍不住低声说道:“这是什么地方?”

余三省道:“这是一座荒凉的宗祠,而且距离那焦山不远,如若那蓝姑娘和血手门中人见面,此地是最为适当了。”

商玉朗道:“咱们如何进去。”

余三省道:“两位就请在此等候,容兄弟先进去瞧瞧看,如若不闻兄弟求救之声,两位就不用进来了。”

商玉朗道:“我们就守在这宗祠之外么?”

余三省道:“商兄守在北面,那是血手门中人归去之路,只要留心到他去的方向就行,不用追踪他了。”

商玉朗点点头,起身而去。

余三省目光转到周振方的脸上,道:“两丈外有一株大树,周兄守在树上,正好可以监视蓝姑娘的去路。”

周振方:“可要追踪么?”

余三省道:“不用了,等他们去后,咱们在此会齐,一起回蓝府中去。”

周振方点点头,道:“余兄小心。”

余三省道:“如是兄弟被人发觉,自会招呼两位赶去相救。”

周振方道:“余兄千万不可逞强,蓝家凤的武功不弱,余兄既已揭开了她的秘密,只怕她要恼羞成怒……”

余三省道:“兄弟理会得。”举步向前行去。

周振方望着余三省的背影,消失在夜中,才转身向大树上奔去。

且说余三省小心翼翼的行近邓宗祠之后,一提真气跃上围墙。

凝目望去,祠中一片黑暗,倾耳静听,不闻一点声息。

余三省跃下围墙,沿着墙根,向正殿中行去。

只见殿门大开,却不久殿中有人。

其实夜暗如漆,纵然有人,余三省也是无法瞧到了。

余三省为人谨慎,伏在殿门处,等级了一盏热茶功夫之久,才站起身子,举步向大殿中行去。大殿中更见黑暗,余三省沿着墙壁,缓缓移动身躯,一面倾耳听着。

只待他确定了大殿中没有人时,才纵身而起,飞落到横贯大殿一角的梁背之上。他早已相度过大殿上的形势,殿中可以容身之处,都已默记心中。

使相信自己的判断,如若那蓝家风和血手门中人会晤,这地方是最为恰当的地方了。

其实,时间和机会都已不再,余三省如果推断有误,时间已不允许他重作布置,唯一的办法,只有耐心的等待。

又过了一顿饭工夫之后,天气已将近四更。余三省渐感失望,感觉到自己的判断失误,而且已来不及再加弥补。

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直接找到蓝站娘,当面揭穿内情,质问原因。

这是下下之策,但也是此情此景中唯一的办法。

正待跃下横梁时,奇迹出现了,一条人影,带着衣袂飘风之声,飞人大殿。

深沉的夜色下,余三省虽无法看清楚来人,但他心中明白。来人不是蓝家风,就是血手门中的人。

那黑影进人大殿之后,突然幌燃了一支火折子,烛火下,余三省看清楚殿中之人,穿着了一身黑色衣服,除了双目拟和双手之外,果然全都包在一色黑布之中。

只看那一双莹玉一般的手掌,和那纤纤的十指,定然是女子无疑。

那黑影十分胆大,右等执着火折于,左手一伸,从供台内取出一支蜡烛,燃了起来,大殿陡然间亮了起来。

但见那人影缓缓解下包在脸上的黑纱,露出来一张美丽绝世的容貌。果然,来人正是蓝姑娘蓝家凤。也许是天色太过黑暗,托村的殿中烛火,特别明亮。

蓝家凤美丽的脸上,柳眉紧颦,现出了重重的忧苦,不停在殿中走动。

显然,她内心之中,亦有着极度的不安和等人的焦虑。

突然间,人影一闪,大殿中多了个身着青衫,头戴方巾,剑眉朗目的俊美少年。那少年赤手空拳,神态潇洒,微一欠身,抱拳作礼,道:“凤妹妹久候了。”

余三省心中暗道:“果然不出我所料,这丫头和血手门早已有了勾结。”

