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1 章 江东第一娇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一章 江东第一娇

位处长江,运河之交的镇江府,不但商业繁茂,而且风景秀丽,名胜林立,金焦、北固清山各擅形胜。

镇江府北门外,有一座宏伟的高大宅院,面对着滔滔江流,高大朱漆木门的前面,竖立着一支青铜铸成的旗杆,闪闪生光,看上去气象万千。

一面五尺见方的金龙旗,高挂在青铜旗杆上,迎风招展。

朱漆门楼上一块金字匾,竖写着:“江东第一家”。

金匾下密密的排上一十二个加有称号的人名字,无一不是江南武林道上有头有脸的大人物。他们依序是:太湖渔叟黄九洲,金陵剑容张伯松,神行追风万子常,金刀飞星周振方,袖里日月余三省,踏雪无痕罗清风,干手仙姬祝小凤,一轮明月梁拱九,金旗秀士商玉朗,岭南神鹫钟大光,茅山闲人君不语,笑语追魂方秀梅。

只看那十二个落款送匾人的名号,包括了江南黑、白两道上顶尖儿的人物,大江南北,果然是很难再找出第二家了。

这时天色过午不久,六月天烈阳如火,官道上一片静寂。

突然间,两匹快马,奔驰而来,得得蹄声,划破了午后时刻的沉寂。

当先一匹马上,是一个四十左右的大汉,浓眉、虎目,白绸子短衫长裤,鞍前挂着一把金柄绿鞘的大砍刀。

第二匹马上,是一位二十四五的年轻小伙子。一张脸被烈日晒的油漆生光,一身黑色密扣短装,双手抱着一个尺许见方的黑漆描金小箱子。

两匹马都跑得满身大汗,显是经过了长途跋涉而来。

两匹马行到那青铜旗杆下面,一齐停了下来。

当先中年大汉,抬头望望那随风飘荡的金龙旗,缓缓跃下马背,把手中马缰交给身后小伙子,举步行向那高大宅院的朱漆门前。

一阵江风吹来,飘起那中年大汉衣,也带动门楼上一个小巧风车,发出轻微的呼啸之声。

中年大汉抬头望望那门楼上的风车,微微一笑,暗道:金旗秀士商玉朗果然是一个匠心巧手的人物这架小风车能在风力大小不同中,发出十余种不同的声音,倒也是一桩别开生面的寿礼,但今年大约要数我这份寿礼,最为丰富了,如是在寿筵上当场打开,必将是震惊四座。

心中念转,右手却拍动了门上钢环。

但闻木门呀然而开,一个自发老苍头当门而立。

老苍头打量了来人一眼,欠身说道:“原来是周总缥头大驾光临,老奴禀报老主人去。”

原来中年大汉乃是金陵“永兴”镖局的东主兼总镖头,金力飞星周振方。

周振方摇摇手,道:“蓝福,不用了,此刻正是午睡时刻,你带我到府里休息一下,待会儿再见贵主人不迟。”

蓝福道:“周总缥头不辞千里而来,老奴如不禀报老主人,难免要受老主人的责骂了。”

周振方道:“不要紧,你家老主人问起来时,在下承当便了。”

蓝福道:“周爷吩咐,老奴恭敬不如从命了。”

抬头望望旗杆下那牵马的黑衣人,接道:“那是周爷从人了。”

周振方道:“局子里一位趟子手,跟我七八年了。”蓝福道:“老奴去接他进来。”

周振方笑道:“”怎能劳动老管家…?“回头一招手,道:“你过来。”那黑衣人应声行了过来。

蓝福同时也招来了一个二十三四岁的青衣人,道:“这位是周爷的从人,你好好招待。”

那青衣人应了一声,接过那黑衣人手中马缰,道:“‘走!咱们后面喝两杯去。”那黑衣人望了周振方一眼,把手中的描金箱子递给了周振方。

周振方接过木箱,沉声说道:“王四,蓝府中规矩森严,不似咱们缥局里人手混杂,你要举动小心一些,不能随便走动。”

王四一欠身,道:“总镖头放心,小的决不会给总镖头丢人。”

随着那青衣人转人左侧面去。

蓝福道:“望江楼已然打扫于净,老奴带周爷去吧!

周振方笑道:“有劳老管家了。”

蓝福道:“老奴带路。”

举步向前行去。

周振方紧随在蓝福身后,问道:“今年是蓝大侠花甲大寿吧!

蓝福道:“是啊!周爷记得很清楚!

周振方道:“蓝大侠威震江东,名播天下武林道上,那一个不对他崇敬有加,在下更是身受其思,若非十年前,蓝大侠出面替在下讨回那笔镖银,永兴镖局的招牌,早就砸了,那里还有今天这等局面,这份恩情,周某人是一辈子也还不完了。”

蓝福微微一笑,道:“周爷不用摆在心上,咱们老主人一生做事,从不望人报答,老奴追随他闯荡江湖,刀里来,剑下去,三十春秋,眼看他行侠义,济危难,救人无数,大都连姓名都不肯留下,十年前,定居于此,承诸位送了一方第一家的匾,才很少在江湖走动,全心调教少主人和姑娘的武功?。”

周振方接道:“老管家说的是,不过,蓝大侠虽不望报但在下却不能忘去这份恩德?”

语声一顿,接道:“蓝少爷和大姑娘都已得蓝大侠的真传了?”

蓝福道:“我家少主人不喜炫露,成就如何?老奴不敢妄自测言,但大姑娘却已得老主人十之七八的武功,人又像花朵一般的讨人喜欢,凡是老主人故人来访,都被她伯伯、叔叔叫得乐不可支,谁都自愿传她两招,在江东地面上,已经小有名气了。”

周振方哈哈一笑,道:“老管家太客气,江东道上谁不知玉燕子蓝家风蓝大姑娘。”

蓝福怔了一怔,道:“周爷也知道我家姑娘的名了?”

