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三章 初入宫廷崭露头角 第 8 节 喜得龙子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八节 喜得龙子

十个月后,兰贵人为咸丰生了载淳小皇子。从此,母凭于贵,小安子乐不可支。

自从有了兰贵人,皇上冷落了皇后,皇后独守空房,但她母仪天下,不与嫔妃争风吃醋,表现出宽宏的气度,这使得咸丰更敬她,甚至在皇后身上看出皇额娘的影子。这种尊敬后来演变成了一种疏远,曾经有一度,一连三四个月,皇上都没有和皇后在一块呆过,原来的那种夫妻间的亲密关系笼罩了一层阴影。咸丰也希望皇后生个皇子,以承大业,但随着他们感情上的疏远,夫妻生活很不和谐,皇后始终也没能怀上皇子。其他几个嫔妃,如丽妃、婉嫔、寿贵人、容贵人等更少见皇上,偶而宠幸一次,也是“不留”,即太监将嫔妃从皇上寝宫送回自己的卧室后,敬事房使个花样,她们便怀不上孩子。丽妃幸运怀上龙种,却生了个公主,令丽妃哭了几天几夜,怨恨自己肚皮不争气。

兰贵人得到皇上的新宠,日日夜夜伴驾,自然“近水楼台先得月”。不出半年,她发现自己身体有了变化。开始几天厌食,特别怕油腻食品,有时甚至一见到御膳房端来的饭菜就恶心。又过了几天,她开始怕冷,明明是初夏,风和日丽,别的妃子已穿的很单薄,而兰贵人却捂个厚旗袍还冷得打寒噤。她整日懒洋洋的,一动也不想动。她想也可能是夜夜伴驾太累了,休息几天便会好的。兰贵人不是没想过怀上龙种,可自己的“那个”这个月还有过,她不曾知道有少数妇女怀孕以后依然有一两次的“例假”。这天晚上,皇上仍然是别的嫔妃连考虑都不考虑,唯独要兰贵人到乾清宫。安德海带着一个力气大一点的太监去“抬”兰贵人。(皇上招幸嫔妃,是由太监将沐浴后赤身裸体的嫔妃用红毯子层层裹严抱进乾清宫皇上龙床上的。)

兰贵人早料想到皇上今晚依然要揭她的头牌,吃过晚饭,便早早沐浴、更衣、梳妆打扮,以待宣召。刚才沐浴时,兰贵人泡在热水中显得四肢乏力,头晕脑胀,一阵阵恶心,她想可能是水热淌汗所造成的,这会儿她坐在窗下呼吸着新鲜空气,显得好受多了。安德海尽责尽职地为皇上和兰贵人效劳,他看到自己所选中的女人被皇上宠幸,并日益战胜其他嫔妃,甚至大有超过皇后之势,心中不觉十分高兴。他天天都在盼兰贵人早生龙子,母凭子贵,兰贵人若能登上贵妃的宝座,她安公公也必然飞黄腾达,当个太监总管还是有希望的。他与“兰姐姐”是心照不宣,各怀鬼胎,一丘之貉罢了。他巴不得成丰天天宠幸兰贵人,他天天都在祈求上苍赐给兰贵人一个皇子。

小太监裹着兰贵人一路奔至乾清宫,路上,兰贵人一阵阵眩晕,“哇”地一声,吐了出来,胃里似翻江倒海,难受至极,无奈,安德海只好让小太监将兰贵人送至小西厢房,自己回乾清宫如实禀告皇上。

“皇上吉祥,奴才刚才去接兰贵人,途中兰贵人身体不适,无力伴驾,奴才已将她送回,望万岁爷恕罪。”

安德海绘声绘色地描述着兰贵人如何如何的难受,以减轻兰贵人的罪过。咸丰正在焦急地盼心爱的人来欢聚,一听说她不能来,心里不免有些不悦,龙颜微怒。他独自一人入眠,无奈难以入眠,他细细回味这几个月来与兰贵人的柔情蜜意,顿时心潮起伏,越想越觉得兰贵人可爱,她风情万种,娇媚艳丽,比皇后和

其他嫔妃都可爱。想到这里,咸丰再也忍不住了:

“安公公,传太医到坤宁宫小西厢房给兰贵人诊治。”

皇上口谕传太医,安德海连忙领旨承办,一路上他高兴至极:

“咦,好,这是好的征兆,说明万岁爷心里放不下兰贵人。

老天爷呀,求求你,让兰贵人心想事成。”

太医匆匆赶到兰贵人那里,他不敢怠慢,细细地把脉。太医脸上流露出一丝微笑,安德海全看在眼里了:

