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26 章 挫敌锋芒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二十六章 挫敌锋芒

美国飞机炸东京,日本上下一片惊;

东洋鬼子吃炸弹,火光冲天煞威风。

自从珍珠港事件以来,罗斯福总统一直敦促他的军事参谋部寻找办法轰炸东京,以此对这场愉袭作一次小小的报复。但是,这么远的距离,要轰炸谈何容易!

若从中国派飞机,虽然不愁没有志愿飞行员,可是飞去就回不来,对飞行员来说无异于自杀。 直至1942年1月中旬,金海军上将的参谋部方才想出一个方案:从一艘航空母舰上出动陆基轰炸机去轰炸,航空母舰可以把它们载到离日本海岸足够近的海面,完成轰炸任务后,可以继续飞到中国大陆。这个想法使陆军航空队产生了兴趣。 于是,到了3月初,24组机组人员集中在佛罗里达州埃格林机场,练习在500英尺长的跑道上驾驶经过改装的B-25双引擎轰炸机起飞。这个训练任务交给了陆军航空队第一流的飞行员、当年的飞行速度世界纪录保持者詹姆斯·杜立德中校。

1942年4月2日,新服役的“大黄蜂”号航空母舰载着杜立德的机组人员,从旧金山起航。 16架B—25轰炸机,改装后增设了油箱和假机尾机关枪,小心谨慎地滑落在飞行甲板上。为了不被敌人发现,“大黄蜂”号穿过北太平洋风暴区,将在阿留申群岛和中途岛之间的一个指定地点同哈尔西海军中将的“企业”号汇合。这个被命名为“迈克特遣舰队” 在阴沉的海面上向着九州海岸以西约600英里的起飞点破浪行进。

日本大本营对美国出动这两支舰队一无所知,各机组人员自信这次任务能秘密完成。但是,三天后这种信心有些动摇了,因为他们听到了东京电台的这样一则宣传广播:“英国路透社报道说,美军三架轰炸机轰炸了东京。这种消息可笑之至。他们明知敌机要飞到离东京500英里以内是绝对不可能的。 日本国民对这种愚蠢的宣传毫不在意,正沐浴在和煦的阳光和樱花的芬芳中享受春光。”

4月16日, 飞行员到飞行甲板上报到,参加了一次特别的仪式。马克·米切尔上校把日本过去授给美国人的五枚日本勋章交给了杜立德。拿到勋章的飞行员要求把它们系在炸弹上还给日本。把这些勋章在一颗炸弹上系好以后,飞行员们用粉笔写了一些讽刺话:“我不是要火烧世界。我只火烧东京!”“请尝尝轰炸的味道吧!”这是最后一次传合会。杜立德将第一个起飞,预定在中午时飞到东京。“你们在以后20分钟或半个小时后起飞,把我炸起的火焰当作指示灯。”

最后还有一个先前谁也没有提出过的问题:如果在日本迫降该怎么办?这就由飞行员自己去决定了。杜立德不想当俘虏。“我先让机组人员跳伞,然后全神俯冲,哪个目标最上算就朝哪个目标冲去。我今年46岁了,已经活得心满意足了。”

4月17日下午, “迈克特遣舰队”离起飞点只有24小时的水程,仍未被敌人发现。 “大黄蜂”号上的甲板人员对B-25轰炸机作了最后检查,他们用起货机装上炸弹。当晚雷达发现了日本海上警戒线最外层的哨艇。舰队改变了航向,但是第二天上午7时半之后不久, 一艘敌船发现了特遣舰队,它发出的无线电警报被舰队收到了。几分钟之后,前卫巡洋舰用炮火击沉了这艘小型勤务艇。杜立德和哈尔西决定立即进攻, 即使多飞100英里可能使轰炸机不能剩下足够的油以返回中国大陆也在所不惜。他们是在进行重大的冒险:虽然日本防线即将处于警戒状态,但日本人不会料到当天就有袭击,因为特遣舰队离日本几乎还有700英里。

“让杜立德中校和勇敢的中队起飞吧。一路平安,上帝保佑你们!”哈尔西将军向“大黄蜂” 号发出信号,这艘航空母舰在上午8时之前不久调头迎风。电警笛拉响了, 杜立德中校紧紧握了一下米切纳海军上校的手, 然后对他的机组喊道:“好,伙计们,就这么着,一起出发吧!”

