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三章 初入宫廷崭露头角 第 7 节 叶赫·兰儿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七节 叶赫·兰儿

咸丰挚爱才貌双全、贤淑温厚的皇后,而安德海却悄悄地把秀女叶赫·兰儿推荐给咸丰。

咸丰立了个才貌双全,贤淑温厚的皇后,大婚以后,夫妻俩情深似海,百般恩爱,康慈皇太后了却了一桩心事。这几年风调雨顺,国民安康,咸丰稳坐江山,不必细说。

安德海在乾清宫尽责尽职,深得咸丰的宠信,皇上的起居生活大多由他一手操办。他办事心细、周到,虽不是乾清宫的总管太监,但比总管太监还有权。皇上立了皇后以后,又册封了几个贵妃。平时,皇上独居乾清宫,他与皇后是结发夫妇,交往比较自由,皇上可以随时到皇后住的坤宁宫去,并留在坤宁宫过夜,皇后只须派个小太监禀告一声,也随时可以去乾清宫,并留在乾清宫陪伴皇上。皇上主管国家大事,皇后主管后宫诸事,正如寻常百姓家的“男主外,女主内”,皇后从不干预朝政之事,群臣百官无不赞扬皇后知书达礼,贤淑德厚。其他妃子并不能随便出入乾清宫,她们的行动是受到限制的,她们是否能受到皇上的宠幸,一方面在乎自己有无魅力,让皇上爱上自己;另一方面,太

监在这里也起一定的作用。宫中的规定是每天晚膳时,太监把妃子的头牌(写上妃子姓名的牌子)装在一个大银盘子里,跪奉给皇上,皇上如果有意宠幸哪一个妃子,便把这个妃子的头牌拿出来,递与太监;如果无意和妃子同房,便把手一挥,说个“去”,太监就可以退下去了,太监知道,今个晚上皇上要和皇后同房或独寝。咸丰皇皇帝这等私事便是由安德海掌管的,所以,妃子们都纷纷讨好安公公,让安公公故意把自己的头牌多在皇上眼前晃几次,甚至有时安德海也向皇上推荐某一嫔妃。

安德海把当夜被召的嫔妃姓名记在“承幸薄”上,然后把“承幸薄”拿给皇后过目,由皇后铃印,方可召幸。他再去被召幸的妃子那里通知一声,便站在门外等候,妃子在自己宫中精心地梳洗打扮一番,然后安德海命一个身强力壮的太监用红毯裹住妃子背到皇上寝宫,先由两位宫女为妃子沐浴,再将妃于赤身裸体抱到皇上的龙床上,从皇上脚下掀开被子,自己慢慢爬到皇上的身边卧下,安德海和宫女们退出寝宫在门外等候。约摸一个时辰,安德海便要里要凑近窗下,高唱一句“是时候了”。皇上不应,隔半个时辰再唱一句,直到皇上咳嗽一声为止。有的时候,皇上留妃子过夜,安德海就要在门外静候一夜,哪个妃子巴结他,他便不催,哪个妃子和“安公公”过不去,他便紧催,催得咸丰心烦意乱,便让太监把妃子从皇上的脚下拖出去,仍用红毯裹起来,送到嫔妃自己的宫中。妃子离去后,安德海马上上前跪问:“留不留?”皇上如说“留”,他便通知敬事房把该妃子的姓名及被宠幸日期记己下来,以便日后推算受孕日期。如果皇上说“不留”,安德海便赶赴刚才被宠幸妃子的住处,只须在妃子的股穴上稍稍一按,龙精便流出来了。

这样一来,安德海在后宫生活中的权力很大,咸丰几乎每天都召幸妃子,他也记不清说“留”或“不留”,妃子能否受孕,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安德海的意愿。安德海是极端聪明之人,至今为止,在咸丰宠幸的妃子中尚无一人和“安公公”真正地心贴心,他可不愿皇上第一个皇子的母亲不是自己的中意人,那样将来她母凭子贵做了皇太后或皇贵妃,也对“安公公”无所帮助。安德海要用心地物色一个和自己相投合的人,让她为咸丰生龙子,将来也好借她的威望扶“安公公”一把。找了几年,他蓦然发现一个女人正是自己多年寻觅之人,她就是叶赫·兰儿。