“好,有门儿,八成是有喜了。”

太医收拾好医包,“扑通”一声跪在床前:

“恭喜兰贵人,兰贵人呈的是喜脉,已两月左右。”

安德海向她的“兰姐姐”挤了挤眼,兰贵人微笑着回了“安弟弟”一个媚眼。大医随安德海赶赴咸丰寝宫,他要把天大的喜讯告诉皇上。安德海刚跨进咸丰的卧室,便用一种欢快的语调报告喜讯:

“皇上大喜,兰贵人呈的是喜脉。”

咸丰一听这话,顿时龙颜大悦,连忙追问大医,以求证实这喜讯。太医跪在地上也面带笑容,点头表示情况属实。咸丰登基五年了,虽后宫嫔妃也曾生育过,但都是公主,至今没见一个阿哥,咸丰早已心急如焚,他真的希望新宠兰贵人能给他生个皇儿, 以承大业。当下,咸丰一高兴,重重赏了太医纹银200两,赏安德海纹银100两,并赐给他玉如意一只。

第二天,咸丰不顾九五之尊的礼节,由安德海引路亲往坤宁宫探望兰贵人。咸丰刚入小西厢房,便皱起了眉头,与坤宁宫皇后娘娘的卧室比起来,兰贵人的住处简直是太寒酸了,屋子又低又窄,床上被褥也令人失望。他看见兰贵人正斜倚在床头,一脸的倦容,昔日的风采不见了,她脸色蜡黄,又眼微肿,头发散乱,嘴唇干裂。兰贵人没想到咸丰能亲驾探病,安德海也没来得及事先通报一声。

随着小太监的一声:“皇上驾到。”咸丰便走进了屋子,兰贵人急忙下床跪拜接驾。咸丰哪肯让怀有身孕的兰贵人如此跪拜,连忙上前扶起兰贵人,挽至床上,安顿她躺倒。

咸丰环视一下,他再次皱起了眉头,他可不愿皇子在这简陋不堪之地降生,便立即口谕,将兰贵人移居储秀宫。这坤宁宫在东,储秀宫在西,所以几十年后,两宫太后“垂帘听政”,人们便称“东宫”和“西宫”。

住进储秀宫的兰贵人经过一段时间的悉心调养,脸色好看多了,经敬事房记录推算,预产期应是年前、年后,为了安胎,咸丰不再招兰贵人伴驾,他虽有其他嫔妃伴驾,但并没忘了怀着龙种的兰贵人,隔三五天便亲驾探视,每天都令安德海前去问安。兰贵人顿时抖了起来。她默默地祈祷着:

“老天爷保佑兰儿生一阿哥,若能如愿,日后我定报答老天爷的大恩,来生做牛当马也心甘情愿。”

妊娠反应很快就过去了,兰贵人的胃口大开,她不消几日便养得白白胖胖,怀孕已经是六个多月了,她行动不便,整日懒得出门,调养身子以待龙子。奉皇上口谕,安德海每日上午来探望兰贵人,两人明知是主子与奴才的关系,而背地里是姐姐与弟弟相称。这日,安德海按时来到了储秀宫,她见宫女们不在,小心地对兰贵人说:

“姐姐,不如弟弟陪你去太庙一趟,给菩萨烧柱香,以求菩萨赐姐姐一皇子,如何?”

兰贵人一听,安弟弟说的也有道理,便挺着个大肚子,带了几个宫女、太监去烧香,安德海随同前往。到了庙里,兰贵人费了好大的劲才跪在佛像前,她虔诚地磕了三个响头,宫女立在旁

边上了几柱香。兰贵人心里默默念诵:

“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叶赫兰儿向你祈求,来年春赐我一皇子,让他一统大清江山,赐他荣华富贵,等真龙天子降临之后,兰儿一定还愿,为你再塑金身。”

安德海立在兰贵人的身后,也双目紧闭,默默祈祷他的兰姐姐能如愿以偿。从太庙回来,胎儿在腹中拼命地跳动,兰贵人将手放在腹上,安慰胎儿,可胎儿越跳越凶,仿佛兰贵人的五脏六腑都被搅乱了。

“这孩子,怎么这么不听话,你真是和额娘过不去。”

兰贵人不禁无人自笑,天底下哪个孩子不和娘亲,自己的孩子怎能偏和自己对着干呢?兰贵人万万没想到,十几年后,这个皇子确实与她背道而驰,搅得她心烦意乱。

兰贵人怀的这个龙子就是后来的同治皇帝。同治皇帝是中国皇宫中出生的最后一位皇帝。从此之后,皇宫里再也没有出生一个龙子,同治的出生给中国绵延2000多年的封建帝王的后继人划上了一个句号。同治皇帝婚后生活受到慈禧的限制,他没有子女,而光绪与宣统二帝也均无后代,被世人称为“宫荒”、“国统三绝”。同治的出生为中国封建帝王制度的灭亡拉开了帷幕。