杜立德的轰炸机准备起飞,无论是他还是他的飞行员同伙,都是第一次尝试从猛烈摇晃的航空母舰飞行甲板上作微妙的起飞。“那天上午,风在怒吼,海在咆哮,蔚蓝的海水在航空母舰两侧迸裂出一簇簇浪花,”哈尔西海军中将在回忆那个危急关头时说。 “吉米率领他的机组起飞了。7时25分,当他的飞机在‘大黄蜂’号的甲板上嗡嗡起飞的时候,特遣舰队的甲板人员没有一个不在帮他飞到空中去。”

电影名导演约翰·福特中校和他的摄影组正在拍摄,这时机动牵引车开始把飞机牵到起动位置。 第一架飞机——杜立德的飞机——面前的跑道只有467英尺。每架飞机上都额外加了10罐5加仑装的汽油, 主油箱加得满满的。杜立德开足气阀发动了引擎,轰鸣声之大,使有些飞行员直担心他把引擎烧坏。机轮挡板移开了,飞机向前冲去, 左轮沿着飞行甲板左舷侧的白线跑着。这架B-25轰炸机,左翼伸在母舰的左舷外,摇摇摆摆地迎着强风朝前驶去,襟翼张开着。

别的飞行员紧张地看看,不知这股强风的力量能不能帮助杜立德及时升空。如果杜立德都飞不了的话,他们肯定也不行。B一25开始加速了,在有些飞行员看来,杜立德的加速似乎慢得令人心急火燎。但是,就在母舰舰首被浪头抬起来的那一刹挪,飞机猛地升空了,轮下只剩下几码跑道。此时是早晨7时20分。

杜立德的飞机转过弯来从低空飞过“大黄蜂”号,直接朝东京方向飞去。舰上的人群不由自主地发出一阵阵欢呼。其余的轰炸机也一架一架沉重地上了甲板,每一架升上天空时看着他们起飞的人都出了“一身冷汗”。一切顺利。可是当最后一架飞机被拖到起飞线时,一个甲板水兵突然失足,飞机往前冲时的气浪把他吹得像败草似的乱转,以致左手被左螺旋桨绞断,幸好人被摔到了旁边。飞行员感到震动,回头一瞧,只见一位水兵躺在甲板上。机身摇晃了,他急忙扳动操纵杆收缩襟翼。飞机挣扎着滑出了跑道,只见它往水面跌了下去。舰上的人都以为飞机会掉入大海,可是接着又看到它贴着海浪在飞,众人这才松了口气。飞机隆隆地升高了,转过弯来向其他飞机追去。时间是午前8时20分。

特遣舰队转向东驶, 杜立德率领他的B一25米切式轰炸机向西飞去,执行后来人们形容的“轰炸和燃烧日本工业心脏”的使命。经过介绍,每一个飞行员都知道了各自所要轰炸的军事目标。杜立德对他的同伴说,万一他的飞机被打坏了,他就“寻找一个飞机坠毁能造成最大破坏的目标,开足马力猛栽下去”。

东京大本营虽然知道空袭要来了,但是按巡逻艇“日东丸”报告的方位来判断,敌机再过上一天才能到达。所有能出动的飞机都奉命进入戒备状态,计战斗机90架,轰炸机116架。近藤信竹中将奉令立即从横须贺海军基地出发,率重巡洋舰6艘、驱逐舰10艘去截击美舰。午前9时45分,一架巡逻机报告说,在离本土约600英里的上空发现一架向西飞行的双引擎轰炸机。但是,谁也不相信这个报告;美国的母舰上没有双引擎轰炸机。空袭最早也得到次日上午才会来临,因为那时敌母舰才能开到离海岸300海里以内。日本举国上下正沉浸在“胜利的狂欢中”,几乎没有人相信,美国飞机能到东京上空进行轰炸。

说来也凑巧,就在最后几架轰炸机飞离“大黄蜂”号的时候,东京开始防空演习。这次演习气氛松懈,连警报也没拉。市民们不理会警防团要他们躲进防空洞的通知,竟有人骂他们是“庸人自扰”。到了中午,演习结束。大部分警报汽球已收了下来,三架战斗机在东京上空懒洋洋地盘旋。那天是星期六,天气既晴朗又暖和,警报一解除,街上很快又熙熙攘攘,挤满了买东西和出来游玩的人群。

