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狮子的统治者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狮子的统治者

从前,有一头驴子,人们都叫不出它的名字,因为它出生还只有三天,它的主人还来不及给它取名字。

在驴子出生的第四天,它在院子里看见沙地上有一个坑。驴子感到十分新奇,它伸出蹄子,低下头,想看一看这里有什么东西。这时突然从坑里跳出来一个怪物:肚子长得圆圆的,脚爪很多很多,它一点也不怕驴子,反而朝着驴子爬了过来。原来这是一只蜘蛛,它坐在沙坑里在等蚂蚁。驴子见了蜘蛛十分害怕,拚命地喊叫起来。

主人听见它的叫声赶来一看,见驴子这么胆小,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勇敢的家伙,你怎么竟怕起一只小蜘蛛来了!现在我想到应该给你取个什么名字了,你就叫加尔巴廖奴一一狮子的统治者吧!”驴子就这样有了自己的名字。

不知过了多少时间,驴子慢慢地长大了。有一次,它一边在牲口栏里嚼干草,一边在想心事:大概我是一头不平凡的驴子吧!世界上没有一头驴子有我这样的名字,叫狮子的统治者。取这种名字的驴子,是不该驮货物、任凭别人吆喝的。

想到这里,驴子就下决心到世界各地去走走,以寻找更好的命运。它使劲甩了一下头,挣断了绳子,又用蹄子踢坏了门,跑到外面去了。

驴子心里说不出有多高兴,它一会儿在田野里奔跑,一会儿停下来,摇摇尾巴,高兴地欢叫几声,远处还传来了回声。

这一天,刚巧狮子经过这里,听到叫声,想弄明白是谁发出那么好听的声音。于是,狮子从树丛里跳了出来,循声找去,看到驴子在叫,感到十分惊奇。原来,它从来没看到过这种动物。听声音,同自己发出的倒也差不多,长着毛的尾巴,与自己的尾巴也有点像,但为什么自己不认识它呢?狮子忍不住,就开口问了:

“你是谁?你叫什么名字?”“加尔巴廖奴——狮子的统治者。”驴子回答说。

“加尔巴廖奴——狮子的统治者?”狮子一听,有点胆怯了。

“是的,要知道,世界上我的力气最大,头脑也最聪明。”狮子听它这么说,就建议:

“如果真是这样,我很高兴同你交朋友。你到我那里去玩玩吧!”驴子一听,当然很高兴:

“这正合我的心意。”于是,它们俩一起走了。不一会,一条河挡住了它们的去路。狮子说:

“现在,最不愉快的事要发生了。我们要缩着身子 过去,皮也要被弄湿的!”“这有什么稀奇的!”驴子用鼻子哼了一下说,“只有跳蚤才怕水。”狮子听了,气得叫了一声就向河里扑去,它也不愿意在驴子面前显得自己的软弱无能。驴子不慌不忙地走进河里,由于它常常拉着货物涉过一些小溪流,所以,心里一点也不害怕。但没有料到,眼前不是小溪流,而是一条较宽的河!越往前走,河水越深,冷水刺激着它的肚子,它只好被迫抬起头。

可再往前走,它连脚都碰不到河底了,整个头都没到水里去了,差点被水呛死。它只好不顾一切地用蹄子乱蹬乱划,总算浮了上来。

这时,狮子已从河里出来了,它身子一抖,便把身上的水全都甩到了地下。再回头一看,自己的新朋友还在河当中挣扎,过了很长时间,才气喘吁吁地上了岸。

驴子上岸后,声音也变得嘶哑了,呼哧呼哧喘着气,还不停地咳嗽、打喷嚏。

“你怎么了?”狮子问,“你不是说过, 水是件小事吗?”“当然是件小事!”驴子一点不脸红地说,“你没看见吗?刚才我在河里发现了一条鱼,就用尾巴钩住了它,打算弄来给你当午饭吃。可它一点都不听话,拚命地挣扎,我就只得同它玩一阵。”狮子听了,信以为真地问:

“鱼在哪里?”“当我把鱼捉到岸边一看,这鱼太瘦了,我就把它放了。”狮子听了,也没有追问,同驴子一道继续朝前走。它们走啊,走啊,前面碰到了一堵高墙,狮子纵身一跃,就跳了过去。可是驴子不会跳,它只好先提起前脚,放在墙上,然后用后脚一蹬,想就此跳过去。没料到不但没有跳过去,反而把肚子搁在墙上,前脚在墙的一边,后脚在另一边。狮子看了非常惊奇,大声地问:

“你在那里做什么?”“我?嗯……难道你没看到我是在称自己的体重吗?”驴子好不容易才说出了这句话。可怎么才能想方设法跳过墙去呢?老搁在墙上总不行。驴子只好用腿乱蹬,总算翻过墙,掉到了地上。

可驴子还是死要面子地对狮子说:

“不管怎样,朋友,我确实很聪明,你说是吗?”“聪明是很聪明,”狮子说,“不过,你别生气,你说你的力气大,好像是吹牛。”驴子一听,愤怒地说:

“你要知道,我身上的力气一点不比聪明少。要是不信,我们就在这里比比力气。”“那好吧,看看谁能撞倒刚才那堵墙。”狮子说完,用长满毛的头朝墙上撞,提起脚爪,挥舞着,往墙上扑。可墙还是巍然不动,狮子的脚爪却痛得厉害。

这时,驴子来试了。它先仔细看看墙,发现墙的下面有一块石头已经松动了,然后它转过身子,对准了那块石头用后蹄踢了一下、二下,石头就飞了出来,一大片墙顿时倒塌了,并且打伤了狮子的第二只脚爪。

狮子一看,心里非常佩服,尊敬地说:

“以前,我总以为世界上没有一种野兽的力气比我狮子大,现在看来是我错了。尊敬的朋友,你还会做什么?”“我还会吃刺!”驴子说。

“这可是无法相信!”驴子往四周一看,找了一个长得最茂盛的飞廉树丛,满意地嚼起有刺的叶子和有刺的花。

狮子看了佩服得五体投地:“现在我看到了,你确实是一种不平常的野兽,你的名字很有道理!你生出来,就是为了统治所有的野兽。我们快走吧,我要把你介绍给我的同胞。”说完,狮子大步地往前跑,驴子拚命地在后面跟着。不久,他们便到了目的地,狮子爬上最高的一个悬崖,大吼了几声,他那些同胞们,顿时从四面八方来集合了。

驴子看到狮子家族时心里很怕,但它想起自己的名字,就摆出一副高傲的姿态,扇了扇耳朵,把尾巴甩在一边。

狮子说:

“同胞们,我给你们带来了一头非常奇怪的野兽,我认为比它更有权威的统治者是找不到的。”“我们要统治者干什么?”狮子们说。

“你们不知道,它会用尾巴捉鱼,它非常聪明,它的力气很大,它的脚可踢倒一堵石墙。但最主要的是,它能吃有刺的东西,所以它的名字叫加尔巴廖奴——狮子的统治者。”“好吧。如果是这样,让它当我们的国王吧。”于是驴子当上了狮子们的统治者。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