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28 章 战略分歧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二十八章 战略分歧

第二战场难出笼,英国首相玩花灯;

老练圆滑施权术,战略分歧各相争。

美英苏三国在反法西斯战争中进行了有效的合作,但在开辟欧洲第二战场的问题上存有分歧。早在1941年,苏联政府就要求英国向法国北部登陆。可是英方一直支支吾吾,未给予明确的答复,只是笼统地说,英国政府在对德战争中“必将给予苏联一切可能的援助”。

1941年12月美国参战后,在领导集团中开展了这样的辩论:谁是主要敌人?是日本还是德国?舍伍德在其《罗斯福与霍普金斯》一书中证实,从“纯军事上考虑”得出的结论是,德国是头号敌人,因为它拥有“比日本大得多的工业和科学潜力”。

美国总统罗斯福,在他1942年3月9日给英国首相丘吉尔的长篇海底电报中,提过“在欧洲大陆开辟新战场的计划”。他还说:“我现在对今年夏天建立这个新战场愈益感到兴趣。”罗斯福并指示艾森豪威尔将军草拟了一项向法国北部登陆的具体计划,其中包括在英吉利海峡的最狭窄地点渡海,直接攻击塞纳河以东的加来到勒阿弗尔之间的法国海岸——不同于两年后在塞纳河以西的诺曼底地区到科唐坦半岛之间的登陆地点。预定滩头阵地要逐渐向东扩展,越过敦刻尔克,直达比利时沿岸的奥斯坦德和泽布勒赫。

总参谋长马歇尔在给罗斯福总统的备忘录中,进一步阐述了在法国北部开辟欧洲第二战场的理由:

联合国家在最近的将来只有在这里才能够准备和发动一次强有力的攻势,如果选择任何其他地方,敌人都可利用天然障碍和通往敌方中枢的不良交通网或他们苦心布置的漫长的前哨网,来对抗我们的进攻。这些障碍需要时间加以克服,然后我们的进攻才能奏效。

联合国家只有从这里才能在敌人领土上空发动为主攻开路的关键的优势空中活动。这是由于英国有一个四通八达的降落机场网,在其他地方则无法使用密集的英国空军力量,以配合这样的作战行动。

只有在这里,英国的大部分陆上部队才能同美国军队合作,共同投入一场总攻势。扬鉴于目前航运情况,不可能将大部分的英国军队运到任何一个遥远的地区,而且为了保卫不列颠群岛,也要把大部分的英国师留在英国。

在西欧,美国能够比任何其他地方集中和使用更多的兵力,这是由于海程距离和英格兰具有基地设备的缘故。

美国、联合王国和苏联的战斗部队主力,只有对付德国时才能同时使用,而且还要不失时机地出动。我们不能同时对日本集中使用兵力。

在这个地区成功地发动进攻,会给苏联的战场以最大的支持。

在法国北部开辟第二战场的计划,最初名叫“围歼”,终于改为“霸王”。其主要活动是要动用美国30个师和英国18个师。本来计划于1943年春天开始,并采用“波利乐舞”这个代号,以表示在不列颠群岛为集结必需的兵员和物资所要进行的一系列庞大的准备活动。

罗斯福总统在4月1日的军政首脑会议上批准了这项计划,并叫哈里·霍普金斯和马歇尔立即前往伦敦,将它交给英国首相和他的三军参谋长。霍普金斯行前给丘吉尔发了一封喜气洋洋的电报:“不久就要同你相见,请把火炉生起来。”这是又一次提到他经常说的契克斯的温度。

罗斯福作为政府首脑发了一封海底电报给丘吉尔:

“在通盘考虑了联合国家作战的当务之急和长远的军事问题之后,我已经得出某些结论。因为它们的性质极端重要,我得将全貌告诉你并征求你的同意。这一切都取决于我们两国间的通力合作。因此,哈里和马歇尔上将就要出发到伦敦把要点通知你。等到我得到你同他们两人交谈的结果后,我建议请斯大林马上派两个特别代表来。我希望俄国人将热情地欢迎这一计划。我想把这一计划变成联合国家的计划,而且认为还可以使它们充分配合英、美舆论的动向。”