蓝家风缓缓转过脸去,眉宇间微带怒意,冷漠的说道:“我母亲一直晕迷不醒,已数日未进粒米,咱们早先约好之事,我看只有作罢了……”

青衣少年急道:“凤妹不要生气,小兄亦知这方法太过分了些,但非如此令尊决不会答允咱们的婚事……”

蓝家凤接道:“如是我母亲有了三长两短,我不但不会嫁给你,而且,我要恨你一蜚子,我要杀你一家,给妈妈报仇。”

青衫少年对蓝家凤极为迁就,微微一笑,道:“当初,咱们施用此法时,还是凤妹出的主意,只有令堂的生死,可威胁你爹爹答允婚事。”

蓝家风答道:“我出的主意不错,但我没有让你施用如此重的手法啊!”

青衣少年道:“令堂武功高强,非此等重手法,不足以使他神智晕迷…”

语声微微一顿,接道:“凤妹探询令尊的口气如何了?不知令尊是否有答允之意?”

蓝家风摇摇头,道:“我看爹爹忧苦重重,不敢启齿。”

青衣少年叹息一声,道:“看来,咱门是弄巧成拙了,:这中间,少一个游说的人,如是早听小兄之言,咱们一走了之,咨尊的火气消退之后,咱们再来见他,求他谅解,他如见到咱们夫妇恩爱相敬,想他老人家决然不会再反对了。”

蓝家凤道:“哼,我知道你的心,想把生米煮成熟饭,我爹爹要反对,也是无可奈何了,是么?”

青衣少年忍不住嗤的一笑。

蓝家凤道:“你笑什么?人家愁就要愁死了,你倒高兴的笑起来。”

青衣少年果然不敢再笑,脸色一整,道:“一开始咱们用的方法就错了。”

蓝家风道:“教你那鬼主意,根本就行不通。要知我爹爹乃是江东道人,人人敬重的武林领袖,如果是他的女儿和人私奔了,要他如何在江湖上立足,难道为了你,我连爹娘全都不要了么?”

青衣少年轻轻叹息一声,道:“凤妹,小兄今宵会晤凤妹,就是想请教今后当该如何,难道当真的要我率领血手门中人,去搅闹令尊的六十寿筵么?”

蓝家风道:“事情演变到这步田地,连我都没想到,知今之计,事情是我们两个人的,你也该想个法子啊?”

青衣少年道:“有一件事,小兄实是想不明白了。”

蓝家风道:“什么事?”

青衣少年道:“令堂受伤时光甚久,你怎么没有按计划和令尊提起过呢?”

蓝家凤道:“我爹爹的性格,我很清楚,如若不使他感觉到无法可想时,决不会听我的话……”

长长叹息一声,道:“本来,我准备今天和他谈的,想不到,事情又有变化,使我难再启齿了。”

青衣少年剑眉一耸,道:“什么变化?”

蓝家风道:“我们江东道上,有一位足智多谋的人物,论他武功算不得怎么高强,但它的才智却是常人难及。”

青衣少年道:“什么人?”

蓝家凤道:“余三省,人称袖里日月,他们今日到来我家,正赶上你的手下在我家闹事,今日午后,就见我爹,而且,把我叫出,当面质问了很多事情,他言辞尖锐,使人答辩不易,看情形,他已经对我动了怀疑,今夜我离家之时,似乎觉着有人追踪,所以,我绕了一个大圈子,才转到这里。”

青衣少年点点头,道:“余三省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日后非要他吃点苦头才成。”

蓝家凤道:“这如何能够怪他,他们都是爹爹的朋友,自然要为我爹爹分忧解愁了,唉!但他这么一来,要我如何再向爹爹启齿呢?”

青衣少年眉头皱起,沉吟不语,显然,这突如其来的消息,也使他没了主意。

蓝家凤突然一整脸色,肃然说道,“现在只有一个法子。”

青衣少年道:“什么法子。?”

