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八章  断魂

(一)神秘的地底神殿

自从发现有人跟踪之后,兰迪斯一行人的情绪气氛,开始变得有些窒闷。除了盖亚仍然一如以往以外,连琴琴和玛莉安拌嘴时,也不敢太过夸张。每个人就像是各怀心事似地眼神空洞,沉默寡言。

九个人就在这种微妙的情绪中持续往西南方前进,虽然跟踪的人仍然明显感觉得到,但由于不再受到敌人的武力攻击,众人也就懒得理会。

这一天,当他们经过一个小村落时,无意间听见村民的谈话,得知附近有一座神的地底神殿,经常有教徒模样的人出入,但每个出入的教徒却又行踪鬼祟,令人难以理解。

“一起过去调查看看如何?”亚克拍了下兰迪斯的肩,将沉思中的兰迪斯惊醒。

兰迪斯勉强的牵动了一下嘴角,点点头。

一行人趁着黑夜,悄悄地来到了神殿附近的森林中躲藏,果然看见神殿的入口处,有着微微的火光闪动。

“村民说得没错,这座陈旧的神殿确实有些古怪。”费塔加神色凝重地的注视着眼前似曾相识的景物,“从前我旅行时经过这儿时,记得应该只是个荒废的建筑才对,怎么隔不了多久,成为教徒的聚会所呢?”

“会不会是葛斯洛喀教派搞的鬼?”布兰多爷爷打一开始就对葛斯洛喀反感到极点。

“嗯…或许吧…”费塔加有些意味深长的对法莲娜看了一眼。

多日来一直沉默的法莲娜,美丽的容颜已经有着明显的憔悴,只见她蹩紧了眉,同样是注视着这座令人费解的神殿,但她的心中却涌满了犹疑,与不祥的复杂思绪。

一直等到了教徒模样的人群离开,火光也熄灭了之后,兰迪斯几人这才悄悄地由入口处潜进了神殿。

“哇!好暗啊!真是伸手不见五指耶!这怎么调查啊?”琴琴一面摸索着墙壁前进,一面小声的发难。

才说完,一把明亮的火焰呼地一声自兰迪斯手心燃起,顿时照亮了狭小的神殿通道。

“大家各自小心些,跟着我的火光前进吧!”

看见法莲娜紧挨在自己的身边,兰迪斯下意识地牵住了她的小手。

“你也小心的跟着我,如果有什么危险,我才能够即时保护你。”

“嗯!”法莲娜柔顺的点点头。从手心传来的温暖,静静地化去了她心中所有的不安与恐惧。

法莲娜知道,只有失去了兰迪斯的关爱,才是她最害怕的恐惧。因此,就算是她明知自己如今背负了伙伴们的不信任与怀疑,却硬着头皮的跟随着,也不愿意离去。

“琴琴,你也拉着我吧!以免摔倒或走丢了。”尤利安关心琴琴之情溢于言表。

但只见琴琴撇撇嘴,倔强地别过头。

“谢谢你的好心!不—用—了——”原来是琴琴见到玛莉安拉住了尤利安的长袍,一时莫名其妙的心头上就燃起了无名火。

她赌气的跑向亚克,拉住了亚克的手。

“我还是在亚克哥哥身边,比较安全一点!”

而玛莉安看见琴琴贴亚克贴的那么亲密,一直欣赏亚克的她,也不由得打翻了醋子。她只是离尤利安较近,顺手拉着他的袍子以免跟丢而已,没想到琴琴这个小妮子竟然……但气归气,总不好表现出来,只好嘟着小嘴和琴琴大眼瞪小眼。

费塔加则回头看了看走在最后的裘娜。他知道裘娜总是在留意众人所遗漏的危险,知道平时外表粗犷不拘小节的裘娜,其实内心有着女人特有的细致玲珑,只是不同的生长环境,造就了裘娜以武装保护自己的习性,及坚强独立的个性,这是费塔加一直对她打从心里赞赏的原因。

但每次见到裘娜身上一道又一道触目惊心的伤疤,想到她总是自己一个人咬牙撑过一次又一次足堪致命的伤害,宛如一只失去雄狮保护的母狮,独自抵抗生命中的种种考验,却又必须自己舔舐伤口的那种坚毅时,费塔加却又感到万分不舍的哀伤,啃着他的心。

他不由得又慢下了脚步,与裘娜并肩,而裘娜只是像习以为常似地,对他略为感激的望了一眼。

一切看在眼里的布兰多爷爷,不由得打趣的乾咳了两声。

“咳咳…嗯…瞧你们年轻人一个个你侬我侬的模样,看样子我也得关心一下我的盖亚才对唷!是不是啊,盖亚?”

