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7 章 拯救罗特帝亚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七章  拯救罗特帝亚

(一)全力反击

“哇!这就是海吗?好大哦……”说话的是一个年约十七、八岁的少女,精致姣好的脸蛋,灵活而机警的大眼睛,俏丽的短发及装束,十足的活泼气息。

咦!队伍中何时增添了这么一位女队员呢?这件事说来也真是凑巧。

说起整件事的经过,还要回溯到两个星期前,兰迪斯等人在亚达斯所遇到的危机事件。

话说两个星期前…

“唉呀…”兰迪斯等人走进村镇的酒店后,面对酒店内拥塞的人群,汗味,酒臭味交杂的污浊空气,让天性喜爱洁净的法莲娜,深深皱起了眉头。

这里是亚达斯,是马拉大陆南方的交通中继站。海运来的盐,银矿,黄铜,在这里将换成腊肉,小麦,布匹,蔬菜与香料,由马车运往港口,再由一群群古铜色皮肤的水手,载运至大洋的彼端。

由于市场交易热络,南北奔走货殖进出的商人,在这里似乎住得相当舒适。但是一般靠种植作物维生的农民,以及靠劳力吃饭的劳动阶级,在亚达斯就无法避免遭受被剥削的命运。这些穷苦的平民,平常最易聚集于像这样的酒店中,饮着大口大口的劣质酒,口齿不清地数落他的刻薄东家,今天又对他如何如何,藉着放肆高谈,来发心中的怒火。

这种地方,是社会实际参与者的俱乐部,也是小道消息的最佳来源。

经过索尔的介绍后,兰迪斯已经养成每到一处,就先要入境问俗的好习惯了。

虽然这里龙蛇混杂,但顾客还是有一定程度的警觉性。看见兰迪斯等人鲜明的衣装,都不禁转头注视,缄默不语,室内登时沉默了下来。

酒店的老板,是个四十多岁,挺着啤酒肚的胖汉子,坐在柜台上向兰迪斯等人招手。

“这边来…这边!”他用一种很亲切的俏皮口气招呼着。

“这里的人似乎有些紧张!”兰迪斯靠近柜台,听见背后人群又开始恢复放肆的喧哗。

“这是当然罗!都是因为封境的关系嘛!”

“封境?!”兰迪斯与尤利安等人交换了一个警觉的眼神。

“你们是从北方来的吧!难怪不知道这个消息!”老板有意无意地将视线扫过兰迪斯身后的伙伴,然后弯下腰去翻动酒桶。

“大约是从上个月起吧!罗特帝亚的军队,开始前往进驻沿海几个有邦交的贸易市。同时在几条重要道路上,也开始设置哨所,过往的行人及货品,都要接受检查。很不幸地,在前年遭受山贼侵袭后,一纸和约使得亚达斯纳入了罗特帝亚的保护网中,现在…”

老板的眼睛向窗户方向看去,“山的那头,就躺着一门炮塔,一种就算是不使用,也能让人望而生畏的金属怪物。”

兰迪斯等人似乎感染了老板的无奈心情,不约而同地将头转向窗户的方向。

老板手中并没有放下工作,他将一堆木杯从清洗的水桶中捞出,摆在柜台上,手肘无意间撞到兰迪斯放在柜台上的包袱,一种熟悉的硬物触感勾动了他的神经,剑!

老板看着兰迪斯,兰迪斯用一种无意辩解的神情耸耸肩,然后对他笑笑。

想了想,老板弯下腰用木杯舀了酒,然后重重地放在兰迪面前。

“拿去喝吧!陌生客!这杯算是我请客的。”

“为什么?为什么不告发我们?”一直沉默无语的费塔加,此时突然从旁边插进话来。

“很简单!因为我不认识你们。”老板扮了一个俏皮的鬼脸,“喝完就滚蛋,知道吗?!”

得到了酒店老板的情报,兰迪斯等人总算没有傻傻地冲进敌人的包围网中。但是除此之外,兰迪斯并没有占到太多优势。

当双方开始接触,敌方便开始使用拖延战术,除了派出数目可观的龙骑士,在空中骚扰并不时偷袭外,并没有派出大股的部队做作接近战。所以亚克的长矛与裘娜的巨剑,都失去了原先的威力,除了频频发出威吓性的怒吼,并没有获得很大的战绩。

兰迪斯等人遇到的困难,是在于横亘在敌阵与我方之间,一条宽约十五公尺的地堑。地堑上是有索桥,但索桥上的绞链却已经收起来,用绳子困好放在对岸。

还有一门灰铜色的巨炮,俯视着战场的某处角落。谁要是敢涉入那块禁地,就立刻喷出大量的硝烟火光与巨焰。就在战斗进行没几分钟时,一位冒失的龙骑士在无意间触犯了这项禁忌,在不到一秒钟的时间内,他挟带着大量的烟火,坠落深不见底的山沟中。

