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10 章 叱咤风云 行遍天下无敌手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十章 叱咤风云 行遍天下无敌手

见义勇为,侠气凛然,演出一幕幕英雄救美的故事。拯救台湾少女,飞脚踢倒四名飞仔;保护香港女星,徒手勇斗大名恶棍。威名远播,又树敌多多。保守的武师不满他的狂,黑社会歹徒视他为刺。屡遭暗算,每次都化险为夷,大难不死。被誉为吓不倒、打不垮的人!

1964年秋季,李小龙参加全美空手道大赛,击败蝉联三届冠军的罗礼士而荣登冠军宝座。冠军的桂冠给李小龙带来名誉,也给他带来了麻烦。

罗礼土心服口服,跟李小龙交上朋友。

可有的空手道选手却不服气,冠军的桂冠为何给这无声无臭、名不见经传的家伙摘去?大赛采取的是淘汰制,输赢往往带有一定的偶然性。过去也常常发生这样的怪事,初赛被淘汰的选手,在非赛事的场合,却能把进入复赛,甚至是进入决赛的选手打败。

武士皆好斗,非正式比武或私下较量是常有的事。因是淘汰赛,有许多选手并末跟李小龙交锋过。比赛只承认结果,就李小龙的体魄和动作,并不见有什么惊人之处。一些选手,有着赌徒般的心理,把输的原因归咎于运气,而不是其他。他们想:这家伙功夫真这么了得?他们等不及下一届大赛就急于扳回证实自己。

打败了李小龙,就是世界第一。美国人好狂妄自大,自以为是,他们往往把全国性的,甚至地区性的赛事冠军,看成是世界冠军。

有三名曾经在其他赛事获得过冠军的空手道高手联名向李小龙挑战。这是在李小龙获得全美空手道冠军后不久,因此,这次比武吸引了不少空手道武师,被他们称为“空手道世纪大战”。

比武在加州大学的分校室内篮球场进行。这三名高手带了一大帮弟子,而李小龙只有莲达陪同。这帮弟子摇唇鼓舌,用不恭的言辞抨击李小龙的功夫,用颂扬的口气张扬他们师傅辉煌的历史。

李小龙缄默不语,不动声色看待这一切。

有几十个大学生涌来声援李小龙。李小龙功夫的影响最初是在美国的大学生中。他才来洛杉矾不久,不曾来这所大学表演功夫。这些大学生亲热地叫喊李小龙的名字,李小龙认出一张熟悉的面孔,但叫不出他的名字。事后那人跟李小龙说,他在西雅图的华盛顿州立大学曾跟李小龙学过20天的咏春拳,现在来加州大学读研究生。李小龙是个进入格斗状态就忘乎一切的人,不受外界情绪影响。他朝这些大学生感激地点点头,目光注视着对手。

这三名空手道高手事先商议,一个接一个轮着跟李小龙交手,不管是输是赢,要使李小龙没有一刻喘息的机会,体力得不到恢复又要接上一场恶战。

这正中李小龙下怀,咏春拳的特点就是速战速决,视鏖战为大忌。李小龙只用了四秒钟就击败第一个对手,他格住对方凶狠的拳势,另一拳击向对方的面额,对方头冒金星、眼花目眩之际就给李小龙一脚踹倒了。

就在第一个对手倒地之时,第二个对手一言末发,如猛豹急蹿扑来,掠起一股疾风。因这是非正式比赛,可不受任何规则约束,只须徒手博击(此乃空手道的大义)就行。李小龙未采用其他拳师惯用的“避其锋芒,攻其不备”之法,他不曾闪避一下,而是迎其锋头而击。李小龙在挡格对方拳势之前,脚就踢中对方的膝盖。对手踉踉跄跄,李小龙不等他站稳,三记厉拳,外加一脚,对手倒在一丈开外,满脸鲜血。

第三个对手高声叱喝一声,朝李小龙扑来。此刻,李小龙虽连战二局,仍余勇可贾、斗志旺盛——全仗咏春拳速战速决招数之优势。大学生啦啦队情绪激昂,高呼李小龙的名字,叫喊“用拳击”、“出脚踢”。