周振方道:“何只在下知晓,三月前,兄弟在开封府,也听到王燕子的名气。”讲话之间,巳然行近望江楼。

这一座建筑很别致的碉楼,用青石砌成了一丈七八尺一座高台,四面都有石阶,石台上用松木建筑成一座厅房,四面垂帘,卷开垂帘,八方通风,因楼台高过围墙,登楼四顾,可见江流滚滚,一面是假山花树,一面是荷池飘香。

虽是六月暑天,登楼小座,江风徐来,顿使人感觉到暑气全消。

蓝福带着周振方登上望江楼,只见楼内打扫的十分干净,纤尘不染,两个青衣童子早已恭候门外。

蓝福举步入室,一面吩附两个青衣童子,道:“周爷远道而来,快些沏茶奉客。”青衣童子应了一声,自去张罗。

蓝福却把周振方让在一处靠北窗藤椅上坐下,道:“周爷说我家大姑娘的名气,己经远播到开封府了?”

周振方道:“不错,在下确在开封府听人说过,其实又何只开封府呢,只怕大江南北,都已经传出了王燕子的名气。”

沉吟了一阵,接道:“老管家,咱们相识多年,在下一向是有话直说,如果说错了,老管家可不要见怪。”

蓝福笑道:“周爷言重了,老奴担当不起。”

周振方道:“老管家名虽是蓝府总管,但蓝大侠一向祝你如同家人,对你敬重无比。”

蓝福道:“老奴十六岁追随主人,四十年主仆情深,老主人确也末把我当外人看待,周爷若有什么事,只管请说,老奴斗胆也不敢怪到周爷头上。”

这时,两个青衣童子,分别献上香茗、美点、后又悄然而退。

周振方轻轻咳了一声,道:“蓝姑娘侠名大著,但江湖上传说最烈的,却是她的美丽,兄弟听得传言,江湖上送了她一个‘江东第一娇’的雅号,老管家想必早巳知晓了。”

蓝福摇摇头,道:“这’江东第一娇’的雅号,老奴倒是不知,不过,我家大姑娘的确是美,这江东第一娇的雅号,应该是当之无愧??”

似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大事,一皱眉头,道:“近月来情形有些不对。”

周振方道:“什么事?”

蓝福道:“过去,我家老主人一直不太管大姑娘,她有足够的聪明,和足以保身的武功,常常任她出游,近半年来,却是一直未再见我家大姑娘离开过家。”

周振方道:“大约是蓝大侠听到了风声,不愿她以清白女儿之身在江湖之上混迹,不许她出去闯,也许是觉到了她的名气太大,怕她招惹来麻烦。”

蓝福道:“嗯!都有道理。

周振方哈哈一笑,道:“以蓝大侠在江湖上的声望,又有谁敢招惹蓝大姑娘,想来定然是前者居多了。”

蓝福轻轻叹息一声,道:“周爷和我们老主人交非泛泛,老奴心中有什么。也就说什么。”

周振方看蓝福神色凝重,不禁一怔,说道:“老管家有什么事么?”

蓝福道:“老奴这把年纪,生死都已看开,还会有什么大事,自然早关于我家老主人的事了。

周振方道:“蓝大侠实至名归,百年来,江东武林道上,从无人能够比拟,还会有什么不开心的事了。”

蓝福道:“老奴也是觉着奇怪,这两三个月来,始终未见我家老主人有过笑容,唉!在老奴记忆之中,数十年来,从未有着此等事情,我家老主人也有过盛怒的时候,但怒火过去,就平静无事,我从未见过我家老主人有过近数月来的忧虑,终日里愁眉不展,若似有无限心事?”

周振方道。“蓝大侠没有和老管家谈过么?”

蓝福道:“没有,所以老奴才觉着十分不安,往常发生什么事,我家老主人都招老奴去商谈一下,但这次,却是大反常情,一直未和老奴说过。”

周振方道:“有这等事?”

蓝福神情严肃的说道:“不错,老奴说的句句实言,老奴也曾盼望着老主人六月十五大寿之日,诸位来此时,暗里和诸位商量一下,查明个中内情。”

周振方道:“今晚六月十二日,在下早来了三日,原本是希望能和蓝大侠,老管家多谈谈,以受教益,想不到,以蓝大侠的武功声望,竟然也会遇上烦恼的事。

蓝福轻轻叹息一声,道:“老奴追随老主人闯荡江湖时,不知经历了多少的风浪,遇上了多少的凶险,但他一直未曾有过类似的烦恼,如今,老主人虽然定居下来,但他武功并未搁下,就起老奴,每日也要练习一阵拳脚,老奴实在想不出有什么事,值得他愁眉不解,数月不见笑容。”

周振方已然警觉到事情严重,神情肃然的说道:“老管家,近数月来,可曾发现过有什么可疑的人物出人蓝府中呢?”

蓝福摇摇头,道:“没有,府中大小诸事,都由老奴管理,如是有生人来过蓝府,老奴断无不知之理。”

周振方凝目沉思了一阵,道:“那么,蓝大侠,近月之中,可曾离开过蓝府一步。”

蓝府想了一阵,道:“三月个前吧!有一次,老主人夫妇同往外面进山玩耍,日出而去,日落时分回府,除此之外,这半年来,未再离开过蓝府一步。”

周振方道:“老管家,可曾留神到蓝大侠那日回来的神色,那忧苦之容,是否自那日开始呢?”

蓝福道:“那天老主人夫妇归来时,老奴正好被府中一些琐事缠身,未能亲身相迎,所以,未见到老主人的神情如何?”

这时,那青衣童子突然轻步行了过来,道:“启禀老管家,金旗秀士商玉朗求见。”

蓝福道:“人在何处?”

