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39

他看得出来,江老师对上次的事情还是耿耿于怀,在她的眼中似乎依然看出怒气未消。

“江老师,你还是很难原谅我吗?换作是我,我也会觉得受尽侮辱的。大费周章地说要请你吃饭,结果却把你一个人撇在餐厅里,自己先回去,你当时一定气坏了吧?真对不起,请你原谅我。可能你也看出来了,这一切都是事出有因的。今天我之所以约你,就是想对你道个歉,然后再把事情跟你解释清楚。”

江老师一直在回避着他的视线,直到这一刻,她才抬起头来看着他的眼睛。在她的眼中,他看到了自己划下的伤痕。

“她肯定是为我想了很多,所以才会有那么深的伤口。”

代轩觉得更不好意思了。当他把自己的病说给江老师听的时候,她无法掩饰住自己的诧异。

“你是在耍我么?”

江老师盯着他那张严肃的脸看了好大一会儿,她开始相信了。

“那你以前肯定很痛苦了。”

那是充满安慰的温柔声音。江老师理解了其中的缘由,并为他感到遗憾。虽然他觉得很对不起江老师,但是他今天的目的并不只是单纯地求得她的理解。话已经说到这里了,他不得不继续下去。

“现在我陷入了一个混乱的境地。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得知我的病已经基本治愈了,但是我还不是很确定。虽然我觉得很对不起你,但是因为我们之前也有过这样的事情,所以希望你能替我试验一下,如果你能满足我的这个要求,那就太感谢你了。”

他的脸因痛苦而变得扭曲,他在心里狠狠地责骂自己,不敢抬起头来看江老师。

“我到底对这个柔弱的女人都做了些什么?”

“姜老师,我从来没有想到你是一个这么烂的人,你想试一试?怎么试?我今天还跟你到这里来,我简直就是个白痴。其他的老师也都知道我喜欢你,你明明知道了为什么还要这样对我?”

“真对不起,我想的太简单了。是我太自私,只考虑到自己,忘了这一切吧,都是我的错。”

代轩赶紧嘟嘟囔囔地道歉,自己也觉得这样做太自私了。他深深地埋下头。桌子的对面传来了一声叹息,他羞得不敢抬起头,江老师看着他,小声地问道:

“我要怎么做呢?总不至于要跟你去宾馆吧?”

“不用,只要跟我握个手就可以了,谢谢你,江老师。”

“你请我吃了这么多好吃的,这个还是应该的。但是我有一个问题,你一定得老实地回答我。”

江老师收拾起痛苦的情绪,好奇地看着他。

“刚才为什么要换桌子呢?我们两个人,坐两人桌不是很合适吗?为什么说人家误会了呢?有什么事我不知道吗?不管怎么说气氛好像有点那个。”

女人的第六感实在是太可怕了,他红着脸说:

“那是因为这里的两人桌是公认的情侣座,我怕引起误会,所以就让经理给换了个座位。”

她默默地点了点头,然后把手放到了桌子上。

“来,我们来握个手吧。要趁热打铁噢,你肯定是很想知道吧,我可看透你了。”

他慢慢地抬起手。如果在这里也没有什么问题的话,那就说明他已经痊愈了。他们的手在桌子的中间相遇了,两个人握了几秒钟,没有任何的不良状况发生,在这一刻,束缚了代轩十几年的青春锁链哗啦啦地解开了。

真没想到在这么繁华的大街中央还会有小吃摊,代轩走进了一个规模稍大的摊位喝起酒来,以前他也曾经光顾过贞姬家胡同里的这个小吃摊。和江老师分开以后,他的心一直无法平静,他来到了这里,希望能够让自己的心情沉淀下来。不知不觉间已经是凌晨了,一堆的酒瓶歪七扭八地堆在面前。

今天他从长久困扰自己的桎梏中解放出来了,简直是太开心了!同时心里也觉得空落落的。不知道为什么,他也不知道要在哪里填充这种虚无感。对他来说在生命中有意义的只有一个人,贞姬是他不安的源泉所在,也许她离开他的那天已经近在眼前了,他能清楚地看到那一天的到来。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只知道自己得向她告白,但是万一她利用这个机会离开他的话,他又该怎么办呢?这不是一个你不说不想就可以解决的问题。而如果欺骗贞姬也不像他的所为,就算是能骗她,他也不想做这种掩耳盗铃的事情,因为她迟早有一天会知道的。她是他的女朋友,他在任何方面都不想骗她,都想诚实地对待她。

代轩也不知道到底是自己在喝酒,还是酒把他给淹没了。厨房的大叔穿得像高级日式餐馆的大厨一样,直接给他上了盘炒短蛸。看着大叔这不符合小吃摊的穿着,他不禁笑了起来,毫无缘由的笑容在他的心里已化作了泪水。黑暗的孩提时代是令人同情的,但为什么要在这个最关键的时候让他的肉体得到解放呢?他痛恨这一切。

他醉眼朦胧地看着厨房大叔,自己明明什么下酒菜也没有点。看着他一脸困惑的表情,大叔向旁边歪了歪头,他顺着大叔的视线慢慢地转过头去,贞姬正坐在那边角落的一张桌子上,举起酒杯一饮而尽。他不知不觉地抬起手抓住胸口,一种用锤子敲打心脏的痛感骤然传遍全身。

“她让你就着下酒菜慢慢喝。”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