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27 章 中途岛之战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二十七章 中途岛之战

倾巢出动中途战,野心勃勃搞围歼;

可惜天机已泄漏,黄粱美梦全玩完。

美国飞机对东京的成功空袭,震动了日本朝野,东条一伙尤为恼羞成怒,从而更加强了山本五十六要进攻中途岛的论据。他决心要打垮美国舰队。5月5日,东京大本营终于同意了山本的计划,命令联合舰队占领中途岛和阿留申群岛。在华盛顿,罗斯福针锋相对,命令太平洋舰队,机动灵活,以少胜多,发扬珊瑚海战勇猛顽强的作风,坚决消灭日本海军的有生力量。

1942年5月5日,是日本“男孩节”。这一天,日本城乡挤满了游行的人群。游行队伍打着色彩鲜艳的鲤鱼旗和纸风筝,以一个频频取得军事胜利的国家所特有的欢快小惰,庆祝一年一度的“男孩节”。东京帝国参谋本部选择这个吉日发布作战命令,并以天皇名义渝令联合舰队总司令山本。海军第十八号命令布置了“中途岛战役”的具体计划:“联合舰队司令官同陆军合作,占领中途岛和阿留申群岛以西的战略据点。”这一命令发动了日本海军从未敢进行的一场最大的战役,并且倡导了一种战略,山本希望这种战略将会导致一场决定性的海战。他相信日本海军占压倒的优势,必将取得决定性的胜利,会一举消灭美国的海军主力;然后,他打算利用个人的极高声望,劝说东条首相作出让步,从而使美国走到谈判桌边来,并使太平洋战争迅速结束。

山本接到命令的那一天,正在停泊在广岛以南景色如画的性岛锚地的旗舰上,同他的高级军官一起,举行情况介绍会和进行摹拟作战演习。半年来,日本海军的主力舰艇,包括新服役的8万吨巨型战舰“大和”号,在它们的浮标周围闲着摇荡。现在,聚集在世界上最大军舰的宽敞密室里的海军将领们,终于得知这支舰队即将开往战场,参加一次大规模海战,就是日后闻名世界的“中途岛之战”。但是,日本法西斯头目们万万也没有想到,中途岛之战将使日本“胜利的潮流”从此逆转。

中途岛位于火奴鲁鲁(檀香山)西北约1900公里,地处太平洋东西两岸的中途,战略地位十分重要。由环礁围成泻湖,最深处约20米,是天然良港。该岛属波利尼西亚群岛。由沙岛和东岛两个主要岛屿组成,陆地面积4.7平方公里。人口2000多。属亚热带气候,年平均降雨量1000毫米以上。这里原来是一片荒岛,岛上没有居民。1867年被美国占领。1903年起成为美国海军基地和夏威夷与菲律宾之间的海底电缆站。在第二次大战期间,中途岛是美国海、空军的重要前进基地。如果没有该岛作为前方观察哨所,美国的珍珠港将无法固守,太平洋也会随之沦入日军之手。

日军把进攻中途岛的决定性日子定为N日。但实际上作战行动将于N日前三天开始,届时日军从海上向阿留申群岛发动牵制性攻击,美国人必定会派军舰前去侦查,于是南云的主力舰队就从西北面进攻中途岛。 在N日那天,入侵部队将在近藤信竹将军第二舰队的炮火掩护下, 从四面八方涌上该岛。山本的战列舰将在后面300海里洋面上,一俟美国部队接近,即开入战域采取行动。随后,那些强大的战列舰上惊天动地的舷侧炮火,将实现这次作战行动的主要目的。

5月20日, 日本海军力量已在柱岛内海锚地集结待命。这支力量拥有11艘战列舰、22艘巡洋舰、8艘航空母舰、2艘水上飞机航空母舰、65艘驱逐舰和21艘潜艇,连同后勤船只在内, 总计200多艘。而美国方面所能集结的仅有3艘航空母舰、3艘巡洋舰制14艘驱逐舰,日本人认为胜利唾手可得,他们决心继珍珠港之后,再给美国海军以毁灭性的打击。