几分钟后,杜立德飞到日本沿海,比预定航线往北偏了80英里。他折向左方。在飞机后部的领航员卡尔,怀尔德纳开始观察有无迎击的战斗机,但是只发现了几架在上下翻腾的教练机。当飞机掠过乡村田野时,他发现人们对这架飞机谁也没有在意,照样干着自己的事。在经过一个兵营时飞得很低,可以看见那里的一群军官,身边的军刀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那天中午,恰好日本法西斯头子东条正乘着一架飞机去视察水户航空学校回来,准备切过美机飞来的航线在附近一个机场降落。这时从右方来了一架双引擎飞机,东条的秘书西浦大佐觉得这架飞机“样子挺怪”。飞机飞近了,连飞行员的脸都可以看见了,他猛然醒悟,大喊:“美国飞机!美国飞机!”东条大惊失色,不觉出了一身冷汗。

中午12时30分整,杜立德到达了目标上空。在进行低飞轰炸时,弗里德·布里梅用瞄准器投下了第一颗炸弹。随后,飞机一架接着一架飞过市空,把炸弹扔了下去,没有遇到战斗机或高射炮火的有效抵抗。除了看弹区及其附近的人们之外,东京的市民都以为美机这场空袭不过是逼真的防空演习的高潮。学校操场上的孩子和闹市街上的市民还向头顶的飞机招手。他们错把美机上红、白、蓝三色的圆型标志,当成了旭日标志。没有一架飞机被击落。轰炸机飞过皇宫,没有投弹。机组人员曾经用纸牌抽签,看由谁去光顾日本天皇的住所,但是杜立德下了明确的命令,除了不炸医院和学校外,对皇宫也不要炸。

美国轰炸机“光顾”东京,使日本举国上下极为惊恐。战争狂人东条英机对海陆军未能加以防范大发脾气。他认为这是“皇军的耻辱”。山本大将对此又惊又愧,他把追击美舰的任务交给参谋长宇垣去指挥,自己关在房间里不肯出来。侍从长近江兵治郎从未见过他脸色如此苍白,精神如此颓丧。宇垣将军当晚在日记中写道:“我们必须查明敌机的型号和数量,从而改善未来对付敌人攻击的反措施。总之,今天胜利属于敌人。”

这次空袭摧毁了90座建筑物,就物质破坏而言,虽然价值不大,但对这个世世代代以为日本本土不会遭受攻击的民族,在心理上引起了难以言状的震动。日本报纸声称,这次空袭“彻底失败”,可是却把杜立德等人描绘成魔鬼模样,说他们:“鬼鬼祟祟地进行非人道的、嗜杀的狂轰滥炸”,残酷地对居民和非战斗人员进行扫射,表现出十足的“魔鬼行径”。实际上这是对日本侵略暴行的绝妙的讽刺。

这次空袭东京成功,使珍珠港事件以来感到颓丧的美军士气为之一振。这个行动好像在保证美国即将采取进攻姿态了。各个战场上的盟军,以及每个俘虏营里的俘虏们都感到了新的希望。美国各报都用大字标题报道了空袭消息。《洛杉肌时报》在标题上得意洋洋地宣布:“杜立德立奇功!”罗斯福惯于妙语惊人,这次他宣布说,美国的轰炸机是从“香格里拉”起飞的。为这次空袭感到兴高采烈的美国公众听了更加开怀。

轰炸东京最深远的影响,是对日本帝国参谋本部的巨大心理冲击。陆、海军将领们丢尽了脸,他们由于愤怒作出的过分的反应,终于导致一系列的战略失败。陆军立即削减在中国大陆前线的空军力量,把战斗机群调回保卫本上岛屿。海军参谋本部的成员感到极为羞耻。海军参谋长南云原来对即将到来的中途岛战役一直有不同的考虑,现在却接受了山本的观点,即除非把攻占太平洋中部岛屿以扩大日本的边防当作当务之急,否则整个帝国海军很快就要进行全面巡逻,阻止美国航空母舰对日本发动进一步的袭击。轰炸东京之后两天,帝国参谋本部决定准许联合舰队进攻中途岛。这次战役提前到六月的第一个星期进行,紧接着预定攻占莫尔斯比港的登陆作战和在所罗门群岛建立基地的活动就开始了。将这三个背靠背的入侵行动安排得很紧很紧,不留任何回旋余地,这也就使每一个行动铤而走险。