安徽合肥有一个候补道员,名叫叶赫那拉惠征,他官职低微,家境贫困,生活穷极潦倒,自己的官俸无以维持开销,其妻和两个女儿只好收点活,帮人家缝缝补补,补贴家用。一家人过着极端拮据的生活。大女儿叫兰儿,她虽只有十三四岁,但发育良好,出落成一个婷婷玉立的大姑娘了。兰儿心灵手巧,针线活做得可精巧了,邻居大娘。婶子们都爱请她剪个花样,裁个衣服,她也每每乐于助人,所以人们见到她都亲切地喊一声:

“兰儿姑娘。”

兰儿也大大方方地和他们打个招呼。16岁的兰儿如一朵出水芙蓉,十分招人喜爱。她成了方圆十来里有名的大美人,青春的朝气映在那一张光彩四溢的脸上,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睛左顾右盼,十分动人。兰儿家的隔壁住着一个后生,比兰儿大两岁,兰儿称他为“荣大哥”。荣大哥浑身有使不完的力气,每次见到兰儿便憨厚地一笑,兰儿也报之以甜甜的微笑,但他们俩从没单独在一块呆过。

这天,兰儿端着木盆到河边去洗衣服,合肥是包拯的故乡,兰儿家住在包公祠的后面,包公祠后面有条包河,河水长年绿水长流,小鱼儿在水中自由自在地游来游去。兰儿洗完衣服,抬头一看,天色还早,她环视一下左右无人,便解开大辫子,在河里洗头,洗完头她将乌黑光亮的头发梳理好,散技在肩上,又将裙

子撩起,坐在岸边,用双脚拍击水面,惬意极了。正在这时,后面传来木桶的“吱吱”声,兰儿转脸一看,是“荣大哥”来了,她连忙将脚缩回,穿上了鞋子。荣大哥打满了水,冲兰儿憨厚地一笑,挑着水担子走了。望着荣大哥远去的背影,兰儿的心怦然一动:多么健美的小伙子,宽宽的肩膀,魁梧的身材,矫健的步伐,那大手一定很有力。

兰儿不敢多想,她的脸不禁羞红了。16岁的姑娘了,心中隐隐约约有一种遐想。兰儿和别的姑娘不同,其他姑娘一过15岁便有人说媒,盼着出嫁。兰儿可不愿出嫁,常言道“女儿是娘家的公主”,到了婆家,吃苦受累也得不到一句称赞。她从母亲布满皱纹的脸上隐隐约约能看到母亲年轻时的风采,若不是嫁给叶赫惠征,怎能40来岁如同老太太一般,整日佝楼着背,喘着粗气,这就是女人出嫁的下场。兰儿也明白有一天自己非出嫁不可,但她想嫁的人必须有能力养活兰儿,不让兰儿像母亲那样终生劳作,不得温饱。

“荣大哥虽然年轻雄俊,但他家太穷了。”兰儿想着想着走进了家门。

“姐姐真漂亮,就像仙女下凡。”

妹妹以惊慕的目光注视着兰儿,兰儿被妹妹看得不好意思了,红着脸低下了头。兰儿姐妹两人,还有一个弟弟,弟弟年幼,妹妹身单力薄,父母年迈,所以家里的粗活重活都落到了兰儿的身上。她虽然身体纤细,但做饭、洗衣、挑水、打柴样样都干。洗完衣服,做了饭,兰儿便拿了把砍柴刀到河边的树林里打柴去了。不一会儿,一捆柴便抬在了兰儿的肩上,她低着头正吃力地走着。

“兰儿妹妹,我帮你背柴吧。”

身后传来荣大哥的声音。原来,漂亮的兰儿早已在荣大哥的心裹扎下了根。18岁的大小伙子早也思,夜也盼,希望和兰儿相好,所以刚才兰儿来洗衣服,荣大哥连忙出来挑水,兰儿出来砍柴,荣大哥又跟随到了河边树林里,他总想为兰儿做点什么,兰儿的身影就像一块磁铁石,牢牢地吸住荣大哥的目光。兰儿没有多大力气,又砍了这么多柴,她真的累了,便放下柴担,让荣大哥帮忙。

“兰儿,今晚你出来一下,还在这里,我给你看一件宝贝。”