说完还故意去拉盖亚巨大的机械手臂。矮小的个子,配上盖亚高大的身躯,加上盖亚走一步,他就得走好几步的滑稽模样,把一群人又给全惹笑了。

就在大家心情好不容易有些回复往日的愉悦时,兰迪斯停下了脚步。

“这……这是什么啊?…”

顺着兰迪斯的视线望去,发现通道的尽头,是一处如同祭坛的石室,而石室的正前方,是一个圆形的巨大石块。

“这是什么奇怪的大石头?通道这么小,他们是怎么弄进来的?”尤利安就着火光朝巨石看了看,直觉得有股说不上来的诡异。

费塔加走近了石块几步。

“不对!这不是块普通的石头!兰迪斯,麻烦你火再大一些!”

兰迪斯立刻念动咒语,手心的火焰便陡然熊熊地变大,瞬间将石室照得通明,众人立刻不约而同的朝石块仔细看去。

原来这是一个接近圆形的奇异雕像,乍看之下像是一个巨大的脸孔,因为巨石上雕了一双圆睁的大眼,但该是鼻梁的部份,却又是另一张怪异森冷的五官;而该是双颊的地方,却又是如同甲虫一般的肢骸;该是嘴的地方没有嘴,反而在额头的部份有一张极不搭调的,像是女人的小嘴。彷佛有着人的一切形体,却又是以昆虫的姿态被组合。

“好恶心的石像……这到底是什么怪物啊!?”玛莉安从来没见过如此诡异的景象,顿时只觉得胃中有种不快的感觉翻呕欲出。

“我曾听过葛斯洛喀所敬拜的神,是一种非人非物的东西……看来这应该就是那个所谓的平衡之神了!”

费塔加的话,立刻引起了众人一阵反感的批评,只有兰迪斯若有所思的凝望着雕像下方,一个看来有些突兀,却又毫不起眼的黑色铜箱。

好奇心牵引着兰迪斯,他不由得悄悄地放开了法莲娜的手,独自朝那只铜箱走了过去。

当他走近了铜箱,发现铜箱上刻满了像是文字的奇异图案。箱子并没有上锁,但却与石像同样充斥着一股令人不快的感觉,好奇心驱使着兰迪斯,他不由得朝铜箱伸出手,想要打开一窥究竟。

突然间,背上的“修佩鲁”微微地振动起来。

“这…难道这个箱子里有什么古怪吗?”神之剑的警告使兰迪斯犹豫了一会儿,但多日来烦闷的思绪混淆了往日清晰的思维,兰迪斯像着了魔似地,将铜箱轻轻地开启了一小缝。

一切都发生的如此快速,快的连伙伴们的警告惊叫声都还不及传入兰迪斯的耳中,唯一来得及的,只有在黑色烟雾中隐约出现的,一张充满死亡气息的灰色脸孔,及一把闪着森冷青光,朝着自己当头劈下的锐利镰刀,映照在兰迪斯惊恐的瞳孔之中。

接着,兰迪斯觉得自己像坠入了一个无底的黑暗洞窟。

身在这个莫名的黑暗空间中,兰迪斯竟觉得自己有一丝解脱的快感,像是回到了小时候在母亲的怀抱中,那种不必忧烦一切的幸福。

逐渐地,兰迪斯放弃了挣扎,任由自己坠入了无尽的深渊。

(二)陷阱

然而其他的伙伴们却无法体会兰迪斯的感觉,当然即使是法莲娜也不例外。他们只是眼睁睁的看见一个从箱中骤然出现的黑色身影,挥动着一把令人心寒的巨大镰刀,穿透了兰迪斯的身躯,然后迅速的消失在铜箱之中。

但毫发无伤的兰迪斯,却缓缓的倒了下来,手中的火焰逐渐的微弱,终至熄灭。

“兰迪斯……”顾不得此时回到的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法莲娜惊惶地朝兰迪斯冲去。

