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29

从那以后,他和杰米成了那种没事就聚在一起谈天说地的朋友,聊聊芭蕾、人生什么的,有时候还会聊些社会问题。几个月过去了,他对杰米一方面感到神秘,另一方面也产生了一种无法名状的感情,而恰在此时,杰米回韩国了。离别总是痛苦的,奉哲像一只受伤的小兽那样躲进了黑暗的洞穴里。没想到回到韩国以后,他又见到了杰米,再见杰米是在舞蹈协会为他举办的庆贺晚宴上,那时他是贞姬的舞伴。

就这样,他青涩的初恋在还没有开始的时候画下了句号。这是社会所无法接受的爱情,而且那个人还是在姐姐的身边,这让他很难过,但是他绝对不能把自己的感情表露出来,反而要安慰自己这样的结果才是最好的。只有他自己知道心中残留着的那份迷恋已经让他痛不欲生。

自从贞姬和代轩交往以后,他见杰米的次数就明显地减少了。姐姐的恋人现在只有代轩一人的事实,也让他对姐姐的未来稍稍松了口气。偶尔杰米也会打个电话过来,奉哲会努力地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那样,强压着自己激动而复杂的心情和他见面。两个人在一起一聊就是几个小时,从不觉得厌烦,每次喝完酒之后,他们都会再去杰米的家里来上一杯。有时奉哲假装喝醉闭上眼睛,感觉到杰米小心翼翼地把他抱进卧室,怕把他吵醒似的,慢慢地替他除去衣物,轻轻地将被子盖在他的身上,默默地看他一会儿,然后走出房间。

在汉城的每次见面都是这样反反复复的。

Search


Share

new