目睹了这项射击意外的双方,使得接下来在战场上的发展情势,便变得相当意外与滑稽,兰迪斯等人在退无可退的情况下,开始企图将龙骑士引入炮火的范围内,龙骑士当然不愿上这种当,便停留在高空中叫嚣。兰迪斯等人因此获得少许休息时间。

“会发展成这种情势,真是始料未及……”费塔加摇头苦笑。

“如果敌人会冲出来,多少还有点胜利的把握。但是像这样…”亚克将长矛忿忿地刺入土地中。

“该怎么办呢?”兰迪斯说。

“只有乘着夜晚降临时的黑暗,悄悄地离开这里……”费塔加说。

没有人答话赞同,但也没有人敢提出理由辩驳。费塔加说的没有错,如果此时不乘早撤退,敌人多半还会在夜间前来偷袭,到时候,就算是再强的人,也难保不会受到伤害。

“就这么办吧!”兰迪斯说,想到抵达罗特帝亚的时间会因此而延后,心里总不免一阵遗憾。

“快看!那是什么!”法莲娜叫出声来。众人急忙跳起来,向她手臂所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看见一名少女出现在地堑对面的山崖上,手持弓箭,像石像一样动也不动。

战场上会突然出现第三者,双方事先都没有心理准备。

龙骑士催促着跨下的飞龙,一齐向陌生者呼啸而去。

突然间,这名少女手中的弓弦响了!一名龙骑士的肩膀中箭,手中的绳也被另一只箭射断,在突然失去重心的情况下,整个人从飞龙背上翻落下来,落入不见底的山谷中。接着另一名龙骑士的飞龙,眼睛也中了一箭,在疼痛挣扎中撞到队伍中另一只飞龙,在惨叫声中双双跌落山谷。

其余龙骑士见情况不对,急忙拉偏龙头,调转方向逃了回来。

“好厉害的箭法!这是什么功夫?!”亚克咋舌不已。

敌人的地面部队,听到了飞龙的惨叫声,全部蜂拥而出。看见凶手就站在不远的山崖旁,便朝凶手奔去。

突然,弓弦响声不绝于耳,只见羽箭漫天飞舞,敌人在哀嚎中倒地。

兰迪斯等人的眼睛,此刻完全被这幕奇景给吸引住了。

“咻!”

此时,一支箭突然神奇地从敌阵中穿出,射断了困绑绞链的绳索,兰迪斯等人忍不住惊叫出声。

由于索桥重量的关系,加上对面山崖的地形较高,失去捆绑的索桥,在众人的欢呼声中,迅速而顺利地滑下了来。

“冲呀!”兰迪斯拔出宝剑。

在炮火和硝烟交迸间,他率先冲过索桥……

“看起来你还真是没出过远门的样子…”亚克靠在船边,歪着头看着身旁的少女。

“你说你从小就和奶奶住在山里,难道都不曾自己一个人道外面走走吗?玛莉安。”

“真的没有耶!因为我奶奶总是不准我到处乱跑,直到半年前奶奶去世之后,我一个人闷不住,才偶尔跑到山下的城镇去。”说着说着,突然觉得似乎有人在碰触她背后的弓箭,转身一看,原来是蹲在地上的琴琴。

“你干什么!不要乱碰我的弓箭!”

“哎呀!那么凶干什么?我只是好奇嘛!”琴琴用小手支着下巴,有些不置信的撇撇嘴,“我实在不怎么相信这种又细又长的东西,会有多强的攻击力,还不如我一拳一个来的轻松俐落!”

话才说完,琴琴马上被一股力道揪了过去。

“天啊!我不是告诉过你,少去招惹玛莉安生气吗?”尤利安小声的对琴琴告诫,“你忘了她是镇上射箭比赛的优胜啊?小心等下她生气,你就吃不完兜着走!”

“射箭有什么了不起?也不过只能射死些兔子啊,或者鸟之类的。”琴琴不服气的皱着眉,“就像之前,她也只不过帮我们搭了个索桥罢了!又没有一个人是被她一箭射死的,还不是要靠…”

“看起来你好像对我很有意见的样子,是不是啊?小妹妹?”玛莉安一手叉腰,脸上尽是不悦之情。

“呸咧!”琴琴朝玛莉安扮了一个鬼脸,“我叫琴琴,不是什么小妹妹。”

“你!!…”

自从加入了这个娇蛮不输琴琴的玛莉安,两个人一路上就斗嘴斗个没完。琴琴如果斗赢了倒还好,万一要是输了,老实的尤利安可就倒大楣了,非得被琴琴捉弄出气到心情爽快了为止。

“琴琴你也不能这么说,当时如果没有懂得箭术的玛利安,我们恐怕早就被飞龙骑兵队给踩扁啦!”正在喝酒的裘娜忍不住“仗义直言”。

“是啊!敌人一定是认为我们没有能力对付飞空部队。幸好遇上了玛莉安,把他们都从飞龙背上给射下来,否则光凭法莲娜的雷跟费塔加的冰,还有我的火,想要扳倒那群庞大的飞龙骑兵,真不是件容易的事呢!”