石室不平的地面绊得她娇小的身躯往前扑跌,锐利的大小石块划破了她细嫩的肌肤,但她仍然跌跌撞撞地爬到了兰迪斯身边。

“兰迪斯……兰迪斯……”法莲娜用发颤的手轻抚着兰迪斯逐渐冰冷的胸口,眼泪不听使唤的落在兰迪斯的身上。她痛恨自己为什么不早一步发现那个要命的“死神之箱”;为什么明知自己和兰迪斯是不同世界的人,却仍然抱着和他在一起的奢望。

到头来,奢望终究仍是遥不可及的奢望,命运对她的奢望做了最严厉的惩罚,无情的夺走了她比自己生命更珍爱的人。

她听见了自己心粉碎的声音。

离兰迪斯较远的众人,也纷纷慌忙的往兰迪斯的方向聚集。除了法莲娜,没有人明确的了解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一阵手忙脚乱的叫唤之后,身为僧侣的尤利安被推到了最前面,查看兰迪斯的状况。

经过了令人惊心的沈默之后,黑暗之中传出了尤利安比哭还难听的声音。

“…死……死了……兰迪斯他…他死了……”

“什么!?”平时慈蔼逗趣的布兰多老爷爷,此时竟发出了一反常态的震怒声,“不可能的!兰迪斯好端端的没受伤,怎么会死!?快救活他呀!”

费塔加的声音听来更是极尽哀伤。

“…兰迪斯的生命之火已经熄灭……恐怕真的是已经……”

连费塔加都这么说,所有人的心情霎时全都跌入了谷底,虽然没有人愿意相信这是事实,但它终究是事实。

一向难脱孩子气的琴琴最先难过的哭出声来。

“大哥哥!醒一醒!你不要死呀……”琴琴扑到一向呵护她的兰迪斯身上,用力的摇撼着他的身躯,“你说过你要帮师父疼我、教我、管我的,你怎么可以不守诺言!?我不乖你可以骂我、打我,可是你不可以像师父一样丢下琴琴一个人啊……”

琴琴毫无掩饰的情感表达,击中了每个人的心。是的!大家不都是因为兰迪斯,才因缘际会的凝聚在一块儿的吗?一同出生入死了这么些日子,大家的情感早已如磐石一般的坚实,有什么是比失去了伙伴更令人哀痛的呢?

布兰多终于也忍不住老泪纵横,他哽咽着喃喃自语,像是一下子苍老了许多:“神啊,如果可以的话,用我的老命换回兰迪斯吧!他还年轻,还有大好的未来,我只是个不中用的糟老头,再活也没几个日子,让我代替他吧!我求求你啊……”

膝下无子的布兰多,早已将兰迪斯视如己出,对他来说,有什么事会比白发人送黑发人更悲哀呢?

裘娜则恨恨地用力朝坚硬的石像击了一拳又一拳,直到手指裂开,鲜血代替了她的眼泪渗流而出。“可恶!!这些狗贼!!太卑鄙了!!混帐!!该死!!……”

连一向坚强乐观的亚克,也怅然的跌坐在地面上,有些失神的声音微弱的问:“…真的没有办法了吗?…尤利安!?……”

黑暗之中,他看不见尤利安无声而哀戚的摇头,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究竟问了一些什么话,兰迪斯对他而言,不但是他学习的对象,最佳的战友,更严格一点来说,甚至是他的救命恩人,但如今……

哀痛的气氛弥漫,连相处最短的玛莉安,也不禁哭了起来。

“呜呜呜…呜……怎么会这样呢?”

就在此时,一阵得意的笑声自洞口传来,许多持着火把的教众走了进来,裘娜及亚克立刻戒备的上前,挡在众人的前面。

发出笑声的教徒自人群中走了出来,将教袍使劲抖开。

“又是你!?”众人又诧异又惊怒的望着眼前的人,没有人忘得了这张使人恨不得碎尸万段的脸孔,他正是葛斯洛喀的独眼将军凯因巴。

裘娜的满腔怒火,此时更是火上加油。

“该死的恶贼!!今天你休想走出这个洞窟!”

顿失挚友的亚克,浑身的斗气如同炸药般瞬间引爆。

“没错!大家一起杀了这个混帐家伙,为兰迪斯报仇!!”

众人都纷纷化悲痛为力量,冲上前决心与敌人一决死战。

震慑于裘娜几人骇人的滔天恨意,凯因巴不自觉的后退了一步,但他的嘴角仍然挂着令人不耻的得意冷笑。

“咯咯!慢着!慢着!我今天可不是为打架而来的。你们救不成兰迪斯,我却有一个方法可以救他,唯一的方法!”