青衣童子道:“已被招待之人,带在望江楼下。”

蓝福急急行出了门外,只见一个黑髯垂胸,剑眉星目,身着青衫,手中提着一把似伞非伞的中年文士,缓缓行了进来。

来人正是全旗秀士商玉郎。

蓝福一抱拳,道:“商爷,别来无恙,老奴蓝福,未能远迎商爷,还望恕罪。”商玉朗笑道:“老管家言重了。”

一面还礼,一面缓步行入望江楼。

周振方起身抱拳,道:“商兄,久违了。”

商玉朗哈哈一笑,道:“周兄早到了。”

周振方笑道:“兄弟也不过刚刚到此。”

蓝福道:“两位请聊聊,老奴告退了。”

周振方道:“老管家请便,不用招呼我等了。”

蓝福欠身一礼,迳自下楼而去。

商玉朗在周振方对面坐下说道:“周兄的生意越来越发达了。”

周振方道:“这都是朋友们捧场,蓝大侠的照顾,日后还望商兄能够多多支持。”高玉朗笑道:“周兄如能看得起兄弟,只要四指宽一个帖子,兄弟无不应命。

周振方一抱拳,道:“兄弟这里先谢过了。”

商玉朗微笑道:“不敢当,听说周兄近年来,极力罗致人才,永兴镖局中,已有不少后起之秀的高手。”

周振方道:“吃镖局这行饭,虽是要交往广阔,朋友帮忙,但本身也得有些实力才行,为了伙计们的生活,兄弟不得不扩充店面,唉!商兄,说来你也许不信,镖局子这一行,干起来有如骑上虎背,上去容易下来难,好在,江湖朋友们都肯帮忙,勉强还混得下去。”

他措词虽然说的婉转,但语气中隐隐透出春风得意的满足。

这时一个青衣童子,手托木盘而至,送上来香茗细点,放在两人之间的木案上,然后又悄然而退。

商玉朗端起茶杯,道:“周兄,兄弟以茶代酒,祝周兄宏图大展。”

周振方道:“借商兄的金口玉言,兄弟生受了。”

说完也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周振方目光转动,只见整个的望江楼中,除了自己和商玉朗外再无他人,两个待客的童子,都已退避楼外,当下低声说道:“商兄和蓝大侠的交情如何?”

商玉朗略一沉吟,道:“周兄问此是何用心?”

周振方道:“兄弟听到一些传言,如是商兄和蓝大侠没有这份交情,兄弟就不用谈了。”

商玉郎道:“蓝大快救过兄弟一次危难,相互论交,在下倒有些惭愧,事实上在下身受了蓝大侠很深的恩情。”

周振方微微一笑道:“兄弟这永兴镖局,能有今日这等局面,亦是蓝大侠所赐,兄弟承受蓝大侠的恩情,比商兄只重不轻。”

商玉朗眉头连耸,缓缓说道:“周兄之言,弦外有音,可否明白见告兄弟呢?”周振方道:“兄弟适才和蓝福交谈,得知蓝大侠这数月以来,一直愁眉不展,似是有着很沉重的心事。”

商玉朗道:“为什么”

周振方道:“蓝福没有说明原因。”商玉朗道:“他可是不肯说么。”

周振方道:“据蓝福告诉在下,他是不知内情。”

商玉朗道:“在下也听到一个传言,以周兄耳目之众,想必早已听说了?”

周振方道:“也是关于蓝大侠么?”

商玉朗道:“不错,而且还牵扯到王燕子蓝家风的身上。”

周振方道:“有这等事,在下倒未听过。”

商玉朗道:“那传说是蓝大侠要在六十大寿中金盆洗手,从此退隐林泉,此后不再问江湖中事,但他放心不下爱女,要借这场寿筵中,选一位乘龙快婿,了他心愿。”

周振方怔了一征,道:“这个,兄弟怎么没有听人说过呢?”

商玉郎道:“也许是碍于那蓝大快在武林中的威望,这桩传言,并非流播于街头巷尾,但它却流传的很广,而且能够知晓此事的,都是武林中人。”

周振方道:“商兄如何听到得?”

商玉朗道:“说来,也是一桩巧合,兄弟在一处酒楼上进餐,有两位武林道上人,多喝了两杯,谈论此事时,声音大了一些,被兄弟听了来。”

周振方道:“果有此事。两日后,不难证明。”

商玉朗道:“就兄弟观察所得,此事可不会假,因为兄弟一路行来,遇上不少武林人物,行向大都集中于此,其中大部份人,兄弟都未见过,往年亦未参与过蓝大侠的寿筵。”

周振方道:“如果此事当真,咱们应该先去见见蓝大侠,问明真像。”

商玉朗沉吟了一阵,道:“在下也曾想到应该先见蓝大侠说个明白,但又觉着此事来自道听途说,不便启齿。”

周振方道:“此事关系重大,不能掉以轻心。”

只听见一个清亮的声音,接道:“什么事这么严重。”

两人同时转头看去,只见一个身着天蓝长衫,面貌清瘦的中年人,缓步而人。

周振方道:“余兄来得正好,你号称袖里日月,智谋过人,咱们正有桩疑难之事要烦余兄评断评断。”

来人正是袖里日月余三省。

余三省微微一笑道:“周兄和商兄解不了的难题,兄弟岂有此能。”

商玉朗道:“余兄智谋,咱们早已敬服。用不着自谦了。”

余三省笑道:“什么事?两位先说出来,咱们研商一下。”

周振方道:“商兄听过一桩传说?”

余三省接道:“可是说蓝大侠要在六十寿筵中金盆洗手,退出武林。”

周振方道:“怎么?余兄也听说过?”

余三省道:“是的,而且还有玉燕子蓝姑娘,也要在蓝大侠六十寿筵中,选择一位佳婿,蓝大快了去心愿,即将飘然而去,息隐于深山大泽之中。”

周振方道:“余兄相信么?”