李小龙却避其拳势,象泥鳅似地滑到一侧。

李小龙摒弃咏春拳的打法,他已不再顾忌与最后一名对手缠打酣战。他学过多种拳术,将其中的长处融进咏春拳,而从未在正式搏斗中采用过。他想试试整套招数的实战效果。

李小龙跟对手若即若离,似缠非缠,将柔拳之术悉数施展。柔拳以化解见长,在“消”之时,趁机击打对方的要穴。李小龙未学过“点穴术”,他更祟尚外功,他所处的环境及他的性格,使他难以静下心来修炼内功。

李小龙想测试一下自身的敏捷,他连连从对手的掌网下滑掉。但他不喜欢这种打法,他缺乏这种耐性。

李小龙又分别使出其他拳派的招数。他常常给对方逼死,危急之中不得不另换招式解救。

这次比武后,李小龙曾长久反思。他认为独精一门、死守一门的做法是极其荒谬的,即使是很实用的咏春拳也不值得固守。这对他日后完善截拳道大有益处。截拳道不是具

体的招数,而是哲学化的战术。它集东方各派武学之大成,不属于任何一派,又可以是任何一派。

李小龙跟第三名对手对拆了十几分钟,险象环生,扣人心弦。两人的体力都消耗甚大,气喘吁吁,浑身是汗。众人皆看得目瞪口呆,不知李小龙在耍何种把戏。

对手倚仗体魄健壮,攻势不减。李小龙喝道:“你还要打多久?”话音末落,对手就砰声倒在李小龙的重拳之下。李小龙出招之快,如闪电惊雷。

每一次比武,结果都是给他蒙上一层耀眼且神秘的色彩。美国的武术界流传着不少他的传奇。“李小龙是不可战胜的”之传说,深深刺伤了一些武师的自尊,从而激起更多的武师向李小龙挑战——力图粉碎那句神话。

李小龙深深感悟到“树大招风”这句中国古老训条。但他乐意接受挑战,因为只有实战,方可证实他的截拳道是否适宜实战。结果总是李小龙稳操胜券。他大言不惭地认为,他的截掌道是当今世界最先进的武道。他自信自己是当今世界功夫第一人。

李小龙态度的彻底变化,是1970年他养伤期间。在此之前,他对比武已开始厌倦,不想周而复始地以拳脚再一次证实自己的功夫及武道。确然,他对能与一等一的高手交战,仍兴趣盎然。只是那时的美国武术界,跟他势均力敌的对手委实太少。

李小龙背部严重受伤。是在一次练功中用力过猛造成的。筋脉相连,使得他的手脚都不可伸展自如,他不得不按照医生的嘱咐躺在床上养伤。医生告诉他:你休想以后再去搬弄拳脚。

李小龙足足在床上躺了6个月,这是他一生中最灰暗的日子。医生的话使他沮丧无比,躺着的滋味使他度日如年。李小龙后来回忆说:“我整天呆在房间里,凝视着四周的墙。武术是我唯一懂的东西,我不知将来如何是好!”

车小龙开始沉浸在哲学和武学的海洋里,他的思维进入新的境界,火花不断,有时睡梦中也会被突如其来的灵感弄醒。他不停地看书,不停地书写——把他的种种心得记录下来。他原想花1年时间写出一部武道著作,后因事务繁忙又不得不辍止。直到去逝后。他的朋友才将他这些语录体的笔记整理成书出版。

当时莲达是他强大的精神支柱,莲达总是入其心扉地关心他、激励他。他养伤6个月,便毅然将医嘱弃之一边,在莲达的陪同下,慢慢地练功,渐渐恢复往日的身手,也恢复了往日的自信。

但李小龙的观念却有很大的嬗变。不是迫不得已,他绝不会接受对手的挑战。他和往昔一样赢得很轻松,但他并不认为自己有多么了不起。

李小龙说:“很多朋友都关怀我的过去,其实,过去的事已经过去了。譬如我曾在美国的国际性拳击赛中,击败了曾经取胜的选手。然而,这是我还未深入哲学领域时做下的傻事,那时候,确因此使我成为武术界的‘强手’,但这到底是没有多大的意义,这是匹夫之勇而已,也是侥幸的‘胜利’。因为,中国有一句老话:‘强中自有强中手,一山还有一山高’,这是每一位拳师授徒时,总会以这句话作为对弟子的赠言。”

那时不少武师曾以言语激李小龙向拳王穆罕默德·阿里挑战。阿里是李小龙最佩服的美国职业拳手,阿里叱咤世界拳坛,保持不败的纪录。阿里的每一次拳王卫冕战,李小龙必收看不可。

李小龙是这样回答武师的:“我为什么要向阿里挑战?这就象拿笔的人,不可跟操刀的人在一起比文才和武功的高低一样。”

李小龙的回答,自然遭到好滋事武师的嘘声。李小龙说:“按职业拳击的规则,我不是阿里的对手,若是民间性质的比武,我未必就会输给阿里!”