“你认为我们会笨到去相信你的鬼话吗?”

“你们当然可以不相信!只不过……”凯因巴又得意的笑了两声,“只不过你们杀了我,就救不成他了!”

“你!!……”按捺不住的裘娜及亚克正想要冲上前,却被尤利安制止了。

“等一等!裘娜!亚克!慢一点动手!”此时的尤利安再度显现出身为教皇的气魄与威严,他冷峻的朝凯因巴盯视,双眼的怒火不下任何一个人。

“你说,你有什么方法可以救活兰迪斯?”

见到对方肯妥协,凯因巴更是肆无忌惮的笑了起来。

“咯咯咯!要我说出这个方法是可以,但是我有一个交换的条件:就是你们必须让我带走一个人!如果你们愿意的话,我就将方法告诉你们!”

“一个人?!”众人面面相觑,一时之间难以了解话中含意。

凯因巴突然一改狂傲神情,朝众人身后微一欠身,态度极为恭敬。

“小姐!教主命令属下迎接小姐回去,小姐却执意不肯,属下只有出此下策,希望小姐见谅。属下可以说出救兰迪斯的方法,但是希望小姐能够跟属下一同回去面见教主,好让属下交差了事!”

众人一齐转头望向凯因巴发话的对象,发现只有法莲娜一个人坐在兰迪斯的身边,低着头,不言不语,也看不见她此时的任何表情。

“法莲娜…你……”最感惊愕的尤利安顿时只觉得脑中嗡嗡作响,没想到天真善良的法莲娜,才隐藏了真正不愿人知的秘密,而且是这么一个攸关众伙伴性命的大秘密。

而费塔加则是遗憾的叹了一口气:“唉…果然……”

沈默的气氛僵持着,法莲娜仍然只是低头看着宛如睡着般的兰迪斯,没有作出任何的辩解或回应,但也没有人出声去逼使她做任何的决定。纵然无法认同法莲娜的真实身分,但没有人会忘记这些一同旅行的日子里,那个亲切活泼,善解人意的法莲娜。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法莲娜终于缓缓的抬起头,面对所有人的目光。

“…我答应…跟你回去就是了……你说吧…”

“法莲娜……”裘娜看着法莲娜的神情,不由得感到心中一阵抽痛,那是一个她从前回忆中似曾相识的表情,不是坚强,更不是怯懦,那是一种对所有一切完全死心认命的表情。

“谢谢小姐!”喜出望外的凯因巴见计谋得逞,正待说出下文,法莲娜的声音又冷冷的传来。

“只不过必须让我一起去救他。他是因我而死,我必须亲眼见到他复活!”

“这……”凯因巴显出一丝慌乱的神情。

“否则的话,”法莲娜迅速的拔出兰迪斯腰间一直携带的短剑,面无表情的横在自己颈子前,“你了解我的个性,我也可以陪兰迪斯一块儿死,让你无法向父亲交代!”

“好吧!”凯因巴的神情有着失算的无奈,“兰迪斯的魂魄已经渡过了死河,现在想要救兰迪斯的唯一方法,就是到巫汤婆婆那里取得失魂药。人一旦喝下失魂药,魂魄就会暂时离开躯壳进入灵界,那时再和亡灵一起搭船渡过死河,到死神的地界夺回兰迪斯的魂魄。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万一你们失败了,你们的魂魄可就得留在死神那里,无法回来了!”凯因巴刻意警示的看着法莲娜,但法莲娜仍然无动于衷。

“巫汤婆婆?是那个住在地狱洞穴的老婆婆吗?”

“是的,小姐。”

“我知道了,你走吧!兰迪斯顺利复活以前,我不希望再看见你!”

“是!”凯因巴命手下点燃神殿内的灯柱,再领着众人退出了神殿。

法莲娜将短剑重新插回兰迪斯腰间的剑袋,深吸了一口气,吃力的将兰迪斯扶起,再迎向伙伴们询问的眼光。

“我知道大家不会再信任我了。但是,就这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希望大家相信我,一起去救回兰迪斯,好吗?”