蓝家凤道:“这法子虽然可行,但我又担心应付不了。”

青衣少年微微一笑,道:“你说吧!上刀山下油锅,只要是为了你,小兄亦是毫无所惧。”

蓝家凤道大为感动,轻移莲步,行到那青衣少年身前,柔声说道:“你去参加祝贺我爹爹六十寿辰,如能在酒席前大展雄风,艺压江东。群豪,在奉送灵丹;解救我母亲之伤,我爹爹既见识了你的武功,也许会。答应我们的亲事……”

青衣少年哈哈一笑,道:“我道是什么大事,原来如此,不是小兄夸口,江东道上除了令尊和凤妹之外,我还想不出谁是我手下百和之敌。”

蓝家风轻轻在青衣少年身上打了一拳,道:“哼,明知道人家不是你的对手,还要贫嘴……”

眉头一皱,接道:“不过江东武林道上,高人胜多,我真为你担心,万一有了什么差错,那可怎么得了!”

青衣少年笑道:“凤妹但请放心,小兄自有保身之道,只怕蓝家凤急急说道:”只怕什么?“青衣少年道:“只怕我们血手门的名声不太好,我纵能技压江东,威震寿筵群豪,令尊也一样不会答应咱们的婚事。”

蓝家风道:“如若我爹再不答应,我只有一死了之。”

青衣少年突然伸出双手,抱住了蓝家风的双肩,摇动着,说道:“你是我唯一的红颜知己,也是我唯一倾心相爱的人,你如一死,叫我如何自处?答应我不要死。”

蓝家风道点点头,黯然说道:“好!答应你,我不死。”

两行清泪顺腮而下。青衣少年探手从怀中摸出一方绢帕,轻轻拭去蓝家风道脸上的泪痕,沉声说到:“记着,咱们对神许过誓言,咱们是一对同命鸳鸯,谁也不能一个人死。”

蓝家凤道点点头,道:“我诸般刁难你,你心中一点也不我吗?”

青衣少年摇摇头,道:“不恨,我反而更敬重你,咱们要堂堂正正的要令尊答应婚约,我要尽我之力,使咱们的大礼,新奇别致,前无古人。”

蓝家风道:“你能了解到我的苦心,我心里就很高兴。”

缓缓偎人青衣少年的怀中。这一刻,两人似乎是忘了眼下的重重烦扰,相与温存,缠绵难分。隐身在梁背上的余三省,直看得暗暗摇头,忖道:看来,我余三省当真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了。突然间一道闪光,划破了暗夜,紧接着响起一声惊天动地的巨雷。一天阴云,化成了滂沦大雨,倾盆而下。那一声,也振醒了缠绵一起,难舍难分的蓝家风和那青衣少年只见蓝家风缓缓抬起偎人那青衣少年怀中的粉脸,举手埋一下鬓边散放,缓缓道:“你们送给我爹爹那封信,如何措词?”

青衣少年道:“措词很婉转,但立意很坚决,要令尊答允婚事,否则不但难救令堂,给,大闹一场,三月内逼诛你们……”

突然住口不言。蓝家凤道:“怎么样说下去啊?”

青衣少年道:“小兄觉着口气太狂了一些,但用心只是想逼令尊有个回音,据实说出,还望凤妹不要生气才好。”

蓝家凤道:“事到如今我生气也无济于事了,快些说吧!”

青衣少年道:“否则的话负责的组织把熟石膏呢,令真如肯答允这门亲事,立可为令堂上解药,否则要在大寿之日,宣布我们比武挥婿,我要凭真本领把你抢到手中……”

长长叹息一声,道:“信中巳然把利害陈述极明,但令尊竟然是置之不理,这几日我又无法和凤抹相见只好谴人到府上一行了。”

蓝家凤道:“我爹爹自有苦衷,以他老人家在江东道上的身份地位,怎能受你们的要挟。唉!事情越弄越糟了。”

青衣少年轻轻叹息一声,道:“令尊生性刚强,大出人意料之外…。。”