伦敦会谈于1942年4月8日至14日举行。罗斯福总统的代表与丘吉尔和参谋长们举行了几次会议,会上详细地讨论了美国的战略计划。在4月9日英国三军参谋长委员会举行的会议上,马歇尔将军声明,美国代表这次访问的目的是“作出决定”:美国和英国的基本力量应当采取什么样的形式,以及应当在什么地方和什么时间运用这些力量。在丘吉尔的影响下,英国代表对1942年在大陆登陆的可能性表示怀疑,其中空军参谋长波特尔认为,从空中的使用观点看来,由于气象条件不好,在1942年9月实施战役是不合适的。 英国方面还企图把注意力引向印度洋和中东的危险形势。

在同英国首相会谈时,霍普金斯强调,罗斯福总统认为,美国的最新建议有重大意义, 因为美国军事领导人全面讨论了当前的国际形势后得出了这样的结论:“从战略观点看来,这一计划是所有经过研究的计划中最为有利的计划”。霍普金斯特别强调大量的美国陆军不能无限期地“闲着无事”,他们应当在同法西斯军队的实战中取得经验。

4月12日, 丘吉尔向罗斯福通报了会谈的最初结果。信中充满了乐观的语调,但是又包含着明确的保留条件。丘吉尔写道:“我热诚专注地阅读了您的关于战争前途以及拟议中的庞大作战计划的精辟文件。在原则上,我完全同意您所提出的全部建议,英国的三军参谋长也是这样。在准备发动主要攻势的同时,我们当然必须应付东方和远东逐日发生的紧急事件。”他强调英国不能完全把其它战役搁置一边,并指出了继续保卫印度洋和中东的必要性。

霍普金斯这次访问伦敦,尽管奉罗斯福之命,集中讨论英吉利海峡和海峡那一边希特勒的“欧洲壁垒”,但他还想尽可能多地了解一些英国其他方面的情况,并想寻找机会与这位“固执己见”的英国首相进一步交换意见,使其能接受关于尽早在欧洲开辟第二战场的建议。

当霍普金斯在星期六下午应约前往契克斯时,刚好是百花盛开的季节。他初次领略了英国乡间的动人景色, 久积在他心中的诗兴油然而生。 事后他告诉人说:“你只有看到这个国家春天的景色时,才开始体会英国为什么会产生出世上最了不起的诗篇。”契克斯在周末通常表现出的欢乐和魅力,这一次不见了,因为丘吉尔夫人累倒了。就是丘吉尔本人也不像平日那样精力充沛,因为灾难接踵而来,英国在中东、地中海接连失利,国内反对的力量也有所增长,在这种紧张压力下他显得疲惫不堪。在这里,作为朋友,霍普金斯就国内外问题,特别是有关开辟第二战场的问题,与首相进一步交换了意见。至于丘吉尔能听进多少,他自己也没有什么把握。

在契克斯度过周末之后,霍普金斯读了一篇从纽约寄来的足以使他警惕的报告,这是由美国政府监听巴黎无线电广播电台所得到的材料。巴黎广播电台是纳粹宣传机器中比较重要和骗人技术比较高明的一个。广播说:

“霍普金斯和马歇尔已经在英国首都商谈快十天了。根据英美新闻服务社消息,罗斯福的代表所接受的任务是要英国政府准备发动一次入侵大陆的行动。据说,罗斯福授予霍普金斯和马歇尔全权,可以向英国提供一切可能的援助,以便试图发动一次必然会重演敦刻尔克惨剧的第二次纳尔维克战役。鉴于他们一再宣称要入侵大陆,以声援只能靠希望一次春季攻势来度日的苏联军队,今天柏林军界特发表一个再明确不过的声明,其主旨就是:德国只能再一次郑重声明,希特勒邀请英国倾其全力来犯大陆,以便同德意志帝国的武装力量比比高低。柏林的人们都会记起:元首曾经向英国建议,德国愿意从欧洲大陆的任何一地后撤,以便让英国毫无困难地作一次有效的登陆。”