余三省神色郑重的说道:“目前,已有很多人拥向蓝府,老管家蓝福正守在大门口处挡驾,只怕要闹出不欢之局。”

周振方霍然起身道:“咱们也该去瞧瞧才是。”

余三省道:“暂时还不用去,兄弟已然留心瞧过那些聚于蓝府门外的人,大都是三四流的脚色,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准备来此捡便宜。”

周振方冷哼一声,道:“这些人胆子不小。”

余三省道:“问题在以后,也许真有高手混迹其间,咱们不知蓝大侠的心意,很难处理,如若蓝府善门大开,来者不拒,这蓝府虽然广大,只怕也无法容纳下拥来的人潮,来人未必有利,至少无损,这些人大都有自知之明,他们未必真想做蓝大侠的乘龙快婿?”

周振方接道:“那他们来此作甚?”

余三省道:“一睹玉燕子蓝姑娘娇美容色。”

商玉朗道:“这几年来,蓝姑娘一直未在蓝大侠寿筵中出现过,兄弟已记不起那蓝姑娘长什么样子了。”

余三省道:“在下倒见过一面,的确是美艳的很。”

商玉朗道:“余兄在何处见过蓝姑娘?”

余三省道:“无锡县城。不过,兄弟未和她打招呼,称她江东第一娇,并非虚言。”

周振方道:“她一个人么?”

余三省道:“有一个五十上下的老嬷随行。”

周振方叹息一声,道:“蓝大侠如早约束她一下,也不会有今日之事了。”

余三省摇摇头,道:“周兄,你认为这是一件偶发事件么?”

周振方道:“难道这其间还有什么阴谋不成?”

余三省肃容说道:“以蓝大侠在江湖的声望,这些武林道上的无名小卒,岂敢太岁头上动土,老虎口里拔牙,幕后自然是有人策动了。”

周振方道:“这话说来,那蓝福的话,并非是无的之矢了。”

余三省道:“蓝福说什么?”

周振方道:“蓝福说,蓝大侠近数日来,一直是愁眉不展,若有心事。”

余三省左手轻轻在右手上击了一掌,道:“这就是了,蓝大侠忧必有因,也许就是为今日之事,兄弟之见,这些人胆敢如是,必有所传,至少是有人在幕后推动。”

周振方道:“事巳如此,余兄有何应付之策?”

余三省道:“咱们先得了然蓝大侠的心意,才能有所施展。”

商玉朗道:“咱们先到门口瞧瞧,顺便要蓝福去通报一声。”

周振方道:“就凭咱们三人,江东道人物,也该卖咱们几分面子。”

说完站起身子,当先行去。

余三省快行两步,迫在周振方的身后,低声说道:“周兄,蓝大侠比你我如何?”周振方道:“声望武功无不高过我等。”

余三省道:“这就是了,他们敢来蓝大侠的府上,难道还会怕咱们不成。”

商玉朗冷哼一声,道:“如是真有人在幕后推动,在下倒是想见识一下那位幕后人物。”

余三省道:“如若那人是冲着蓝大侠来的,那咱们都有一份,不论对方是何等利害人物,也是义无反顾。不过,咱们应先知道蓝大侠的心意?”

商玉朗道:“这话倒也有理,咱们先瞧瞧前面情形,再去见蓝大侠,请教内情。”余三省道:“小心一些没有错。咱们好意出头,却不能替蓝大侠帮个倒忙。”

谈话之间,已然行到大门口处。

凝目望去,果见门外群集了数十个疾服劲装的大汉。

周振方凝目望去,只见那些人个个都不相识,不禁一怔,暗道:“以我周某人在江湖识人之多,怎的这些人一个也不认识呢?”

只听余三省低声说道:“周兄,认识这些人么?”

周振方摇了摇头,道:“一个也不认识。”

余三省道:“这就是可疑之处了,这些人如常在江湖道上走动,咱们三人,断无不认识之理,但目下云集了数十人,咱们连一个也不认识。”

周振方道:“不错,他们定是受命而来。”

商玉朗道:“兄弟倒有一个主意。不知二兄是否同意?”

周振方道:“请教高见?”

商玉朗道:“咱们生擒一人,逼问内情。”

余三省低声说道:“兄弟已仔细看过了这些人,其中并无特出的高手,对付他们并非难事,问题是蓝大侠是否同意。”

但闻蓝福向人群说道:“诸位的好意,老朽是感激不尽。不过,敝主人是否肯开寿筵,目下还难决定,诸位请留下名帖,先行请回,待敝主人决定之后,老朽再行奉邀。”

只听人群中一个宏亮的声音说道:“我等不辞千里而来,慕名拜寿,阁下如此相拒,未免太不近情理了。”

另一个高声应道:“不错啊!你既然作不了主,我们只有面见蓝大侠了。”

蓝福脸色一沉,冷冷说道:“老朽活了这一把年纪,还未见过强行为人拜寿的事,诸位如是想找麻烦,老朽希望你们自己估量一下,江东蓝府也不是怕事的人家。”

余三省低声说道:“蓝福,这位老管家涵养好,惹他发火真还不太容易。”

商玉朗道:“昔日他随蓝大侠闯荡江湖,会过不少高人,手下十分扎硬,这些人再闹下去,只怕要出事情。”

只听人群中一个冷冷的声音说道:“咱们千里迢迢,来此拜寿。那是对蓝大侠的敬慕。阁下是何许人?竟然敢擅作主意,拒人于千里之外。”

蓝福道:“老朽蓝福,是蓝府中的总管。”

那冷冷的声音又道:“一个管家,能有多大权威,竟敢胡作主意,我等久闻那蓝大侠乃江东第一英雄,豪气干云,决不会吝惜几桌酒席,只要蓝大侠出面讲一句话,我等立刻就走,老总管擅作主意,不怕污了那蓝大侠的威名么?”

这几句话,说的十分尖刻,但其中却又有一些道理,蓝福胸中虽然怒火高烧,但却又不便发作,强自忍下怒火,说道:“这位兄台之言,乍听起来,却也有道理,不知可否出来和老朽谈谈?”