望了蓝家凤一眼,停口不言。

蓝家风道:“我爹娘患难与共,情深似海,我娘的生死,在爹爹的心目中应该是一桩其重无比的大事,我原想在娘受伤之后,爹爹定然向我问内情,那时,我再婉转进言,说出心愿,使爹爹许诺我们的婚事,想不到他老人家竟然一身独担,默默地忍受着那碎心泣血的痛苦,竟不肯和我谈论此事,而且还多方隐瞒,不让我知晓那封恐吓的密函,可怜天下父母心,对儿女的深厚之情,如若他知晓了内情,竟是他心爱的女儿,从中献策作奸,真不知伤心到何种程度,近日来每思及此,就不由伤心泪下。”

青衣少年缓缓说道:“一步失错,造成此局,但事巳至此,急亦无用,为今之计,小兄只有参加令尊的祝寿大筵,凭武功,试博令尊青睐了……”

探手从怀中摸出一个玉瓶,道:“瓶中有三粒丹九,乃是疗治血手掌伤的独门解药,令堂之伤,不宜再拖下去,丹丸用温水送服,日服一粒,第一粒可使她伤处消肿,第二粒可使神智恢复,第三粒,可使余毒尽消,伤体复元。”

蓝家风道:“我已是作了不孝的女儿,再不能作对不起父母的事了,我要疗治好母亲的伤势,好好的跪到母亲面前,说明内情,求她饶恕。”

青衣少年沉吟了一阵,道:“凤妹才慧过人,如何处理,请自裁决,小兄如能会晤到令尊时,也尽量对他敬重就是。”

蓝家凤道:“你几时和我爹爹会面?”

青衣少年道:“不知令尊几时会去,小兄要马荣奉邀明天之前,希望今尊能能到舟中一晤。”

蓝家凤道:“我爹爹赴约之时,你不能再暗算于他。”

青衣少年点点头,道:“凤妹放心,小兄希望在和令尊会晤之中,能结令尊一个较好的印象,自当曲尽心意,怎敢再对令尊无礼。”

篮家凤忽的嫣然一笑,道:“妈妈对我十分宠爱,如我苦苦哀求于她,料想她老人家定会原谅我的不孝,只要你能设法博得我爹爹欢心,也许负我爹爹会答允咱们的婚姻。”

那青衣少年略一沉吟,道:“凤妹,咱们尽力而为吧”

如是令尊固执不允,咱们再想他法,直到他老人家答允为止。

蓝家风道:“这一来,岂不是太过委屈你了。”

青衣少年微微一笑,道:“凤妹如是觉着我受的委屈太多,以后,持我好些就行了。”

蓝家凤道:“现在待你不好么?”

青衣少年道:“好是好,不过,小兄希望更好一些。”

蓝家凤道:“哼!贪心不足。”

望望殿外的滂论大雨,柔声说道:“看来这阵雨一时间很难停下,我想我得回去了。”

青衣少年伸出手去,握住蓝家凤的左手,道:“上天要留凤妹,多陪我一下,等雨小些再走吧!”

蓝家凤道:“咱们已经错了,不能再错一步,我要早些回去,让母亲服用药物。”青衣少年道:“既是如此,小兄送你一程。”

蓝家风摇摇头,道:“不用了,事情还未明朗之前,我们的来往还不能让别人发觉,小心一些最好。”

青衣少年握着蓝家凤一双柔荑,低声说道:“凤妹多多珍重。”

蓝家凤道:“你也要小心,对我爹爹虽然恭敬,但也要暗作戒备,爹爹掌力,碎碎粉石,不能太大意了。”

青衣少年道:“多谢凤妹指教。”

蓝家凤道:“我要走了。”

转身一跃,飞出大殿,消失于夜暗大雨之中。那青衣少年目睹蓝家凤背影消失,才缓缓回过身子,目光流动,四顾了大殿一眼,突然冷冷喝道:“什么人?”余三省吃了一惊,暗道:这小子好灵敏的耳目,我已屏住呼吸,连大气也不敢喘一声,仍被他听了出来。但见那青衣少年的目光,望着殿外,又不似发觉了自己藏身之地。

一时间大感犹豫,不知是否该现身相见。

正感为难之间,突闻一声清脆的声音应道:“是我。”

紧接着,一个全身劲装的妇人,缓步行人殿中。

只见她背插长剑,一身单簿夜行衣都被雨水淋透,紧紧的贴在身上,显得柳腰纤细,胸峰大耸,极尽玲珑之妙。

余三省目睹来人,竟是笑语追魂方秀梅,不禁一怔!暗道:想不到她竟找到此地。

那青衣少年神态十分镇静,冷冷的问道:“你是什么人?暗中偷听别人的隐密,是何用心?”