在这一篇由德国指使的法国广播中,有这么多准确的内容,这大有可能使人们匆促地得出结论:在契克斯的挂毯背后一定潜伏着特务,或者说,在唐宁街的青色粗呢桌罩之下必定安装着一个传声器。其实,这仅仅是比较低级的宣传伎俩而已。它显然是一条臆测的广播新闻,企图从对方激动的回答中找到一些真实的情况。这就像一个神经质的嫉妒的男人对他所怀疑的情敌说:“千万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同我老婆所干的一切勾当!”说话的人是想让他的对手大惊失色,然后轻声含糊地问道:“你是怎么发现的?”于是肮脏的秘密暴露了。这样的广播听起来很愚蠢,但在这严峻的战争中,敌人曾经试了又试。这就是纳粹宣传部长戈培尔博士惯用的宣传伎俩。

4月14日晚上10时,霍普金斯和马歇尔同英国战时内阁的防务委员会一起开会。出席的有丘吉尔、艾德礼、艾登等大臣和三军参谋长。丘吉尔主持了这个他称之为“值得纪念的会议”,充分表现出他的优雅风度和那拿手的庄严辞藻。他对由霍普金斯先生和马歇尔上将带来的美国总统的“重要提案”表示“热诚和毫不迟疑地予以接受”,说这同战争的传统原则相符合。然而,他指出当前出现的急迫问题,是德军穿过中东,同来自印度的日军有会师的可能,这是很不祥的。英、美两国必须保留相当大的一部分人力、物资来防止这种会师;目前需要这些人力物力的最重要的地点,就是缅甸、锡兰和印度洋的洋面和天空。

英国首相说,必须在联合王国进行的关于横渡英吉利海峡作战行动的庞大准备工作,难以逃脱敌人的注意,尤其是那些德国侦察机非常容易到达的英格兰南部港口的活动。不过,我们用大量谣言来掩盖真正的行动目标还是可以克服这个困难的。我们应当设法迷惑敌人,使他们摸不透我们攻击的重点、时间、方法和方向。丘吉尔认为,我们不但绝对不必设法遮掩进攻的准备工作,而且还要发表某种公开的声明:“我们两国誓以高尚的战友情谊,在一场拯救受难民族的伟大讨伐进军中,并肩作战,共同向欧洲挺进。”

马歇尔上将从英国首相的慷慨陈词中受到鼓舞。他说,他本人同霍普金斯如释重负地看到,1943年在法国北部对敌人作一次正面进攻的基本原则已经达成协议。在今后的时间里,他认为,对德空中攻势的发展和加强,会起很大的作用。他还强调说,应采用突击队对整个沿海地区不断地进行袭击,这不但能困扰和迷惑敌人,而且更重要的是,能给我们自己的军队以实战的经验。他预计在主要作战行动方面,不会缺乏军队,但确信在调拨必要的运输船只、海军护卫舰艇、登陆艇和飞机等方面会有困难。但这都是美国要对付的困难,他和霍普金斯都具有信心能够解决这些问题。

在马歇尔将军发言之后,英帝国陆军总参谋长布鲁克将军也作了发言。他和丘吉尔一样,对进攻欧洲的建议表示欢迎,但也强调日本向印度进兵所带来的各种难题。他指出,如果日本完全控制了印度洋,通往苏联的南方线路就会被卡断,土耳其就会被孤立起来,同盟国就会失去中东的石油供应,德国人就会轻而易举地进入黑海和苏联的后方高加索。

至此,英美两国就在欧洲开辟第二战场问题上达成原则协议,而进攻的具体地点、时间则未作明确的规定。但是,丘吉尔和陆军总参谋长布鲁克的讲话,尤其是他们所强调的困难,为他们日后推迟这一计划和说服罗斯福改变其决心埋下了伏笔。

就在霍普金斯和马歇尔还在伦敦的时候, 美国总统罗斯福于4月11日约见了苏联驻美大使馆参赞葛罗米柯,并将他写给苏联政府首脑斯大林的一封私人信件交给了他。

宣读了这封信后,罗斯福声称,他“是一个现实主义者,并且愿意采取具体的步骤,以便从苏联战场上引开希特勒的部分兵力”。罗斯福认为,在1942年夏天就可以做到这一点,不会延搁。总统补充说,为此目的,他已向英国派出了自己的特别助理霍普金斯,“他的任务是了解英国人对这些行动准备到什么程度”。