李小龙的回答,应该说是非常明智和客观。大部分武师无言可对。不过,仍有几个武师缠住李小龙不放,他们想借此出出曾落败局的怨气。直到有一次,李小龙当着这些武师的面,将一名主动向李小龙挑战、号称中西部重量级拳王的黑人打倒,这些人才无话可说。

李小龙至生命的终结,都末跟阿里交手过。这是因为,他们都是全美武术界和职业拳坛的顶尖人物,他们只会接受他人的挑战,而不可能向他人主动挑战。

1964年冬的长堤空手道大赛,使李小龙成为美国武术界的新星。常会有各州的武术团体或武师邀李小龙去表演。这是李小龙张扬自己、宣传中国功夫的极好机会。他的名气传到与美国毗邻的加拿大,加拿大拳击协会邀请李小龙去作拳击表演。

表演的项目,有一项是李小龙以东方拳术与西洋拳手交手。西洋拳手是加拿大全国轻量级拳击冠军。赛前称过重量,都戴拳击手套,只是比赛中,各使各的拳法。李小龙在第一局结束前5秒时将对手击倒。对手不等数到10下就爬起来,但他没有继续打下去,他一板一眼的拳路,根本无法招架李小龙敏捷凶狠多变的拳风。

因是表演,双方没有什么不快的地方。不过加拿大拳击协会的不少人士,认为李小龙是凭灵巧多变取胜的。李小龙去参观该协会的拳击馆,在健身房里,李小龙捏紧拳头向拳击计量器猛击过去,计量器上的指针立即指向355磅!在场者骇然大惊,因为以李小龙129磅的体重发出这么大的力量,堪称世界纪录!李小龙不仅是身手敏捷,而且有一身不可比拟的硬功!

一名黑人教练向李小龙建议,他应该去做职业拳击手,只要稍加训练,改变打法,

成为该级别的世界级拳王不成问题。黑人教练表示愿意教他,一旦登上拳王宝座,那收入将会是做民间武师的几十倍:

李小龙摇摇头,说他对这个没兴趣。黑人教练以为李小龙嫌他名气不够大,说他可以推荐一名纽约的著名拳击教练,经他的手,曾培养出三个世界拳王。

李小龙谢绝了他的好意,说自己只喜欢欣赏西洋拳,但不喜欢练这种拳,拳法太死,规则太严,他无法适应,他更喜欢自己那套无拘无束的拳法。

李小龙不仅拳头的爆发力出类超群,他的脚力亦是十分惊人。

1968年,李小龙的弟子彼尔引荐李小龙与身兼制片人的著名导演艾华士见面。彼尔曾在艾华士面前吹嘘过李小龙功夫如何了得。因此,李小龙与艾华士还没谈及拍电影的正题,艾华士便要求李小龙显一显他的功夫。

李小龙叫彼尔戴上大型护具,叫彼尔站在游泳池旁,彼尔高高大大,体重82公斤,站在李小龙面前就象一座山。李小龙说了声:“注意!”便在两步之处飞脚踢去。一声卟的响声,彼尔感到自己腾空而起,倒着朝后飞去,咚地落到水里。彼尔的落点正好是游泳池的中央,也就是说,李小龙一脚把82公斤的重物踢出了20米!