方秀梅举手理一下头上的秀发,笑道:“笑语追魂方秀梅,听人说过么?”

那青衣少年皱皱眉头,道:“没有。”

方秀梅道:“那是因为你年纪太轻了。”

青衣少年两道冷峻的眼睛,望了方秀梅一眼,道:“你藏在殿外时间很久了?”方秀梅笑道:“不久,我到此时间,两位巳谈了很久……”

说着微微一笑,接道:“不过,我不得不佩服阁下灵敏的耳目,那蓝姑娘已走,你就发觉了我。”

青衣少年冷笑说道:“若不是大雨滂沦,帮了你的忙,料想你也无法接近两丈之内。”

语声突转冷峻,接道:“你已经听了我们很多隐密,如是在下不愿这些隐密泄露出去,只有杀你灭口一法了。”

方秀梅淡淡一笑,道:“说说自然是很容易了,不过,姑娘我也不会坐以待毙啊!”

青衣少年冷笑一声,道:“杀你之前,我要先问你几句话?”

方秀梅柳眉耸动,嫣然一笑,道:“什么事?”

青衣少年道:“你和蓝姑娘认识?”

方秀梅道:“我和她爹爹相识,致于蓝姑娘么?看到我应该叫声阿姨。”

青衣少年吁一口气道:“这就叫在下为难了。”

方秀梅道:“怎么样?”

青衣少年道:“我如杀了你,只怕家凤要怪我,不杀你,又将泄露我们的隐密。”低头沉思,似是想在杀放之间,找出一条路来。

方秀梅格格一笑,道:“你好像很有自信能够杀我?”

青衣少年冷冷说道:“我能在二十合内生擒于你。”

方秀梅格格一笑,道:“好大的口气。”

青衣少年道:“你如不信那就请亮剑一试。”

隐身在梁背上的余三省,暗暗忖道:方秀梅武功,如若真和这青衣少年动起手来,倒可见识一下血手门的武功,有什么利害之处。

方秀梅目光转动,迅快的四顾了一眼,笑道:“动手可以,但我还未请教大名。”青衣少年冷笑一声,道:“咱们无意论交,通名作甚?”

方秀梅缓缓抽着背上长剑,道:“我在江湖上闯了二十年,还未遇到过如此狂傲的人,你也请亮兵刃吧!”

青衣少年一扬双掌,道:“在下就用双掌,斗斗姑娘的长剑。”

方秀梅笑道:“嗯!当真是狂的厉害,小心了。”

然欺身而上,长剑一探,横里扫来。青衣少年左手虚落一掌,身子却借着发出的掌势,迅的一个大转身,阴阴避开了方秀梅的剑势。就在他身子翻转的同时,迅快的劈出右掌,削向方秀梅的右腕。

方秀梅腕势一沉,避开了掌势,但那青衣少年已然欺人她的怀中,只好纵身向后退开五尺。只一招,逼得那方秀梅向后退避五尺,不但方秀梅心中震骇不已,就是隐身在梁背上的余三省,也看心头震动,暗道:这少年人,不过二十三四的年纪,不但招术奇幻,而且身法,胆气无不过人一等,看来内功修为,定也不弱,如若假以时日,其成就,实难限量,无怪蓝家风要倾心相爱,暗许终身,甚到不惜施手段,拖累父母;以求得偿心愿。

那青衣少年劈出一掌,未再出手追袭,卓然而立,冷冷说道:“我的武功,路数十分毒辣,一个失指,就要伤人,而且很可能使受伤人终身残废,你是家凤的长辈,我不想伤你,但望能暂为保守听得的隐密,此事,三五日就有结果,如是你泄露出去,坏了我们的大事,不论你逃到天涯海角,我都要找到你,杀你一千剑,再让你杀,希理你多想想,免得到时后悔不及,在下去了。”

突然一长身,双臂向前探出,有如离弦弩箭一般,投入了大殿外夜雨之中。

他去势奇快,话落口,人已离地而起,方秀梅想说几句场面话,也没有机会出口。她呆呆地望着那殿外的滂沦大雨,出了一会神,才缓缓转过身子,行人大殿这中,说道:“余兄,出来吧!”