按照联合舰队制定的作战计划,日本进攻中途岛的舰队分为四支:山本亲自率领一支主力舰队,准备同美国舰队进行决战。南云忠一率领的第一航空母舰舰队担任主攻,它有“赤诚”、“加贺”、“飞龙”、“苍龙”四艘大型航空母舰,运载261架飞机。 另外,每一艘航空母舰上还有36架基地空军驱逐机,准备在占领中途岛以后布置到岛上。另一支入侵舰队护送12艘运输舰,载着5800名官兵,准备在中途岛登陆。15艘潜艇组成的先遣队,要在中途岛和夏威夷之间的水域布置两道警戒线,以监视美国舰队的活动。此外,还有3支舰队开到北面去攻打阿留申群岛。

5月27日清晨

6时, 南云的航空母舰突击舰队徐徐开出了懒户内海,朝丰后水道驶出,联合舰队其他舰只上的水兵们向他们欢呼打气。次日,计划进攻阿留申群岛的舰队从九州北端的港口出发。6月3日,日本袭击中途岛的前一天,从两艘轻型航空母舰上起飞的飞机, 将轰炸荷兰港, 以便把尼米兹的注意力引向北面。在大南边,满载着5000名进攻中途岛士兵的日本运输舰,也从里雅纳群岛中的塞班岛出发了。随同这些舰只出发的还有一艘轻型巡洋舰, 一艘油船以及一支由4艘重型巡洋舰组成的掩护部队。

5月29日早晨, 联合舰队的其他舰只也从懒户内海出发了,打头的是近藤信竹中将的中途岛进攻舰队,其后是以山本的旗舰“大和”舰为首的由34艘舰只组成的主力舰队。 总共11艘主力战舰、8艘航空母舰、23艘巡洋舰、65艘驱逐舰和将近90艘辅助舰只向东行驶,去进行一场野心勃勃的大海战。仅这一次要消耗的油量,就等于和平时期海军一年消耗的油量。

日本联合舰队司令部选定6月7日作为N日。 那时的月光将对夜间行动和登陆极为有利。预定在N日前两天,当南云的舰队伯在中途岛西北250海里处的时候,即发起大规模空袭,不仅要催毁岛上的空军力量和防御工事,而且还将击沉附近的所有美国战舰。 N日前一天,一支由藤田将军率领的小型水上飞机供应部队,准备在中途岛西北60海里的库雷小岛上降落,建立基地,一方面接应登陆部队,一方面进行远程侦察,监视诱入圈套的美国军舰的来临。

6月7日,天一亮,日本海军陆战队将在栗田少将的重型巡洋舰支援大队的炮火掩护下,对沙岛和东岛同时发起猛攻,并强行登陆。在实施进攻的整个过程中,近藤中将的主要舰队将控制中途岛南方和西南方的进路。日本联合舰队司令部指望美国人会对中途岛和阿留申群岛的同时进攻搞得倍头转向,以致在日本军队完成登陆之前来不及组织认真的抵抗。

尽管日本人玩弄诡计,想迷惑美国人,但是美国海军司令部对这暗中进行的一切,却了解得一清二楚。尼米兹之所以没有上当,完全归功于他的作战情报处。该处约有120名工作人员, 由罗彻福特少校领导。这些情报人员夜以继日地在海军大院的地下室里工作。日本联合舰队发出的密码电报,90%都被这些情报人员破译了。在某种意义上说, 有关中途岛的一些情报是日本海军送上门的礼物。5月20日,日本发出的一封长电被美国方面截获。这样,关于这次入侵行动的来龙去脉全都清楚了。山本的电报有15%美方没有收到,但这次行动的规模是显而易见的。唯一搞不明白的是这次行动的目标,因为电中只提到“AF”。罗彻福特相当肯定地认为“AF”代表中途岛。尼米兹同意罗彻福特的看法,并奉最高统帅部罗斯福之命,亲自飞往中途岛,以确定要击退一次大规模两栖攻击还需要什么装备,需要增加多少兵力。他把所能腾出来的每一架飞机都派到了中途岛。尼米兹还把这个小岛上的驻军增至2000人,建立了三个弧形潜艇巡逻区,下令增设高射炮群。