只见人群之中,大步行出一个身着蓝色劲装的少年。

蓝福凝目望去,只见那人穿着的那一身蓝色衣服,已经洗成灰白色,年约甘三四,脸色也一片苍白,似是大病初愈一般但他的气度,却很悠闲,目光不时转向天际,一付孤傲自赏的气概。

蓝福轻轻咳了一声,道:“朋友贵姓。”

蓝衣少年冷冷说道:“在下马荣。”

蓝福心中暗忖:“马荣这名字好生啊!从未听人谈过。”口中却说道:“马克很少在江东道上走动吧。”

马荣道:“不错,这是在下第一次到江东地面。”

蓝福昔年随主人闯荡江湖,见闻广博,听口气已觉出情势非同寻常,胸中的怒火反而消退了下去,淡淡一笑道:“马兄从何处来?”

马荣道:“寻根问底,不知是何用心?”

蓝福一怔道:“马见识得我家老主人么?”

马荣道:“蓝大侠是名满天下的人物,怎会认识在下这等无名小卒。”

蓝福道:“马兄既不识我家老主人,千里来此专为拜寿,实叫老朽不解了。”

马荣道:“我们是慕名而来,藉机攀交,借拜寿之名,一睹蓝大侠的风采,有何不可?”

蓝福冷笑一声,道:“马兄在说笑了,老朽走了一辈江湖,见过怪事甚多,但还未遇此等怪事,诸位云集数十人,身佩兵刃,说为拜寿而来,实是叫人难信?”

马荣道:“天下之大,无奇不有,阁下虽然年纪不小,但不过是蓝府中的一个管家,替主人擅作主张,那未免太过自负。”

蓝福道:“阁下的口气很大啊!”

马荣道:“在下之意,老管家最好去请示主人—下,免得自作主张闹出不欢之局”

言下之意,似乎是那蓝大侠定会同意几人拜寿一般。

蓝福听得心中一动,暗道:“此人口气,如此硬朗,我倒是不便太过独断了。”心中念转,缓缓说道:“阁下可是这群人们的首脑么?”

马荣道:“首脑倒不敢当,但这般兄弟,大约还肯听兄弟的话。”

蓝福点头说道:“好,马兄如肯约束随来的同伴,老朽就去请示主人。”

马荣一挥手道:“阁下尽管请,在阁下未回来之前,兄弟担保他们不越雷池一步。”

蓝福道:“咱们一言为定。”

转身向府内行去。

只见周振方,余三省,商玉朗三人并肩站在府门里面,立时低声道:“这群无赖来的奇怪,未得老主人之命,老奴倒是不便打发他们,劳三位的神,照顾一下门户,老奴去请示老主人一声。”

余三省道:“老管家,不要吝惜唇舌,把话说清楚。”

蓝福先是一怔,继而淡淡一笑,道:“老奴明白。”快步直人内宅。

余三省低声对周振方和商玉朗道:“这些人口口声声要见蓝大侠,心中必有所恃,蓝福已去禀报蓝大侠,立刻就有消息回来,咱们只要夺住大门,不让他们冲进来就成了。”

周振方道:“这件事的确是有些奇怪,以蓝大侠的声望,竟古人敢这般欺上门来。”

余三省点点头道:“在下越想越觉着这件事不单纯,不要说蓝大侠在江湖上的声望了,就凭咱们十二个联名送那一块匾,也足可震骇江湖了,但这厮却竟然不放在心上。”

商玉朗道:“这些人来路难测,说不定有图而来,咱们最好能抓他一个,问问明白,了然内情,也好设法对付他们。”

余三省道:“兄弟看走眼了。”

商玉朗道:“什么?”

余三省道:“那位马荣。”

周振方道:“怎么呢?”

余三省道:“是一个练有奇功的高手,兄弟刚才竟然没有瞧得出来。”

要知余三省外号叫袖里日月,不但智谋多端,料事如神,而且胸罗甚博,天下各大门派的武功,固然耳熟能祥,而且,观察入徽,察人所不能察,商玉朗和周振方对他之能,对他之言,十分信服。

商玉朗道:“余兄觉着那马荣有何特殊之处?”

余三省低声说道:“他双目炯炯,面色苍白,右手掌心,却泛起一片血红之色,似乎是练的血手掌奇门毒功。”

周振方怔了一怔道:“血手掌,这门武功失传很久了。”

余三省道:“所以才有些事非寻常。”

只见马荣举手一挥,数十个大汉突然齐齐向后退去,登上泊在江边的一艘巨帆舟之上。

蓝府门外,只留下马荣和两个背插刀的大汉,仍然站在烈日之下等候。

余三省点点头,自言自语说道:“他是乘坐一艘帆舟赶来,无怪乎,陡然问出现于斯,咱们事先竟不知道有这么一批远道的武林人物到此。”

商玉朗道:“兄弟想不明白,他们千里迢迢,赶来此地,为了何故?”

余三省道:“如是咱们能够一下子想的明白,那也不足为奇了。

周振方道:“余兄之才,难道也无法想出内情么?”

余三省摇摇地道:“这批人来的太突然了,实叫人无从想起。”

那马荣的耐性很好,静静的站在烈日下面,一语不发,也不向门内探望。

余三省和周振方等隐在门后,只要马荣向前一步,就可以清楚的瞧到三人他那马荣却不肯探首向门内一望。

大约过了有一盏热茶工夫,只见蓝福满脸忧苦的缓缓行了过来。

商玉朗低声问道。“老管家见过蓝大侠了?”

蓝福道:“见过了。”

商玉朗道:“蓝大侠怎么说?”

蓝福道:“很奇怪,敝东主似早知此事,要老奴善为接待他们。”

余三省道:“要把数十人一齐接入府中。”

蓝福摇摇头道:“老东主说只要接待他们几个为首之人,余下要他们大寿之日再来。”

余三省道:“蓝管家没有反对么?”

蓝福道:“有,老奴亦曾进言,来人神出鬼没太嚣张,又和咱们素不相识,为何接待,岂不是弱了咱们江东第一家名气。”

余三省道:“蓝大侠怎么说?”

蓝福道。“老东主频频挥手,要老奴尽早离开。”

余三省道:“老管家可曾提到我等么?”

