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妻子与情人

——电视剧《来来往往》断想

观众对电视剧《来来往往》热度不减,人们街头巷议着《来来往往》中的男人与女人。女观众感伤忧虑之情才下心头又上眉头,男观众没事偷着乐,欢喜之‘清不敢登上眉梢。

人们观看影片一般有两个取向,或是看戏或是看角,就《来来往往》中看角的不亚于看戏的,尤其是女性中有许多濮存昕迷,这其中还包括为数不少的中老年妇女,濮形象气质俱佳,儒雅而凝重,是理想的大众的情人偶像,尤其是这几年丑星充斥舞台银幕,濮的出现是对大众心理需求的一种补偿,濮的走红与大众这种心理饥渴可能有关,但我以为濮存昕在《来来往往》剧中前半部的演出有些涩,时有表演痕迹,后半部演得自如,人物也逐渐到位,但这其中显然缺乏必要的过度。吕丽萍是位实力派演员,在剧中她扮演的段丽娜年龄跨度较大,从少女到中年妇女,吕丽萍演得自然流畅,是一位可以演到八十岁的不可多得的好演员。

观众最关注的依然是炙手可热的婚外恋,关于此我曾在《女人,你输不起》中作了较多的阐述,在这里就不一一赘述了。可喜的是电视剧《来来往往》中对妻子与情人的认定有着精彩的一笔:情人林珠与康伟业散伙了,林珠立马把康伟业赠予的豪宅卖掉了,拽着一箱子钱,麻利地走了,毫不拖泥带水干净利落——这就是情人。

妻子段丽娜得知丈夫康伟业的服装厂经济上有了困难,悄悄地把自己千辛万苦经营服装店赚的钱移到丈夫的账上以解燃眉之急——这就是妻子。情人与妻子的鉴别清晰明了,无需多

至于那个会讲荤段子的小妞与康伟业的关系是典型的“野食交易”。听了她讲的荤段子我第一次感到了青春的无耻与放肆。青春有时就像一个又硬又生又涩的光溜溜的冻柿子。

观众最为关注的是段丽娜是否能重新接受康伟业?或者康伟业是否能从此浪子回头做个规矩的好丈夫?段是否能接受康重归于好,这是个太个人化的问题,这完全取决于个人的心理承受能力及性格特质。显然段丽娜是个要绝对爱的女人,这种爱需要付出很大的代价和痛苦,如果她愿意妥协,即使她重新拥在丈夫的怀里也会想到丈夫与情人的种种欢愉,乃至自己曾被抛弃的感觉,她的心会淌血,幸福是要大大打折的,除非她善于遗忘,并遗忘得如同新娘。如果段丽娜能忍痛割爱,本着“眼不见心不烦”的古训果断地将康伟业拒之门外,只怕她管不住自己的心,依然挂系着门外的他。他的冷,他的热,他的爱,她都难以释怀。这些情感始终折磨着她,一个执著的女人面对丈夫的此种事真是两难呀!

至于那个流浪的康伟业迟早他会老老实实回家吃面条的,前提是:老了折腾不动了,瘫了卧在床上了,病了久治不愈了,穷了一分没有了,野兔子终归会回兔子窝,这里暂不多谈男性婚外恋的心理、生理、社会家庭的种种原因。遗憾的是电视剧稍嫌匆忙,对人物的心理行为缺乏必要的交代。

爱情家庭会随着岁月风化,惟有我们把它当成一件事业来经营,当成一件艺术品去珍爱。婚外恋对彼此及家庭有极强的杀伤力,不要“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及时抽身也不失为一种明智之举。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