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40

代轩看着贞姬,想要把她看透。她根本就没有看他,而是和另外一个人碰杯。紧接着,那个令人讨厌的以道也进入到他的视线之中。

“那个混蛋,我要杀了他。”

代轩本来就很不安,现在趁着酒劲,一下子站起来,朝以道冲了过去,一拳就飞到了以道那令人憎恶的笑脸上。

“嘿!”咣当!扑通……

贞姬满心焦急地等着代轩,左等右等就是不见他回来,最后她终于爆发了。晚上代轩打电话来的时候,她就有一种不安的感觉,现在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了,强烈得连她自己也不能控制了。想起刚才的电话她就生气。

“嗨,亲爱的。”

“亲爱的?”

贞姬一下子紧张了起来。虽然代轩是那种有着强烈占有欲,同时又不会隐藏自己感情的男人,可是他一次都没有叫过贞姬“亲爱的”或是“我的小宝贝”之类的话。但是今天,他竟然拿着电话喊她“亲爱的”。

“肯定有什么事。”

她的直觉告诉她,就像妻子调查有外遇的丈夫那样,她启动了女人特有的探索工具。

“嗯,我想你,想的什么都干不下去了。我们还是别在家里见了,在外面玩玩再回家,好不好?”

她试探性地提了个建议,瞬间的犹豫和接下来蹩脚的借口都让她越来越不安。

“哦?哦……我今天给你打电话是想告诉你,我可能晚点回去,今天学校的老师要聚餐,这可怎么办呢?”

贞姬若无其事地挂断了电话,一时间大脑一片空白。那颗受伤的心告诉她,其实自己一直都非常相信代轩。撇开是不是有爱不说,她相信他是绝对不会骗她、背叛她的,这份信任一直都刻在她的心里。她没有想到代轩一个小小的举动竟然让自己这么心痛。

突然一阵无名的怒火涌上心头,她“啪”的一声把手中的文件夹合了起来。现在这个状态根本就什么都做不了,心里又烦又乱。和代轩在一起的这些日子,她很幸福,虽然他没有说过爱她,但是在她心里一直有个声音在告诉自己,他是爱她的,所以自从跟代轩交往以后,她再也没有去见过别的男人。当然好朋友和工作上的人除外。

代轩经常瞪着眼睛注视着她,他一直怕她回到原来的那个样子。每次看到他的这副表情,她就在心里问自己,是不是真的已经爱上他了,她突然之间很讨厌那个一直活在错觉中的自己。今天代轩说谎了,女人的直觉这样告诉她,哪怕是因为很小的事情骗她,也不能轻易地放过。

“我再也不要被骗,再也不要被抛弃了……”

她虽然这么想,但是有一点她不得不承认,就算他的心和他的行为没有完全得到她的认同,可是她也已经把他深深地放在了心里,所以她才会为这么小小的一通电话而坐立不安。在她还没有来得及醒悟之前,这个叫代轩的男人已经成了一个具有相当意义的存在。她信任他,喜欢他,胜过任何人,说不定还是有点爱他的。

“是爱……爱!”

突然她自己也吃了一惊,从背上传来的那阵寒噤让她浑身发抖。

代轩从来没有这么晚还不回来的时候,也从来没有这样让她觉得自己像个乞丐一样的等待。如果代轩真的对她说谎的话,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去接受,她希望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都是因为自己太敏感了。但是这么晚了连电话也没有打过来,看来她的希望也只能是希望了。突然她变得暴躁起来,她无法控制燃烧起来的愤怒,抓起无辜的电话摔在了地上,而后又重新把电话拾起来,拨通了以道的号码。在这种时候没有人能像以道那样让她的心情变得平静。

她想和以道去喝一杯,就走进了附近的小吃摊,当在这里发现代轩的时候,她就意识到在他们两个人之间将发生的事情可能会比她想像的严重得多。不会喝酒的代轩独自坐在那里喝着闷酒,面前已经摆了三,四个空酒瓶,他想一个人来喝酒,当然是自己在喝。贞姬咬着牙背过身去,拉起一脸严肃看着代轩的以道,走到角落的桌子边坐了下来。

他们已经进来半个多小时了,代轩一直没有发现他们。是什么事情让他这样苦恼,他的表情严肃得好像担负着整个地球的命运,看上去很虔诚。看见他在那边喝闷酒而没有酒肴,她实在是不忍心了,就给他点了一个喜欢的下酒菜。虽然她假装不知情地转过头去,但是她还是感觉到代轩那转过头来看着他们的愤怒的目光。

代轩突然一下子站起身来,摇摇晃晃,跌跌撞撞地走到他们面前,不分青红皂白就朝以道扑了过去。但是让人哭笑不得的是,由于以道下意识地向后一退,代轩扑了个空,自己把自己摔在了地上。

她叹了口气,连自己的身体都支撑不了,却还死撑着那股强烈的占有欲不放。

“如果你连我和以道在一起都看不下去的话,又为什么要骗我呢?如果你对我真的是那么执著的话,又怎么会做出背叛我的事情?”

她难过地看着栽倒在地上的代轩。

以道背起躺在地上的代轩,把他送回家。她知道以道有话要说,故意转过身去,他抓住她的肩膀说道:

“难过的时候不要忘记我一直都在你的身边,我只求你这一件事。”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