罗斯福在给苏联政府首脑斯大林的信中说,他有“一项极为重要的军事建议,即利用我国军队以减轻贵方”在苏德战场的“困难”。’总统写道:“我认为这一目标意义重大。”为了讨论这一问题;罗斯福建议苏联在最近期间内派遣外交人民委员和一名军事代表前来华盛顿洽谈。他说,在“最后确定我们共同行动的战略方向之前,我必须听听你的意见”。最后总统写道:“美国人民对你们武装力量的出色战斗深为感动,我们希望在摧毁希特勒的军队和物质力量方面,将给你们比现在更多的援助。”

经过研究,苏联政府同意了罗斯福总统关于苏美谈判的建议。这时,苏联对开辟第二战场的要求更为迫切,因为许多情报表明,德国军队准备在东线发动大规模的进攻。4月5日,希特勒向自己的参谋部表示,他打算在东线恢复进攻,以便击溃苏联的武装力量,并截断苏联与大部分最重要的供应来源的联系。希特勒企图扼守其战场中心地段的阵地,占领列宁格勒并与北线的芬兰军队会合,进而在战线的南段突入高加索地区。这次被认为具有特别重要意义的最新战役的目的,就是在顿河区击溃苏军,越过高加索山脉,夺取高加索石油产区。

4月Z0日, 斯大林复信罗斯福,信中指出,苏联政府同意派遣苏联人民外交委员和一名军事代表同美国总统会晤,以便就最近期间在欧洲开辟第二战场的问题交换意见。信中指出,苏联代表还将访问伦敦,同英国政府交换意见。

鉴于英国政府模棱两可的态度,苏联政府决定:苏联外长首先访问英国。在这里,苏联政府的出发点是,开辟第二战场应与从不列颠群岛实施,并要有英国武装力量的积极参加。因此,首先查明英国政府对这一问题的立场是合适的。此外,苏联还面临着一项结束与英国人关于缔结同盟条约的马拉松谈判的任务。还在4月初,人民委员就接到了英国政府关于为最后达成这一条约而访问伦敦的邀请。

1942年4月24日, 英国战时内阁召开会议,讨论苏联代表团的访问问题。会上达成了关于与莫洛托夫讨论面临的所有问题,但在他访问华盛顿之前不作最后决定的协议。同一天的下午,外交大臣艾登同苏联大使谈话时强调,英国政府希望,外交人民委员在伦敦期间,将不仅讨论“政治问题,而且也要讨论军事战略问题”。艾登以自己的名义声明,这样的讨论将对首相产生促进作用,因为目前他虽然接受了第二战场的思想,但对第二战场的时间和规模还有些犹豫和怀疑。

莫洛托夫一行在停留伦敦期间,与丘吉尔首相和其他军政要员举行了多次会晤和讨论。当苏联外长详细介绍苏联战场情况和苏联政府对尽快开辟欧洲第二战场的立场后,丘吉尔声称,无论是英国和美国,都准备“以最大的兵力”进攻欧洲大陆。他说,目前,英国政府正在研究关于在欧洲建立第二战场的问题,并将竭尽全力来实现这一任务。同时,丘吉尔强调:“一俟出现适合进攻的条件,就在西欧建立第二战场。但是,现在英国政府受到自己条件的约束。”他指出,在1942年以前,美国不可能拥有必需的武装力量。丘吉尔断言,英国和美国也不可能在这一年拥有足够数量的登陆器材。关于开辟第二战场的日期,无论美国人还是英国人,都没有作出任何决定。