咸丰六年,即1856年,新年伊始,天上下着鹅毛大雪,人们沉浸在新年的欢乐气氛之中。紫禁城储秀宫内一片繁忙,宫女、太监们在太监总管韩玉来的指挥下,有条不紊地做着各种各样的准备工作。安德海更是忙得不亦乐乎。前20天,兰贵人突然感到不适,下腹疼痛难忍,据敬事房记录来推算,离预产期还有一个多月,经太医诊断,并不是由胎气所致,她又不闹肚子,病从何起,究查不出。咸丰自登基以来,众嫔妃之中只有丽妃生过一个公主,后妃18人再无人生育,这在历史上实属罕见。咸丰盼子心切,唯恐兰贵人出事,便亲自到太庙上香,求得神灵的保佑。咸丰磕了响头,让安德海替他抽上一卦,结果交词解释为:“上苍赐天子一麟儿,麟儿不愿以贵人为母。”

咸丰似大彻大悟,原来是小皇子在娘胎里抗议皇父至今没给皇额娘嫔妃封号,于是咸丰顾不了许多,立即封兰贵人为懿嫔。

嫔仅次于妃,兰贵人因生子不仅住进储秀宫,而且轻而易举地荣升了一级,她尝到了母以子贵的甜头。

据说,那卦上所述是安德海事先安排好的,他为了个人利益,借兰贵人加封给自己搭台阶,而兰贵人下腹疼痛乃早产的征兆,后来吃了大医开的几付安胎药也就化险为夷了。兰贵人被封为懿嫔,身价抬高了,从此太监、宫女们再没人敢提“兰贵人”三个字,甚至后来宫中忌讳“兰”字,凡是有“兰”字或这个字音的,一律都要改称。可见,慈禧忌讳别人提及她的旧事,她认为那一段往事并不光彩。

按清宫规定,嫔妃怀孕,一般要到八个月才开始派专人看护,日夜观察孕妇的动静,这叫“上夜守喜”,进行临产前的各种准备工作。但懿嫔的“上夜守喜”早开始了两个月,只有六个月多一点,内务府就派专人筹办分娩事宜,所以刚入腊月,储秀宫就忙了起来,一直到三月初九才真正达到高潮。咸丰生怕孕妇孤独,不开心,影响胎儿发育,便下口谕将懿嫔的母亲接到宫中陪伴懿嫔。安德海领旨欣然前往朝阳门芳嘉园去接叶赫老太太。

这老太太是位汉人,是叶赫惠征在合肥时娶的合肥姑娘,她虽嫁惠征,但长期不在旗人圈子里生活,对满蒙生活习惯十分陌生,安德海便耐心地给老太太传授旗人的生活习惯,宫中礼节,老太太还真下劲学了不少日子,初步学会了旗人习俗才敢进宫。懿嫔很是感激安德海,不然母亲是万万不能入宫的。老太太入宫时把二女儿也带进了储秀宫,这个二女儿就是后来七王爷醇王府的福晋,她嫁给咸丰的七弟,是姐姐懿嫔一手导演的。

母亲和妹妹及随行两个老妈子由安德海带着从巷震门接入储秀宫。懿嫔自从入宫以来,几年间未见到母亲一面,她是秀女。

贵人,不允许回娘家探亲,同时娘家的人也没资格进宫看她,亲人由一道紫禁城相隔离,自然思念之情极深,多亏自己肚皮争气,怀上皇子才得以和母亲相见。母女见面,自然是一阵悲伤。女儿入宫时是女儿给娘磕头,娘进宫后是娘给女儿磕头。懿嫔坐在储秀宫的正厅软榻上,母亲和妹妹跪在下面,着着实实磕了三个头。懿嫔连忙唤起母亲,安德海搀扶着叶赫老太太站了起来。

懿嫔见左右并无其他宫女、太监,便让安德海将老太太扶到自己身边,让母亲倚靠在软榻上。懿妃几年没见母亲,母亲的变化实在是很大,先前花白的头发至今已经全白了,眼睛也变得又黄又浊。这些年来,做秀女时并没有什么月饷,升至贵人、嫔才有不多的月饷,有时她也托安德海偷偷给娘送一点回去,无奈家里花销大,收入小,弟弟妹妹还不能自食其力,送回去的一点钱仅能维持生活,并不十分宽裕。