众人不约而同的对望,在彼此的眼中都看见了犹豫。

见大家没有答腔,法莲娜独自使劲背起了兰迪斯,但力气太小,被兰迪斯壮硕的身躯一压,便不堪负荷的跪落地面,尖锐的石块立刻刺破了她的双膝,鲜血徐徐地染红了地面。

裘娜见状,立刻想也不想的一个箭步过去,帮她背起了兰迪斯,接着,亚克及玛莉安也将伤痕累累的法莲娜扶了起来,尤利安更念动咒语,将法莲娜身上的伤治愈,费塔加则上前轻拍她的肩。

“我们一起走吧!还要麻烦你为我们带路呢!”

见到伙伴们一个个像从前一样信任的神情,法莲娜除了歉疚,更是感激。

在树林中看见法莲娜一行人离开神殿后,另一名教徒对凯因巴阴恻恻的笑了起来。

“咭咭咭!失策了吧?凯因巴将军。我早说过小姐不是那么容易乖乖就范的人,这下子要是她真的出了差错,被留在死亡冥界,你还有命回去向教主交代吗?”

“你少说风凉话!你不是认识巫汤婆婆吗?快先去警告她别将真的失魂药交给小姐!”

“咭咭!凯因巴将军,你可别忘了,她可不是葛斯洛喀的人呢!没有人能够对穿梭阴阳两界的巫汤婆婆下任何的命令。更何况……”

说话的教徒突然抖开了教袍,那是一个有着死白色,如同僵脸孔般的男人。冷冽的目光,加上使人不寒而栗的笑容,全身上下让人感觉比冰更冷酷。

“更何况,我可是和你平起平坐的。除了教主及小姐,没有人能命令我做任何事。我只是来看好戏的,这可是教主交给你一个人的任务,跟我一点关系也没有!咭咭咭咭……”

“泛拉佩!!你……”

话未说完,叫做泛拉佩的魔导士早已扬长而去,只留下阵阵刺耳的笑声。

(三)进入死亡边界

为了营救兰迪斯的一行人,跟随着法莲娜来到了旷野中一处隐密的地穴。

进入阴冷的地穴后,一阵阵令人作呕的霉腐气味,使得大家忍不住伸手捂住了鼻子。

“好难闻的气味!这里真的有人住吗?”

一语不发的法莲娜只是急切的往洞穴深入,丝毫不顾自己本身安危。在火把的照明下,幽暗的地穴更显得诡谲莫名。好不容易到达了地穴尽头,眼前的景象却使得众人惊骇的后退一步。

那是一个几乎由骷髅及骨骸堆叠而成的洞穴,当中竟还有几只狰狞的兽犬争抢着一些腐肉残肢。当他们出现在这些兽犬的眼前时,兽犬们立刻停止了争食,反向他们露出疵牙裂嘴的垂涎神情。

就在其中一只巨大的兽犬扑过来时,法莲娜马上念动雷咒,强力的闪电不偏不倚的击中了这只凶猛的攻击者。一声凄厉的哀号,兽犬瞬间烤成了焦炭。但往日善良的法莲娜,此时的神情依然冷漠。

“呵呵呵!你们来这里做什么?这么凶巴巴的,把我的小宝贝都吓坏了!呵呵嘻嘻……”一个听来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从洞穴的上方传来。

众人抬头一看,发现有一颗巨大的透明晶球,正缓缓下降。

法莲娜朝下降的晶球厉声说:“你是巫汤婆婆吧!我们要失魂药,赶快把药给我们!”

“呵呵呵!现在的年轻人真不懂规矩,见了面就跟人要东西,也不先打声招呼。看你急成这样,是不是死了你的小情人啊?嘻嘻嘻……”

晶球降到了众人的眼前时,大家这才发现晶球上方蹲踞着一个矮小痀偻的老太婆,层层皱纹的掩盖下,小小的眼睛仍然有着彷佛看透一切的锐利。

只见法莲娜的脸顿时一阵红一阵白,“…不跟你多说!快把药拿来!”

琴琴也不甘示弱的上前,“是啊!是啊!赶快给我们,我们还要赶着去救人哪!”

巫汤婆婆绉褶萎缩的唇微张,空洞的嘴里发出了令人不愉快的尖细笑声。

“呵呵呵!药!我可以给你。但要看你们是不是有这个能力拿得到才对,怎么是说拿就拿呢?”她轻轻举起了如鹰勾般的十指,立刻从洞穴深处跑出了数以百计的兽犬。

“恰好我的地狱犬正愁没有玩伴呢!就让它们跟你们玩玩吧!嘻嘻嘻嘻……”

面对这些狰狞凶恶的地狱犬,没有人有丝毫的退缩之意。他们只有一个共同的意念:无论如何,一定要救回兰迪斯!