连兰迪斯都这么说,琴琴顿时像嘴里塞了一个大包子似的哑口无言。

“嘿!看到达拉尼亚岛了!你们大家快看!”

亚克的话引起了大家的注意,一行人不约而同的望向远方逐渐清晰的陆地。

“终于到了……”随着目的地逐渐的接近,兰迪斯的心情却逐渐的凝重起来。虽然目的是要前来营救被困于危机之中的索尔,但由于对敌人一知半解,以致连自己有多少胜算都无法掌握……

到了罗特帝亚庞大的王城内,救人心切的一行人,虽然都对前所未见的热闹景象感到万分好奇,但却都无心多加游逛,匆匆赶到了王宫附近。

就当一群人正要潜进王宫之时,却被巡逻的卫兵发现了行踪。

“大胆来人!竟敢擅闯王宫禁地!…咦?”为首的卫兵突然仔细的朝兰迪斯打量了一番,接着神色惶恐的大叫起来。

“啊!你们是……快来人呀!国王钦命要捉拿的匪徒出现了!快来人呀……”

“你!真是吵死人了你!”略带酒意的裘娜,一个箭步上前,挥刀将大叫的卫兵从马匹上砍了下来。

“这下该怎么办呢?王宫警卫森严,我们又势单力薄,万一卫兵全部攻过来,恐怕我们人没救到,自己就得先赔上一条命了!”兰迪斯忧心的说。

思索了一会儿,费塔加才开口:“我看这样吧!还是用我们当初一起救人质的方法:大家分成两个部份,一队人到大门口去引起卫兵的注意,尽量让他们将兵力集中在大门;另外一队则偷偷到监狱去营救被囚禁的索尔及大臣们。”

“这是个不错的主意!那我们该怎么分配呢?”

“嗯……在大门口的这一队是正面交锋,面临的敌人也较多,依我看就由我、兰迪斯、亚克、尤利安和老爷爷来对付;找寻的工作就交给你们女孩子,你们就先听从裘娜的指挥行动。”

“那盖亚呢?”

“我本想盖亚跟随你们一起行动,以免你们遭遇敌人时力量太薄弱,但是…”

费塔加看了看布兰多,布兰多立刻会意的笑了笑。

“哎呀!你们放心,我已经修好了盖亚的辨识系统,现在盖亚可以靠自己辨认我方及敌方,甚至搞不好连之前的辨识记忆都一块儿恢复了呢!放心吧!”

“很好,我们分头行事吧!”

果然当兰迪斯这对人马出现在大门时,立刻引起了一阵不小的骚动。

“敌人!敌人出现了啊!警戒!警戒!”

就在众人兵荒马乱之际,裘娜这一队则悄悄地由旁门潜进了王宫。

“哎呀!王宫这么大,该从何找起啊?”从没见过王宫的玛莉安及琴琴忍不住提出了相同的疑问,然后又一起对瞪了一眼。

“嗯……这倒真是个问题……”裘娜也犹豫了。

“我想囚禁犯人的监狱一般都设在城堡王宫底下,再不然应该就是西边。”

三人都不约而同的一起望向法莲娜,脸上尽是疑问,尤其是裘娜。

“法莲娜,你曾经住过城堡吗?”

“啊!?我…我只是听过…猜测而已………”

“哦?这样啊!我还以为你跟尤利安一样,也是个偷跑出来玩的王族…”裘娜释怀的哈哈一笑,“不好意思,是我太多疑了!”

就这样躲躲藏藏的寻找,终于发现一道有着卫兵看守的大铁门。

“我想就是这儿错不了。”裘娜握紧了手中的钢刀,正准备冲上前去时,一只飞箭从她的耳际咻地一声疾射出去,射中了其中一名卫兵的咽喉。

被射中的卫兵还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已经砰然倒地。另一个卫兵想要叫,另一只箭却又立刻不偏不倚的射进了他的心窝。

“好啦!全放倒了。”玛莉安收起弓,得意的朝琴琴撇撇嘴。“这下你该服气了吧!”

“哼!那是你运气好!”不甘示弱的琴琴口中念念有词,“要是人家站得直直的让我打,我也会……”

“你说什么!?”

