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9 是个晴朗的早晨,树上的鸟儿愉快地唱着歌,罗莎琳穿着昂贵的乡村服饰,快乐地 下楼吃早餐。 近来老是积压在她心头的那些疑虑和畏惧,访佛都已经消逝了。大卫今天脾气很好, 笑着戏弄她,他前—天到伦敦办事,结果很满意。早餐煮得很好,女佣服待得也很周到, 他们刚吃完早餐,邮件就送到了。 一共有七八封罗莎琳的信——账单、慈善机关的请求、地方人士的邀请——没什么 特别的事。 大卫把两份小帐单放在一边,打开第三个信封,信的正文跟信封上的字体—样,都 是批的字。 亲爱的汉特先生: 我觉得直接跟你谈要比跟令妹“柯罗德夫人”谈要恰当得多,免得她多少会受惊。 简而言之.我有罗勃·安得海上校的消息,也许她会乐于知道。 我住在史泰格旅馆。如果你今晚能够大驾光临,我非常乐于和你详谈。 恩纳可·亚登敬笔 大卫喉咙里忍不住发出—个声音,罗莎琳微笑着抬起头,但却迅速变成警觉的表情。 “大卫……大卫……怎么了?” 他默默地把信递给她,她看完之后说: “可是……大卫……我不懂……这是什么意思?” “你自己会看,不是吗?” 她胆怯地看看他。 “大卫……这是不是说……我们该怎么办?” 他皱着眉……迅速在脑子里拟好了计划。 “没关系,罗莎琳!不用担心,我会处理……” “可是……” “别担心,亲爱的女孩,一切有我。听我说,你只要马上收拾行李,到伦敦去,等 我有消息再说,懂了吗?” “对,对,我当然懂,可是大卫……” “照我的话去做就好了,罗莎琳。”他对她笑笑。他是那么亲切,那么有把握, “快去收拾行李,我送你到车站,你可以搭十点三十二那班车,告诉大厦门房,你不想 见任何人。要是有人想见你,就说你进城了。给他一镑小费。懂吗?告诉他,除了我, 你谁都不见。” “喔!……”她用双手抚着面颊,用可爱而畏惧的眼睛望着他。 “没事,罗莎琳只是要耍点手段,你不懂那些花样,那是我的看家本领。我要你走 只是为了放手处理,没别的意思。” “我不能留下来吗?大卫。” “当然不行,罗莎琳,理智一点。不管这家伙是谁,我都要放心地对付他。” “你看他会不会是……是……” 他加重语气说:“现在我什么都不想,最重要的是先让你离开,我才能站稳立场。 快去——做个好女孩,别跟我争。” 她转身走出房间。 大卫皱眉看着手上的信。 很暖昧……很有礼貌……字句挑选得很恰当——但却可能另有言外之意。可能是真 心关怀,也可能是暗藏威胁的意味。他一再回味着信中的字句——我有罗勃·安得海上 校的消息——直接跟你谈……比较好——乐于和你详谈——“柯罗德夫人”。去他的, 他实在不喜欢这个引号——“柯罗德夫人”。 他看看信末的署名:恩纳可·亚登,心里忽然想到一件事一一一句诗。 当晚,大卫走进史秦格旅馆大厅时,发现厅中像平常一样投人。左边有扇门上写着 “咖啡厅”,右边门上写着“休息室”。较远的那道门上标着“房客专用”,右边是个 通往酒吧的走道,可以听到里面传出的模糊声音。此外还有一个标着“办公室”的玻璃 柜台,窗户边上有个叫人的铃。 mpanel(1); 大卫从经验中知道,有时候得按四五次铃才会有人出来。除了吃饭时间之外,史泰 格旅馆的大厅就像个无人荒岛似的。 这一回,大卫按了三次铃之后,碧翠丝·李平考特小姐从酒吧那条通道走出来,一 边用手整理着一头金发。她走进玻璃柜台,优雅地对他笑笑。 “晚安,汉特先生,这个季节还有这种天气,可算冷了,对不对?” “是的……我想是吧。是不是有位亚登先生住在这儿?” “我看看。”李平考特小姐仿佛真的不知道似地摸索着,她一向喜欢用这种手法来 显示出“史泰格”的重要性。喔,对,恩纳可·亚登先生,五号房,在二楼。一定找得 到,汉特先生。上楼以后往左边走就会看到。” 