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爱一回 伤一回》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爱一回 伤一回

秋鸿

结婚不到一年,我先生就被公司派到北京去了。每个月回来一两次。我白天上班,晚上下班就回家,平时没事就喜欢买些书和杂志读,生活清闲而简单。朋友知道我先生不在,周末经常拉我出去玩。

在一次周末聚会上,我认识了他。他是一家电脑公司的经理,对电脑、网络什么的都特明白,当时我正想上网,就向他咨询了不少问题,但是我听不太懂,他就让我有时间到他公司,他教我上网。后来我就去了,我学会上网,遇到什么问题就总找他,一来二去就熟了。

他这个人非常善于谈吐,也非常绅士,每次来往他都带一个朋友,男的或女的,我们一起出去吃饭,吃得非常简单,主要是在一起聊天,开始聊的都是网络的事,后来熟悉了,他就谈他的经历,谈他对人生、事业、婚姻、爱情的看法。听他说话非常有意思,都是奇谈怪论,与别人不一样,开始的时候很难接受,但回去越琢磨越有味道,觉得他说得非常对,都是大实话,是他自己的思想和感受,而不是背别人的,所以特别有收益。差不多有半年的时间,我们常常在一起,几乎每星期都能见上一两面。听他的故事,我的心灵才长大,以前在学校受的那些教育,都觉得干巴巴的。

那时候,我一点也没想到我们之间会发生什么事。感情这种事,都不是事先设计的,真的,我不是一个坏女人,我的家庭和我所受的教育使我非常传统,我对婚外恋、情人什么的,从来持反对意见的。一开始,我就知道他是有妻子的,有时候他也谈他的婚姻,就是大多数的那种,不好也不坏。他也知道我的婚姻状况。当时我们周围有不少朋友都离婚了,有些女朋友,离婚后一个人过,过得并不好。记得有一次他送我回家,特别嘱咐我:“单红,你先生挺好的,好好过日子,听大哥的话,你别像她们那样折腾,女人喜欢浪漫,但是浪漫只存在于文学作品中,现实生活中没有。”他就像一个兄长,有时候更像老师,所以我对他一点儿没有设防。我从来没想到我们之间会发生那种事!现在回想起来,其实我们之间早就有这种危险了,他对我,虽然没有身体上的吸引,但是那种精神上的吸引和侵占更可怕!

就在我们认识差不多快一年时,一个周末,他打电话告诉我,说有一个好玩的地方,问我想不想去?我问他什么地方?他说你别管了,保证你喜欢就是了。末了,还开玩笑说:“这次,我是单独请你,你敢不敢去?”我就说:“有什么不敢的!又不是鸿门宴!”他说:“那好,你等着,星期天早晨7点钟我开车去接你。”

星期天我早就起来了,特意打扮了一下,差5分7点钟,我的传呼就响了:请你5分钟后下楼。他这个人从来都非常准时,我刚下楼,就看见他的车开过来,我想起他说的话,不知道是开玩笑,还是真的,我有些兴奋、紧张,来往这么长时间,我还是第一次有这种感觉。他很绅士地把车停在我身旁,我打开车门,一眼就看见他的助理姜晓坐在前面,正回头笑着和我打招呼。我看到她坐在那里,不知为什么就有些不高兴。平时,我和她都坐在车后面,可是那天,她一直坐在前面,坐在他旁边那个位置上,一路上,我心情都不怎么好。他和我说一句,我就答一句,大概他也看出来我有些不高兴,就问我怎么了,我说没什么。

那次,他是带我们去部队打靶,以前我们一起去猎神打枪,我曾问服务员是不是部队的真枪?他说不是,我就随口说要是有真枪就好了。想不到他就记住了,设法联系他在部队工作的一位同学,让我们来打枪。那天,他为了哄我高兴,总支使姜晓给我拿东西,到后来,姜晓也有些不太高兴了。等到晚上吃饭的时候,我和姜晓谁都不理他,我们俩故意和部队招待我们的人说话,喝酒。

喝到一半,大家开始唱歌,我唱了一首我最喜欢的《萍聚》,我唱的时候,心里特别难受,委屈,还没唱完,就忍不住哭了。我跑到卫生间,用水洗脸,他跟过来,一脸委屈地说:“单红,你怎么了?我不知道我哪做错了?你说想打枪,我好不容易联系带你来,我怕和你单独来对你影响不好,就带姜晓一起来,人家有事本不想来,硬让我拉来的!我不知道你到底为什么生气?你告诉我好不好?”我赌气地说:“以后,你再别来找我了,我要去北京了!”他非常吃惊,一把拉住我的手,把我拉到他面前,我们第一次面对面,离得那么近,他看着我,说:“单红,真的吗?你没骗我吧?”我看着他,也不说话。他也看着我,有几秒钟的时间,他突然说:“单红,亲一下,好吗?”我还没来得及想,他就把我抱在怀里,在我嘴上亲了一下,我们都有些不能自已,那一刻,我觉得心都要跳出来了。我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他用手托着我的下巴,说:“单红,敢不敢跟我走?嫁给我做老婆?我一定要娶你!”我当时已经说不出话来。这时候,他同学跑出来找我们,我们就回去了。我们俩对望着,不能说话,就拼命喝酒,喝到最后,都有些喝多了。

第二天早晨,他很早就起来了,派人上来叫我们。一路上,他也不说话,把车开得飞快,我坐在后面,浮想联翩,后来实在累了,就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发现车子停在他公司门前,他正叫醒姜晓,说:“你去公司上班吧。我今天有事,不回去了,有什么事你处理吧,没有重要的事不要给我打电话!”姜晓走了,他把车调过头来,对我说:“坐到前面来。给你单位打电话请假。”我不敢看他,望着窗外,说:“不,你送我去单位上班!”他看着我,问:“怎么,你害怕了?”我说:“我们不能太浪漫了,不是你告诉我生活还是要现实吗?”他没再说什么,开车往我单位的方向走。路上,我内心非常激烈地斗争着,既渴望、希冀,又害怕、逃避,眼看就要到我单位了,那栋熟悉的大楼映入视线。他把车速减慢下来,我的心一点点往下沉,我知道,完了,我们之间的一切都结束了!

