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偏偏在秋季

请原谅我,还是在信中和你告别吧,也许这是你在国内我写的最后一封信了,真不知该用怎样的文字,怎样的语言,怎样表达才好。

人的生命也好像是秋天的树木,飘落了最后的叶子,是等待冬天?还是迎接春天?但都已不是那个冬,也不是那个春了。

人就像星星一样,该在什么位置,就在什么位置,这是不可抗拒的,其他的一切都是徒然。

也许,正因为我认识了这一点,所以也就能承受生命中并不太轻松的东西。几年的相识,却只有一次不长的相见,那是在一家美国风味的餐馆。我第一次看见你,你也第一次看见我,那长长的过去,原来只是瞬间的等待,然后,你便远去,也许永远不再回来。

萨克斯管吹着一支浓郁的北欧情歌,我感到一种异常的寂寞,无言地举起酒杯。

你说:“飞机还有两个小时起飞。”语气很轻很轻,可落到我心里却很重很重。

我们沉默着。

萨克斯管送来一个沉重的音符,吹乱了我的心绪。

我轻摇着柠檬杯里的冰块,看着它慢慢融化时卷起的一个个小小的漩涡。

如果个是因为家在国外,我是不愿走的,我已经习惯了这里的一切……”

你把手慢慢伸向我,

柠檬水倾泻了,

我看见你的眼睛是潮湿的。

“我害怕去机场。”我说。

你把头转向窗外。

……在那种只有神思,而无所求的境界里,顿尝几许淡泊,是瞬间也是永恒。

记得你曾说:“如果我和许多出去的人一样,不再回来,大约能够得到别人的理解;可我日后一旦回来,盼望能得到你的理解。”

你走时,我祝福你,你回来时,我理解你。但,为什么偏偏是在秋季!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