大卫照她的话找到五号房间,敲敲门,里面有个声音说: “进来。” 他走进去,把门带上。 碧翠丝·李平考特离开办公室柜台之后,马上喊道:“莉莉。”一个格格笑着、眼 睛像煮熟的白醋栗一样的女孩应声走来。“你照顾一下,我去整理床单。” 莉莉说:“没问题,李平考特小姐。”格格一笑,突然叹口气说:“我老觉得汉特 先生真是太帅了,你说对不对?” “喔,打仗的时候我看过很多那种人。”李平考特小姐厌世似地说:“像一些开战 斗。机的驾驶员,谁也不知道他们拿的支票可不可靠,往往得靠自己的判断。不过当然 啦,我觉得那样很可笑,莉莉,我喜欢有水准的东西,我一向喜欢有格调的东西,我说 啊,绅士就是绅士,就算驾着曳引机,也还是个绅士。” 说完,碧翠丝就离开莉莉,上楼去了。 五号房间里,大卫·汉特停在门口,打量这个自称恩纳可·亚登的男人。 四十来岁,一副游手好闲的模样,看来是个见过大风浪的人—一总而言之,似乎是 个不大好对付的人。这是大卫的第一印象。除此之外,深不可测,是匹黑马。 亚登说:“嗨……你是汉特吧?很好,请坐,来点什么?威士忌?” 他很会享受,大卫看得出来,房里有不少好酒—一而且在这个春寒料峭的夜晚,壁 炉里也点着炉火。他身上穿的衣服不是英国师傅裁剪的,但穿的方法却和英国人一样。 这个人的年纪也正好…… “多谢,”大卫说,“来杯威士忌好了。” “要不要加苏打水。” “加一点。” 他们俩人像狗一样,各自调整着位置——彼此绕圈子打量着对方,背挺得直直的, 颈上的毛紧张地竖着,随时可以对对方表示友善,也可以咆哮甚至咬对方一口。 “随意!” “随意!” 俩人放下杯子,稍微松弛一下。第一回合算是过去了。 自称恩纳可·亚登的那个人说:“接到我的信很意外吧?” “老实说,”大卫答道,“我一点都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不……不……不……不懂,呢,也许吧。” 大卫说:“你说你认识舍妹的前夫——罗勃·安得海?” “对,我跟罗勃很熟,”亚登笑着说,同时悠闲地向空中吐烟圈,“也许可以说比 任何其他人都了解。你没见过他吧?汉特。” “没有。” “喔,这样也好。” “什么意思?”大卫不客气地问。 亚登悠闲地说:“亲爱的朋友,我只是说这样就单纯多了——没有别的意思。很抱 歉让你跑一趟,可是我想最好不要……”他顿一顿,接着又说:“不要让罗莎琳知道。 用不着给她增加不必要的痛苦。” “能不能打开天窗说亮话?” “当然,当然,好吧,你有没有怀疑过……怎么说呢……安得海死得有点可疑?” “你到底在说什么?” “好吧,你知道,安得海的想法有点奇怪。可能是侠义精神——也可能是其他原因 ——可是我们不妨这么说,几年前某个时候,安得海如果被人当作死了,会有某种好处。 他一向善于安抚土著,所以毫不费功夫就编了一个大家都相信的故事,他自己只要换个 名字远走高飞就行了。” “我觉得这个假设太不可思议了。”大卫说。 “是吗?真的吗?”亚登笑道,又俯身向前敲敲大卫膝盖说,“万一是真的呢?汉 特,呃?万一是真的呢?” “我一定要有百分之百的证据才相信。” “是吗?当然啦,有一项绝对可靠的证明——安得海本人可以在这儿……温斯礼村…… 出现。你觉得这个证据怎么样?” “至少没什么可争论的余地。”大卫冷冷地说。 “喔,对,没什么可争论的——只是让人有点尴尬——我是指戈登·柯罗德太太。 因为到时候她就再也不是戈登·柯罗德太太了。很麻烦,你必须承认。确实很不方便吧?” “舍妹再婚的时候完全是诚心诚意的。” “那当然,亲爱的朋友,她当然很诚心,我一点也不怀疑这个。任何法官都会同意 这一点,谁也不会怪她。” “法官?”大卫厉声问。 对方似乎有点抱歉地说:“我只是想到重婚问题。” “你到底想干什么?”