母亲看着女儿也心潮起伏,这个女儿从小就不服输,后来稍大一些便帮助父母操持家务,也算个孝顺女儿。女儿刚一入宫那两年连个音讯都没有,母亲也曾托人打听过,回话一律是“过得不错”。其实,做母亲的心里比谁都清楚,若真的女儿“不错”,她会想方设法帮助家里的。一年前,安德海第一次找至芳嘉园送了些银两,老太太急忙问长问短,从安公公口中得知女儿真的过得很好,老太太才放了心。这一年来,总是安德海来回捎个话,送些银两,老太太也挺感激这位安公公的。

懿嫔替母亲抹去热泪,自己也撩起衣角来擦泪。本来入宫以后,兰儿逐渐改掉了生活中不良习惯,宫中的礼节、规矩她已运用娴熟,可今天这一激动,竟忘了手中还捏着个湘绣手帕,竟用软缎旗袍擦眼泪。

安德海见母女情切切、意绵绵,便也知趣地退了下去,回乾清宫去了。却说懿嫔和母亲、妹妹无拘无束叙了别后情,母亲关心女儿的身体健康与心情愉快,而懿嫔关心的却是叶赫家族的兴衰荣辱。母女俩虽说的不是同一个主题,但都反映出至亲的最真挚的爱。

“兰儿,你怀的是龙种,可不同一般呀,你要加倍爱惜自己,将来给皇上生个白白胖胖的儿子,你这一生就什么都有了。”

“女儿明白,娘,妹妹也不小了,你可千万不要给她乱找婆婆,等我生了孩子,身体一旦恢复好,我便找个机会向皇上提一提。他的七弟奕寰,尚未婚配,他的年龄与妹妹相仿,他又漂亮,又善解人意,就住在宫里,如果妹妹能嫁给他做七福晋。也是妹妹的造化。”

懿嫔用眼瞟了一下妹妹,她与妹妹虽是一母所生,但妹妹的长相和性格与她都有较大的差异,妹妹温文尔雅、宽宏大度,后来确实做了七福晋。七福晋与醇亲王奕寰感情笃厚,他们的长子就是后来的光绪皇帝。

被姐姐这么一说,妹妹不好意思,红着脸低下了头。懿嫔接着和母亲说悄悄话:

“如果菩萨保佑我,为皇上生一个阿哥,以后就不愁荣华富贵了。弟弟桂良年龄还小,不过,母亲一定要教导他认真读书,将来给他谋个一官半职。”

安排好弟弟、妹妹的去处,懿嫔确实感到累了,她便告母亲告辞,回卧室歇着去了。

安德海离开储秀宫,他没敢耽搁,径直奔向内务府,还有一项工作没做呢。眼见着鼓嫔要临盆,他受咸丰之命来通知内务府派人“刨喜坑”。“刨喜坑”是满族生子的古老习俗,就是挖一个坑,用来掩埋胎盘和脐带。“刨喜坑”首先要找一个会看风水的

先生在储秀宫里先定“吉位”。内务府立即派钦太监博士张熙看风水,定吉位。安德海领着张熙到了储秀宫,最后选定储秀宫后殿明间东边门为“大吉”之地,因此,内务府营造司的三名首领太监在吉位上刨了“喜坑”,又带着两名专门选来的姥姥, 在“喜坑” 前念喜歌,然后往里放了一些筷子、红绸子和金银八宝,取其“快生吉祥”之意。

这“喜坑”定在东门边,是当年风水先生张熙所定,他在选吉位时,并没意识到将来会有个“东宫”与“西宫”两宫太后,无意中将懿嫔皇子的胎盘埋在东旁。后来慈禧心里却有很大的阴影,儿子不跟她亲,而与东宫慈安十分亲密,原来是吉位定得不好。

正月二十八,内务府又送来精奇呢妈妈、灯火妈妈、水上妈妈各十名,懿嫔从中挑选了几位备用。这些妇女都是旗人,而且是从镶黄正黄旗中精心挑选出来的,她们必须有生男孩的经历,而且又谙熟接生之道。这些人从二月初三清晨六时起,便日夜守候在储秀宫,配合太医院派来的六位御医,共同完成接生之重要工作。

预产期在三月中旬,新生皇子所用的衣物、尿布也已准备齐全。尿布是用白细棉布做成的,而且每一个尿布的角上都绣着一个“龙”字,表示为皇子所用。这些东西满语叫“吗哪哈”。各类物品齐全,面料和做工也十分考究。其中包括:春绸27件,白纺丝小衫四件,单幅红春绸一块,红兜肚四个,潞绸小被18床,蓝高丽布褥十床,蓝扣布褥一床,蓝高丽布挡头长褥一床,白高丽布挖单33个,白漂布挖单三个,蓝素缎挡头两个等等。