“好了好了,我们快进去找索尔他们吧!”裘娜有点不耐烦的打了一下琴琴及玛莉安的小脑袋。

进入了铁门内,只见一条条错综复杂的通道,阴暗森冷,仅有石墙上的火把照明。

五人小心翼翼的沿着通道前进,空气中隐约飘着一股霉腐的气味,令人感到十分的不舒服。

突然,带头的裘娜停下了脚步。

“你们听!似乎有人的声音。”

侧耳倾听,果然在通道深处传来一阵小孩的哭泣声。

“呜呜……母亲,我好害怕,我们会不会死掉?”

“不要哭,利奥,勇敢些。”一个听来十分坚强的女声,温柔的抚慰了惶恐的小心灵,“要相信神不会遗弃我们的……”

循声向前,只见一群神情萎顿的人,被关在上了大锁的阴暗牢狱之中,一见到裘娜一行人的出现,连忙惊惶的纷纷后退。

“大家别害怕!我们不会伤害你们的!”法莲娜就着昏暗的光线朝里面望去,“索尔?索尔陛下在这儿吗?”

一名女子从人群之中走了出来,憔悴的面容,散乱的发丝,显然已经被拘禁许久,但她举手投足间所散发出来的高贵气质与雍容仪态,却相当的与众不同。她先轻轻的一躬身,但当她正要开口细问时,脸上却出现了有些讶异的神情。

“盖…盖亚!?你们是……”

“我们是来营救索尔陛下的,请问索尔陛下人在哪里?”

“陛下他不在此处,他与亚雷斯大臣被独立关在通道的尽头,一扇灰色的铁门之内。”

“哦!?原来如此。我们快走吧!”

“啊…请你们等一等!”说话的女子有些焦急的喊住了她们。她指指法莲娜身后的墙上,“请你们一道将他的武器带过去给他吧!”

裘娜依言将墙上的剑解了下来。

“这是…传说中的炎龙剑!!”

“是的!这是索尔陛下唯一的贴身武器。”女子又朝她们一躬身。“请你们务必要将索尔陛下安全的释放出来。”

“我们会的,你放心吧!”

来到了通道尽头,裘娜用力的开了厚重的铁门,果然看见两人被铁脚镣扣住,身上满是累累的伤痕与血迹,令人看了不由得心生不忍。

“啊……”法莲娜哀鸣了一声,扑到了其中一个人的面前跪了下来。

“索尔陛下,您…您受苦了!我……”话未说完,眼泪已经扑簌簌的掉了下来。

疲累的索尔不解的看着法莲娜有些失常的举动。

“法莲娜…好孩子,快起来,你们能来救我,我该感谢你们才对呀!别哭了,快起来吧!你这样让我不知如何是好了!”

法莲娜这才察觉自己的失态,她站起身,取下了挂在门边的钥匙,为索尔及亚雷斯解开了束缚,并为索尔介绍了裘娜、琴琴及玛莉安。

“嗯…”索尔接过了裘娜手中的炎龙剑,“看来现在外面状况危急,王宫内的军力,恐怕不是兰迪斯他们可以抵挡得了的。我们还是快去支援吧!亚雷斯,一起走吧!”

当索尔及亚雷斯走出牢狱的门时,站在门外的盖亚使得他们俩同时惊讶得停下了脚步。

“哔哔哔!!”

“盖亚?真的是你吗?盖亚!”索尔显得喜出望外,他摸着布兰多为盖亚加装的新配备与武器,彷佛见是到了多年不见的老朋友一般。

此时远远地传来了惊慌失措的叫喊声:“有人劫狱啊!快来人呀!”

索尔立刻敛起心神。

“一定是门口的卫兵尸体被发现了,我们快点出去吧!”

就在一群人经过方才的牢狱时,狱中的人群看见了索尔,纷纷喜形于色。

“索尔陛下……”

“委屈大家暂时先待在这儿,等外面情况稳定,我一定会来释放大家的!”索尔说完,朝方才说话的女子示意,“交给你了!”

女子会意的点点头,“没问题,你们快去吧!”

出了长长的通道,琴琴眼明手快的将正在讨救兵的侍卫从后颈一掌劈昏。

“看样子援军很快就会到这儿来了。亚雷斯!你去找到兰迪斯那群小伙子,阻止攻击他们的卫兵。”

亚雷斯会意的一点头,立刻朝大门的方向疾奔而去。

“我现在要去找那个冒充我的混蛋算帐!你们就一起跟我来吧!”

当一行人奔向王宫大殿的路上,一群禁卫军拦住了去路。

“站住!冒充陛下的匪徒!还不乖乖束手就擒!”

“可恶…”索尔气得咬牙切齿,正想要突破重围时,一道强劲的闪电从天而降,将重重包围的卫兵劈得抱头鼠窜。

“索尔陛下!您还是快走吧!这里交给我们!”

“卫兵数量众多,你们几个小ㄚ头……”

“放心!我们还有盖亚呢!”