5月29日, 苏联外长莫洛托夫由伦敦抵达华盛顿,并于当天与罗斯福总统举行了两次会谈。 在第一次会谈时,总统建议在第二天即5月30日,在有美苏军事代表参加的会议上讨论第二战场的问题,莫洛托夫同意总统的建议。第二次会谈时,只有霍普金斯参加,罗斯福告诉苏外长,“与许多美国人的看法不同”,他认为“必须首先打败希特勒,然后再打败日本。因此,他准备在1942年尽一切努力,以便减轻苏联对希特勒战争的负担”。罗斯福说,他就这一问题跟美国军人们商量过,一些军事专家总是看到困难的一面,因此“我们应当推他们一把”。总统接着宣布,到年底美国将拥有400万人的陆军和60万的海军。 他说,美国军人认为,进攻欧洲可以通过英国进行。因此,已经向爱尔兰派出了第一批美国军队,今后派出的人数将会继续增加。总统强调在欧洲登陆应当通过海峡进行。“要想保证进攻欧洲战役的胜利,只能在1943年进行。”

为了在某种程度上消除苏联政府可能产生的不满,总统声称,他正在说服美国军人承担风险,并以6-10个师的兵力在法国实施登陆。即使不能保证这次战役将取得胜利,但“为了在1942年援助苏联,应该作出牺牲。也许还得经受一次敦刻尔克……但是,这次战役在影响德国人的土气方面,将具有非常重大的意义。它将缓和局势, 并将进一步提高红军的士气”。总统问,人民委员对他的以6-10个师的兵力在欧洲登陆的建议持何种看法。

莫洛托夫答道,在苏德战场上,双方都集结了大规模的武器装备和军队。1942年夏季,这里将发生重大的战斗。目前红军和苏联人民的士气比战争初期更加高涨。但是,在希特勒占有数量优势的情况下,要考虑到红军退却的可能性。苏外长强调,很明显在这种情况下,盟国在1942年的援助就具有重要的意义。如果美国和英国能从苏德战场上引开40个德国师,即使不是第一流的德军师,那么,在1942年就可能击溃希特勒, 或者至少能预先决定他的命运。至于总统的以6-10个师的建议则是不够的。

1942年6月1日,美国总统和苏联外长举行最后一次会谈。罗斯福通知说,他和参谋长们讨论了登陆战役的船只问题。他说,美国政府目前正向英国派遣军队和飞机,以便在那里集结用来进攻欧洲的敌军。美国人还开始向英国派出登陆舰艇。总统表示:“我们希望在1942年建立第二战场,然而时间问题取决于船只。我们可以通过制造大量船只的办法来加速第二战场的建立。为了加快开辟第二战场,参谋长们提出,苏联政府应大大缩减它在1942—1943合同年度的供应订货单。”罗斯福说,如果把对苏联的供应由原来规定的800万吨缩减到200万吨,那可腾出大量船只,用来把美国军队、坦克和飞机调到英国实施进攻。

在会谈结束时,莫洛托夫提醒说,苏联政府派他到美国来,首先是为了就开辟第二战场的问题进行谈判的。接着他问罗斯福,他应当如何向莫斯科和伦敦报告总统对这个问题的立场。

罗斯福回答道:“我可向莫斯科声明,美国政府力争并希望在1942年建立第二战场。英国和美国都在这方面进行着大量的准备工作。加速组织第二战场的办法之一就是缩减美国对苏联的供应,以便腾出辅助吨位,把美国军队调往英国。”总统并告诉苏外长,他可以在伦敦说,美国政府等待着英国联合作战部司令官蒙巴顿海军上将和英国空军参谋长波特尔的到来,以便征得他们对在今年开辟第二战场的同意。

经过紧张的穿梭会谈后,1942年6月9日,莫洛托夫又回到伦敦。他向丘吉尔详细通报了罗斯福总统的下述思想, 即开始以6—10个师的兵力在空军的掩护下在大陆实施登陆,因为这个数量的军队较容易保证吨位的供应。同时罗斯福指出,为了第二战场的开辟,不惜冒第二次敦刻尔克的风险。苏联方面对这一建议的反应是,以6-10个师的兵力开辟第二战场是完全不够的,因为要减轻红军作战的压力,就必须从苏德战场上引开并以战斗牵制至少40个师的德军。