艾华士当时吃惊不小。他看过一集李小龙演的片子,也见他起脚飞踢,把敌手踢到近10米开外。艾华士以为,是饰敌手的演员按照导演的要求,故意后跌那么远的。加上特技拍摄方法,使观众相信他是“神话”中的大力士。艾华士这才相信李小龙确有这种硬功,他表示有合适的机会,一定请李小龙演主角。

李小龙旅美的十多年间,发生过好多起将会载入美国史册的大事,波及全美,震惊世界:肯尼迪总统遇刺身亡;约翰逊总统下令轰炸河内,美国深深卷入越战;黑人骚乱及反种族歧视游行示威;现代嬉皮士运动及大学生裸跑……李小龙缺乏美国青年惯有的热情,更不参与。他沉缅于武功,是个行走在异邦国土上的中国现代侠士。

1965年的一天,李小龙去洛杉矶唐人街的一间古旧书店购书。他觅得一册石印的武籍,倚架翻阅,一下子就迷了进去。

他出得古旧书店,已是华灯初放时,在一家中餐馆前,一伙人在看热闹。四个飞仔向在餐馆做招待的台湾姑娘索取地盘钱。台湾姑娘交不齐他们所勒索的钱额,给他们拉了出来。她们当众调戏台湾姑娘,并要台湾姑娘去他们住处陪一夜,一清百清。这四个飞仔是唐人街的恶少,人们都不敢得罪他们。

李小龙走进圈子,叫他们放开台湾姑娘,李小龙问是怎么回事,台湾姑娘泣不成声。飞仔说:“我们保护了这个妹仔,她却一个钱保护费都不肯出,我们拉她去广东会馆(庸人街是广东籍移民的天下)论个公道。”

李小龙忍住怒火说:“都是唐山(中国)来的人,还收什么保护费?快把这妹仔放了!”飞仔有恃无恐,说:“她是台湾来的,来我们广东人地盘,就该收她的地盘费!大哥,听尔口音也是广东人,怎么帮台湾人说话?”李小龙叱道:“你们放不放她?!”

为首的飞仔扫李小龙一眼,霍地亮出匕首,旋即,另三个飞仔也拔出匕首。为首的飞仔丢一下眼神,四人如恶虎似地扑向李小龙。

李小龙使出连环飞脚,疾如旋风,只踢了三脚,就把四个飞仔踢倒在地。最后一脚击中一飞仔的腰,身子飞起来,砸在另一个飞仔身上,两人同时倒地。

四个飞仔连踢落的匕首都不敢捡,连滚带爬,逃之夭夭。

有人认出李小龙,惊喜地喊他的名字。

当地好几家报纸都刊载了李小龙“见义勇为斗恶少,赤手空拳救华女”的消息,并称李小龙是“李三脚”。自此,“李三脚”的浑号传遍美国西部的华人居住区。

1964年,香港当红影星张仲文来西雅图表演。她演出后回到下榻的旅店,一会儿,电话铃响了。张仲文以为是崇拜者打来的,甜慵慵地拿起话筒。突然,张仲文的脸色煞白,是当地的黑社会向她勒索保护费,要她两天内准备5千美元,交接地点,将会另行通知她。

张仲文颤声道:“……我没钱……我刚来……”对方叱道:“少罗嗦!你若不按我们的吩咐做,我们就要毁坏你如花似玉的容貌!”

张仲文吓得花额失色,呆坐在床上颤抖。她是受西雅图中华商会之邀来西雅图演出的,她惊恐不安地挂电话给中华商会会长,以求保护。商会会长安慰张仲文,说我们会想办法,万一不成,我们会买好机票,你提前回香港。

商会会长几经周折,跟李小龙电话联系上,说想请李小龙做临时保镖:“这事很使你委屈,但我们没办法。若报告警察,事情会弄大,会把他们抓起来,他们出来后一定会报复。这事还是请你出面好,只求张小姐没事就行。佣金的事,由我们商会出。”

李小龙立即把商会会长臭骂一通,说:“为中国人做事,还讲什么佣金?你把我当什么人?滚你的!”吧嗒将电话挂上。

李小龙正处于与莲达的热恋之中,他放下手头一切事,来到张仲文的住处。他第一句话便说:“张小姐,你不用惊慌,你我都是中国人,中国人有难处,我岂有不帮之理?”

张仲文略知李小龙。李小龙是李海泉的儿子,拍过一些电影,但不算出色。据说是在香港混不下去才来美国的,在美国如何,张仲文一无所知。张仲文是香港明星级的演员,在香港受影迷宠敬惯了,一有机会,便会把明星的派头显露出来。

张仲文用怀疑的目光审视李小龙,他行吗?个头不高,体魄不壮,象个书生。张仲文道:“他们为什么不派警察来?”

李小龙火了,叫道:“你相信警察?你以为你在香港演过几部破电影就很了不起?就是东方最伟大的明星来美国,人家都不把你当一回事!警察只保护白人,他们敢敲诈你,就因为你是有色人种!”