“嗯…”索尔看了看盖亚,这才脱离重围,继续朝大殿奔去。

就当兰迪斯几个正和大门口的卫兵打得不可开交之时,传来一个极为洪亮的声音。

“全部住手——”只见一名蓄着胡子的中年男人,驾着一只壮硕威武的蓝色飞龙凌空而来,后面还跟了几只形体略小的飞龙。

“全部卫兵住手!难道你们不知道他们是索尔国王的贵宾吗?”发话的男子自空中降落地面,卫兵都纷纷发出了惊讶的声音。

“啊!是亚雷斯大臣…大臣您不是…失踪了吗?”

“那全都是谎言!我和真正的索尔陛下都被冒充者囚禁了!”亚雷斯拿起系在蓝色飞龙上一个奇异的小螺,凑近嘴吹了一声,跟随的飞龙便一齐降落地面。

“现在事态紧急,我必须先带领这几位贵宾前去协助索尔陛下。大家尽快整编好队伍,到大殿去支援!”

“是!”

大队人马迅速的撤退,亚雷斯这才朝兰迪斯一行人走来。

“你一定就是索尔陛下口中所说的兰迪斯吧!我是大臣亚雷斯,非常感谢你及你的伙伴前来救援索尔陛下。”亚雷斯苦笑了下,“但是现在恐怕无法对你们大家表示太多感激之意。索尔陛下已经和你们另一队伙伴朝着大殿,也就是敌人的集结点前去缉凶了。为了能尽快会合,就请你们驾着飞龙前往吧!”

看到兰迪斯几人的为难神色,亚雷斯连忙补充。

“请大家别担心,这些飞龙均受过我亲自训育,只要大家坐上去之后抓紧绳,飞龙们会跟随我的指令,决不会危害你们的!”

听了亚雷斯这么说,早就跃跃欲试的亚克,立刻一马当先的爬上了其中一只飞龙背上。接着兰迪斯、费塔加及布兰多,最后只剩下犹在迟疑的尤利安。

“喂!尤利安,你还在蘑菇什么!快点呀!”

看着飞龙威猛狰狞的模样,胆小的尤利安只好闭上眼睛,硬着头皮的爬上了龙背。

“嗯!大家抓紧了,走!”随着亚雷斯一声令下,飞龙们立刻腾空飞起,直往王宫大殿前进。

到达大殿上空时,大殿中正有两个索尔打得难分轩轾。其中一个看到了驾着飞龙前来的亚雷斯及兰迪斯一行人,一时之间有些慌乱,被另一个索尔砍落了手中的剑。

“恶贼!竟敢假冒我到处作恶!受死吧!”手上的炎龙剑发出了愤怒的光芒,失去武器的假索尔身影立刻向后闪开,但狠劈下来的光芒仍然划中了他的身影。只见被光芒包围的假索尔发出了一声嚎叫,跳出了光圈之中。

“哼!你终于现身了!”索尔的眼中满是怒火。

假索尔慢慢的抬起头,左眼的眼罩泛着令人刺目的光芒;虽然是只剩下一只的眼睛,但灵魂中的狡狯阴冷依然令人不寒而栗,望而生畏;他一手按住被砍伤的手臂,嘴角犹自挂着令人厌恶的不屑冷笑。

“咯咯咯!你们见到我的真面目了!那我也不会再对你们客气了!”

独眼的冒充者后退了一步,“同伴们!出来见见客人吧!”

随着独眼将军的叫唤,地上冒出了一阵青色的烟雾,一大群一大群的敌军陆续出现,隔在他和索尔之间。

兰迪斯一行人连忙驱使飞龙降落。

“你们是葛斯洛喀教派的教徒,是不是?”

听到了兰迪斯的质问,独眼将军的脸色略为讶异,但又立刻回复到狂傲嚣张的神态。

“小子!你说得没错!我们的确是葛斯洛特教的人!那又如何?”

“你们处心积虑要毁灭罗特帝亚,究竟是为了什么?”

“为了什么!?哈哈哈哈哈——”独眼将军纵声大笑,“这就不关你的事了!总之,罗特帝亚太强了!我们担心它会成为一块绊脚石,影响到我们要办的大事。拔掉索尔这根碍眼的钉子,这是我们教主的命令!不过,今天没有杀掉索尔,实在是可惜呀!哈哈哈……”

“卑鄙的小人!”兰迪斯恨不得将他抓来剥皮拆骨,但大批敌军挡在前面,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一步步的朝门口退去。

此时门口竟传来琴琴上气不接下气的抱怨:“呼!喘死我了!这个更年期男人跑的真快!王宫里这么多弯道,差点就迷路了!”