荣大哥终于鼓足了勇气,向心爱的兰儿发出约会的请求。兰儿一笑,头一仰并没说什么。到了晚上,兰儿和母亲、妹妹坐在昏暗的油灯下做针线,平日里兰儿心灵手巧,针线活又好又快,可今晚心不在焉,一会儿针扎手了,一会儿缝错了,母亲和妹妹只顾低头做活,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兰儿的情绪上的变化。

“荣大哥一定在小河边等着呢,”

兰儿猜想着荣大哥此时一定等得很焦急,她从荣大哥的眼神里早已明白荣大哥对自己的爱慕。去,还是不去?去了以后会发生什么事情,兰儿不敢多想。不去?荣大哥的身影总是在眼前晃来晃去。

“娘,二婶向我讨个花样,我去去就来。”

兰儿向娘撒了个谎,先飞奔至二婶家,匆匆剪了个花样便跑到了小河边。

“兰儿妹妹。”

荣大哥从树林里走了出来,他等呀等,盼呀盼,几乎绝望了,正转身要走,突然,他的眼前一亮:是兰儿。兰儿正朝林子里跑来。兰儿由于紧张和害怕,身子一个劲儿地发抖,荣大哥脱下自己的小褂,轻轻地披在兰儿的身上。

“兰儿妹妹,你看这是什么?”

荣大哥从怀中掏出一个物品放在手心,兰儿见那物品在黑夜

中一闪一闪的,非常好看,便好奇地问道:

“这一闪一闪的是何宝物?”

荣大哥轻声地说:

“这就是夜明珠,是我小时候从奶奶的妆奁盒中拿的,后来奶奶发现她心爱的宝贝丢了,大吵大闹,吵得我躲在门后不敢说话。奶奶死后,我时常把它拿出来玩,你要是喜欢,我就把这夜明珠送给你。”

兰儿长这么大,唯一的首饰就是母亲送给她的一个铜戒指,平日里她不舍得戴,只有过节过年时,她才拿出来看一看,然后再收好。荣大哥手中的这颗夜明珠晶莹闪亮,实在好看,兰儿情不自禁地张开了手。荣大哥把夜明珠送到兰儿的小手上,兰儿攥紧这颗夜明珠,荣大哥俯在她的身边柔声地问:

“喜欢吗?等你做新娘子的时候,我要看到你戴上它。”

黑夜中,兰儿的睑在发烫,心在嘭嘭直跳,荣大哥紧紧地握住兰儿的手,兰儿依偎在他那宽厚的胸前。星星闭上了眼睛,仿佛给这两个痴情人一个温柔的世界:

“兰儿,我要你做我的老婆。”

荣大哥在兰儿耳边呢哺着,兰儿猛地推开心爱的人,往回跑去,她的耳边一直响着一个声音:

“不能,不能,不能走错这一步,我不能嫁荣大哥,我要嫁一个有权、有财、有势的人。”

兰儿一口气跑到了家里,母亲见女儿面色花白,气喘吁吁,连忙问发生了什么事。兰儿望着四面透风的墙,无语的泪水落了下来。

兰儿在挣脱爱的煎熬中总算咬牙挺了过来,就在这时叶赫那拉家族发生了一件不幸的事,父亲叶赫那拉惠征因病去世了。孤儿寡妇十分凄惨,几个穷朋友凑了点钱,劝她们母女扶柩回京。

一路艰辛,不必细说。这日她们坐小船到了新江,江上正刮着大风,波浪几乎将小船掀翻,兰儿紧靠在船舱里,泪水顺着两腮直往下流,年仅16岁的姑娘竞要挑起生活的重担,父亲殡天后,又如何安排,照料这全家人的生活?兰儿觉得前途渺茫,她不禁想起了荣大哥。

“娘,我饿。”

年幼的小弟弟依在母亲的怀里,吵着肚饿。这漫无边际的大江上,到哪里去买吃的?临离开合肥时,邻居大娘、大婶们有的送鸡蛋,有的送烙馍,这些日子就是靠这些东西充饥的,鸡蛋早些时候就已吃完了,前天烙馍也只剩几张了,兰儿心里十分焦急。离京都还远着呢,盘缠已没几个铜子了,可怎么办呀!