英国首相马上反驳说,他无论如何都不去进行新的敦刻尔克冒险,不管谁建议他这样做。 随后又声称,以6个师的兵力于1942年秋天在法国登陆的实际准备工作正在进行。为此目的,通常用于海上运输的必要的吨位已经停止使用,新的登陆舰艇已经建成。但是,这次登陆是否能够实施,将取决于当时可能出现的具体形势。丘吉尔宣称,一俟他得到罗斯福关于第二战场的建议,他就立即加以研究。

然后,丘吉尔交给苏联外长他曾答应过的一份备忘录,这份备忘录说明了英国政府为了缓和苏德战场军事形势能做些什么。关于1942年开辟第二战场的问题,备忘录中说了这样一段话:

“我们正在为1942年8月或9月在大陆登陆一事进行准备。如以前业已说明的,登陆部队的多少主要取决于有关的特殊登陆舰艇。很明显,如果为了采取行动而不惜任何代价,我们的某种行动会有灾难性的后果,而且会让敌人乘我们失败之机而大肆宣扬自己,那么,不仅对俄国的事业,而且对盟国的整个事业都没有好处。因为在事前很难说,到时候是否会出现进行这种行动的形势。我们因此无法许下任何诺言。但是,在看来是完善而明智的条件下,我们当毫不犹豫地将我们的计划付诸实现。”

在莫洛托夫离开伦敦的第二天,丘吉尔就在他的内阁会议上报告说,经过军事形势的仔细分析,他和参谋长提出了这样的结论

:“除非我们打算留在那里,否则不在法国大举登陆;除非德国人与俄国作战中再次失利,因而士气不振,否则不在法国登陆。”很明显,丘吉尔的态度已经是180度的大转弯了。

为了说服罗斯福, 英国首相又于1942年6月18日至25日飞往华盛顿,与美国总统举行了会谈。会晤开始前不久,美国海军在中途岛战胜了日本海军,致使太平洋上的力量对比出现了平衡。相反,在北非,英国人没有什么成就可夸。德意联军神速进攻利比亚,他们离埃及只有托卜鲁克要塞一城之隔了。

英国首相急急忙忙出访美国,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担心美国政府与莫洛托夫会谈以后,可能在开辟欧洲第二战场的问题上积极支持苏联。丘吉尔打算亲自说服总统放弃在1942年横渡英吉利海峡的计划并回到原来的计划——英美军队在北非登陆。英国外交常务次官卡多根在自己的日记中写道。“首相出访华盛顿是为了说服罗斯福,不论美国人对莫洛托夫说什么,实际上在1942年进攻欧洲大陆是无法完成的战役。”

6月19日至20日, 罗斯福和丘吉尔在海德公园举行了秘密会谈,参加这次会谈的只有总统特别助理霍普金斯。会谈中讨论了开辟欧洲第二战场的问题、大西洋会战的进程和许多其它问题。 6月20日,丘吉尔交给罗斯福总统一份关于盟国必须走下迫切的战略决心的照会。 照会指出,虽然正准备以6个或8个师于9月初在法国北部海岸登陆,但是英国政府“不赞成肯定会引起灾难的军事行动,因为,不管俄国处于何种境地,这对他们都没有帮助”。丘吉尔建议“对法属西北非的军事行动加以研究”,以代替1942年在法国北部登陆。首相认为,这样既可保护英国在那里的“海外”利益,又可间接地减轻苏联人的负担。

经过丘吉尔的大肆活动和说服动员, 终于在7月25日的美英参谋长联合委员会的会议上,正式确定了开展以“火炬”为代号的北非和西北非战役。这样一来,英美两国政府不顾苏英、苏美公报确定的义务,完全拒绝了在1942年在欧洲开辟第二战场的决定。为此,艾森豪威尔将军曾写道:“1942年在地中海实施任何战役,无疑会使1943年经过英吉利海峡实施大规模进攻的可能性化为乌有。”根据马歇尔将军的看法,7月决定意味着“他和哈里·霍普金斯4月离开伦敦时制定的相当可靠的战略的结束。”