将兰迪斯的身躯轻轻放在地面之后,众人很有默契的以兰迪斯为中心点,一致向外围了一个圆圈。

“哦?那个小伙子就是你们要救的人?他值得你们这么多人为他赌上性命吗?”

没有人再多说一个字,只是全都使出了浑身解数,各展所长的抵抗接二连三朝自己扑上来的凶猛恶兽,所有的地狱犬都以兰迪斯为目标,拼命的想要突破这个九人围成的防护圈。

虽然九人坚强的斗志,使得地狱犬严重死伤,尸横遍地,但如同潮水一般陆续蜂拥而来的数量,终也使大家渐渐感到不支了。

“哇!!”一个分神,其中一只地狱犬冷不防的张口噬住了法莲娜的小腿。

“法莲娜!!”

“法莲娜!!”

众人听见了法莲娜的哀叫声,心神都随之紧张不已。

只见法莲娜咬牙将手中法杖的雷电劈向了这个死角,袭击得逞的地狱犬立刻被电开,但也硬生生的将法莲娜小腿的肌肤撕扯掉了一大块,痛得她单膝跪了下来。

“大家各自小心!千万不要为我分神!脱离位置,兰迪斯就不保了!”虽然痛到连声音都不自觉的颤抖,但法莲娜仍然没有退缩逃走的意念,她一心只希望能够为兰迪斯做些什么,就算是赔上性命,她也在所不惜。

从法莲娜腿上流出的大量鲜血,吸引了更多的地狱犬朝她攻击。

她发觉自己的体力精神即将耗尽,眼前视线也因失血过多而开始模糊。

“啊!亲爱的兰迪斯,或许我们不必失魂药,就能够见面了!”

就在法莲娜打算同归于尽之时,地狱犬的攻势却停止了。

巫汤婆婆坐着晶球,缓缓地飘浮到他们的面前。但此时的她,却换了一种和蔼的神情。

“呵呵呵!年轻人,你们的功夫不错。”她从怀里掏出了一只小瓶子,递给法莲娜。

法莲娜连忙忍痛站起身,接过了小瓶子。

“药,我给你。但是记着,这药效可是很短的,你们要是无法救他出来,你们也不能够离开冥界,那后果可就糟糕了,知道吗?”

“是的,谢谢你,巫汤婆婆……”

“好了,带着你们要救的人,跟我来吧!”众人随着巫汤婆婆来到了一处乾净的洞穴,将兰迪斯放了下来。

“你们就在这儿喝下药吧!在你们魂魄离开躯壳的时候,我会保护你们躯壳的安全,放心吧!只是一旦你们超过了时效没有回魂的话,”巫汤婆婆指了指洞外的遍地的骨骸,“你们可就成为我小宝贝们的点心罗!”

看着洞口那群蠢蠢欲动的地狱犬,众人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要从死神的地界带回亡灵,必须唤起他求生的意志,否则即使你们见到了他,也是枉然!千万记得。”

临出洞口之前,巫汤婆婆轻柔的摸着法莲娜的秀发。“呵呵呵!年轻人有情有义是很好,可是呢,世界上有很多事本来就是不能勉强的,该要看开时,还是要看开一点……”

法莲娜有些失神的望着巫汤婆婆离开的背影,沈默不语。

“大姐姐,你在想什么?”琴琴凑近她,圆睁着一双好奇的大眼。

“?!…啊?没什么!我们赶快服药吧!迟了就来不及了!”

“大姐姐…”

“嗯?”

“你为什么要……”

“琴琴!!”直率的琴琴正想解开心中的疑虑时,被尤利安出声喝止了。

她转头看见了尤利安严厉的眼神。

“……对不起。”