为了实施这一野心勃勃的计划,山本几乎把联合舰队的所有军舰都派出去了。这就产生了大量的无线电信号,为美国海军赢得一场出乎意料的然而却是至关重要的秘密胜利提供了机会。虽然当时美国没有可与日本匹敌的海军力量,却在秘密电子战方面拥有巨大的优势,而电子战恰恰是在辽阔的太平洋战场上取得战术优势的关键。这种情报提供的重要线索,使尼米兹海军上将得以集中他的有限的海军力量,逐个对付敌人的行动,从而破坏了日本南下和西进太平洋的企图。

日本联合舰队疯狂地追逐哈尔西海军中将正在撤退的特遣舰队,为情报分析增添了许多材料,美国正在费力地将这些拼凑在一起,以便揭开日本在第二阶段行动的秘密。从阿拉斯加到澳大利亚,环绕太平洋的一系列无线电站的监听者,从空中接收川流不息的密码电报,然后通过电传打字电报机发给华盛顿海军部情报处为萨福德海军中校工作的密码破译人员,或者发给在珍珠港工作的、由罗彻福特海军少校领导的规模较小的太平洋舰队作战情报处。

破译密码电报的实际过程,是一项十分艰巨的任务,必须依靠人的聪明才智和国际商用机器公司制表机的不断摸索。对于华盛顿和珍珠港情报处的密码破译员来说,在日本舰队三天徒劳追逐期间截收到的大量电报是很大的收获。大量的呼叫信号告诉他们,山本联合舰队的每一艘军舰几乎都已出海,而且这次大规模行动的目的也暴露了,有价值的洞察弄清了许多五位数密码的意义,以致每天能破译截收到的全部密码电报的1/20。 这些情报,加上比较容易破译的密码电报中收集到的情报,开始描绘出一幅有关敌人部署和意图的清楚的图画。

在1942年的这几个危急的星期里,德怀尔和罗彻福特一起昼夜24小时值班。罗彻福特经常在地下室里一呆就是好几天,靠三明治和咖啡维持体力,睡在制表机之间的帆布床上。在这里,人和机器高度集中的工作,只有华盛顿海军部情报处和麦克阿瑟司令部的密码破译员才能相比。这三个单位的联合工作,已经使太平洋舰队航空母舰特遣舰队能够在截收到的日本关于目标地区上空气候的报告的帮助下,对这些目标进行袭击。无线电情报还帮助特遣舰队炸毁了夏威夷和中途岛之间的弗里盖特暗礁,原来特遣舰队探出那儿有一艘日本供应船,这艘船曾给袭击瓦胡岛的水上飞船加过油。假如日本人再派一艘供应船到那个锚地,他们必定会惊讶不已。

太平洋舰队情报部根据罗彻福特的作战情报处提供的情报,全面掌握了日本海军的动向。日军预定在5月3日或该日前后在新几内亚——新不列颠——所罗门群岛登陆。预计入侵日军将有20支部队,掩护力量有几百架陆基飞机和一支巡洋舰队,此外还有第五师的两艘航空母舰和一艘新型的航空母舰。日军的目标显然是控制珊瑚海至澳大利亚的通道,而这正是美国竭力加以保护的。这样一来,美、日两国的战略计划正好针锋相对,这就导致了所谓珊瑚海之战和以后的一系列战事。

珊瑚海在澳大利亚和新几内亚以东。 早在1942年2月,日军占领了新不列颠岛及其良港腊包尔之后,就想占领新几内亚东部的莱城和萨拉莫亚,尤其是它的重要的海空军基地莫尔兹比港,以便保障腊包尔的安全;而袭击澳大利亚北部的飞机场,就为以后进犯新喀里多尼亚、斐济和萨摩亚奠定了基础。同时,日军还企图占领图拉吉,利用它作为水上飞机基地,以掩护莫尔兹比战事的侧翼,为以后向东南扩张创造条件。

对美、英来说,保住莫尔兹比港至关重要,它不仅能保障澳大利亚的安全,而且也是将来反攻的跳板。美国海军上将弗莱彻指挥的舰队,以两艘航空母舰“约克顿”号和“列克星敦”号为核心,就在这一带水域活动。5月3日,日军在图拉吉登陆,并占领了这个小岛。第二天,美国飞机按照破译人员提供的情报对它进行袭击,炸沉日本小型舰艇4艘。这次袭击向日军表明,美国航空母舰队就在附近水域活动。