可就在快到单位大楼时,他突然一踩油门,我还没明白怎么回事,车子已经飞速地开走了。以后发生的事,我不说你也会知道,我们去了酒店,一直待到第二天早晨。那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一天,我从来不知道,两个人在一起,会是这么好!这么快乐、和谐、无拘无束!那天早晨我醒来的时候,看见他躺在我身旁还在熟睡,不知怎么,我就想起池莉的小说《你以为你是谁》。这时候,他也醒来,看我睁着眼睛,就问我想什么,我就把小说讲给他听:女主人公爱上男主人公,她说想要和他一起生活。他们一起买菜,做饭,度过了最幸福的一天。第二天早晨,男主人公醒来,女主人公已经穿好衣服,坐在床边,对他说,她非常爱他,但是她要走了,他们已经一起生活了一天,以后,他们再也不去超过这一天了!他听了,看着我,说:“傻孩子,你知道我在想什么?我在想:将来我要把这个酒店买下来送给你!”

其实,我们俩是同一类人,浪漫,幻想,但是又很传统,追求完美,我们都不愿意也不可能彼此做情人,我不能容忍我爱的人,在我想他的时候,他睡在别的女人身旁。我也不能容忍自己,睡在一个不爱的男人身旁。所以一开始,我们就决定:离婚!

但是,我们都把离婚想得太简单了。我离婚用了半年,他更长,用了8个月。最后,我们都精疲力尽,遍体鳞伤。我们都单身了,可是付出的代价太大了。我们两个中产阶级,一离婚,都变成彻底的无产者了!

离婚后,我搬回我父母家住,他把房子、车和存款都给了前妻,自己一个人搬到从前的一处旧房去住,那里条件非常差,没有暖气、煤气,我让他租一套房,可是他不同意,他说:“我说过要娶你做老婆,可是我不能这样娶你,给我一年的时间,我赚了钱买房,再娶你!”

没离婚的时候,就想要离婚、再结婚。可是现在真的离婚了,我已经害怕婚姻了,已经不怎么想结婚了。也说不上为什么,也许是疲倦了,也许是经历得太多,对婚姻这件事看得太透了。但是我没有说,我想,就算是为了最初那个约定,我们也应该结一次婚。可是结婚是一件很现实的事,你要有房子,要有个家。所以他就拼命赚钱,我们见面的时间越来越少,有时候约好了,可是遇到他加班,又推掉了。最长一次,说出来也许你不信,相隔两个星期。我们在同一城市,我在城市的这一端,他在城市的那一端,见一次面,做公共汽车往返需要两个小时,他已经没有车了,为了攒钱,也舍不得打车。一想到他要挤公共汽车来看我,我就感觉到一阵心疼!所以我不让他来看我。我们每天打电话,他对我还是像从前一样好,我喜欢睡懒觉,他那么忙,每天早晨6点半用电话叫醒我,从不间断。

有一天,我下班时,路过报刊亭,买了一本杂志,上面有一篇文章,题目是《最浪漫的一次相逢》,男主人回忆自己恋爱时,每次都是和女友约好见面,有一次,他下课回到寝室,突然发现女友在等他,他兴奋地当着全体同学的面抱起她和她接吻,同学们都被他们感动了,连他们自己都被自己感动了。那种感觉,让他回味终生!读完那篇文章,我有些冲动,好像又找到一点从前的感觉,我就想明天早晨,我要早早起来,买他爱吃的早点,然后做一个小时的公共汽车去看他。给他一个意外和惊喜!

那天晚上,下起了大雨,雨下得特别大,我担心我的浪漫之旅无法成行了。但是第二天早晨天晴了,天刚亮,我离开家,雨虽然停了,但是路非常泥泞,我深一脚浅一脚走到公共汽车站,坐第一班车,中间又换了一趟车,一路晃晃荡荡,我想象着见面的情景,好像又找到从前的感觉。

我刚走到拐弯处,就看见他和一个女人,他的前妻,一起从小屋里出来。我就那么亲眼看着他们一前一后,走远。

她一定是来和他商量孩子或者其他什么事,后来下雨了,她就没有走,她睡在床上,他睡在沙发上。我拼命阻止自己往别的方面想。我打了个车回家,到家刚好6点半,他的电话准时打来了,我问他昨天晚上下雨,小屋有没有漏雨?他说:“没有。”我又问他:“你一个人吗?”他听了开玩笑说:”当然是我一个人,不信你来检查,纪委书记!”

我一直以为他从来都是实话实说的。我想不明白他为什么要瞒着我。我离开家,打了个车,又去了小屋,我用他给我的钥匙打开门,这是我第一次用,以前每次来小屋,都是他开门。我一个人在小屋里呆了一上午,把我们从最初认识到现在,前前后后发生的所有事,都仔细想了一遍。然后我把钥匙放在阳台上,走出来,随手把门关上,门自动锁上了。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