做这些东西, 共用各种绸料156尺,各种布料十匹,30个宫女做了整整20天才完成。

三月初九为预产期,人们都在拭目以待这一天,可三月初九己到了,储秀宫里的懿嫔却一点异常的感觉都没有,她越临产越能吃,饭量大的惊人。咸丰怕胎儿过月不好,下令太医会诊,御医们非常谨慎地为懿嫔摸脉,从脉象上看,几位大医皆认为可能是算错了预产期,应该再过半个月。咸丰心里稍稍安定了一些,可懿嫔却非常着急,是龙?是凤?这可是关系到她兰儿终生幸福的大事。这个孩子呀,还没出娘胎便和额娘作对。

这些日于,安德海也茶不思,饭不想,可能除了皇上、懿嫔之外,第三个着急的人要数他了,他苦心经营、极力促使懿嫔取得稳固地位能否最后获胜,这是关键一环了。这日,安德海受皇上之托去储秀宫探望懿嫔,回来后有些乏了,他便斜靠在床上迷迷糊糊地睡着了。他刚一合眼,就看见一条大龙从梁上跳下来,张牙舞爪,向他直扑过来,他吓得抱头就窜,可那条巨龙却死死缠住他,最后将他的头扭掉。

安德海吓醒了,他出了一身冷汗,是条龙,那么懿嫔所怀的是个男孩,可这条龙偏偏和自己过不去,还想吞下安德海,这可不是什么好梦,他不敢细想。后来,安德海寻了个机会,将梦的内容一五一十地讲述给懿嫔听。懿嫔乐了。

“小安子,你的梦是个好兆头,看来,真龙天子要降生了。”

懿嫔只关心是条龙,并不关心这条龙是否扭掉安公公的头。

每天太医和“姥姥”们都为懿嫔把脉,到了三月二十日,脉象突然转变,人们认为是时候了,于是各项准备工作进入最后准备阶段,各种接生工具陆续送到了储秀宫。这些物品不外乎是分娩时处理胎盘和脐带用的大小木槽、木碗、木锨、小木刀,还有许多新生儿用的“吗哪哈”。连那个精美的小摇车也送来了。此外,还有宫中接生使用的“易产石”和挂在养心殿西暖阁的大愣蒸刀。

这易产石和大愣蒸刀从同治出生以后再没用过它,因而皇宫

中断了种,后来这两种物品竟不翼而飞。

这几天,咸丰无心上朝,一切事务均由恭亲王一人定夺,咸丰的心全系在储秀宫了。他是九五之尊不便亲驾探视,便派安德海穿梭于乾清宫与储秀宫之间,他希望安德海带回喜悦,果然三月二十一日下午,安德海面带笑容:

“恭喜万岁,懿嫔今儿个突感不适,太医和姥姥(接生婆)

们正在诊脉呢。皇上暂且耐心等待,马上奴才再去一趟。”

“快去,快去。”

咸丰顾不上体统,他不让安德海稍喘口气,又赶安德海快去储秀宫继续探视情况。当安德海回到储秀宫时,懿嫔已与前一个时辰判若两人,阵痛折磨着她,她形容慌憔悴,面色苍白。姥姥大声宣布:

“所有男子一律宫外等候,宫女不得远离。”

这时,别说是太监,就是皇上来了,也不得入内,女人分娩,男人绝对不能接近。皇后带着丽妃等众嫔妃也赶到了储秀宫,皇后坐立不安,她替懿嫔捏一把汗,她也祈求上苍赐一皇儿,皇上便了却一桩心事。皇后自己没有生育过,但她从懿嫔痛苦万分的表情来看,做母亲的确不易,要付出极大的代价。皇后见产妇叫喊连天,她暗自抹了眼泪。懿嫔分娩可真受了不少的罪,从第一次宫缩引起的阵痛到产出婴儿,整整过了两天两夜。

这两天两夜,她几乎没正式吃过一顿饭,也没正式睡过一次觉,喊累了,叫乏了,她就打个盹,可撕肝裂肺般的阵痛又刺得她猛醒。天子的降生与百姓家孩子的降生没什么两样,他们都要在娘胎里拼命挣扎,自动脱离子宫,钻破头皮往外挤,因为外面的世界很诱人。