天渐黑,小船停泊在岸边,母亲和妹妹、弟弟都睡着了,兰儿也觉得饥饿难忍,她向外伸头望了望:天在黑,伸手不见五指。兰儿躺在船舱里迷迷糊糊地睡着了。一觉醒来,天已大亮,隐隐约约看见岸边的东南方向有些人家,兰儿揣着一些碎银子,准备上岸去买些吃的来。

“姑娘,烦问姑娘,这船可是扶柩回京之人?”

一个官差模样的人站在岸边向兰儿打听,兰儿一听有人打听她们家的人,很是诧异。父亲在安徽合肥当差,与这新江并无往来,来者何人?兰儿怯怯地点了点头。

“我们知县大人让本差送给姑娘300两银子,请姑娘收下。”

听到官差这句话,兰儿更是莫名其妙了,她迟疑地不肯向前。那官差又说:

“知县大人怕你们回京盘缠不够,昨天凑了300两银子,快收下吧。”

兰儿心想:这知县大人也许是父亲早年的同僚吧,既然人家有心帮助自己,为何不收呢?这恩情日后再报。于是兰儿在岸上

收下了300两银子,这银子真可谓是雪中送炭,帮了兰儿一家的大忙了。

新江知县吴棠为何差人派银两与叶赫家,其实,他根本不认得叶赫惠征,正巧,吴棠的一个同僚病故,其家人也运柩回京,其船也停泊在新江,那差人马虎,不打听清楚乱送一气,无意中把银子送到了兰儿的船上,解决了叶赫家的燃眉之急。这一错倒使得兰儿能顺利回到京城,安葬惠征。

回京葬了父亲,兰儿一家在京城一个偏僻的小胡同里安了个家。叶赫那拉家也是旗人后裔,但是与当今皇上爱新觉罗氏是死对头,传说清太祖努尔哈赤下属发现了一块石碑,古碑上刻有“灭建州者叶赫”六个字,因此,努尔哈赤下令消灭叶赫氏,但他的皇后是叶赫女子,她苦苦哀求太祖留叶赫那拉氏的一个小男孩,以传后代,但从此爱新觉罗皇族不可与叶赫后代婚配。到了道光年间,时间过了二三百年,祖训也慢慢被人淡忘了,当年的小男孩后来娶妻生子、繁衍后代,道光年间,叶赫传人已达300人之多,但无一人与皇族婚配,也无一人官居高职。

兰儿一家住在一个叫芳嘉园的胡同里,离朝阳门很近,这里住的大多数是穷苦的人家。 回京后,她们用没花完的100两银子买了个小杂货铺,做点儿小本生意以维持生活。日子勉强过下去了。一年后,道光皇帝驾崩,咸丰皇帝登基,咸丰二年,内务府张罗着筹办皇上大婚,同时为皇上选挑了一批秀女。秀女不一定都能当妃子,但妃子一般由秀女熬出来的。这年,兰儿17岁。

17岁的大姑娘,艳丽可爱,光彩照人,尤其是那婷婷玉立的身姿尤其诱人。兰儿虽是旗人,但她的母亲是汉人,兰儿又生在江南,长在合肥,她既有旗人的痕迹,又不乏江南女子的隽秀。17岁的兰儿决心去碰碰运气。

“兰儿,算了,天底下漂亮姑娘有的是,哪就选上你了,再说,真的当了秀女也不一定被皇上看中,有的秀女、才人一辈子也没挨上皇帝的边,孤独一生很可怜。”

母亲是从心底里关心、疼爱女儿,兰儿十分清楚,但母亲见识太残,起码兰儿这么认为。兰儿想:当秀女是通向荣华富贵的第一步,不迈这第一步,慢慢再去努力争取,难道还想一步登天当皇后不成?她兰儿没这个命。

兰儿没有听从母亲的劝告,她宁愿冒一辈子不被皇上宠幸的危险,也不愿嫁给平民做老婆,她不能忍受穷困潦倒的生活。这天,内务府公开选美,兰儿来了。

她身穿翠绿色长裙,裙子外面套一件乳白色小袄,没有涂脂,也没有抹粉,更没任何首饰,在内务府院内婷婷娉娉走了一圈。她很幸运,和其他九名少女被一眼看中,选为秀女。兰儿高兴得心里乐开了花,她觉得自己命运很不错,缺银两,便有人送银子,到了该出嫁的年龄又被选为秀女。也可能是冥冥上苍觉得太祖灭叶赫太残忍,二三百年后让叶赫的一个女儿来讨债的吧。