原来裘娜一行人正在全力突围之际,亚雷斯又急忙赶到,化解了卫兵的围攻,使得她们得以脱身前来。

看到女孩子们平安无事,兰迪斯总算放了一些心。他看见法莲娜站在裘娜后面,低着头,似乎有些惊惶。

“法莲娜,你没事吧!”

被兰迪斯这么一问,法莲娜像是惊醒般,怯生生的抬头。

“啊?!……我…我没事……”

这时听到法莲娜声音的独眼将军,表情竟然显得难以置信。

“啊?!……小……”独眼将军的神情连连数变,“糟糕!!怎么会这样?快逃回去跟教主报告!”

他犹豫了一下,立刻转身向法莲娜的方向逃去。

“好机会!法莲娜,快拦住他!他就是那冒充者!”被敌人挡住的兰迪斯着急的大喊。

索尔更是心急如焚。

当独眼将军到了法莲娜前面时,对看的两人动作都停止了一瞬间。

(二)法莲娜之谜

只见脸色苍白的法莲娜,小巧的口唇张合着,声音小到没有人听见她究竟说了些什么。

接下来的画面,使得所有的人,都没有办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法莲娜!?”兰迪斯几乎要歇斯底里的大叫出来,他没有想到,万万没有想到——

这个害得大家数度生命受到威胁,害得索尔受到牢狱折磨,甚至害得罗特帝亚几乎瓦解的罪魁祸首,竟然就这样轻易的与法莲娜错身而过,轻易的逃之夭夭。

而法莲娜此时却只是僵直的颤抖着身体,没有任何阻止的动作。

不只兰迪斯,全部的伙伴们都因为这一幕而楞住了。

然而最先回过神来的是索尔。

他想起方才法莲娜见到他时的情绪反应,加上现在的失常举动,他相信自己已经了解了大半的事实了。

为了打破这个尴尬的僵局,他压下满腔的怒气,故做不在意的笑了起来。

“呵呵呵!算了!算了!小女孩嘛……有时候总会吓到,失常了嘛!没关系!没关系!”他看出了兰迪斯及众人眼中不谅解法莲娜的情绪,“大家别发愣,先帮忙我将眼前敌人清除掉吧!否则挺刺眼的呢!”

众人闻言才想起眼前一大批恶行恶状的敌人,这才各尽所能的应战。

由于元凶被逃,众人纷纷将气出在这群喽罗身上,因此势如破竹,锐不可挡。

犹自在原地颤抖的法莲娜,一滴泪悄悄地自眼眶滑落。

任务失败的独眼将军,匆匆的回到了葛斯洛喀的大本营——狂信者之塔。

他站在祭坛的台阶下,将任务经过叙述了一遍。

台阶上的身影发出了震怒的吼声:“可恶!这个小ㄚ头真是好大的胆子!现在居然跑去和敌人混在一起?!凯因巴——去将她给我带回来!”

叫做凯因巴的独眼将军牵动了一下嘴角。“教主,我想现在小姐恐怕不会理会的。我看不如这样吧!让属下和小姐谈一谈,若小姐肯回来,自然是最好的结果;若小姐不肯回来,那暂且让小姐留在他们之中,令她沿路留下联络的记号。这样的话,我们既可以知道小姐现在何处,也容易掌握对方的行踪,这是属下的一点意见,不知教主的意下如何?”

“嗯…很好,就这么办!不过,最好是能带她回来,要启动魔神的封印,还是必须她才行!”

“是!属下知道了!”

然而此时的罗特帝亚的王宫内,由于被囚禁的臣民均获得释放,因此上上下下都洋溢着一股热闹欢欣的气氛。

“哦!?你们想要离开了?不多留个几天吗?”

“…是的!我们想要前去马拉大陆的西南方,调查一下葛斯洛喀教派的动向。”

“呵呵呵呵!真是英雄出少年!”索尔有些得意及欣慰的看着兰迪斯,“兰迪斯,你终于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武士了!我真是为你高兴!”

“谢谢……”

“呵呵呵呵!谢什么?难道你忘了?不久之前,我们可还是抢着吃一锅饭的老伙伴,是不是呀?尤利安?亚克?”

亚克及尤利安都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

“兰迪斯,”见到兰迪斯始终愁眉不展,索尔故意用力一拍他的肩膀,“现在罗特帝亚还有一堆问题等我去善后,所以我暂时无法抽身,跟你们一起离开。不过没有关系,罗特帝亚的大门永远为你们而开。要是你遇上了什么困难,送来一句话,我立刻赶去!这是武士之间的承诺,知道吗?”

“…谢谢你,索尔!”

“呵呵呵!客气什么!别忘了我们可是战友啊!”