李小龙说完此话,拉门拂袖而去。张仲文拨通商会会长的电话,说:“你派来的那保镖脾气太大了,我大小也是香港来的名人,还是美国华人界的特邀演出嘉宾。他,一个下餐馆洗盘子的大学生,一个在华人社团领导下的香港移民,就是这样对待我的?你们得好好教育他。”

商会会长啼笑皆非,在美国,谁也管不了谁。张仲文在电话里仍要求联系警察保护,商会会长解释说,在美国,不可太相信警察,有一句非常流行的话,叫“警匪一家”。商会会长说:“李小龙肯出面保护你是你的运气,他是西雅图的华人中,功夫最好的一位。”

张仲文去中国戏院演出,在旅店大堂看见李小龙,甚感意外,以为他一气就走了。张仲文说:“谢谢你来保护我。”

李小龙冷冷地说:“我是来保护中国人的。”

两天太平无事,再一天就要离开西雅图。张仲文不知是歹徒惧慑李小龙的功夫,还是几个小青年闹的恶作剧。她向李小龙提出,想去看看西雅图的街景。

李小龙与张仲文在洁净的街道上行走,张仲文道:“西雅图据说是美国西北部最大的城市,可街上难得见行人,一点也不象香港,人挤人,胳膊稍稍摆动大点,就会打着旁边的人。”李小龙说:“美国都这样,纽约号称世界最大人口最多的城市,街上也难得见到熙熙攘攘的情景。”

经过两天的接触,俩人都熟悉起来,不再计较初次见面时的不快。

李小龙看到木村,木村向他夹夹眼,又诡秘地走开。李小龙知道是莲达弄的“小把戏”,她怕李小龙遭黑社会的人的袭击,特地打电话向木村求助。李小龙觉得好笑,他保护张仲文,而他又被木村保护。昨夜里李小龙回到寓所,莲达在寓所里等他,扶着李小龙上上下下都看个遍,见他毫毛末损,才放下心来。

李小龙带张仲文到周露比开的中餐馆吃饭。周女士自然知道张仲文来美演出一事,她还去看过张仲文的演出。她对李小龙跟这位漂亮而有名的香港影星“搞”到一起很吃惊,她热情地将他俩引到餐桌上。

周女士是位天生的演说家,她介绍她的餐馆,也介绍她的社会活动,并且恰到好处地赞扬了一番张小姐的演出。一会儿,来了个摄影师,自称是报馆记者。周女士说:“张小姐名气太大了,走到哪,都有记者跟随。”给张小姐拍了照,自然也把周女士合影在里面。李小龙心里暗笑,知道是周女士搞的名堂,她又有了向外人宣传的资本。李小龙没有戳穿她,因为李小龙初来西雅图,周女士曾有恩于他。

周女士回到收银台。李小龙对张仲文说:“你看她像不像个演员?”张仲文就掩脸吃吃地笑。

张仲文问:“看样子,你跟这位女老板挺熟的。”李小龙说:“她是我来西雅图谋生的第一个老板。”李小龙谈起他离港赴美的经历。

张仲文对李小龙中断演艺表示惋惜,她说:“我下一站去洛杉矾演出,届时向好莱坞的电影界名流发出邀请,请他们来看我的演出。我会向他们举荐你的,说你原是香港前途无量的青年演员。”

李小龙忍俊不禁。他觉得张仲文年龄虽大于他,想法却过于幼稚,简直就是想入非非。好莱坞的名流,谁把你当一回事?即使是香港的影后,他们都不放眼里。李小龙幽默道:“好哇,我就拜托张小姐了。”

出来,已是初夜。他们没叫出租车,沿着寂静的街道走回张仲文的住处。突然,木村喊起来,六个蒙面大汉从后面朝李小龙和张仲文逼来。

李小龙已经反转身。他在木村叫喊之前就听到异样的脚步声。急速地回首,做好迎敌的准备。

这正是向张仲文勒索的黑社会歹徒。他们知道张仲文有个功夫师做保镖,一时没有下手,但绝不会就此罢休。张仲文吓懵了,躲在李小龙身后,浑身战栗。

木村朝这边跑过来,李小龙把张仲文推开,说:“你保护张小姐!”木村抓着张仲文飞跑,又突然停住。他两人站在不远处的雨檐下,木村朝这边张望,他伯李小龙吃亏,随时准备冲过去救助。