“没关系,我不会在意的。”法莲娜轻轻的拍拍琴琴的小脸蛋,然后拿起了小瓶子,拔开瓶栓。

“这就是失魂药,大家一人喝一口,我先喝……”法莲娜毅然决然的仰头喝下了一口,然后交给了朝她伸出手的尤利安。

顿时,眼前的一切开始扭曲,变黑,她感觉自己的身躯开始不停往下坠,往下坠……

当她眼前回复明亮时,她发现自己和许多人一起站在一条灰黑色的泥河边,河面上咕噜咕噜的冒着气泡,黏稠的泥浆还飘着使人作呕的味道。

就在她四处张望找寻兰迪斯的踪影时,有人轻拍了下她的肩。

转头一看,原来是费塔加,而尤利安、亚克、裘娜、琴琴、布兰多和玛莉安也都一齐到了,更奇怪的是,连盖亚都在。

“我也不知道,想到盖亚不知道怎么来帮忙,它也就一起来了!”布兰多爷爷看到法莲娜奇怪的看着盖亚,不好意思的解释着。

一艘船朝岸边驶了过来,亡灵们纷纷上船。法莲娜一行人见状,也静静地跟着上了船。

在烟雾弥漫的视野中,逐渐显现出对岸的景况。一座黑色的巨门前,排了一列长长的队伍,排队的每个人都面无表情,只是无声的一个接一个的进入了黑门。

待船靠岸,船上的亡灵也跟着排在队伍的后面。只有焦急的法莲娜一行人忙着搜寻兰迪斯的踪迹。

“这里的气氛好古怪……好冷……”琴琴一边找,一边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哆嗦。

“看!!兰迪斯在那里!”一向细心的法莲娜发出了欢欣的叫声,众人急忙寻着所指的方向看去。

“啊?!在哪里?”

“在那里!!离门约第二十五、六人的那一个!”

由于离兰迪斯甚远,众人连忙大喊:“兰迪斯!!兰迪斯!!”

但兰迪斯丝毫没有任何反应,只是木然的跟着往前走。

“不行,他好像失去求生意识了,这样喊没有效!”费塔加首先朝兰迪斯奔去,“大家快!那道门就是地狱之门,进去的亡灵就再也出不来了!大家快想办法先将他拉出来再说,千万别让他进入那道门!!”

就在大家即将接近兰迪斯时,一把锋利的镰刀呼的一声挡住了他们的去路。一个身穿黑色斗篷的高大身影,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他们眼前。

“你们真是不死心,竟然还敢来到死亡边界救人。”死神的声音彷佛从很远的地方飘进耳朵,“不过很抱歉,这个人已经是我的了!他不可能任由你们将他带走的。”

“我不相信!!兰迪斯!你醒醒啊!我们来救你了!兰迪斯!”

但是任凭伙伴们如何叫唤,兰迪斯仍然连头也不回。

“对许多人来说,死亡是一种摆脱一切烦恼,摆脱命运束缚的唯一方法。忘却了活着目的的人,又何必活着呢?”

“但是他是被你活生生的剥离躯体的呀!他并不想死的!”

法莲娜恨恨地朝死神反驳,但死神只是冷冷的笑。

“哼哼……你们认为是我使他死亡的吗?你们错了!我的出现只是引导,最重要的是他自己放弃了求生,而贪恋死亡所带来的逃避,这种自我放弃,是任何人都救不了他的!”

“你胡说!你骗人!兰迪斯不是这样的人!”

“不是这样的人?有谁能够真正了解另一个人内心真正的想法?如果是那么希望被了解,每个人又何必费那么大的劲去隐藏自己不为人知的另一面?又何来秘密之有呢?”死神收起了镰刀,“看在你们勇气的份上,我可以给你们机会。如果你们谁能够在他进入地狱之门以前,唤出他的求生意念,那我允许你们带他离开。否则,那个人也无法离开!愿意赌上一赌吗?”

“我愿意!”法莲娜立刻上前一步。“我愿意拿我的生命赌一赌!”

“法莲娜……”众人对法莲娜的执意及真情,都有着对于误解她的愧疚。或许,她也是个对命运无奈的受害者。

“好!你就试着和他的潜意识交谈吧!如果他激起了求生意念,他自然会离开队伍。”

法莲娜走近了兰迪斯,虽然她这样说,但她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做。

“兰迪斯,跟我们回去好吗?大家都在等你。”

“回去?回哪里去?我不要回去!不管回到哪里,我都是一个人!”

兰迪斯空洞的双眼流露出寂寞的哀伤。骤然发现兰迪斯的心竟是如此孤独,法莲娜有些茫然了。难道真的如死神所说,自己从来不曾了解过兰迪斯的内心吗?

“你不是一个人,你有我们,大家都是真心在关爱你呀!你看,为了你,大家都不顾危险的跑来救你,你不是一个人呀!”

兰迪斯看了看尤利安一行人,沈默了一会儿,右脚微微的跨出了半步,但又马上缩了回去。

“兰迪斯,你忘记你的母亲了吗?你不是一直想找回你的母亲吗?你不是告诉过我,这是你对你父亲立下的誓言,难道你忘记了吗?你怎么可以轻言放弃呢?”