其实兰迪斯心里明白,索尔遭受了这么大的重创,却又眼睁睁的看着凶手脱逃,绝不可能如同表面一般毫不在意。他知道索尔为了减轻他的愧疚感,才会故意压抑怒气,强迫自己谈笑风生。但索尔越是如此,兰迪斯越觉得自己无法面对索尔,内心的歉疚也越加深沉。

站在离开罗特帝亚的船上,清凉的海风习习,却吹不走兰迪斯沉重而恼人的愁绪。

自从那天做了令人难以理解的举动之后,法莲娜非但不做任何解释,甚至一句话都没有再说,就连往日天真活泼的笑容,也在她美丽的脸上消失,而面对众人的质询甚至安慰,法莲娜都只是以无声的摇头,来作为她的回答。

这使得兰迪斯心中的疑虑更深,他发现自己此时陷入了一种两难的情绪之中。

回到马拉大陆之后,为了避免与敌人正面冲突,兰迪斯一行人选择了隐僻的小路。

这一天,他们来到了一条幽暗的隧道。

“哇!好暗的隧道,这…这不会躲着什么……可怕的怪兽吧!”尤利安难以忘记那次令他几乎吓破胆的记忆。

“嘿嘿!”琴琴不怀好意的笑了起来,“来嘛!小光头,如果你怕的话,我可以保护你——只是要收保护费哦!”

“你…我才不需要你的保护,你省省好了!”尤利安红着脸焦急的分辩,引得众人都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

“放心吧!尤利安,这条路我以前旅行时曾经经过,除了其中有些小道略为复杂以外,没有什么可怕的怪兽。你尽避放心吧!”费塔加微笑的安慰他。

就在大家笑闹着进入隧道后不久,走在最后面的法莲娜陡然停下了脚步,脸上一阵青一阵白。

随着一阵尖细微弱的诡异口哨声,从旁边的山壁之中走出了一个人影,站在法莲娜的身后。

“果然,小姐记得暗号。”

法莲娜猛然转身,盯着这个前不久害得她几乎暴露身分的独眼将军凯因巴,脸上有着难掩的惊惶。

“…你…你来做什么?”

“小姐,教主令你回去……”

话未说完,法莲娜急急地打断了他的话:“我…我不回去!”

“是,教主也叮咛属下,不可为难小姐。但是小姐的安危,却是属下的责任。属下不愿强迫小姐,但是……”凯因巴嘴角扬起一丝微笑,“请小姐今后在旅途中,切记要留下联络的记号。如此一来,属下要保护小姐,寻找小姐,也能比较方便一些……”

法莲娜咬着下唇,眉头紧紧纠结在一起。

“小姐,你跟随的这些人,破坏了教主的计画,更杀了许多我们的教徒,按理说应该是要消灭他们才对………”

“我…我知道了……”

“谢谢小姐…”凯因巴满意的微笑,逐渐隐没在隧道的洞穴中。

此时随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了兰迪斯的叫唤声:“法莲娜!?你在哪儿?你没事吧!”

兰迪斯来到了法莲娜身边,然后左右观望。

“你没事吧!我好像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

“啊!?没有……没有人,是我在自言自语。”法莲娜连忙拉起兰迪斯的手,“我们走吧!别让大家等久了。”

看到法莲娜主动执起他的手,兰迪斯不由得有些宽心。他以为法莲娜总算对自己的自责有所释怀了。

他没有想到今后的他们,自认安全的行踪已经将完全落入敌人的掌控中。

(三)隐藏的忧虑

“喂!费塔加,你觉不觉得,最近好像老是有人在鬼鬼祟祟的跟踪我们?”坐在窗边喝着酒的裘娜,眼睛不时瞄着窗外来往的人群。

费塔加的表情也显得有些警戒。

“嗯,我想既然你都这么认为,那应该就不是我多心了。”

“今天上路时一起试探看看如何?”

“求之不得。”

就在一行人在森林中继续朝目的地前进时,一阵微小的窸窣声,传入了刻意走在后面的费塔加及裘娜的耳中,两人很有默契的对望了一眼,便一齐放慢了脚步。

等到不知情的其他人离开了一段距离之后,费塔加立刻暗中念动了咒语,发出可疑声响的树丛瞬间结成了一片片的“冰叶”。

果然不出所料!树丛中发出了一下微弱的哀叫声,立刻持刀冲上前去,把刀子架在正想钻出树丛的一名野武士的脖子上。

“啊…请饶命……”

“说!为什么要跟踪我们?”

“这…我也是奉命行事的…啊!!”野武士话未说完,一只疾射的短箭立刻结束了他的性命。

“可恶!杀人灭口,真是卑鄙!”

此时发现两个落单的兰迪斯几人,也回头发现了这件事。

“我们的行踪已经很小心了呀!他们是怎么知道的?”

“这些教徒可真是神通广大……”费塔加一面说着,一面偷偷的注意着在兰迪斯身后,显得有些心虚的法莲娜。

夜晚,在离大家扎营稍远的树林中,兰迪斯与费塔加起了争执。

“不!你不用再说了!我不会相信的!”