李小龙已跟六名歹徒打起来。木村看见一把匕首飞向天空。他知道这是李小龙惯用的打法,首先踢掉敌人手中的凶器。尔后再从容收拾。

李小龙这一仗打得十分漂亮,不出两分钟,把这六个歹徒全部打倒在地,向李小龙求饶。

翌日,李小龙一直将张仲文护送到塔科马国际机场。张仲文对李小龙说了很多感激的话,说她永生永世都不会忘掉小龙的救助之恩,她无论走到哪,都会记住小龙,保持联系。李小龙目送她进入登机通道,张仲文回眸凝视李小龙,满眼莹亮的泪花。

张仲文去了洛杉矾,却没给李小龙通电话,以后也没有。或许她不屑再跟当时默默无闻的穷大学生李小龙交往;或许她受到好莱坞电影界名流的冷遇,不好意思向李小龙通告她无法实现举荐李小龙从影的诺言;或许她也有着不少演员惯有的通病,在生活中演戏,当时所说的一切,只是舞台上的戏言。

李小龙并未对张仲文寄以什么期望。他有莲达,有他的武馆,他同时自信地认为,他终究能够凭自己的实力打进好莱坞。

张仲文回到香港,未向任何人透露她在西雅图受过李小龙的鼎力保护。

李小龙死后,亲人挚友回忆李小龙时,谈起了这件事。这引起美国华人报纸及港台新闻界的不满,有人著文直言指责张仲文是“戏子无情”。

也有小报由此而演绎出“张李有染”的诽闻。说张仲文大概有“难言苦衷”。

张仲文仍是保持沉默。

是什么原因,张仲文应最清楚。也许,不该这般指责张仲文。中国人自古习惯宽容死者而苛求生者。张仲文至少有一点值得称道。李小龙后来大红大紫,被华语传媒称之为“天下功夫第一人”、“世界级的电影明星”。有些原本跟李小龙关系并不怎么样的人,声称跟李小龙如何交往甚密,李小龙在何种场合称赞过他(她)的功夫、演技、品行。这种状况在李小龙死后尤甚,反正死无对证。张仲文则不然,她始终保持缄默,不借李小龙的光辉往自己脸上贴金。

李小龙在美国树敌多多。

李小龙树敌的很大一个原因,是他“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侠义行为。这里有个有趣的事实,被李小龙拯救的对象大多是女性。李小龙喜欢重演“英雄救美”的古老故事,这跟中世纪欧洲骑士救美护花惊人地相似。李小龙认为,女人是天生的弱者,是应受人保护的,男人有保护女人的义务,至少是自己保护自己。有一回,一个高大壮实的华裔鞋匠来李小龙处寻求保护,说遭当地地痞的敲诈欺辱。李小龙质问道:“你是干什么的?你白为男人,不如去死!”当然,李小龙最后还是帮了他。

李小龙的侠义行为自然会得罪游痞散恶及黑社会势力,他使他们的企图不能得逞,使他们淫威扫地。

李小龙的冤家对头不少是在武术界,尤其是持保守观念的华人武师。他们心底认为李小龙的存在会对他们构成威胁。李小龙广收弟子,影响愈来愈大,会侵占他们的地盘(其实李小龙毫无独霸一方之概念,他的眼界要宽阔得多)。加之李小龙说话不够检点,“狂言大话”得罪了不少人。

“同行自古是冤家”,“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因此,李小龙在同行里树敌,不足为怪。

武术是民间的体育,因此,武师跟民间社团甚至黑社会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李小龙会莫名其妙地遭到歹徒恶棍的袭击,却又记不起何时何事得罪于他们,更不认识他们。

美国是存在严重种族歧视的国家,常令人费解的是,李小龙的对头大都是跟李小龙一样倍受歧视的有色人种。这是因为白人的文明程度要高些,比较宽容大度。而另一方面又是因为白人狂妄自大,目空一切,不会把区区的中国功夫、区区的中国武师放在眼里。70年代美国终于掀起中国功夫热。人们多是出于健身或好奇,较少抱防身之目的,因为美国人可合法持枪,并且警察首先是保护白人的利益。