西方列强政府出尔反尔,蓄意不愿在法国登陆以便尽快粉碎共同的敌人,取而代之的是实施外围行动战略,而这种战略需要的努力要少得多,而且其间接的目的是为了使苏联在与法西斯德国的单独作战中消耗罄尽。

为了缓和同苏联的关系,英美两巨头经过反复磋商,决定由丘吉尔向莫斯科跑一趟, 亲自向斯大林解释这一战略计划变更的原由。恰好,7月31日,斯大林邀请英国首相和帝国参谋长访问苏联“共商作战的紧迫问题”。为了避免关系闹僵,行前,罗斯福致电丘吉尔,嘱他如何进行这次艰难的谈判。电报说:

“非常重要的是,我们要记住我们盟友的性格,以及他面临的极其困难和危险的局面。我想,我们应当尽量设身处地分析问题,因为不可能期望一个自己的国家受到侵略的人会用一种全球的眼光来对待这场战争。首先,我们应十分具体地告诉斯大林:我们对1942年的行动步骤已经作了决定。我们不必告诉他我们拟议中的作战行动的确切性质,但我想我们应当不折不扣地告诉他,这些行动是都会兑现的。”

原计划丘吉尔在莫斯科举行谈判时没有美国代表在场,但哈里曼心想也许跟首相前往会有好处,于是罗斯福打电报授权他前往,但没有给他特别指示。因此,哈里曼随丘吉尔于8月12日抵达莫斯科。 当晚丘吉尔和哈里曼就同斯大林举行了一次长谈。在场的还有莫洛托夫、伏罗希洛夫和英国大使。讨论的中心是1942年剩下的时间里和1943年的英美战略计划,以及它们对苏联战局的影响。

当丘吉尔向苏联领导人说明了“痛击”的各种可能性,全面地解释了所以推迟它的原因,还把横渡海峡的主要作战行动计划和打算使用的兵力告诉了他。双方随即争执起来。斯大林说,如果你们害怕德国人,不愿意冒险,那就不能赢得战争。他庄严地宣告:虽然他不同意英美的主张,但他不能强迫他们行动。从这时起,西方的来客遇到了“极大的阻力”。这是哈里曼的原话。斯大林告诉他们,苏联政府对“火炬”行动不感兴趣。他带讽刺地指出,西方同盟国没有把已经答应的物资运到苏联。 他讲到苏联为在东线牵制280个师的德军所作出的巨大牺牲。他说,他认为英美派6个到8个师在瑟堡半岛登陆并不是太难的事。丘吉尔详尽地说明了横渡英吉利海峡作战所冒的风险,但斯大林毫无所动。正是在这一点上,斯大林提出这样的看法:如果英国的陆军像苏联人那样打德国兵——就像皇家空军打德国人那样—一他们就不会被德国人吓到这种地步。丘吉尔说:“只是由于俄国军队的勇敢,我才原谅了这一句话。”

哈里曼回忆说,有一次丘吉尔为了维护英美的政策,淋漓尽致地发挥了他的辞令,使英方的译员竟搁起笔来听得出神,一时忘了逐字作笔记的责任。丘吉尔却不能原谅这样的失误,他把译员狠狠地训了一顿,然后重新把他的话讲了一遍,让这个不幸的小文官记下来照翻。在这段有趣的插曲中,斯大林仰天哈哈大笑,对丘吉尔说:“我不懂你的话,但我喜欢你的精神。”此后,气氛有些和缓,但这一次会场的情绪总是不够友好。最后,哈里曼问到通过西伯利亚运送美国飞机的计划,斯大林直率地说:“光靠计划赢不了战争。”问题给岔开了。

跟着丘吉尔给他讲述了对德国轰炸的情景,还表示希望,如美国空军参加,轰炸就会大大加强起来。这样,他们两人之间才第一次有了一致的看法。斯大林主张对德国的军事设施和重要建筑要狠狠地轰炸。从这时起,紧张的气氛才开始缓和,双方对共同的目标也逐渐有了一致的认识。斯大林一句,丘吉尔一句,不多一会儿,他们两人就把德国重要工业中心大都干得精光了。