叶赫·兰儿走进了皇宫,大清皇宫从此不太平。

兰儿还只是个秀女,她离宝座还远的很哩,然而,她在一步一步地走向宝座。

坤宁宫里,热闹非凡,新皇后与咸丰皇帝刚度完蜜月,意犹未尽,皇上几乎夜夜留宿坤宁宫。皇后雍容华贵,贤淑温和,不管丈夫咸丰说什么,她都笑着点头称是。面对这百般柔顺的妻子,咸丰似乎也少了许多放荡,他对皇后与其说是爱,还不如说是敬,他甚至有一种恋母的感觉。在咸丰的记忆中,母亲也和自己的皇后一样端庄娴淑,雍容不俗。没事时,他便与皇后谈诗作文,吟诵名句,其乐无穷。咸丰对皇后这份深沉的敬爱,引起宫中众人对皇后的敬爱,皇上在皇后面前收敛了轻佻浮薄,更无亵容押语,就连打情骂俏也不曾有,他从内心里敬重和爱慕皇后,

和皇后在一起时,咸丰便会产生一种安全感,心里非常充实,他把皇后当成了最亲密的朋友。

而每当咸丰与皇后在一起研讨诗文的时候总有一个秀女在暗自垂泪,自叹才不超皇后,德不如皇后,命更不及皇后。这位秀女便是兰儿。兰儿少时在合肥生活时,家境也有一度好时光,她的父亲比较开明,便把女儿送到了私塾学堂读了三年的私塾,后来家境贫困,她便辍学了。在家里父亲也曾教过兰儿一些诗文,年久不沾都忘了,如今人了宫做秀女,没什么大事,她又把早年学过的诗文拾了回来,有时不解时便请教皇后,皇后总是很耐心地讲解给兰儿听。

兰儿一进宫便被派到了坤宁宫陪伴皇后,她是咸丰妃子的候选人,可在兰儿的心目中,咸丰似乎早已是她的丈夫了,所以,每当咸丰与皇后恩爱时,兰儿总会有一阵难过,这一阵难过中还夹杂着强烈的嫉恨,其实,慈禧对皇后的恨是从这时候开始滋生的。

“皇后吉祥。”

兰儿向皇后行了跪安,她要为自己铺条路,而这条通向妃子的路必须从皇后这里奠基。

“兰儿,免礼。这几天读新诗了吗?”

皇后慈祥而关切地问兰儿。兰儿羞涩地一笑,点了点头。

“兰儿读了一首汉乐府民歌《孔雀东南飞》。其中起句不甚解,诗中写兰芝与焦仲卿的悲欢离合,而开头为何写‘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

也许兰儿真的不懂,也许她是装不懂,以向皇后请教为由,奉承皇后。皇后拉着兰儿的手走入书房。

“这起句叫‘起兴’,先言他物,以引起所咏之词也。诗三百篇起兴诗很多,如《关雎》、《蒹葭》等诗都以起兴开头,来引起所要吟诵的人和事。”

皇后耐心地讲解着,兰儿仔细地聆听着,看那情形真亲如一对姐妹。正好,咸丰来了。

“瞧你们高兴的样,说什么呢?说给朕听听,让朕也高兴高兴。”

“皇上吉祥。”

兰儿脉脉含情地给咸丰请了个跪安,而咸丰似乎根本就不认识这个秀女,随便答了一句。

“跪安吧。”

兰儿委屈地退了下去,皇后望着兰儿远去的背影,似自言自语,又似对皇上说:

“多好的一个女孩。”

咸丰不禁望了望,但兰儿的身影已消失在回廊的尽头。皇后随便说了句:

“只是个秀女,连个贵人都不是。”

咸丰觉得妻子很偏爱刚才那个女孩,便漫不经心地说:

“封她个贵人吧,既然你那么喜欢她。”

