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我那可敬的启蒙老师》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我那可敬的启蒙老师

佚名

我的小学母校坐落在一个美丽的传统文化氛围很浓的城市里,现在已是这个城市里最好的小学之一了,地盘也扩大了几乎一倍,校园也比当年我在校时漂亮多了。这是一所几经变动的学校,她的前身,据说最早是晋绥边区的育才小学。

38年前(1963年)8月的一天,我母亲带着我去这所学校报名,接待我们的是一位五十多岁的,头发已经花白,但说话声音柔柔的女教师。她慈祥的拉着我的手问了好些问题,我尽我所知一一作了回答,她听后笑了,那笑容真美丽,这种让人心里暖暖的笑容一直就留在我的心里。当我母亲向她交纳了总计为七元五角的各种费用并办完有关手续后,她笑着对我说:“祝贺你,你成为小学生了!”

上学的第一天,我终于知道:她姓王,是个语文教师,是我们班的班主任。以后的经历让我知道:我真幸运啊!我的启蒙老师是一位多么好的老师啊!

也不知为什么?她很欣赏我(后来我知道,这其实是一种教育方式),经常直接或间接地告诉我:“你是个优秀的孩子,好好学,以后会有很好的前途。”其实,我并不是个好学生,因为我好动,坐不住还老在课堂里说话。不过,我的学习成绩却很好,从进校起,成绩就在班上数一数二。因此,她对我是软硬兼施,一方面不断的在教室后面成绩栏上我的名字后贴小红花,经常发给我学习好的奖品——一种染成红色的树叶叶脉书签;一方面我一旦犯错就狠狠批评我,让我写检讨也贴在教室后面墙上。也可能因为此,她一直不让我当班干部。那时,学校里有的老师很凶,甚至有的老师还拿尺子打犯错误学生手心,学生们当面怕他们但背后不怕,甚至还给他们起些难听的绰号。但王老师不这样,她从没打过学生,甚至也没骂过学生,是个面孔慈祥,言语轻柔的女教师。学生犯了错误,她总是找他们个别谈话,常常把学生谈的流着泪说保证改正错误。王老师那轻柔的话语是极具号召力和震慑力,既能给人温暖又让人感到一种威严。学生们对她是既敬又怕,而且背后也怕,谁也不会也不敢在背后说她坏话。也因此,我们班一直是学校的优秀班级。

1964年的国庆节,也许是国内经济形势好转了,我所在的城市里放了焰火庆祝国庆。我是第一次亲眼看到焰火,真美啊!正好,王老师给我们出的第一个作文题就是“欢乐的国庆节”。于是我就把国庆节夜观焰火的情景写入作文了。那时我刚上二年级,这篇作文应是我的处女作(可惜在文革中丢失了)。王老师阅后十分欣赏,首先在全班宣读,然后又推荐到全年级宣读,最后又推荐到市里有关学校交流,让我出尽了风头。当时我那幼小的心灵里的感动和自豪别提有多高了!可当我告诉她我一定要好好学语文,今后当作家时,她却告诉我:“中国还很落后,中国落后是因为科技落后,缺的是科学家,老师希望班上的同学今后都成为科学家,

让中国早一点强盛。”这句话,就这样永远的扎在我心里了,以至后来上大学时,我毫不犹豫的选择了理工科专业。

王老师一直就教导我要广泛读书,尤其要多读课外书,而且还借书给我看。在二年级下期,我就在她的指导下开始读小说了。我读的第一本长篇小说叫“古城春色”、第一本外国小说叫“叶尔绍夫兄弟”、第一本传记叫“把一切献给党”等等,都是王老师借给我的。

更让我忘不了的是她推荐我跳级。由于我的总分成绩一直是全年级第一名(只是体育成绩较差),因此在三年级时,王老师正式向学校推荐我跳级到四年级去。学校上报市里后竟同意了。于是,在1965年的下半年,我就成了四年级的学生了,也成为这个学校的第一个跳级生。为了让我能在新班里赶上学习进度,王老师专门抽晚上的时间给我补课,而且是语文、算术等一起补。这些补课可是没一分报酬的(而今天小学生补课费可是按一小时几十元钱计算的啊)。就这样,我很快赶上了四年级的学习进度并很快又名列前茅了。

1966年下半年,我上五年级了。可恨的文革开始了,我们小学也开始乱套了,我的霉运也开始了。我由于出身不好,头上那学习好的光环很快被那狗崽子的帽子取代了,也因此经常受到红五类的欺负。说也怪,当时学校的校长和许多老师都受到冲击和批斗,但王老师则似乎并未遭到冲击,或至少没有被公开遭到冲击,可能就因为她是一个为人厚道受人尊敬而又不爱出风头的老师吧。也许她的出身也不够“黑” 吧?虽然她已不是我的班主任,但她看到红五类们欺负我时,总要出面来制止。也怪,就在文革那最疯狂的时期,那些不可一世的红崽子们见了她也是萎萎缩缩的。

再以后就是停课闹革命了,我也被母亲送到老家,在一个小县城里呆了一年多。直到1968年才回城复课。第二年,我带着“七年级”的帽子进了中学。唉!那跳的一级算是白跳了!进了中学,我还经常去看望王老师,我感到她一天天在衰老。后来上高中时,我离开了那座城市。再后来又下乡、上大学。就在我上大学期间,我得知了王老师去世的噩耗,为此,我独自悄悄的哭了!王老师就这样走了,永远的走了! 值得庆幸的是:在她走之前,她拿到了文革后第一批特级教师的头衔——这就是她教师生涯的句号!

后来,我曾回母校去看望王老师的家人。经自我介绍后,她的家人接待了我,我向他们问起王老师是否向他们谈到过我?她女儿说:“很遗憾,妈妈好象没有提起过你。别见怪,她的学生太多了。办丧事时,来了很多学生,我们都认不过来。我妈妈曾说:只要她的学生能干出成绩,能成为国家栋梁之才,那就是她的骄傲!”

王老师就这样走了,也许,她走的时候并没有想到我,因为该她想的学生太多了!不过,她却永远留在我心中,成为了我人生的楷模之一!

王老师!你永远在我心中!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