为了证实“AF”的位置,尼米兹让中途岛指挥官用普通英文发出紧急无线电报,就说岛上的水蒸馏塔坏了。为了继续欺骗敌人,第十四海区司令布洛克海军少将立即回电说,有一艘供水船正前往该岛紧急供水。这个计策很奏效,日本人果然上了钩。不出24小时,威克岛上的日方无线电台报告“AF”显然缺水,接着东京发出命令:入侵部队要多带水。经这一证实,尼米兹决定给日军以迎头痛击。

5月21日, 尼米兹海军上将召集太平洋舰队司令部成员会议,进一步研究他们的战斗序列。会上情报处详细介绍了破译敌人密码的情况,大量的材料说明,敌人的计划主要由两部分组成:“AL行动”进攻阿留申群岛的最西部,两艘航空母舰在袭击阿拉斯加的美国基地后支援这个行动。“AF行动”要求敌人的舰载机主要部队袭击中途岛,为在战列舰和巡洋舰的掩护下从塞班出发的部队登陆作准备。第一个行动显然是牵制行动,进攻中途岛才是主要目标。东京没有给联合舰队战列舰主力舰队发出具体指示,由此可知它必定和旗舰一起停泊在柱岛,尼米兹正确地推断出山本总司令将亲自率领这支舰队,在太平洋舰队西进以保护中途岛时向它猛扑。

山本的总计划中,仍然没有暴露的关键部分是确切的日期和时间。为了保密,这些情报是用新的5位数字密码发出的。 尽管如此,经过破译人员的全面分析,可以断定日军将在6月的第一个星期开始行动。 根据这个推断,尼米兹可以制订他的对应战略,拉个战略要求避免同优势之敌进行一比一的对抗。“我们必须以消耗战来削弱敌人的兵力——用潜艇和轰炸机袭击孤立之敌,”这位太平洋舰队总司令下达指示,打算利用他的情报优势来弥补数量上的劣势,以便集中力量挫败日本的先头进攻部队。 随后,他就调雎遣将,暗中部署。尽管他只有8艘巡洋舰、17艘驱逐舰和两艘航空母舰,他必须对付山本五十六强大舰队的挑战。尼米兹召见了指挥官弗莱彻和斯普鲁恩斯少将。命令他们“用强大的攻势最大限度地重创敌人”,要他们连续发动空袭,“并遵循盘算好了再去冒险的原则”。

在南云的4艘航空母舰离开懒户内海的次日, 斯普鲁恩斯乘“企业”号驶出了珍珠港。启航前,尼米兹海军上将在“企业”号甲板上举行了检阅,为勇敢的飞行员授勋。“我想几天之后你有机会赢得另一枚勋章,”总司令对一位飞行员说,一面把一枚显贵的飞行十字勋章别在他的胸前。

当天下午,汽笛长鸣,水手们欢呼雀跃,迎接“约克敦”号的归来。这艘在珊瑚海战中负了重伤的航空母舰慢慢靠港,后面留下一条长达10英里的浮着一层油膜的航道。拖船推着这艘航空母舰进入第一号干船坞敞开的闸门。几个小时以后,水泵仍然在抽船坞里的水,尼米兹穿着长筒靴,和修船工一起检查宽大的船壳。他们仔细察看了日本贴近的炸弹在船底炸开的裂口,决定用钢板焊接的办法修补用木头支撑的船壳和水密舱。“我们必须在三天之内把船修好。”总司令再三叮嘱。要想使“约克敦”号恢复全速或滴水不渗,不到西海岸进行长期修理是不行的;但是可以将它临时修补一下,使它能和第十六特遣舰队一起参战,何况它的舰载机很有可能决定这场海战的胜败。当天晚上,1400名修船工借着弧光灯开始修船,他们一口气干了两天两夜,终于使这艘航空母舰在两艘巡洋舰的陪同和6艘驱逐舰的护卫下,驶向战斗的最前线。