从此兰儿的名字没人叫了,取而代之的是兰贵人。

可惜咸丰随便说了句“封她个贵人”以后,他根本就没想起过后妃中还有个兰贵人,当然更没召幸过她。19岁的兰贵人至今还是个处女。咸丰每次到坤宁宫看皇后,几乎都带着贴身太监安德海。安德海很机灵,他总不拌和在皇上和皇后之间,由他们夫妻亲热去,自己落个清闲自在。皇上与皇后颠鸾倒凤,安德海便在小花园里闭目养神,回想着哪位妃子又该送他安公公银子了,不然晚膳时拿妃子们的头牌时,自己稍使点小聪明,她就不会被宠幸。

“安公公吉祥。”

一声清脆、悦耳的问好把安德海从遐想中唤了回来。安德海定神一看:哦,是兰贵人。兰贵人正倚着花园小亭子的栏杆冲他笑哩,那淡淡的微笑十分迷人。安德海虽是阉人,没有性功能,但他也正值青春年少,血气方刚,对异性的魅力,他也能觉察几分。他觉得兰贵人好漂亮,有江南姑娘的风韵,这又使他想起了咸丰的第一个情人——怡红,可惜怡红姑娘不在了。

“兰贵人吉祥。”

安德海也向这位娇憨媚态的兰贵人问了声好。他真想摸一摸兰贵人姣美的面庞,但他不敢,哪怕皇上终生没宠幸过一次的贵人,只要她有贵人的封号,就永远不能有第二个男子拥有她。再说,自己是无能的阉人,撩拨兰贵人,又不能满足她,不也太残酷了吗?

想到这里,安德海心里舒坦多了。兰贵人款款地飘到安德海的面前,安德海有一种如梦如幻的感觉。兰贵人将纤纤玉手搭在安德海的肩上,嗲声嗲气地倾诉着:

“安公公在这里等皇上可真有耐心,这会儿皇上和皇后亲热着哩,看样子一会半会是出不来,安公公到我那里去坐坐。”

安德海还真有点口渴了,肚子也有些饿了,再说美人相邀,为何不去?两人说说笑笑到了坤宁宫旁边的一座西厢房里,这低矮的厢房便是兰贵人的栖身之处,与高大、宏伟的皇后寝宫比起来,兰贵人的住房显得寒酸多了,屋子又低又小,光线也不好,室内陈设简陋,仅一床、一桌、一箱、一柜而已,甚至连个像样子的梳妆台也没有,那铜镜年代已久,有些斑剥陆离了。兰贵人请安公公坐在床上,她又给安德海送上一杯茶,拿了些点心,安公公低头喝茶,他并没在意兰贵人情绪上的变化。当他喝完茶抬起头时,只见娇媚的兰贵人早已热泪盈眶,一颗晶莹的泪珠滚了下来。安德海还以为自己哪儿做的不好惹兰贵人伤心的,他连忙站起来:

“奴才该死,惹兰贵人不开心。”

“不,是我自己感伤罢了,与安公公无关,安公公若不嫌弃,以后无人处,你称我为姐姐,我叫你兄弟,我俩同是天涯沦落人,不分什么主子、什么奴才的。”

被兰贵人这么一说,安德海暗自高兴,自己没有姐姐,现在从天而降一个美人姐姐,乐哉!乐哉!当下,安德海给这位干姐姐磕了个响头:

“兰姐姐在上,受小弟德海一拜,以后姐姐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小弟一声,小弟愿为姐姐尽心尽力,赴汤蹈火再所不辞。”

兰贵人破涕为笑,拉起了跪在地下的安德海。这么一拉,安德海觉得兰姐姐的手又柔又嫩,摸到手中舒服极了,安德海胆子大了起来,他紧握着这玉手不放。兰贵人挣脱他的手,在安德海的额头上轻轻一指,两人会心地笑了。

“弟弟,你以后白天里不要来我这里,这坤宁宫人多嘴杂,本来我们没什么,万一被皇上、皇后知道了,你我的头可就保不住了。夜里陪皇上来时,你估摸皇上在皇后那里能呆多长时间,抽空来看看姐姐,也为姐姐排遣个烦闷。”