蓝福道:“提到了。”

余三省道:“蓝大使说要老奴安排过来的人之后,带三位到内宅一见,三位捎候片刻。”

说完,行出府门。

马荣冷冷道:“阁下见过蓝大侠了?”

蓝福道:“说到诸葛亮位远道貌岸然来此,十分辛苦,要老奴为诸位安排宿住之地……”

马荣接道:“蓝大侠太客气了。”

拔业壤⒉桓业薄

语声微微一顿,接道:“安排倒是不用,我等自乘一艘帆船而来,船上可睡可食,不用劳动蓝大侠了,不过,还请管家上告蓝大侠,请他在明日午时之前,到焦山岸畔在下帆船之上一叙,如过了明日,恐怕就不在船上了。”

蓝福心中暗暗忖道:“我家老主人在江湖上是何崇高身份,就外是当今九大门派的掌门人,邀请我家老主人,也要备礼投帖,郑重其事,你马荣不过一个无名小卒,说话如此口气。”

心里越想越火,正待发作,突然想到了老人主谆谆告诫之言,强自忍下心中怒火,道:“老朽只管转告,我家老主人是否肯去,老朽就无法断言了。”

马荣道:“管家只要把话转到,去不去那是蓝大侠的事了,在下言尽于此,告别了。”一抱拳,转身大步而去。

蓝福望着马荣和两个随行大汉的背影,只气得全身微微的颤抖,但他仍然强自忍下,却没有发作出来。

直待三人的背影消失不见,蓝福才缓缓行入府门。

余三省低声说道:“老管家不用生气,此中只怕大有内情,带我等会见过蓝大侠,再作计议。”

蓝福气得脸色铁青,摇头说道:“如非老奴觉出其中大有内情,早就动手了。”轻轻叹息一声,接道:“三位见到我家老主人,希望能问个明白,唉!老奴实在是很难忍得下这口气。”

余三省道:“蓝大快要老管家带我等内宅相见,也许已存心要说明内情。”

蓝福道:“余爷说的是,老奴替三位带路。”

举步向前行去。周振方、余三省、商玉朗鱼贯随在蓝福身后,向前行去。

穿过了两重庭院,行入内宅。

只见一个身着蓝绸子长衫,胸垂花白长髯的老者,站在厅门口处。

他虽然脸上带着笑容,但却无法掩去那眉宇间重重隐忧。

周振方、余三省、商玉朗齐齐向前行了两步,抱拳说道:“蓝大侠别来无恙。”原来,那长衫老者,正是江东道上,人人敬重的蓝天义蓝大侠。

蓝天义欠身一礼,笑道:“又是一年不见,诸位近况可好?”

周振方道:“托蓝大侠的福,在下的事情还算顺随。”

余三省道:“区区游踪不定,这一年过的不算惬意。”

商玉朗道:“在下大半年来的时光,留居于一座佛寺之中,余下时光游览了一下山水风光。”

蓝天义笑道:“两位问云野鹤,无牵无挂,实叫人羡慕的很。”

语声微微一顿,接道:“诸位请人厅中坐吧!。”

当先向大厅之中行去。

周振方等鱼贯相随,行入了客厅之中。

一个青衣童子手捧木盘,分别为几人献上香茗。

蓝天义端起茶杯,道:“诸位远道来此区区未能远迎,还望诸位恕罪。”

余三省道:“蓝大侠言重了……’”

轻轻咳了一声,接道:“适才,我等见到了一群武林人物蓝天义接道:”我知道…“余三省、周振方、商玉朗一个个凝神静听,但见蓝天义一直举着茶杯,沉吟不语。

蓝福一直静静的站在门口,此刻却突然举步行人厅中,道:“启禀东主,老奴已遵照主人的吩咐,但那马荣却不肯要老奴安排,告辞而去…”

蓝天义连连挥手,不让蓝福说下去,接道:“我知道了。”

蓝福望望余三省,接道:“那马荣临去之时,告诉了老奴几句话?”

蓝天义抬起头来,望了蓝福一眼,道:“他说些什么?”

蓝福道:“他说在明日午时之前,要老主人到他的船上去看他一次,不论白天晚上,他都在船上等侯,但不能超过明天午时。”

蓝天义道:“为什么?”

蓝福道:“这个老奴就不知道了。”

蓝天义脸色一片严肃,缓授说道:“他的船停在何处?”

蓝福道:“焦山岸畔。”

蓝天义道:“好!我知道了,你去吧!”

蓝福应了一声,转身而去。

蓝天义抬起头来,望了周振方一眼,道:“三位,心中定然有些想不明白,是么?”

余三省道:“不错,在下已然用尽了心机,但却想不明自内情原因。”

蓝天义轻轻叹息一声,道:“唉!一言难尽。”

仰起头来,望着屋顶,呆呆出神。

余三省轻轻咳了一声,道:“以蓝大侠为人的谦冲和蔼,在武林的声誉地位,难道真有人存心和你蓝大侠为难不成?”

蓝天义缓缓说道:“都是我家教不严,让一个女孩子在江湖之上走动,无端的惹出这一场纠纷,老妻护女情深,出面和人论理,以致身受重伤,已卧床一月有余了。”

这消息,确使周振方等三人大吃一惊,都不禁呆在当地。

原来,蓝夫人亦是一位武林高手,一套越女剑,十二枚银莲花,纵横江湖数十年,从未遇过敌手。

余三省较为镇静,长长吁一口气,道:“尊夫人可是伤在‘血手毒掌’之下么?”蓝天义道:“不错,正是伤在心‘血手毒掌’之下,余兄怎么知晓?”

余三省道:“在下习武未成,但却练成了一付鉴别善恶的眼睛,适才兄弟瞧到来人,其中一个叫马荣的,似有练过血手毒掌之征,想不到竟然被兄弟不幸猜中。”

商玉朗道:“血手毒掌这门武功,兄弟是从未听人说过?以蓝大侠的武功,难道还不能对付么?”