懿嫔只觉得昏天暗地,死去活来,她此时几乎顾不上想什么荣华富贵了,她只有一个念头:把肚子里的这块肉弄出来,她觉得这个孩子太折磨人,她几乎有些恨这个孩子了。咸丰如热锅上的蚂蚁,坐立不安,让他老实地呆在乾清宫里简直是活受罪。安德海这两天奔走于两宫之间也已疲惫不堪,咸丰真怕看见安德海那个摇头动作,干脆,咸丰也到了储秀宫,他同所有的男人一样候在宫外门口。安德海令小太监临时抬来一个软榻,咸丰坐一会儿,走一会儿,他与在产房外等待妻子分娩的所有男人一样,焦急而不安。

“哇”的一声长啼从储秀宫中传出,这婴儿的第一声啼哭划破了紫禁城的上空。

这声啼哭发生在公元1856年4月27日, 即咸丰六年三月二十三日未时。这是紫禁城内的最后一个婴儿的啼哭。

婴儿的哭声宏亮、清脆。一个宫女乐癫癫地边跑边叫:“是个阿哥,是个阿哥。”

咸丰一听这话,顾不上龙体尊颜,一蹿三跳闯入储秀宫。皇后见他闯进,急忙阻拦,可哪里能拦得住,咸丰拨开皇后的双臂,直奔产房。众人见万岁爷驾到,连忙下跪,急得咸丰大呼小叫:

“干你们的活去,朕看看就走。”

他闯进来看什么?他不是看懿嫔,此时他的脑子里装的是龙子。他从姥姥手中接过婴儿,仔细看了看,肯定是位阿哥,情绪才稳定了一点。他抱着婴儿,激动得热泪盈眶。姥姥生怕孩子受惊,忙要回婴儿。咸丰冲着懿嫔一笑,心满意足地回乾清宫睡觉去了。安德海也跟着回去,他头往床上一搁便入睡了。

咸丰盼望已久的皇子终于降生了,他喜出望外,第二天便降旨,晋封懿嫔为懿妃,储秀宫太监也都提职的提职,升官的升官,自己身边的安德海也提了职,咸丰亲自任命张文亮为“大阿哥下八品官谙达”。至于宫女、接生姥姥等人也都受到重赏,

一时间整个紫禁城里喜气洋洋。咸丰感慨万千,竟吟诗一首,诗云:

“庶慰在天六年望,更钦率土万斯人。”

可见,大阿哥载淳的降生,在咸丰看来多么重要。

小皇子出生的第二天,宫中就开始准备给他“洗三”。所谓“洗三”是宫中育儿习俗,即在孩子出生的第三天,要给新生儿洗浴,钦天监官员选定南面是迎春神方位,三月二十五日上午11点半,开始给小皇子洗浴,到中午12点40分才完成“洗三”的仪式。这是载淳出生后的第一次庆典,几乎牵动了皇室全体成员。他们每一个人都为小皇子准备一份礼物并亲自送到储秀宫。

咸丰皇帝赏赐的礼物是红雕漆盒一件,内袭金洋钱四个,金包一份,银包一份。皇后送来金银八宝八个,金银玉如意四个,金银线四个,此外还有吗哪哈若干,这叫“添盆”。丽妃、婉妃、寿贵人、容贵人等嫔妃们也前来“添盆”。载淳的皇叔、皇姑们也都送来了名贵的礼物。

四月二日,小皇子又经历了“升摇车”仪式。这是东北人养育儿女的习惯,即把悠车悬在梁上,把孩子放在车里来回悠动,小儿在里面悠然自得,不哭也不闹。钦天监博士们选定四月初二卯时(早上六点)为小皇子升摇车万全大吉之日。预定时间到了,众人都围拢在储秀宫后殿东次问,安德海和张文亮把小摇车挂了起来,这时,太阳恰好从东方冉冉升起,寓意小皇子如日初生。然后再把大红“福”字倒贴在摇车上,营造司首领太监领诵喜歌,安德海引路,张文亮及其他太监把小皇子由东进间南床抱到东次间,放在摇车里。

“升摇车”活动不仅程序繁琐,而且参加的人物也很多。咸丰已经好长时间不上朝了,他率领皇室全体成员又对小皇子进行一番赏赐,数不清的金银元宝、王如意、绫罗绸缎,可谓金山银海。

四月初五过“小满月”。按宫中规定,小满月要大赏生母。

规定为: 皇后生子赏银100两,衣料300匹;妃嫔生子赏银300两,衣料70匹。生女孩则各减一半。 懿妃因生子有功,因而得到赏银300两,衣料70匹。她有生以来也没看见过这么多的金银财宝,她简直看得眼花缘乱,那份高兴颈儿就甭提了。她趁无人时,悄悄告诉母亲,等母亲回家时,一定给母亲多带些银子,也该把芳嘉园的那所旧房子给修一修了。