安德海见兰贵人句句有理,他—一答应了。从此以后,每当皇上到坤宁宫陪皇后时,安德海便徐徐溜到兰贵人的住处,两人叙叙话、谈谈心,倒也十分快活。皇后的寝室与兰贵人的小西厢房仅十米之隔,皇上若夜里起身回乾清宫,皇后卧室的灯必先亮,灯一亮,安德海便轻手轻脚地溜回皇后那里,侍寝的宫女们熬累了,也靠在门框上睡着了,这样一来竟无人知晓安德海与兰贵人的往来。不过,他们俩那时的往来还是很纯洁的,无非有一些心灵、感情上的互慰,并无肮脏之举。

就这样,相安无事过了两个多月,咸丰仍眷恋皇后和其他妃

子,他早就忘了皇后身边还有位兰贵人。尽管兰贵人每次见到皇上都含情脉脉,温顺无比,可皇上视而不见,急得兰贵人整日以泪洗面,好不悲伤。一日,兰贵人正孤独地坐在小西厢里苦熬长夜,昏暗的油灯照着她那张惨白的脸,她长夜难熬时便把往日的岁月回忆一遍,每次回忆总能想起荣大哥那双温情脉脉的眼,她多么希望有一个宽大的双臂将她紧紧地揽在怀里,吮去她那孤独、忧伤的涩泪。

“兰姐姐,为何垂泪?”

安德海从外面走了进来,他仔细端详着他的兰姐姐,他发现这位姐姐比刚入宫时憔悴多了,心中不免也有些酸楚楚的。其实,他很清楚兰贵人为何垂泪。兰贵人这么折磨自己可不行,一朵芙蓉花还没开,怎么能让它凋零?安德海正望着兰贵人陷入沉思,兰贵人抹了一把泪水幽幽地说了:

“姐姐命薄,入宫多月不被皇上宠幸,到现在还是个有名无实的贵人,就是能熬到嫔,再熬到妃,最后至贵妃,全仗弟弟你帮助了。”

安德海一听这话心里全明白了,他不是不愿帮兰贵人的忙,而是几次向皇上拿出兰贵人的头牌,咸丰连看也不看,淡淡地说一句:

“去。”

安德海从心底里乐意皇上宠幸兰贵人,他在众妃子里已寻觅多时,终于寻得一位贴心人,日后若真得兰贵人得势,还能忘了当年的“安弟弟”?这姐弟之谊颇笃厚。安德海这次下定决心再试一次,也许还有“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境界。

此时,安德海已是咸丰身边最得宠的太监,这日皇上晚上用膳时,安德海试探性地问皇上:

“奴才斗胆,晚上皇上可去坤宁宫?”

咸丰漫不经意地答了句:

“这几天,为太平天国乱贼之事。朕搅得心烦意乱,哪儿都不去,今晚就在乾清宫静养一宿。”

一听皇上不去陪皇后,安德海暗自高兴,终于有机会递上妃子们的头牌了,他用银盘子端来头牌,咸丰看也不看:

“都拿下去吧,朕想静一静。”

安德海只好退了出去。晚膳后,咸丰一人在乾清宫的小花园里静坐了一会儿,便回寝宫休息去了。安德海是侍寝太监,他当然要候在卧室的门外准备随时应驾。安德海依在门槛上迷迷糊糊地闭了一会眼睛,不一会儿他被皇上在龙榻上辗转反侧的响声绘.

弄醒了,原来内忧外患使年轻的皇上忧心忡忡,他难以入眠。咸丰咳了两声,安德海以为他需要什么,便在门外小声问:

“皇上,你要奴才做什么?”

咸丰轻轻叹了口气,并未回答,安德海明白了,皇上今晚失眠。一个人长夜失眠十分难以打发时光,安德海壮了壮胆,又小声问:

“皇上既然睡不着,可要唤一个娘娘来伴驾?”

“免了,还要拿头牌,通知敬事房,这三更半夜的,算了吧。”

咸丰平日里对人也很仁厚,他不愿三更半夜打搅别人的休息。安德海体会出咸丰此时很寂寞,正需要一个温柔女人伴他人甜美的梦乡,于是便开了说:

“皇上若是招娘娘伴驾,奴才去通知娘娘就是,明日去敬事房补办一下手续好了。再说寻常百姓家夫妻相会都不受限制,皇上是天子,九五之尊,夜深寂寞招一个娘娘也在情理之中。”

安德海这张能把稻草讲成金条的嘴巴果然在咸丰面前奏效了。皇上望了望安德海,刚想说出宠幸哪一位妃子,安德海连忙

下跪:

“皇上可记得皇后那边有个兰贵人,她如花似玉,天仙一般的美人,人又温柔。”

经安德海这么一提,咸丰想起来了,坤宁宫皇后身边确实有一位兰贵人,好像她的旗袍绣满了兰花,倒也清新脱俗,雅中见趣。既然安公公提到她,让她今晚伴驾也好。

咸丰在招幸兰贵人的时候,他忘了问一声“兰贵人姓什么”,若问了这么一句,一个叶赫那拉氏的后代,他是无论如何也不敢碰的,高祖努尔哈赤曾留下遗训:

“灭建州者叶赫,爱新觉罗氏不得与叶赫那拉氏通婚。”

安德海乐不可支,径直到了坤宁宫,守夜的宫女还认为安公公来请皇后,没曾想他直奔小西厢房。安德海站在西厢房的窗户下喊道:

“兰贵人听旨:皇上口谕,今晚兰贵人伴驾。”

这一声呼喊似晴天霹雳,兰贵人早也盼,晚也盼,终于盼到了这一时刻,她竟惊呆了,不知如何是好。她连忙跑出来,追问一遍,她不敢相信这天大的喜讯。

安德海在外面催促着,他怕皇上等得不耐烦了。兰贵人又何尝不急,她还是个处女,夫妻私事,她可一点也没经验,万一侍奉不好皇上可怎么办?皇上是喜欢哪类女人,她可一点也不知道。再说,她虽从未接触过皇上,但听其他妃子说,皇上招幸妃子时,妃子要先沐浴更衣,妆扮整理方可取得皇上的欢心,今晚事情发生得这么突然,来不及沐浴,就是旗头梳起来也颇费时间。兰贵人急得团团转。

皇后身边的侍寝宫女见安公公向兰贵人小西厢房走去,忙禀报皇后,皇后微微一笑:

“兰贵人总算熬到头了,前些日子苦了她了。”

皇后知道兰贵人第一次被招幸,一定很急,便派了两个贴身宫女过来替兰贵人装扮一番。兰贵人心里很感动,皇后如此宽厚,也是自己的福份。安德海引着兰贵人去了乾清宫,一路上,他们故意撇开其他宫女,赶紧说了几句重要的话:

“安公公,我紧张极了,怕皇上不喜欢。”

“兰贵人放宽心,皇上不是挑剔之人,只要你大大方方,温柔体贴,皇上会高兴的。今夜你最好能留在乾清宫不走,还要争取下次再来。”

兰贵人娉娉婷婷来到了乾清宫咸丰的卧室,一个宫女先带她去沐浴。这可是天下的罕事,妃子们被皇上招幸时,都是在自己宫中沐浴,而兰贵人却例外在此沐浴,兰贵人受宠若惊。浴毕,她把氅衣紧裹在光滑滑的身上,不由得两颊飞起红霞。咸丰一看,果然如安公公所言,好一个美人:

芙蓉如面柳如眉,眼似秋水肤似云,唇若涂珠,臂若白藕,似笑非笑,似语非语,浑身上下流情溢浪,好不迷人。

咸丰越看越爱,直后悔这位美人来得太迟,错过多少好时光。一夜风情不必细说。第二天,天已大亮,咸丰仍不忍让这位美人离去,强留乾清宫,日日夜夜,纵芳情,吐莺声,恩恩爱爱,好不快活。

兰贵人悟性极高,不消几日,她已对咸丰的秉性了如指掌,她可以最佳程度地发挥自己的特长,温而不过,恰到好处,既温柔百媚,又激情四溢。咸丰暗暗把兰贵人和皇后作了比较,相比之下,皇后雍容华贵,温文尔雅,但热情不够;兰贵人虽学识浅薄,难脱俗气,但情意绵绵,艳丽迷人。于是,咸丰身边自从有了个兰贵人,咸丰去坤宁宫的机会少了,他对皇后由爱转到了敬,而对兰贵人由冷转到了热。

咸丰万万也没想到自己的一时激情与荒唐竟把大清江山让到

了一个女人手中。这个女人是继唐武则天以来的又一个专横跋扈、心狠手辣、专制独裁、荒淫无度之人。

-----

书 路 扫描校对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