“……”兰迪斯再度沈默的看着法莲娜,但空洞的眼神开始有了表情。

“再说,你是代表我们人类的希望呀!如果连你都放弃了,我们大家又该怎么办呢?难道你忍心让大家被神遗弃吗?”

“……”

“还有……”

“法莲娜,你为什么要欺骗我呢?”兰迪斯突然打断了法莲娜的话。

所有人在此时都不约而同的静默下来。

“我…我……”

我是不得已的,我没有办法违抗命运的安排呀!法莲娜心中痛苦的嘶喊着。

但此时此刻,为了救兰迪斯,她不得不对他说最后一个谎。

“不是像你所想的,兰迪斯…我…”法莲娜用了最大的努力,强迫自己对兰迪斯展露笑容,但内心的痛苦挣扎,却使得她不由得眼框之中溢满了泪水。

明白法莲娜此时感受的伙伴们,都感到万分的不舍。

“我……没骗你……”

就在兰迪斯双脚离开队伍的一刹那,死神轻叹了一声,消失了踪影。

众人都高兴的上前拥抱住兰迪斯,就在欣慰的气氛中,大家的身影也开始模糊变淡,准备回到各自的身躯。

就在一行人逐一消失身影之时,一个苍老却慈霭的声音从地狱之门悠悠地传出来。

“琴琴……琴琴……”

“谁?!是谁在叫我?”听到呼唤声的琴琴不由得左右观望着,想找出声音来源。

“琴琴…我是师父……”随着声音越来越清晰,琴琴看到了卡里斯的身影。

虽然相当模糊,但和其他的幽魂不同的是,卡里斯四周被柔和的亮光所包围。

“师父!!”琴琴立刻不假思索的跑了过去,扑进了卡里斯的怀中,“师父,琴琴好想好想您!原来您在这里,琴琴再也不要离开您了!”

“…傻孩子,你忘了这儿是冥界吗?”卡里斯轻抚着怀中的琴琴,“师父已经死了,没有办法一直陪着你的……”

“不!我不要!我不相信!我不相信!”琴琴激动的后退了一步,“您不是说过还要教琴琴更多的功夫;不是说过还要教我念书;还要带我去旅行,看看这个世界的……”

“琴琴……”

“我保证我以后一定会乖乖听师父您的话,乖乖练功、乖乖念书,也一定不会再调皮惹师父生气了!琴琴只求您不要走……呜——”琴琴倔强的语气逐渐的软了下来,小小的脸上已经流满了泪水。

“琴琴,师父可能真的无法陪着你了。”卡里斯忧伤的看着哭泣的琴琴,轻叹了一口气,“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总有一天,你一样也会离开师父的,只不过……这个日子现在早点来临罢了!”

“……”

“你是个聪明的孩子,琴琴。师父相信你一定会好好照顾自己,更何况现在有这么多的大哥哥大姊姊陪着你。”

“师父,我……”

“好了!你们的时间到了,别再耽搁了!”卡里斯从手上脱下了一枚闪着淡紫色光茫的指环,戴在琴琴小小的手指上。说也奇怪,看来有些大的指环,立即缩到适合琴琴的大小。

“这是师父最爱的指环,叫做‘形见’。”

“形见指环?”

“嗯。其实也是因为这个指环,师父当年才会捡到幼小的你。现在师父也用不着了,就把它交给你,希望你好好珍惜。”

琴琴还想说什么,却发现眼前的卡里斯越来越模糊,且自己正逐渐的往上飘,她知道自己的即将回到现实的躯体中。

“师父,对不起,琴琴一直没有好好的孝顺过您,总是一直让您为我担心。”琴琴的泪如同泉水般不断涌出,但语气却是坚强而成熟。

“但是师父一直都是琴琴最尊敬、最爱的人,琴琴这一生都不会忘记师父的教诲跟养育之恩,今后我会学着懂事,学着长大,绝对绝对不会再让您操心的,师父。”

“嗯!这才是我的好徒儿,师父相信你。”卡里斯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琴琴的身影终于完全消失。

所有来到冥界的幽魂们都背负着亲人们的哀伤与思念。

死亡虽然对自己或许是一种逃避或解脱,但不能否认的,对爱你及在乎你的人来说,却是另一种痛苦的开始。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