丘吉尔利用他老练圆滑的手腕,抓住这更为友好的交谈气氛,又把话题拉回到第二战场上来。他解释“火炬”行动的决定是怎样做出的,以及它的战术如何。他强调保密的必要。他说,他但愿有斯大林所享有的对报界的权力。这样一说,紧张的局面又进一步缓和了。斯大林表示担心“火炬”行动可能引起的政治反响。

丘吉尔画了一只鳄鱼,指出打它柔软的下腹(指地中海),同打它的嘴(指法国北部)是一样重要的。然后,他回到苏联战场,说我和罗斯福都正在探讨,等到我们在埃及打败隆美尔之后,或许有可能派遣一支同盟国空军参加苏联战场南线的战争。他征求斯大林对这一建议的意见。斯大林简单扼要地回答说:“我将感激地接受这个建议。”

为了整个反法西斯的利益,为了不使关系闹僵,随后斯大林总结了“火炬”行动的战略上优点,表现出他对这个作战行动所牵涉的复杂问题是了如指掌的。他具体地要求政治方面的问题要特别审慎处理,并希望这项行动能够尽快提早实行。他认为“火炬”行动在军事上有四个好处:

这将直取敌人的后方;

这会惹起法国人同德国人之间的火并;

这会使意大利失去战斗力;

这会使西班牙觉得保持中立更有利。

这次会谈长达3小时40分钟。 会后,丘吉尔和哈里曼都感到非常高兴,正如哈里曼在他的海底电报中所说的,他和丘吉尔都对斯大林理解“火炬”作战行动深受鼓舞。当他们告辞时,斯大林说:“愿上帝保佑这次创举成功!”

8月15日晚上, 丘吉尔就协同作战问题到克里姆林宫同斯大林作了最后一次会谈,双方气氛亲切融洽。这次谈话终了时,斯大林问道:“到克里姆林宫我住的房间去干几杯好吗?”虽然丘吉尔的座机准备在凌晨起飞,他当然还是接受了这一邀请, 而且在那里逗留了7个钟头,谈了各式各样的问题,包括让斯大林和罗斯福在冰岛相会的可能性。丘吉尔希望斯大林有机会访问英国,并保证给他一次“隆重的接待”。斯大林对这个邀请表示感激,并说,在这样的特殊时期,款待不是很重要的, 最重要的是胜利。丘吉尔直到凌晨3时30分才回到下榻处,然后拟了一封长电报给罗斯福,把它发了出去。

4时30分丘吉尔开始了到德黑兰去的9个半小时的飞行。对一个行将68岁的人来说,像他这样的精力可以说是超凡的。他向罗斯福通报说,会谈在最友善的气氛中结束,一种真正有意义的私人关系建立起来了。

之后,罗斯福给斯大林发了一个海底电报:

“遗憾得很,我不能参加你和丘吉尔先生在莫斯科的会议。我充分认识到战局的迫切需要,尤其是关于你自己的东线的需要。我认为。我们正在西南太平洋获得了一个日本人难以拔除的立脚点。我们的海军在那里损失惨重,但是收获和损失还是相抵的。我们将要对敌人继续保持沉重的压力。

“我深深地认识到,我们大家真正的敌人是德国,我们必须在尽可能早的时间里集中我们所有的军队和我们的威力来对付希特勒。我可以向你保证,只要关于海运的安排是人力做得到的, 都要马上做到。另一方面,8月份就要从这里运出1000辆坦克给俄国,其他急需物资,包括飞机,也在赶运之中。

“请相信我,我们正以最快的速度和最大的力量在援助你们。美国人民懂得,俄国今年在作战中是首当其冲的,付出了最大的伤亡代价,对于你们所作的杰出的抵抗我们是充满着崇敬心情的。”

罗斯福一再表示,决心以“火炬”的光辉战绩,来配合苏联军民的英勇斗争,并为反法西斯战争作出应有的贡献。到此,这场“战略分歧”的风波才算暂时告一段落。但是,关于开辟欧洲第二战场的时间问题仍未解决。正是:西方列强,反复无常,好话说尽,诺言健忘。欲知“火炬战役”的情况如何,且看下章分解。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