5月7日上午10时左右,日美两国舰队在米西马岛(新几内亚东面)附近进行第一次空战。美国飞机向日本航空母舰“祥凤号”(

1.2万吨) 投下炸弹13枚和鱼雷7枚,击中了要害,几分钟内使它沉没了。这是珍珠港事件以来, 美国击沉的第一艘日本航空母舰。7日下午,日本舰队司令官决心在美国航空母舰阻击日本登陆部队之前把它们消灭掉。他们挑选了长于夜战的飞行员27人, 每人驾驶一架飞机于下午4时15分去袭击美国的航空母舰。结果日机被击落10架,另有11架在夜间返航时误入海中,只有6架安全回到母舰上。

吃了败仗以后,高木将军决定暂时向北撤退。数小时后,他以26海里的时速又朝美国航空母舰开来。5月8日拂晓,他派出20多架飞机前往搜索。历史上第一次航空母舰对航空母舰的战斗眼看就要发生了。弗莱彻有雷达,但他的航空母舰配合作战才不到一周;高木没有雷达,但他的航空母舰作为一个分舰队作战却已有半年之久。弗莱彻有122架飞机,高木121架,双方旗鼓相当。高木略占优势,因为他有浓云掩护。

弗莱彻首先下手。 8时15分,一位搜索机飞行员发现了日本的突击舰队。他在舰队上空盘旋,数清舰只数目,然后用无线电报告:

“两艘母舰,4艘重型巡洋舰,多艘驱逐舰,朝120度方向行进,时速20海里。方位约北东175海里。”

就在同时,日本人也发现了美国舰只。70架飞机集中轰炸了弗莱彻的两艘航空母舰。一颗炸弹炸中了“约克敦”号的起飞甲板,但舰上人员很有办法,很快把火控制住了。“列克星敦”号却没有那么幸运,它的左舷中了两颗鱼雷,前甲板和烟囱也中了一些小炸弹。

在这次空袭中,双方都损失惨重。战斗在正午前结束。这是在敌对舰只未打照面也未直接交火的情况下进行的第一次海战。看起来是弗莱彻胜利了。他击沉了一艘轻型航空母舰,一艘驱逐舰和三艘小型舰只,自己损失了一艘驱逐舰和一艘油船。就在这时,两声巨响,受伤的“列克星敦”号被炸得东摇西晃,火焰熊熊。到中午12点47分,舰内机舱发生爆炸,引起大火,于是舰上人员迅速撤离。8日下午7时56分,美国自己的一艘驱逐舰奉命发射五枚鱼雷把它击沉了。海军官兵们,怀着依依不舍的神情向它告别。“它沉啦,’一位海军军官说,“它没有翻倒。它是昂着头沉下去的。亲爱的老‘列克’。它直到最后不失为一位贵妇人。”

这时,日本第四舰队指挥官井上成美决定撤回整个舰队,进攻莫尔兹比港计划无限期延迟,因为他仍怕进攻舰队遭到美国舰队的袭击。当日本联合舰队司令接到这个报告时,感到困惑不解,山本五十六命令井上继续追击,消灭残敌。大本营海军司令部也对第四舰队的行动不满,军令部总长永野修身大为恼火,当即命令井上成美追击美国舰队。但美舰已漂洋而去,无影无踪了。在这次海战中,日本损失飞机105架,美国损失81架。珊瑚海之战是日本自发动战争来,侵略锋芒第一次受挫,这对美军土气起了一定的鼓舞作用。《纽约日报》宣称:“太平洋大战,日军大败,日舰沉没或重创者达17至22艘;敌寇溃逃,盟军猛追。”弗莱彻将军的部队,成功地挫败了日本南下以便控制珊瑚海和澳大利亚的海上通道的战略计划。自珍珠港事件以来,日本海军不可战胜的神话第一次遭到沉重的心理打击,这是一个将使战略力量对比发生重大变化的事件。

美国太平洋舰队总司令尼米兹宣布,这是“一个将产生决定性的具有深远意义的后果的胜利”。它决定性地削弱了日本联合舰队的优势,并将严重影响山本海军大将谋求在中途岛同太平洋舰队摊牌的行动计划。正是:珊瑚海上敌受挫,战略转折运筹中。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章分解。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