懿妃生了孩子以后,她的使命也就完成了,她并不需要亲自为婴儿喂奶,太医开了副中药喝下去,当天乳便回了。小皇子的奶娘是正黄旗的一位贵族妇女,此人宽厚仁慈, 通情达理,刚刚生了个男孩,才100天,奶水营养正好。亲生儿子放在宫外养,她一心喂养乳儿。小皇子又不睡在懿妃的身边,所以,仅用了十来大,懿妃的脸色就变得红润起来。相对来说,小皇子的卧室热闹些,产妇这边冷清些。虽说如此,宫女们也绝不敢怠慢懿妃。懿妃在幸福的山巅上沐浴着阳光。

懿妃生了皇子,储秀宫里一下子热闹起来了,安德海反而多了一层苦脑。原先储秀宫只有二三个太监,几个宫女,他们与安德海也都很熟悉,安德海也竭力笼络他们,所以安德海在这里来去自由,有个什么苦恼之事,都可以向“兰姐姐”倾诉。如今这里比皇后的坤宁宫还热闹,单太监就增添了十几个,宫女、老妈子就更甭提了,特别是大阿哥的谙达张文亮,素来与安德海不和,安德海从心底深处有些惧他。再者“兰姐姐”正在月子里,不允许随便见男人,从大阿哥一落地,安德海便没再见到懿妃。

关于她的情况,都是从宫女们嘴里了解到了一点儿半星的。可别说,安德海与懿妃还真有点姐弟之情,安德海思念懿妃之时,懿妃也在思念安德海。

“这小安子,现在晋升为几品太监了?等过一阵子,要赠小安子一些银两。不是他一年多前那番努力,在皇上面前竭力推荐自己,也没有懿妃的今天呀。”

四月二十三日,小皇子满月,紫禁城里又掀起了一次庆贺高潮。内务府选派了一名内殿太监杨寿给小皇子剃头。咸丰皇帝传令各宫嫔妃到储秀宫大摆筵席。懿妃一大早就穿上了新装,忙碌着接待众嫔妃。今天的主角虽然是小皇子,但他尚襁褓中,自然,由他的母亲登场露面。经过一个月的调养,懿妃显得格外美艳,她比做少女时多了几份妩媚,少妇的风韵全显露出来了,她的脸上荡漾着迷人的微笑,使得咸丰皇帝越看越爱。

小皇子剃了头,特别有精神。他只有一个月,但眉目清秀,五官俊逸,特别是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与咸丰一模一样。咸丰越看越爱,众嫔妃看着皇上笨拙地抱着婴儿,生怕摔着孩子,十分别扭的样子,都觉得可笑。皇后打趣地说:

“瞧,皇上抱着他的心肝宝贝,比批一大堆奏折还费劲。”

众嫔妃笑了,懿妃更是打心眼里高兴,她眉开眼笑。按满族习俗,孩子过满月,做父亲的要给小儿起个名字,咸丰当然也不例外。其实,从小皇子落地那天起,咸丰就在推敲着给儿子起个名字,按辈份,儿子应该是“载”字当头。乾隆时皇六子永容,画了一张发朝图,呈给孝圣皇后,乾隆御笔亲题“永绵奕载奉慈娱”一句,从此以后,宗室皇子起名,就用这几个字排辈,咸丰叫奕宁,他的儿子当然是“载”辈。咸丰希望儿子质朴、敦厚,以仁义治天下。当然自己在与六弟奕沂争夺王位时,自己便是以“仁厚”之德博得父亲道光皇帝的好感的,他当然希望儿子养成纯朴仁孝之美德,好继承大统,承嗣皇位,所以以“淳”为名,于是小皇子名字是爱新觉罗·载淳。

到了七月初三,载淳过“百禄”,即过百天。宫中忌讳特别多,不称“百寿”,因为人死后祭百日称“百寿”,于是,小儿过百天称“百禄”。这是小皇子出生以来掀起的又一个喜庆高潮,皇上自然又是一番赏赐小皇子和懿妃,储秀宫又一次笼罩在喜庆气氛之中。懿妃怀抱百日婴儿,小儿在母亲的怀中一个劲地蹬小腿,表示他很快乐。载淳已能发出咯咯的笑声,稍微引逗一下,他便甜甜地笑,边笑小手边挥舞,十分可爱。咸丰把儿子从懿妃怀中抱到自己腿上,两腿一抖一抖的,哄逗婴儿,小皇子突然不动了,脸一憋,吓得太监张文亮直叫:

“阿哥要尿尿。”

咸丰还没来得及递给张文亮,载淳的小鸡便开了闭,“哗、哗、哗”尿了一龙袍。这可吓坏了张文亮,张文亮连忙下跪:

“奴才该死,奴才该死,万岁爷息怒。”

张文亮吓得脸色变的煞白,头都不敢抬,他跪在地下并没听见皇上发火,便偷偷抬眼看了皇上一下。皇上不但一点儿也不恼怒,反而咧着嘴笑呢:

“抱小儿,落一怀,这小儿的尿怎么这么香哩,真是神了。”

俗语说:“狗养的狗疼,猫养的猫疼,不养不疼,谁养谁疼”,这句可一点儿也不错,咸丰乃天子,九五之尊,怎见到小儿尿,如今自己的儿子尿了他一身,不但一点儿不生气,反而这么开心,可见,载淳在咸丰心目中的地位。

安德海直到载淳百日后才见到他的“兰姐姐”。那日,载淳过“百禄”,储秀宫忙了一整天,到了晚上,懿妃沐浴之后,想早早入寝,她真的很乏了,谁知安德海带两个小太监来宣懿妃伴驾。自从懿妃怀上小皇子,近一年了,咸丰都没有揭过她的头牌,这主要是为了皇子的健康。如今儿子已满百日,咸丰思念懿妃之情甚浓,好不容易熬到了儿子百日,他要和懿妃叙叙分别情。安德海大步流星,直奔储秀宫去接懿妃。而懿妃这几个月怀

孕十分辛苦,生孩子又倍受折磨,经过百十天的调养,身体比原来还好。她也十分思念皇上,安德海一到储秀宫,她便急不可耐去会咸丰。一路上两个小太监随行不离左右,懿妃与安德海实在是没有单独说一句话的机会,到了乾清宫,他们只能用眼神彼此交流。

“小安子,这些日子还好么?生了阿哥,你也得了赏,以后还要靠你多为姐姐出把力。”

“兰姐姐,从你的神情、气色看来,你很幸福,菩萨保佑你生了皇子,过些日子该到太庙去还愿了吧。”

一晃到了咸丰七年三月二十三,载淳一周岁了。这一年来,储秀宫的宫女、太监,尤其是张文亮,竭尽全力养育小皇子,一周岁的婴儿已到处乱跑。他走起路来步伐矫健,雄赳赳,气昂昂的,很有气势。载淳可能是营养好,也可能是遗传因素好,(咸丰与慈禧个子都高),他长得比一般男孩要高出一头,他的奶妈的儿子比他大100天, 但比他还矮半头。有一次奶妈的儿子进宫玩耍,只有十个月的小载淳居然把那个孩子打哭了,乐得懿妃心花怒放,自己的儿子从小就有统治别人的意识,将来能稳坐江山。

小皇子载淳继承了母亲喜动不喜静的性格,一周岁的孩子,手脚时刻乱动,张文亮故意逗他玩,把他的手和脚摆好,可一眨眼的功夫,他又乱动起来。这日,是他周岁生日,按习惯要抓周,不过皇宫里称抓周为“抓昧”。

一大早,储秀宫里热闹非凡,各宫嫔妃及各王府的王爷早早带着礼物都到了储秀宫,懿妃命太监们准备好抓昧用的东西,太监早就准备好了。他们将一大堆东西拿来,有金钥匙、金锁、文房四宝、王如意、弧一张、矢一枚、果盘一个、女娃玩具一件。

犀棒一双、玉扇坠二枚、毛笔一支、书一部。

张文亮将载淳抱过来,咸丰将皇子接过去,先让小皇子在神像前拜了拜,然后把儿子放在这众多的物品中间。载淳今天特别老实,不像平日那样手脚动个不停,也可能他从记事以来,从没见到这么多的人,他被众人希望的目光吓着了。他站在一大堆物品中间,一动也不动,这可急坏了咸丰。张文亮站在屏风后,用手做着抓东西的手势,这一招儿果然见效。小皇子小手一抬,毫不犹豫抓起了一本书,人们立即发出啧啧的赞叹声。太监把书收下,让小皇子再抓,他又抓起一个小巧玲的弧矢,又引起一阵称赞声。最后,小皇子握起了一支笔,众人欣喜若狂,看来,小皇子将来兼有文治武功,定可重振江山社稷。

但历史却跟皇宗开了个大玩笑,载淳亲政仅一年,便含恨离开人世间,他没留子女,清宫从此不再生龙。

-----

书 路 扫描校对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