余三省微微一怔,暗道:好啊!她早已经盯上我了。“心中念转,人却飘身而下,拱手说道:“姑娘怎知区区在此?”

方秀梅道:“我看你们三个鬼鬼祟祟,必然有什么举动,果然,被我料中了,你们三人的举动,一直在我监视之下……”

回手把长剑插回鞘中,接道:“但夜色太暗,我不能离你们太近了,还是追丢了,不过我听到你说出到此查看的话,因此找来此地。”

微微一笑,又道:“说实在的,我也不知你藏在殿中,刚才不过一句诈语,想不到竟把你给诈出来了。”

余三省道:“惭愧,惭愧。”方秀梅道:“有什么好惭愧的,人有失手,马有失蹄,凭你余三省这点才华难道真就举世无匹了么?。”

余三省摇摇关,道:“方姑娘好犀利的口舌。”

方秀梅冷冷道:“你瞧到了,我刚才被人一招逼的向后退了四五尺远,这笑柄落在你余兄手中,那是有得小妹受了”

余三省摇摇头,道:“方姑娘把区区看成什么人了,再说也的确奇幻难测,换了兄弟,只伯还不如方姑娘了。”

方秀梅道:“但愿心口如一,说的是肺腑之言。”

余三省正容说道:“姑娘难道要在下立下誓言,才肯相信么?”

方秀梅沉吟了一阵,道:“事情说过就算完,如若余兄一定要把小妹这次丢人现眼的事传出去,那也是没有法子的事了。”

余三省轻轻咳了一声,道:“方姑娘自觉一身武功,比起那蓝夫人如何?”方秀梅道:“小妹自觉比那蓝夫人相差甚多。”

余三省道:“这就是了,那蓝夫人尚且伤在他的手下,姑娘何愧之有,再说,方姑娘也未和他认真的动手,胜败还未定论。”

这几句话,只说的方秀梅展颜微笑,举手理了一理鬓边散发,说道:“余兄说的也是,他是蓝家风心中情郎,小妹如若认真和他动手,伤了小妹,那是活该,如是不幸的伤了他,岂不要蓝姑娘痛断肝扬……”

语声微微一顿,道:“如今余兄已经了然个中内情,不知要如何处理此事?如是有需用小妹之处,小妹愿效微劳。”

余三省长长叹息一声,道:“未明真像之前,使人有着扑朔迷离之感,如今真像既明,在下倒感到有些为难了”

方秀梅道:“为难什么?”

余三省道:“真像既巳了然,按理是该告诉蓝大侠,但告诉蓝大侠后,必将得罪蓝姑娘,唉!区区原先推断,这只是一场骗局,那血手门必须有所谋图,但今宵目睹两人缠绵之情,才了然两人是发乎于情,止于礼的真正请爱,而且那血手门的二公子,论人才、武功,都是武林中罕见的起之秀,珠联壁合,玉貌才人,在下党应该成全他们才是。”

方秀梅道:“嗯!小妹亦有此感。”

余三省道:“但在卞又觉对那蓝大侠无法交代,难道咱们帮忙蓝姑娘欺骗大侠不成?”

方秀梅道:“小妹冷眼看江湖,从朱看到过十全十美的事,如是余兄觉得应该成全那蓝姑娘,咱们就帮她一个忙吧!至于蓝太侠,小妹倒觉着,并非很难应付。”

余三省道:“请教姑娘。”

方秀梅微微一笑,道:“今宵目赌内情的,除了余兄,就是小妹,如是小妹不讲,余只不说,蓝大侠自然是不会知晓了。”

余三省道:“在卞忧虑的并非是此……”

方秀梅接道:“那你忧虑的什么?”