美国军舰此行要想取得成功,保密是至关重要的。为此,它们在离开夏威夷水域后严格实行无线电静默。 但是,在5月30日上午,当“约克敦”号的舰载机在舰上降落的时候,突然增加的无线电通信传到了太平洋彼岸,被日本联合舰队旗舰上的一名警觉的电报员接收到了。在此之前不久,“大和”号在两艘小型战列舰、一艘轻型航空母舰、 一艘巡洋舰和9艘驱逐舰的陪同下驶离柱岛锚地。最前面的是近藤信竹海军中将的强大的攻击部队: 两艘战列舰,一艘轻型航空母舰和巡洋舰,8艘驱逐舰和4艘油船,所有这些舰只将集中在中途岛附近水域,布置自己的埋伏。

两天以前,南云的4艘航空母舰已和8艘供应油船一起起航,陪同的有两艘战列舰、3艘巡洋舰和12艘驱逐舰。整个战役依靠这4艘航空母舰,舰上的官兵信心十足。在标图桌上L最后一次演习“AF行动” 计划时没有遇到故障,大家畅饮了天皇赠送的米酒, 预祝战役取得巨大成功。 5月29日, 15艘运兵舰载着前去占领中途岛的5000名军人, 在一艘轻型巡洋舰和10艘驱逐舰的严密护卫下驶离塞班。至1942年6月1日,日本联合舰队参加中途岛战役的145艘船只全部出海了。

在前进途中, 山本收到了3封令他烦恼的电报。最使他不安的是,一艘在中途岛附近水域巡逻的潜艇报告表明,中途岛的美军已处于严格的戒备状态,空中侦察十分频繁;还可以看见岛上有许多吊车,大概是在扩建防御工事。山本要把这份情报转给南云,但他的作战参谋坚持不让用无线电联络。山本曾写信给他的情妇——前艺妓“梅龙”!“现在已经到了关键时刻。”至于在他意料之中的这场决战,他在信中莫测高深地说:“我对它并不抱多大的期望。”这同他在他的军官面前表现得信心十足,形成鲜明的对照。

3日傍晚,日舰迅速地从西北方向朝中途岛聚拢,拂晓前就能抵达离目标200英里的起飞地点。当时弗莱彻和斯普鲁恩斯正在中途岛东北方向300海里之外的地方。统率这两支特遣舰队的弗莱彻正确地判断出侦察机发现的舰只,不过是日本的运输舰而已, 但是这说明航空母舰就在他们后面不远的地方。晚上7时50分,他朝西南方向驶去。他深信次日将是“美国海军史上最重要的日子”。到拂晓,他就能驶抵中途岛北面,恰好能袭击日军的进攻舰队。斯普鲁恩斯通过自视信号通知部下说,他们可能碰上占优势的敌人,有四五艘航空母舰,因此这次战斗的胜利“对我国是极为重要的”。并要全体指战员作好迎战的准备。

6月4日凌晨2时45分,日舰“赤诚”号上的扩音器叫了起来,飞行员翻身下床,整装待命。 此时,4艘航空母舰正迎风全速行驶在中途岛西北240海里的海面上。4时30分,草鹿参谋长下达了进攻的命令。指挥起飞的军官挥了挥绿灯,第一架零式战斗机掠过灯火通明的起飞甲板,冲进了漆黑的天空。甲板上的人齐声欢呼起来,接着8架战斗机相继起飞,然后是18架俯冲轰炸机。没出15分钟,4艘航空母舰甲板上的飞机全部飞上天空。 空中共有飞机180架,不过舰上的人只能看见一长串红灯和蓝灯朝中途岛方向飞去。

在中途岛, 雷达于5时S0分发现了正在飞往中途岛的第一批日本飞机。这时空袭警报尖声呼啸,美机匆忙起飞迎战。但是,日本的零式飞机不但在数量上超过了它们,而且在质量上也远比他们优越。15架美国海军陆战队飞机被击落。日本飞机扑向目标,此时已没有飞机拦截。俯冲轰炸机冒着猛烈的炮火频频俯冲,炸中了建筑物、油库和一个海上飞机库。当最后一架日机飞走时,中途岛的两个小岛,已经成了一片浓烟滚滚的火海。 7时整,第一批轰炸中途岛的日机指挥官返航归来,报告对中途岛还要进行第二次轰炸。因此,