大卫粗野地问。 “别激动,老弟。我们现在只是要携手合作,看看怎么做最理想——我是说,怎么 做对令妹最好。安得海……他一向很有侠义精神,”亚登顿一镇,又说:“现在也……” “现在?”大卫厉声问。 “不错。” “你说罗勃·安得海还活着,他现在在什么地方?” 亚登俯身向前,声音也变得神秘兮兮的,说道:“你真的想知道?汉特,不知道不 是比较好吗?就当他像你和罗莎琳所想的那样,已经在非洲死了不好吗?很好,如果安 得海还活着,他一点也设想到他太太已经再婚了,否则他一定会挺身出来。你知道,罗 莎琳从第二任丈夫身上弄到一大笔钱,可是如果他根本不算她丈夫——那,她就没有权 利得到那笔钱了。安得海是个很有正义感的人,一定不喜欢她用假身分继承来的钱。” 停了停,又说:“不过当然啦,安得海也许一点也不知道她再婚的事。他的情况很糟糕, 可怜的家伙……糟透了。” “你指的是什么?” 亚登故作庄重地摇摇头。 “身体糟透了,需要上医院接受特别治疗——不幸的是,这一切都非常需要花钱。” 最后那个字正是大卫·汉特下意识中等了很久的字眼。 “花钱?”他说。 “是明!真是不幸,现在一切东西都那么贵。安得海这个可怜的家伙已经山穷水尽 了。”他又说,“除了他的立场之外,他真的是一无所有了。” 大卫的眼睛迅速环顾一下室内,发现除了椅子上的背包之外,并没有其他行李。 “我怀疑,”大卫的声音很不愉快,“罗勃·安得海真的是你所说的具有侠义精神 的绅士?” “以前的确是,”对方保证道,“可是你知道,现实生活往往会使人变得冷酷。” 他顿了顿,又轻轻地说:“戈登·柯罗德真是太有钱了,钱往往会勾起人潜意识中卑鄙 的本能。” 大卫·汉特站起来。 “我可以给你一个答复:“你去见鬼吧!” 亚登丝毫不为所动,笑着说:“对,我早就想到你会这么说 “你只不过是个该死的敲诈鬼,用不着装腔作势吓唬我。” “可是要是我真的声张出去,你只怕会很不高兴吧!我倒也不会那么做,要是你不 肯出价钱,我另外还有买主。” “什么意思?” “柯罗德家人啊。要是我去对他们说:‘对不起,你们想不想知道罗勃·安得海还 在人世的消息?’哈!他们一定会高兴得跳起来!” 大卫不屑地说:“你别想从他们身上弄到任何东西,他们全都是穷光蛋,每一个都 一样。” “喔?可以先欠着啊,只要我能证明安得海还活着,戈登·柯罗德太太还是原来的 罗勃·安得海太大,那么戈登·柯罗德婚前所立的遗嘱在法律上还是有效。换句话说, 柯罗德家人不就又有钱了吗?” 大卫默默地坐了好一会儿,然后开门见山地问:“多少钱?” 对方也直串地答道:“两万镑。” “不可能!舍妹不能动用本金,只能靠利息过日子。” “那就改成一万好了,应该不难吧!她一定有很多首饰,对不对?” 大卫没有回答,然后又突然说,“好吧。” 对方愣了一会儿。这么轻而易举就获得胜利,似乎使他吃了一惊。 “不能用支票,”他说:“我要现金!” “总得给我们一点时间去筹钱。” “我给你四十八小时。” “下星期二!” “好吧,你把钱带过来。”大卫还来不及开口,他又说,“我不会答应在荒郊野外 跟你见面,你最好打消那些念头。你把钱拿到这儿——史泰格旅馆——下星期二晚上九 点整。” “你很多疑,对不对?” “我知道该怎么做,对你这种人也非常了解。” “那就照你的意思吧。” 大卫走出房间,下了楼梯,气得脸色发黑。 碧翠丝·李平考特从四号房走出来。四号房和五号房之间有道相通的门,但是五号 房间的房客却不容易发现这一点,因为那道门被一个大衣橱挡住了。 李平考特小姐微红着脸,两眼闪耀着兴奋愉快的光芒。她用激动的手整理一下那头 金发。   文学殿堂 疯马扫校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