余三省道:“以蓝大侠的性格,未了然真像之前,决不会向血手门低头,蓝大侠一直隐忍不发,原是想应付过花甲寿诞,那位血手门二公子,又正是血气方刚之年,如若他果然在蓝大侠筵之上出现,挑战祝寿众豪,想一想,那将是一个什么样的局面,不论谁胜谁,都将要闹出流血惨局。”

方秀梅呆了一呆,道:余只说的不错。“余三省道:“这才是在下忧虑之处,钦解此结,只有一法方秀梅道:”把真像告诉篮大侠,是么?“余三省道:“除此之外,兄弟之才,实是难再想出良策了”

方秀梅轻轻叹息一声,道:“你可曾想到过,把此事告诉蓝大侠的后果么?”

余三省道:“什么后果。”

方秀诲道:“蓝大侠心痛爱妻之伤,必将病责女儿,玉燕子蓝家凤愧海交集,说不定会羞忿自绝,那又将是怎样一个后果呢?”

余三省呆了一呆,道:“这方面,兄弟倒是未曾想到。”

方秀梅轻轻叹息一声,道:“我是女人,对女孩子的了解,自信要比余见深刻一些,希望余兄不要把小妹之言,当作过耳之风?”

余三省道:“让在下多想想,看看是否有一个两全之策。”

方秀梅道:“小妹倒有一法,不知是否可行。”

余三省道:“愿闻高见。”

方秀梅道:“小妹已然暴露,愿再去见血手门二公子一次,陈说利害,要他在寿筵中,手下留情,只要不伤人,事情就好粉了,不不定期,这中间,还要余见费点心机才行。”

余三省道:“要在下如何效力?”

方秀梅微微一笑道:“你要设法使用权几个武功高弗的与会人,不要和那血手门的二公子,全力搏斗,他们纵然不愿相让,也不要施下毒手,如若余兄能够把寿筵上的单斗,变成了以武会友,点到为止,这场好事,就大有希望了。”

余三省道:“蓝大侠名重一时,六十大寿,必然招引来无数祝寿之人,与会人十分庞杂,叫兄弟如何防止。”

方秀梅道:“只要余兄肯尽全力,必有办法,咱们都受过蓝大侠恩惠,不能眼看着演出惨局。”

余三省道:“在下和方姑娘相识不短,竟不知姑娘是这样一位古道热肠的人物。”方秀梅道:“小妹过去的名声不太好,那是因为小妹太过忌恶,出手毒辣,结仇太多,又有些玩世不恭,说来话长,一言难尽,日后有暇,小妹当奉千一段往事,倒要余兄评论一下,似小妹际遇的人,是否会行为偏激。”

余三省道:“好!咱们相识甚久,但在下对始娘,自觉还不够了解,如承见告往事,区区是荣幸万分。”

方秀梅格格一笑,道:“听说你专门收集武林人物的隐密,好处说你博达多闻,无所不知,坏处说你集人阴私,用以自娱,当心有一天报应临头。”

余三省微微一笑道:“多承指教。”

心中却是暗暗惊骇,忖道:只知她和人搏斗时一向下手毒辣,想不到她还是一位如此善于心机的人物,而且城府深沉,喜怒豪华莫测,对这女人,真还得小心一些才成。“方秀梅微微一笑道:“好风度,果然是一们常常善谋的人物,我知道你心时正揣措我说话之意,但表面却一点不动声色,需知我说的一番话,并非是无的之矢,徒逞口舌之快,而是出自肺腑之言,就小妹所知,就有一个人对你记恨甚深……”

余三省接道:“什么人?”

方秀梅道:“这个,咱们以后再说吧……”

语声微微一顿,道:“小妹先去了。”

也不待那余三省回答,一长柳腰跃出殿外,冒雨而去。

海天风云阁扫校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