7时15分,南云命令第二批飞机准备进攻,卸下鱼雷,装上每个800公斤的重磅炸弹。于是舰上人员又卸鱼雷,又装炸弹,忙得不可开交。13分钟以后,日本侦察机报告, 在东北200英里处发现敌舰10艘。这个消息使南云十分震惊,因为根据他的经验,这么大的舰队后面,一定有航空母舰。

7时45分, 南云又下达准备攻击敌舰的命令。这时,第一批轰炸中途岛的飞机正返航归来,但第二批飞机还在甲板上,返航飞机无处降落。南云只好命令把飞行甲板腾空出来让返航飞机降落。 9时18分,最后一架飞机降落完毕。于是南云命令舰队向北撤退,以便重新组织,把所有的飞机都加足油,装备好,然后向敌舰发动进攻。不久甲板上的飞机都装上了鱼雷。由于时间紧迫,卸下的炸弹来不及送到下面的弹药库里,人们就随手把炸弹推在一边。正在这时,美国舰队派出的飞机前来轰炸。日舰的50架战斗机腾空迎击,打落美机数十架,幸存的美机仓皇逃去。当日机回到舰上加油,水兵们欢呼胜利的时候,从美国“企业”号上起飞的37架俯冲轰炸机向“赤诚”号直扑而来。

“俯冲轰炸机!”日本舰载机指挥官渊田回忆说,10时24分警报响起来了,他抬起头来,惊恐地发现美国轰炸机瞬息之间赫然出现在眼前,他爬着寻找躲藏的地方。“我首先听到的是俯冲轰炸机的撕人肺腑的尖叫,然后是一颗直接击中的炸弹的爆炸声。闪光令人目眩接着听到第二次爆炸,比第一次更响。……舰中央升降机后面的飞行甲板炸了一个大洞。升降机本身扭曲得像熔化的玻璃,掉到机库里。铁甲板卷成奇形怪状。甲板上飞机翘起了尾巴,喷着青色的火舌,吐着黑烟。当火势蔓延的时候,不由得泪流满目,害怕大火引起的爆炸断送这艘航空母舰。”

在燃烧着的旗舰的右舷方向, 4颗炸弹使“加贺”号遭到了同样的命运。第一颗在它的右舵爆炸;第二和第三颗砸开了舰首升降机,在舰桥的底下爆炸,使停着的飞机看火,并且炸死了舰长和他的许多高级军官。第四颗掉进机库,引起炸弹和鱼雷的连锁爆炸。救火队员奋力扑救席卷而来的火焰,当飞行官代替舰长指挥时,这艘航空母舰的速度开始降慢了。

南云还没有从他的旗舰遭受的袭击中清醒过来,抬眼望见另外两艘航空母舰也起火了,可把他吓坏了。“约克敦”号的俯冲轰炸机迅速结果了“苍龙”号。由于莱斯利海军少校飞行技术熟练,由他率领的在“企业”号舰载机起飞后一个多小时才起飞的18架“无畏式”飞机,抄近赶到日本舰队上空,只比麦克拉斯基的飞机晚到几分钟。莱斯利虽然开错了开关,过早地投下了炸弹,他还是带领飞机发动进攻。高射机枪开火了,两颗炸弹将航空母舰的升降机掀到舰桥上面,使停在甲板上的飞机着火燃烧起来,第三颗在机库爆炸了。

6分钟的快速袭击, 使日本人的防卫陷于瘫痪。“约克敦”号的“无畏式”飞机没有一架受损,但麦克拉斯基的16名飞行员被追赶的“零式”战斗机击落。他们毕竟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美国海军以47架飞机的代价,消灭了日本海军一支精锐的航空母舰突击舰队的3/4的力量。

“苍龙”号的火势已经变得不可控制了,在袭击结束之后不到20分钟,这艘航空母舰就被首先下令放弃。柳本柳作舰长监督举行了将天皇的照片转移到一艘驱逐舰上的仪式,然后本着武士道的精神跳进火坑里烧死。一个小时后,一个志愿救火队重新登上这艘瘫痪了的航空母舰,他们为了扑灭大火而作的努力取得一些成果,但到下午2时, 布罗克曼海军中校的“鹦鹉螺”号潜艇赶上来发射两颗鱼雷,击中“苍龙”号航空母舰。两小时后,美国“鹦鹉螺”号潜艇浮出水面,观察熊熊燃烧的“苍龙”号,只见它在下午7时后不久沉没,舰上700名官兵葬身海底。