蓝天义摇摇头叹道:“照他们留下的警语,六七四十二天之后,伤处就开始溃烂,七七之前,必死无疑。计算拙荆中掌卧床,已满三十七日,屈指数来,拙荆还有五日施救时间,但在下已然遍请了镇江名医,个个束手无策?”

余三省接道:“血手毒掌,是一种很邪恶的外门奇功,一般名医,自然是束手无策了。”

商玉朗道:“在下有一愚见,不知能否适用。”

余三省道:“商兄有何高见,我等洗耳恭听。”

商玉朗道:“那马荣既练过血手毒掌,必知解救之法,蓝大侠不妨答允他的约会,咱们赴约之后,藉故间翻,如能生擒马荣,迫他交出解药,以救莲夫人,一见之愚,不知诸位意下如何,商某不才,愿为先驱。”

周振方道:“周某身受蓝大侠之恩,图报无门,如若蓝大使有心和强敌周旋,周某愿尽出我永兴镖局精锐,和他们一决雌雄。”

蓝天义愁苦的脸上,泛现出笑意,道:“诸位的心意,兄弟感激不尽,只是此举太过冒险,万一咱们失手,只怕要误了拙荆之命。”

周振方,商玉朗觉着兹事体大,不便再复多言。

余三省双目微微一耸,说道:“就兄弟所知,那血手毒掌打中人之后,十二个时辰,毒伤就要发作,中掌人,很难再撑过一日,但尊夫人,能支持了一月有余……”

抬头望了蓝天义一眼,接道:“这其中可能有两个原因,一是尊夫人内功深厚,抗毒之力,强过他人,二是对方发掌早有分寸,别有所图。”

蓝天义道:“余兄才智过人,果熬未卜先知,从事情开始到发展,似是一直都在对方的控制之下,他们早有预谋我们却一直陷入在他们的谋算之中。”

余三省道:“蓝大侠已知晓他们的谋?”

蓝天义道:“他们划了两个道子,要老夫任择其一?”

余三省道:“蓝大侠可否见告呢?”

蓝天义点点头,道:“道子虽然划下了两个,事情却是只有一件,都和小女有关……”

轻轻叹息一声,接道:“他们送来一封信,强行求亲,要小女配于他们的掌门人的二少爷???”

周振方怒道:“可恶,可恶???”

蓝天义接道:“信中说在下如若答允这门亲事,不但拙剂的老命可保,而且他们将扶助我继续称霸江东,如若不允这门亲事,三日之内,将诛绝老夫满门,信上开列一张祥细名单,继拙荆之后是犬子,小女,蓝福,最后再搏杀老夫,他们要老夫在死去之前,先有丧妻,失子之痛。”

商玉朗接道:“好恶毒的手段。”

周振方道:“江东武林道上,谁不敬仰你蓝大侠,只要你登高一呼,江东武林同道,鲜有不为你效命的人。”

余三省道:“目下,蓝夫人毒伤难医,生死操诸敌手,蓝大侠伉俪情深,咱们先机全失,只有听人摆布了。”

蓝天义道:“唉!那日如是在下同往一行,也许不会有今日之事了?”

余三省道:“蓝大侠适才说过对方划下两道子,不知他们还有什么鬼谋?”

蓝天义道:“信上又说过,如在下想考教他二少爷的武功,那就在六十寿筵之上,宣布比武选婿的事,不论何人,都可参加,最后得胜之人,就把小女许其为妻,他们二少爷要以武功,独败群豪。”

周振方道:“好狂的口气。”

蓝天义道:“老夫亦曾仔细想过,当今武林道上,能够击败拙荆的人,实也不多,对方能败拙荆,那也并非全是夸口之言了。”

余三省道:“蓝大侠可曾问过夫人,和对方动手的情形么?”

蓝天义道:“拙剂被他们送回来时,人巳晕迷不醒,迄今三十余日,一直在晕迷之中,因此,对敌方情势,全不了然。不过我查点她身上的银莲花,只有余下九枚,那是说在对敌之中,已然用去三枚了。”

余三省沉吟了一阵,道:“蓝大侠准备如何呢?”

蓝天义道:“在下苦思甚久,决不能让在下寿筵之上,闹出流血惨局。因此,在下准备和他们背水一战。”

余三省道:“但蓝夫人……”

蓝天义纵声大笑一阵,道:“在下已深思熟虑,觉除此之外,实无别法了。”

余三省道:“这么说来,蓝大侠准备赴焦山之约了。”

蓝天义道:“以在下料想,适才府外来人,决非对方首脑,赴约之后,见机而作,最好能约定一个日期,带犬子小女和对方首脑人物,一决死战,拙荆小我四岁,也已年过半百。死了也不算天寿了。”

周振方道:“这档事兄弟要算一份。”

商玉朗道:“蓝大侠若看得起在下,在下愿为先躯。”

余三省摇摇头,道:“不是办法,不是办法。”

周振方回顾余三省一眼,道:“余兄有何高见?”

余三省道:“姑不论和对方决一死战的胜负如何?但篮夫人算是无救了。”

蓝天义目光转到余三省的脸上,接道:“余兄之意,可是要老夫答应这门亲事。”余三省道:“在下并无此意,不过,咱们应该先把敌人的底细摸清,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就兄弟所知,血手毒功是一个门户。数十年前,一度在江湖称凶,横扫黑白两道,但很快的又在江湖之上消失???”

商玉朗接道:“为什么它忽然出现,又很快的消失呢?”

余三省道:“详细内情,在下亦无法了然,似乎是被逼迫的退出江湖。不过,什么人强迫血手门退出江湖,武林中人知道内情的人,只怕是少之又少了。”

商玉朗道:“以余兄的博学多闻?如果不知内情,当今武林中人,只怕是再无人知晓了。”

余三省道:“也不尽然。”

蓝天义道:“血手毒功造劫的事,在下也听说过,也正因如此,区区才觉得事非寻常、不愿拖累朋友们淌这这混水,一直隐忍着,未把此事宣扬出去,连蓝福他也不知内情。”

余三省笑道:“蓝大侠可是准备应付过六十寿筵,再放手和他们一战么?”