“你听我说,兰迪斯。”费塔加语气中透着无奈,“其实我又何尝愿意相信?但是法莲娜的身分实在太可疑了,还记得吗?在罗特帝亚的王宫中,法莲娜在大家的面前,故意放走了假冒索尔的首领。索尔不但一句话不讲,事后也不追捕,以他如此嫉恶如仇的个性,受到对方这样的屈辱,居然还按捺得下性子,你难道不觉得反常吗?”

兰迪斯只是沉默的握紧了双拳。

“唉!”费塔加轻轻地叹了一口气,“那是因为你呀!兰迪斯。索尔不揭穿质疑法莲娜的身分,放过假冒他的元凶,不再追查这件事背后的主使者,为的是什么?还不就是为了怕伤害到你,怕使你感到为难。”

“我……”

“唉!你知道吗?为了你,他必须背负着纵放元凶的罪名,臣民的不满,以及来自各界的怀疑……他的牺牲,实在是太大了呀!”

一阵带着片片落叶的风,吹拂着兰迪斯。他不由得感到有些冷,冷到连握拳的手都轻轻的颤抖了起来。

“…对不起……这件事,可…可不可以…让我再想一想……”

“唉……也好!你先好好想一想,再把结果告诉我们吧!”费塔加不忍的看了看低头的兰迪斯,无奈的走回了营地。

兰迪斯慢慢地抬头,仰望着满布星星的夜空。他从来不曾面对如此令他痛心的忧愁,让他几乎欲哭无泪的锥心痛楚。

“我…我该怎么办?”兰迪斯茫然的喃喃自语,“我知道我对不起大家!但是…但是我还是不相信法莲娜会去通风报信啊!她笑起来是那么样的天真无邪,那么样的纯真善良;她真的是个好女孩啊!真的啊……”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人影掩着满脸的泪痕,悄悄地离开了现场。

隐约之中,一阵轻柔的歌声,飘进了兰迪斯的耳中,茫然的兰迪斯像是遇到了救星似的,忙询着歌声而去。

只是这次出现的女神,不再是前两次所见到的丝卡蒂亚。

“啊…我见过你,你是母亲姊姊之一的凯伦诺特!”

“是的。”短发的女武神怜爱的看着他。“可怜的孩子,你很难过吗?”

“我……我相信法莲娜不是这种人……”

“孩子,你很喜欢法莲娜,是吗?”

“……”

“你不愿意相信她所做的事,是因为如果她这样做了,便违反了你做人的原则,你也无法再接受她了;而你不愿意去面对眼前的事实,所以很苦恼,我说的对不对呢?”

“我……我……”

“孩子,你太年轻了,会这样想也难怪。但是你要真是这样想,你就犯大错了!”

“错了?!”

凯伦诺特缓缓降落地面,伸手轻抚着兰迪斯的脸颊。

“喜欢一个人,是不能强迫对方迎合自己的。你喜欢法莲娜,又希望法莲娜没违背你做事的原则…唉,世间的事,没有一样是能两全其美的。孩子,你是在逃避现实,知道吗?”

“我…我知道了…你是说,如果我真的喜欢法莲娜,我必须先接受她的所作所为,对与错,所有的,是吗?”

“是的,一点也没错。”

“可是,接下来呢?我该怎么办?”

“唉!孩子,你要作抉择……”凯伦诺特轻叹了一口气,身体在空气中缓缓飘浮,“当年玛茜作了她的抉择,现在,轮到她的孩子了。唉,时间过得真快。……”

看见艾芙罗拉将要离开,仍然一头雾水的兰迪斯急了起来。

“慢点!抉择?我要作什么抉择?”

“孩子,就是命运的抉择,你懂吗?只要是身为人类,这东西就如影随形的跟着你,这是一种永远摆脱不了的恐惧阴霾;如果你所拥有的,是一个平凡的命运,那也就算了。可是你的命运,却比寻常人要沉重的多了。”

凯伦诺特的身影逐渐变淡,“孩子,你看到了吗?你的命运之轮已经开始转动了:你、法莲娜、玛茜、所有的人,都在这个黑暗的漩涡当中……”

兰迪斯似懂非懂的看着自己的双手。

“我的命运……”

“等待时机成熟,你就会明白了。唉,可怜的孩子……可怜的孩子……”

凯伦诺特的身影终于完全消失,大梦初醒的兰迪斯连忙焦急的抬头大喊:“等一等啊!我的问题呢?你什么都没有回答我呀!你骗我!其实你什么都知道的,对不对?!对不对……”

兰迪斯悲愤的呼喊回汤在谧静的树林里。

但回答他的,依然只是一阵又一阵令人心寒的风。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