下午回时半,“加贺”号的代理舰长正要下令举行转移天皇照片的仪式,甲板下面的爆炸摧毁了轮机舱。 5时下令放弃该舰,两个小时后,储油罐受热爆炸,这艘航空母舰连同800名官兵沉到海底,许多人活活困在机房里。南云的旗舰“赤诚”号设法继续航行了20分钟, 为了躲避4架鱼雷飞机的袭击,它急剧转弯,使操舵失灵。当它在上午10时40分躲避即将到来的另一次袭击时,右舷涡轮机坏了。动力越来越弱,被炸坏的飞机着火燃烧,火苗直往舰桥上窜。南云忠一离开了他的旗舰,一时呆若木鸡。稍事镇定之后,他才把这个灾祸报告了山本五十六。而山本这时正威风凛凛地坐在他的旗舰“大和” 号上破浪前进。“大和”号装有18英尺1英寸的大炮,为当时世界上最大的战列舰。当初,山本以其强大的舰队为靠山,认为这次出征能稳操胜券,荣耀在望,珍珠港偷袭制胜的美梦又将重温。然而,这个惨败的消息像一个晴天霹雷,惊醒了他的黄粱美梦,使他默默无言。但山本无法抑制他的满腔怒火, 像一个输红了眼的赌棍那样, 命令驱逐舰发射鱼雷击沉了摇摇欲坠的“赤诚”号,然后又打肿脸充胖子,撒下弥天大谎,向手下所有的指挥官发出电令:“几乎已遭到全军覆灭的敌人舰队正向东败退” 。 5日凌晨, 山本又发出命令:“取消占领中途岛的行动!”

中途岛战役就这样结束了。 日本损失大型航空母舰4艘, 重巡洋舰1艘,飞机332架,兵员损失3500人。而美军仅仅损失航空母舰1艘,驱逐舰1艘,飞机147架,兵员307人。 这次海战击沉了日本大型航空母舰的半数,损失了技术熟练的舰载机驾驶员的大半。日本海军舰队虽然在战列舰和巡洋舰方面仍占优势,但已难以远离岸基航空兵的掩护进行远洋作战了。

中途岛一战,日军丧失了在战争初期夺得的海空控制权,也丧失了战略主动权。此战之后,日本被迫停止了战略上的全面攻势,放弃了对斐济、萨摩亚、新喀里多尼亚等岛的进攻作战。东条英机听到中途岛失败的消息,犹如大火焚身,惊恐不已,但他竭力控制自己,轻声地对参谋次长田边盛武中将说:“切勿把这一消息泄露出去,要绝对保密。”日军大本营深恐这次失败引起军队慌乱,不仅对陆军严密封锁消息,甚至对海军人员也保密。从沉没舰上死里逃生的水兵被集中管理,不准外出,随舰记者也遭禁闭。东京电台还大肆吹嘘占领阿留申,击沉美舰2艘,击落美机120架的“赫赫战果”。这些做法只是反映了日本帝国主义者的恐慌和虚弱本质。这次海战是美军在太平洋战争中第一次取得的决定性胜利,不仅沉重地订击了日本海军舰队,也扭转了太平洋盟军的不利态势,为美国进行反攻准备赢得了宝贵的时间,极大地鼓舞了盟国军民的土气。

在美国,中途岛之战已家喻户晓。人们把这一仗当作太平洋战争的转折点来加以庆祝。尼米兹将军在6月6日的公报中声称:“珍珠港之耻已得到部分洗雪,必须将日本海上力量打得再无行动能力,否则不算完全报仇雪恨。”正是:

中途岛上振军威,日舰主力大部摧;

东条闻讯丧了胆,只好封锁坏消息。

欲知欧洲第二战场情况如何,且看下章分解。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