蓝天义道:“区区确有此心,只望多拖数日,借六十寿筵,和诸位好友,作一告别,再和血手门作一场生死之战,想不到,他们竟然遣人找上门来,事情既然被诸位发觉了,区区倒也不便隐瞒了。”

余三省道:“可惜那茅山闲人君不语未能早些赶来。”

商玉朗奇道:“怎么?这档事和君见有关么?”

余三省笑道:“商兄不可错会意思。”

语声微微一顿,接道:“就兄弟搜集近百年中江湖上演变的资料所得,血手门被逼退江湖一事,可能有两个人知晓。其中一个是少林寺的四空大师,一个就是茅山闲人君不语。那四空大师,德高望重,已然绝迹江湖甚久,咱们这俗凡之人,只怕是很少有机会见到他了。唯一可问之人就是茅山君不语君兄了。不过,君兄一向不喜多言是非,才以不语为名,要他说出内情,只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目光转注到蓝天义脸上,接道:“如若见着君兄,唯一能使他开口的人,就是蓝大快了。届时,还望蓝大侠问他一声。”

蓝天义点点头,道:“好吧!届时,在下只好厚起老脸问问了。”

余三省轻轻咳了一声,道:“蓝大侠,在下有几句话,不知当不当讲?”

蓝天义奇道:“什么事,尽管请说。”

余三省道:“除了少林寺的四空大师和茅山闲人君不语之外,还有一个人可能知晓血手门中一点内情。”

蓝天义道:“什么人?”

余三省道:“蓝大侠的令媛,蓝姑娘。”

蓝天义道:“你是说家凤么?”

余三省道:“不错。正是蓝姑娘。”

蓝天义道:“家风怎会知晓血手门中事呢?”

余三省道:“在下只是这样想想而已,如是蓝大侠可以把蓝姑娘情出来,在下想问她几句话?”

蓝天义略一沉吟,道:“好。”举手互击一掌。

一个青衣童子急急奔了过来,道:“老主人有何吩附。”

蓝天义道:“去请姑娘来。”

那青衣童子应了一声,转身而去。

蓝天义目光转到余三省的脸上,道:“余兄,小女若知晓血事门中事,怎会不告诉我呢?”

余三省道:“也许蓝姑娘不觉有何重要,也许她有不便说出的苦衷。”

蓝天义道:“她母亲伤在血手毒掌之下,卧床甚久。如若她知晓血手门中隐密,不告诉我,那是不孝了。”

余三省微微一笑,道:“蓝大侠,令媛是否知晓,还无法确定?在下只是想到此处而已,等会儿令媛到此之后,还望蓝大侠忍耐一二,千万不可发火。”

蓝天义点点头,道:“好,区区不插口就是,余兄想到什么,尽管问她,不用心有所虑。”

余三省道:“那是最好不过了。”

谈话之间,突觉眼前一亮。

只见一个全身绿衣的少女,缓步行了过来。

虽然,她眉宇间笼罩一层忧郁,但仍然无法掩住那天香国色的美丽。

余三省抬头看去,只见她双目微现红肿,显然是长时饮泣所致。

她缓缓移动着莲步,行到蓝天义的身前,欠身一礼,道:“爹爹叫我么?”

蓝天义道:“见过你三位叔叔。”

蓝家凤秀目转动,扫掠了余三省等三人一眼,万福说道:“给三位叔叔见礼了。”周振方,余三省,商玉朗齐齐欠身还了一礼,道:“不敢当,贤侄女越来越标致了。”

蓝家凤道:“诸位叔叔夸奖了。”

缓步退到蓝天义的身后,垂手而立。

蓝天义轻轻咳了一声,道:“家凤,还认识你余叔叔么?”

蓝家风望了余三省一眼,道:“这位是余叔叔吧!数年未见了,余叔叔近况可好?”

余三省道:“贤侄女好眼力,居然还记得我。”

蓝天义道:“你余叔叔有几桩事情问你,你要畅言所知。”

蓝家风道:“女儿遵命,不知余叔叔要问些什么?”

余三省道:“令堂伤在血手毒功掌下,贤侄女早已知晓了。”

蓝家风道:“事由晚辈而起,连累到高堂老母,晚辈正悔死恨死了。”

余三省道:“事情已经发生,悔亦无用,要紧的是善后补救。”

蓝家风缓缓流下泪来,说道:“余叔叔如能救得家母,晚辈将永生不忘。”

徐三省道:“贤侄女孝心动天,令堂有复原之望,不过在下想了解一些经过细节,还望贤侄女能够据实而言。”

蓝家凤道:“不知余叔叔问些什么?”

余三省微微一笑,道:“没有一定的题目,我想到那里就问到那里。”

蓝家凤道:“晚辈洗耳恭听?”

余三省道:“贤侄女见过血手门中人么?”

蓝家凤沉吟了一阵,道:“见过。”

余三省道:“令堂为姑娘出头和血手门中决斗之时,姑娘可曾在场?”

这等单刀直人的问法,锋芒凌厉,只听得蓝天义暗暗点头,心中暗道:“怎的我竟然没有想到问她这些事情呢。”

但闻蓝家风道:“家母和他们动手时,晚辈也在旁边。”

余三省点点头道:“姑娘可曾见到他们的首脑人物?”

蓝家凤道:“见到过!”

余三省道:“那首脑人物,多大年纪,形貌如何?”

蓝家凤道:“四十多些,虬髯绕颊。”

余三省道:“姑娘可知道他的姓名么?”

蓝家风摇摇头道:“不知道。”

余三省道:“令堂可是伤在那虬髯大汉的手中么?”

蓝家风道:“晚辈没有看到,家母和人动手时,晚辈也在和人动手!”

海天风云阁扫校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