李小龙常受到一些武师非友好的挑战,李小龙最初乐于应战,后来是被迫应战。他们战胜不了李小龙,李小龙却愈战愈强,愈强名声愈大。

李小龙也常常遭到暗算,这使李小龙非常愤怒,也使他多次险险死于非命、抛尸街头。

他们暗算李小龙多是在夜间,或是警察不太管的黑人区。他们往往是出动多人,多时有几十人,用拳脚,或手持凶器。他们凶猛有力,却不似那些公开向李小龙挑战的武师那么训练有素。李小龙往往在极短的时间内就能将他们打得人仰马翻。他们是要消灭李小龙,李小龙恨他们,却不想把他们往死里打。李小龙不想结仇太深,也不想招惹警察找他的麻烦。李小龙觉得他已经够本,被他踢倒的人,十有八九骨折或者肌肉严重损伤。

当然,李小龙能逃则逃。黑暗之中,任何不测随时都可能发生,他也实在不愿跟这些身份不明的刁徒恶棍纠缠不休。

有一次,李小龙遭到一名黑人刺客的袭击,事情就在几秒之内发生的。李小龙在萨克拉门托去一位朋友的寓所,站在夜幕寒风中发呆的黑人,突然拔出水果刀朝刚从他身边走过的李小龙猛刺去。李小龙天生敏感且训练有素,能辨别极细微的风声。他不待回过头来看发生了什么事就忽闪跳到一侧去。待李小龙转过身,手中已捏着一根软鞭——动作异常之快,只见李小龙手腕忽地一抖,随着鞭啸之声,刺客手中的刀已落地。李小龙一脚飞去,刺客倒地呻吟,寂夜之中,骨折之声分外清脆惨人。

李小龙想弄清他的身份,看他是哪个武教头收买的,或是属哪个黑社会组织的人。李小龙拾起一只脚踏在他身上问他。他喃喃道:“我失业了……我恨日本人……”

李小龙莫名地失望和懊恼。李小龙冤枉遭暗算,而他也被李小龙踢得够惨。李小龙动了侧隐之心,扔下30美金,郁郁不乐离去。

李小龙屡遭暗算,使得莲达非常担心,她劝李小龙不要夜间单独行走,或只身去一些治安糟糕的地区。李小龙坦然一笑,说:中国有句俗话,阎王专收怕死的人。又说:我不会屈服于他们的,我若贪生怕死,他们就达到了目的。

李小龙曾向他的朋友依鲁桑杜学习菲律宾棍术。他首次在好莱坞电视剧《青蜂侠》中使用双节棍。双节棍是两节圆形的硬木棍,中间以铁链或皮条相连,既可猛击,又可绞杀。美国的一本武术书这样介绍道:“挥舞着的双节棍的一端,其落点可产生1600磅的力,而人骨头只需八磅半的力就可击碎。并且,一旦连接双节棍的铁链或皮条缠绕到对方的脖子上,只需轻轻一拉,便足以将人绞死。因此双节棍是一种非常厉害的武器。”

李小龙数次遇险后,便携带双节棍防身。李小龙知道双节棍的厉害,所以不轻易出手。若遇敌,他往往是击打得身旁的器物纷飞,或把树绞断,以吓退敌人。万一不成,他就击打敌人的四肢,而绝不会袭击头部或身躯的要害处。

现在,美国的不少州以法律的形式禁止使用和拥有双节棍。原因是有些美国青年看过李小龙的功夫片,或耳闻双节棍的威力,也玩弄起双节棍来,结果酿成人命,遭公众舆论的谴责。

双节棍再厉害,也敌不过枪的威力。李小龙的对头惧怕双节棍的威力,就以枪暗杀。最险的一次是1966年在纽约街头,一个身份不明的枪手向李小龙射击,子弹擦着他耳际呼啸而过。

莲达劝李小龙带枪防身,遭到李小龙拒绝;他说:“带枪护身,还算什么功夫师?”

李小龙靠的是大无畏的勇气,以古老的功夫与持枪的黑社会歹徒相搏,自然也有侥幸的成份,但李小龙每次都能化险为夷,逃过劫难。

李小龙常以轻松的口气,向朋友叙述他足以令人骇异的险遇。朋友说李小龙是个“吓不倒、打不垮的人!”

小勤鼠书巢 Luo Hui Jun 扫描校对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